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详的现代中篇小说好看么? 毕业一年全文精彩在线阅读

时间:2020-01-27 21:20 /免费小说 / 编辑:雨馨
小说主人公是芳芳,老李,周小萍,唐艳的小说是《毕业一年》,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不详创作的免费小说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第二天的天空是蔚蓝的,我和周小

毕业一年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篇幅: 中篇(10w字以上)

《毕业一年》在线阅读

《毕业一年》推荐章节

第二天的天空是蔚蓝的,我和周小萍去了香山。在香山上,周小萍羞涩地说牛顿,我喜欢你。因为这句话,我对那天发生的事情印象特别清楚。我已经很久没听过这三个字了。在蔚蓝的天空下、流水一样的阳光里,听到周小萍说这句话时,我心中一阵感动——时隔两年,我又恋爱了——

那天早上,我被周小萍吵醒,迷迷糊糊听见她说,呀,今天的天气太好了,咱俩出去玩吧。我睁开眼,就看到那流水一样的阳光照在周小萍身上。她见我睁眼定定地看她,急忙找衣服把自己遮住,脸上现出一片红晕。当时她坐在阳光里,羞涩的样子,她身后是窗户,窗户外面是蔚蓝的天空。我很久很久没见到这么美的画面,也很久没见过一个姑娘羞涩的表情了。印象中,只记得唐艳有过这种表情,那种叫人心动的样子,却已年代久远。我也突然意识到,应该把她忘掉,彻彻底底地忘掉。也许,遇到周小萍是我新生活地开始。

我们在超市买了食品、饮料之类的东西。周小萍说她喜欢喝酸奶,从此我就记住了。站在马路边,带口罩的行人随处可见。周小萍说我们坐出租车去吧,坐工交车去万一被传染了怎么办。我刚想说坐出租去香山太贵,她就抢先说,走吧走吧,今天我请客。然后不由分说拦住一辆,把我拉了上去。

虽然是周末,可能是季节的问题,香山上的人并不多。我还记得中学课本上杨朔的《香山红叶》,写得好像比看起来美。沿着石板砌成的大路走了一阵子。周小萍说这样走下去多没劲啊。于是我很听话地跟她踏上了没有人走的小路。我发现工作之后我已经喜欢从属于别人了。不像从前,什么事都喜欢自己做主。

大约在半山腰吧,我们停下来野餐。关于中午的野餐,情形是这样的。刚开始吃的时候,我俩是面对面坐着。吃到中途,我把属于我的酸奶让给她,她就坐到我旁边。等吃得差不多,我们靠在一棵大槐树身上看天,她就坐在了我怀里。在此之前,我从包里取出几张大报纸扑在地上,并且在四角各压一瓶水,以防止报纸被风吹起。我们在报纸上摆放了面包、榨菜、果酱、香肠、花生酱、牛肉干等等,还有她喜欢喝的酸奶。太阳照着,但是不热。在稀稀疏疏的树荫下,山风吹来,我俩面对面相视而笑。那一刻,我就想,这应该是我来到北京之后发生的最浪漫的事。差不多和从前恋爱时候一样了。

周小萍坐在我怀里,我从身后搂住。我从背后伸着脖子吻了她,她也扭过头极力配合。吻了一阵子,她扭头看着我,说牛顿,我喜欢你。我说,我也是,真的。说这句话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特别想哭。然后她说,牛顿,你是我第一个男朋友,自从初中那件事以后······我都是一个人,我害怕面对过去,感谢上帝,让我遇到了你——虽然她说的话听起来怪怪的,但我想可能是她看青春偶像剧太多的缘故。在她的影响下,我也说了一句如同话剧对白一样的台词,我说我也没有想到,没有想到在这座荒凉的城市,我能遇到你。过去的事情就过了,让我们重新开始吧!说这话的时候,她一直定定地看着我,眼神清澈,如同婴儿。然后她就主动吻我。于是我俩再一次搂抱在一起。

一个星期六,在香山半山腰的一棵槐树下,我和周小萍搂抱在一起。后来我俩慢慢同时站起,站起的时候嘴还贴在一起。她靠在槐树上,半闭着眼睛,眼睫毛一闪一闪的,一定能透过细碎的槐树叶子看到蔚蓝的天空······如果这时你藏在树上,一定能感觉到树枝一颤一颤,而细碎的树叶和雪白的槐花落了我们一身。

