(BL-狄姜影视同人)狄姜影视衍生同人:刺马小说在线阅读作者:木未耒 分类:年代:古代

时间:2019-04-19 20:39 /免费小说 / 编辑:张兰
主角是马靳新,张天祥的小说叫做《(BL-狄姜影视同人)狄姜影视衍生同人:刺马》,是木未耒创作的免费小说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师妹的手艺,果然不错。来,我

(BL-狄姜影视同人)狄姜影视衍生同人:刺马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篇幅: 中短篇(1w字以上)

《(BL-狄姜影视同人)狄姜影视衍生同人:刺马》在线阅读

《(BL-狄姜影视同人)狄姜影视衍生同人:刺马》推荐章节

“师妹的手艺,果然不错。来,我们以茶代酒,共庆此时,如何?”马靳新将另一杯茶递给袁洁,袁洁有些戒备地看了他一眼,这才接过。两人互敬一番,皆饮下了手中的茶水。

袁洁将茶碗一放,说道:“大师兄,现在可去见二师兄了么?”

马靳新端着茶慢慢踱到上座坐下,好整以暇地说道:“不必我去见,一会,他自己会来。”袁洁不明所以,道:“大师兄果然还是见过了二师兄才来的?”马靳新摇摇头,却是拨着茶叶,也不看她。袁洁这便不懂了,马靳新今日的表现实在反常,她心思一转,又问道:“大师兄向来与小四交情甚笃,此番你下手杀了小四,定然是心中不好受吧?”

不想马靳新突然抬起头,眼神凶恶地瞪着她,低声道:“不准你喊他小四!”

小四这名字,只有马靳新一人才能喊。

袁洁被他唬了一跳,心头突突直跳,忙道:“师兄且坐着,我去喊二师兄!”

“小师妹,你急什么?怕没了帮手?杀不了我?”马靳新忽然冷笑道,“你且放心,事情还没问清楚,你还是我师妹,我又怎么会对你动手?”

袁洁听他这一说,反倒冷静了下来,问道:“师兄说的什么?我怎么听不懂?”马靳新挑了挑眉,说道:“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袁洁,你老老实实告诉我。五年前的事,是不是你自导自演,陷害了小四?”

袁洁“噗”的一声笑了起来,道:“大师兄可真会说笑话,我怎么自导自演?是我喝醉了,自己跑到张天祥的床上去吗?难道我不看重自己的名节?难道我愿意在尼姑庵里过一辈子?师兄,你这玩笑,是不是开的有点大了?”说罢她便真当马靳新的话是个笑话,侧身坐在椅子上,掩着嘴笑了起来。

五年前的事颇有些久远,可在马靳新这里却是一丝一毫没有忘记过。此时看着袁洁笑得畅快,马靳新眉头愈发拧紧,目光也愈发阴沉起来。

五年前,马靳新受命保一趟远镖,来回竟要两三个月。他临走前,特地嘱咐张天祥:“小洁怎么样都是师父的女儿,你凡事都先忍着,等我回来,给你出气,可好?”张天祥素来只对马靳新一人言听计从,便笑道:“知道了大哥,你快去吧,早去早回!”张天祥一向调皮,今日难得懂事,马靳新心里受用得很,临别的时候还特地抱了抱他,张天祥更是笑得像是一朵春花,直送他们到了城外,才肯回头。

然而马靳新紧赶慢赶地回来,得到的却是张天祥半夜大醉玷污了袁洁,被关押地牢时也不老实,竟然叛出师门,下落不明的消息。

马靳新如何肯信?心中一盘算,料定张天祥躲在南山的小木屋里,便急急地去寻他,不想到了山中,除了一地黑炭,和挂在梅树枝上的一片袍角,血书着“恩断义绝”四个字,字迹歪歪扭扭,可那衣片却是马靳新的。

这叫马靳新如何不痛心疾首?这里曾经是他和小四的秘密之所,他们曾在此处夏夜避暑,冬日赏雪,煮酒论剑,连袁洁和黄腾都不知道,如今,却叫小四一把火毁了。

恩断义绝?

他竟这样不留情?

马靳新却是半信半疑。

半年之后,袁总镖头缠绵病榻,留下的最后一句话却是要袁洁去妙水庵出家。马靳新心中颇多疑惑,当下派人去找小四,论理他也应该回镖局奔丧。几路人马出去,只带回了张天祥一句话:“与我无关。”

马靳新这才怒了,命令镖局上下谁也不准提张天祥的名字。如此几年过去,镖局里的人也渐渐忘了,可马靳新心中却时时刻刻惦记着,不敢忘却。

如今他对袁洁这般说法,便是认定了张天祥才是被陷害的。说来也是,谁能相信一个家世不俗的女子,会以自身清白去陷害自己的同门呢?袁洁便是利用了这点,叫别人深信不疑。

“大师兄,你说是我陷害的,可有证据么?”袁洁止住笑,从从容容地问道。

马靳新又看了看那锦盒,垂下头说道:“我没有。”

袁洁嘴角微抿,说道:“既没有证据,你这样说,岂不是陷我于不白?若是爹爹在世,就算你是他最心爱的弟子,只怕……”

“可师父却死了。”马靳新突然开口道。袁洁一时愣住,马靳新便接着说道:“师父身体素来好的很,为什么会忽然无端端地缠绵病榻,遍请名医,却依然病重不治?”

袁洁皱着眉头道:“爹爹老了,老人家病来如山倒,有什么不对么?”

马靳新却笑了,道:“小师妹,你忘了,师父在临死前对我说,要我把你送进妙水庵。”“不错,我记得,爹爹怜惜我清白尽毁,让我去佛门避世。”袁洁懒懒地说道,抬起头问:“这又有什么不对么?”

“这是我告诉你的,却不是师父告诉我的。”马靳新又露出之前的笑容,笑得袁洁心里发毛,追问道:“你什么意思?你是说,爹爹临死时,说的不是这番话?”

马靳新点点头,赞许道:“不错,总算不笨。”袁洁却是一张脸也白了,跳将起来,追问道:“大师兄,爹爹他,他临死时说了什么话?”

马靳新敛了笑,忆起那日他伏在师父病床前,侧身听他在耳边说的一字一句,心头惊跳,却仍要装出一派悲痛模样。

袁老镖头其实只在重复一个字:“茶,茶……”

那清香无比,回味甘甜的茶水,那由他亲女儿亲手端给他的茶水,却不知何时成了他的催命符。

袁洁一个恍惚,失手打翻了身边的茶碗,落在地上,茶碗碎了一地,茶水溅了一地。

“那你当时为什么不说出来?”袁洁恨声道。

“当时怎么能说?说师父是被他的亲女儿害的?只怕你还要反咬我一口,说我容不下你。”马靳新淡然地看着她失态的模样,语气平淡,继续说道:“是以我假托师父遗命,就是要看看你是不是还有什么花招,要对我使出来。只是我当时没有想到的是,原来黄腾,是你的帮凶,所以他们出去找小四,带回来的那句‘与我无关’,根本不是他自己说的。”

“可惜,你没想到我竟乖乖地去了妙水庵,这几年来,全在吃斋念佛,让你无从下手了?”袁洁抿嘴笑起来。

“是啊,真可惜。”马靳新顺着她的话说道,“可这也是急不来的,不是么?”

此时一个夏雷陡然打来,惊了袁洁一跳。袁洁侧目看到那个锦盒,不由脱口说道:“可你还是杀了张天祥,你答应了姜半湖,必然是要做到的!所以我还是赢了!我看着你们自相残杀,不管谁活下来,都是要痛苦一辈子的!”

马靳新也望向了那锦盒,脸上有一种沉痛的神色,轻声问道:“所以,你五年后出手,便是要我们自相残杀?”

“不然呢?”袁洁笑道,她的笑声很可怕,又尖又利,像一个女疯子发出来的笑声。“我这辈子本只想嫁你一个人,可你不要我,你为了张天祥那个贱小子不要我!那我便要你亲手杀了他,要你这辈子都活在痛苦中!”