周一早上,我打开邮箱。有国外的垃圾邮件,还有老李的一封工作邮件。老李说,又到月末了,请大家准备提交本月工作总结,于26号之前交给我。我叹了口气,觉得这个月似乎什么都没干,就是月初花了一个多星期写了份本月工作计划,再就是跟着赵处长开会摄像。

快吃午饭的时候收到周小萍的短信,说有一蝌蚪先生娶蜈蚣小姐为妻。新婚之夜,蝌蚪爸爸听到蝌蚪先生大哭,忙问其故。蝌蚪先生哭曰:我掰开这条腿,没有;掰开那条腿,也

没有······我找了一夜,还是没有!我越看越好笑,觉得这孩子真是太可爱了。

昨天在香山上,我们既爬山又顶树的,累了个半死。回来之后在楼下餐馆吃了点,到宿舍洗了个澡,倒头就睡。星期天一觉睡醒,一看表,已经十一点。后来周小萍接到一个电话。听着是个中年男子,语气严厉,似乎很生气。周小萍放下手机,说不行,我得走了。然后干净利落地穿衣、洗脸,又从鼓鼓囊囊的小提包里取出各种小盒子化妆。她亲了我一下,深情地看着我说,我得走了,过几天找时间再来看你吧。说这话的时候我正提裤子。我说你有事就走吧,我下去送送你吧。周小萍说你再睡一会儿吧,我知道这两天你很累。说完坏坏地笑了,那样子倒和记忆中的唐艳有几分相似。

接下来在我们那间小办公室发生了一件叫人无比尴尬的事,即使像我这种久经沙场的也有些措手不及。

事情是这样的。赵处长的秘书来到我们办公室,给老李送一份红头文件。进来之后却和芳芳聊起了“城乡大仓储”最近家电大打折。芳芳说里面人那么多,万一染上了非典,为了省几百块钱多不划算啊。小秘说话间把文件放到我桌子上。两人说着,小秘的手机响了。她掏出手机看了看号码,边往出走边向我指指文件,又指指老李那边,意思是让我替她送过去。我点点头,表示没问题。

我和一个网名是“北京美女”的聊了一阵,就拿起文件往老李那边走。万一是什么急事,到时候怪罪下来我可担当不起。我穿过窄小的过道,远远看见老李的笔记本屏幕上黄的白的一大片,知道他又聊发少年狂了。为了让他有时间关掉那扇窗口,我在离他三米处停下,叫了声李处长。果然老李听后急忙警惕地关掉。可是这一关不要紧,一连串上面纤毛毕露的图片的窗口不断涌出,关掉一个蹦出三个。老李慌了手脚,嘴里只说这怎么回事这怎么回事,正在写报告怎么就出来一串这玩艺儿。我觉得这时候要是转身就走反而搞得大家都不好意思。就走上前去,表情严肃地说,处长,你可能是中毒了!网上说这几天有几种恶意病毒正在发作,我前几天刚刚中招,情况跟你的一模一样。老李找到了台阶,就说是啊,邮箱里每天都有乱七八糟的玩艺,看来网络安全很重要啊。我说是啊是啊,然后装模作样地给他下载了一个其实没什么用处的软件。说这个软件,可能有点用,试试吧,李处长没什么事那我就过去了。老李连说,好好,你忙你的吧。说着还从椅子上站起来,做送客状。这也是我工作以来他第一次表现得如此客气。

回到这边想想这事,觉得其实也没什么,连克林顿都有性丑闻,我们这些平常人上上那个什么网站有何不可?然后在QQ上碰到一个同班同学,聊了两句,发现没什么话说,就说我这边要开会先走了。