马靳新双眼凝望着袁洁身后,有些失神,声音也飘忽起来:“所以,你联系了姜家的二公子,让他找张天祥杀了姜四小姐,又叫黄腾在姜四小姐来的时候,撺掇她找我亲自保镖。”马靳新忽又望着袁洁,说道:“那日,张天祥只杀了姜四小姐一人,因为这是他的生意,但是姜四小姐别墅里的人和镖局的十二个兄弟,却是你的杰作,包括小茂手里那个‘张’字,也是你写的,对不对?”

“你这样陷害他,便是要引我出手,亲自去杀了他!”马靳新说到最后,只觉是从齿缝里挤出的这几个字,咬牙切齿地看着袁洁。

袁洁笑容更艳,说道:“不错,我还派人去血洗了张天祥所在的村庄,只是他们办事不利,竟然让张天祥发现,被祭了脑袋。可我又怕你打不过张天祥,所以又在他的茶水里下了毒。他却以为是你派人下的,明知道有毒,竟然全喝了下去。你说,他傻不傻?”

马靳新当日与张天祥交手便知道张天祥有些不对劲,不想,竟是袁洁下毒于前,此时一腔怒火,再不能按捺,索性爆发出来。他一个箭步上前,紧抓住袁洁的手,喝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到底哪里对不起你了?你若是为了当初悔婚一事,那也应该找我,与他何干!”

“与他的关系大了!若不是他,你又怎会不要我?”袁洁哭喊道。

就在六年前的腊月,袁老镖头喝醉了,说是要马靳新与袁洁定亲。这是师父之命,马靳新推脱不得,张天祥却不知怎的生了闷气,跑到南山小木屋里待了半个月。马靳新深知张天祥的脾气,亲自上山去找他。不料大雪封山,他们在山里待了三天三夜。之后马靳新下山来,第一件事便是去求师父收回成命,他不能娶袁洁。袁总镖头在历任总镖头的灵位前痛骂了马靳新一晚上。可马靳新说不娶就是不娶。袁总镖头能怎么办呢?只好允了。

为了这件事,袁洁整整一个月没有与马靳新说话。

“你当我看不出来吗?只有傻子、瞎子才看不出来你和张天祥之间的事!”袁洁扬声道,“我早就知道,张天祥就是个脏小子,他迟早会玷污你,玷污整座镖局,所以我要把他赶走,我要他死!”袁洁已失了理智,冲着马靳新哭喊着,整张脸已然扭曲得不成样子。

马靳新见到这张脸就觉得恶心,想也不想,一巴掌挥了过去。

“啪——”

整个房间顿时安静了下来,只听见马靳新一字一顿地说道:“你错了,是我玷污了他。若不是我,他,小四永远都只会是一个在雪中练剑的少年。”

(9 / 13)
(BL-狄姜影视同人)狄姜影视衍生同人:刺马

(BL-狄姜影视同人)狄姜影视衍生同人:刺马

作者:木未耒 类型:免费小说 完结: 是

晋江完结 文案: 虽借用《刺马》之名,实为新作,内容全然不同,实在太爱狄姜这一对,脑洞大开,借他们之名写他们之故事,名字亦作更改,以作区别…… 男主:马靳新 男主:张天祥 太湖的小伙伴你们都懂得…… 内容标签: 恩怨情仇 搜索关键字:主角:马靳新,张天祥 ┃ 配角:黄腾 ┃ 其它: 节选: 我们要互相坑害,不然凭何怀缅 1、 虎威镖局是江湖上近年来新崛起的一家镖局,并不是说它新开没多久,相反,这家镖局自创办之日起到今时已历四代,倒也算是百年老字号。这么说全是因为这一代的总镖头马靳新,年不过二十七八,却已接手虎威镖局三四载,而自他接手之日起,虎威镖局才日渐声震,在武林之中有了一席之地。 虎威镖局最重门风,自马靳新接手虎威镖局后,这夜晚巡视,更是戒备森严,谨防宵小之徒。马靳新严令五申之后,镖局里有谁敢不从,这些年倒也相安无事。可这一夜,马靳新却听到了奇怪的声响。他向来睡浅,一点风吹草动便极易惊醒,枕边常备着短镖,一有动静,即可发出,快如闪电。 马靳新手中飞镖一出,人也清醒了,定睛看去,飞镖直入门柱,镖尾仍在微微颤动,而房内空无一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