下午临下班正想晚上该干什么,芳芳一个反常行为引起了我极大兴趣。当时她的手机响了,她看了看号码,一边往外走,一边小声说,是你啊,不是说下班之后跟你联系吗?怎么这么急······剩下的我就听不清了。一般来说,不管是谁的电话,芳芳接到之后都会说,是这个电话吗?我给你打过去吧。然后就用单位的座机给打过去了。但是这次,她用手机打了五六分钟才回来。回来的时候面若桃花,有点羞涩的样子。而且表现得比较慌乱、激动,不断地看表、往窗外看。老李被赵处长叫走后她接到一条短信。查阅短信后急急忙忙提起包往外走。几分钟后,透过玻璃窗,我看到她出了办公楼,小跑着去了大门口,然后上了一辆车,好像是辆“福特”。我本想低悼纯此旃郎嫌形拗胨柯砑#拥搅四歉鏊突跎厦怕鬌VD哥们儿的电话。他说按照老习惯,他在我们单位门口等我。

这哥们儿是卖DVD的,但是很会做生意。他在北京各大高校BBS、相关影视论坛上发贴子。他写了电影目录,谁愿意买和他联系,他可以送货上门。这种做法让他的生意即使在打击盗版的时期也依旧兴隆。

在我们单位旁边一棵法国梧桐树下,我正在挑碟,老李从身后走来。他是要走一阵子去坐城铁。可能是因为早上的事,他走上来主动跟我打招呼,说小牛啊,干什么呢?我手里拿着碟,说挑几盘DVD,下班看看,反正也没什么事。老李就拿起几张饶有兴趣地翻看着,说其实我也是个影视爱好者啊,尤其喜欢看艺术电影。卖碟的哥们儿就怂恿说,那您也看看吧,这里面可有不少好碟呢!老李还真蹲下来一张一张翻看。我用眼睛余光瞥见他在那些封面赤裸的碟上面停留的时间特别长。看来他还真就好这一口啊。最后他总共挑了三张,都是那种处于色情与艺术边缘模棱两可很难下定论的片子。他拿着那三张片子,说小牛啊,你给推荐几张吧。我看了看卖碟的哥们儿,说,把你的牛皮纸的拿几张。哥们儿看看我,就拿出来四张——牛皮纸里面其实是DVD毛片,绝对高清晰。这种片子一般人不给卖,只卖给熟客。我拿了两张包着牛皮纸的,连同老李手中的三张还有我挑的两张,给了卖碟哥们儿一百块钱,说都算我的。老李说哎呀呀这不行这不行,小牛这怎么行呢?我买我的你买你的。说完从怀里取出钱,要塞给那哥们。我就使劲拦。那哥们儿看我俩推来推去的,就开玩笑说,这样吧,你们都给我,我收两份钱,呵呵。我说去你的。我对老李说,李处长,要不这么吧,这碟你先拿去看,不想看了再给我,算是我买的,好吧?老李犹豫了一下就答应了。

完后我们三个都挥手告别,各自回家。看着老李远去的身影,我心想今天这个大胆的做法不知是否合适,其实也算给他办了件好事,不知这厮以后会不会照顾我点,至少别找我麻烦。

四月一日傍晚,下班后我在楼下超市买了块削了皮的菠萝。回到家把它泡在盐水里。之后我在书桌上、床底下等处搜集了随处可见的裤子、衣服、袜子等物,然后把这些东西塞进洗衣机里。接下来我去JB房间看国际频道的伊拉克战局。那时候正在放伊拉克新闻部部长萨哈夫的新闻发布会。萨哈夫老头很有意思,胖胖的,挺着肚子,无论何时总是镇定自若。通过现代化的传媒,他在世界各国人民心中树立了极大的个人魅力。四月一日那天晚上的现场直播里,萨哈夫对未来充满了信心,他用带着浓重鼻音的英语严厉斥责英美联军的暴行,并

且再次重申胜利最终属于真主保佑下的伊拉克人民。说得真好,也不用稿子。只可惜电视上那个留着剪发头的女翻译水平实在太差,很多地方都没有翻译到,要么简简单单地说伊拉克新闻部部长谈到了今天的战局等等······

就在这个时候,我收到周小萍的一条短信,她说张国荣跳楼自杀了。我给她回信说,愚人节快乐,亲爱的。她回信说,我说的是真的,骗你是小狗。我回信道,小狗狗,是不是想我了。周小萍又回信说,给你怎么说都不信,算了,不理你了!

是啊,我当然不信了。前几天一个人无所事事的时候,我还在办公室重温了他的《东邪西毒》。我给JB说我们张总跳楼了,JB也不信。然而十几分钟后,我俩实在对那个弱智的女翻译忍无可忍时,JB换到凤凰卫视,电视里真的就播报了这条消息。伴随着播音员沉痛的解说,是一座大楼底下的一团黑色血迹。

——四月一日傍晚得知张国荣跳楼之前,我送了几盘比较有意思的DVD给老李;芳芳显得形迹可疑;周小萍在某一天的十一点钟光顾了我的宿舍,匆匆而来匆匆而去。她和我都出了一身的汗。夏天即将来临,天气越来越热。她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想死我了这两天都。我在吱吱乱叫的床上心里反复琢磨着她说的那句话,觉得很有意思。

张国荣跳楼的事情,连宋美丽都知道。几天后她在电话里说,她年轻时最崇拜的歌星就是张国荣。而后她问到我们这片是否有人得非典。我说没有。她就直奔主题,问我下班之后准备干什么,有没有空?我在转念间想到周小萍,但嘴巴似乎是自己情不自禁地动了。我说有啊,这两天正闲着呢。宋美丽就说,好吧,你五点半在你们宿舍等我。

这件事情后来在JB跟老李之间的谈话中也提到过。JB说牛顿不光带年轻的小姑娘回来过夜,而且有时候带回来一个三十几岁的。我问牛顿,那个三十几岁的人是谁?他说是他的一个亲戚。可我怎么看都不像。而且他们把门死死关上,也不知道在屋子里面干什么——听到老李转述的话,我自然是火冒三丈。而且我还推测这家伙曾经贴着门缝偷听,因为他提到把门死死关上。他要是不推怎么能知道呢?

像往常一样,看上去风韵犹存的宋美丽准时到达。她进门之后立刻就对挂在客厅里血迹斑斑的底裤横加指责。我指指JB的屋子,说你小声点,人家在呢。于是宋美丽吐吐舌头。那时,JB正在自己床上,边看电视边往即将秃顶的头上抹药。客厅里充满了翻译结结巴巴的声音。我带领宋美丽穿过底裤和袜子组成的树林,踏着一尘不染的地板,来到我的屋里。并且如JB跟老李的谈话中所提到,我立刻将门紧紧关上。

“今天是我最后一次见你。”宋美丽放下她的小包,坐在床沿上对我嫣然一笑。也许是因为她提到的最后一次见面,这一次她没责怪我屋子脏乱无比。但是没有这道程序,我似乎有些无法适应,就暂时不知道该对此事发表什么样的建议。

“噢,是吗?”我说。

“嗯,是的。”她点点头。

我只好笑了笑:“那好吧。”

宋美丽扬扬头,“你为什么不问我为什么?”

“为什么?”

“因为我有男朋友了!正二八经的男朋友。过几天我就要搬到他家了。”

四处漂泊的宋美丽终于有落脚的地方了,打心眼里我替她高兴。不过,她那么大岁数的人提到男朋友这几个字,我心里总觉得怪怪的。

我说:“好啊,祝贺你啊。他、他干吗的?”

“搞电脑的吧,就在你们中关村这片。刚才就是他开车送我来的。”似乎害怕我听不清楚,她把开车这两个字说得特重。

“挺不错的嘛。还开车,看来事业有成啊。”

“这也是我跟他在一起的原因之一吧。人家跟我年龄一样大,也三十八岁!他有个公司,做得挺大的呢!嘿——那可真不容易,他可是白手起家!”宋美丽说话的语气自豪无比。看来他们不是一家人、胜似一家人。

“那你应该是找到跟自己有共同语言的人了。”我知道自己没有必要这样,但心里还是忍不住酸溜溜的。

“可不是嘛。你知道吗?我过年的时候在后海算过命,算命的说我今年要行大运。”宋美丽神采飞扬。

“这种人靠得住吗?”

“应该没什么问题。关键是他不光对我好,还对我儿子好——其实说实话,对我好不好都不所谓了,只要能对我儿子好就行了。”

“嗯——说的也是。”我点点头。

“以前也有人给我介绍过几个男朋友,条件都还不错,也能说得来。可都对我儿子不冷不热的,我就最受不了这个了。”

“这次的呢?”

“他和我儿子呀,认识没几天就跟老朋友似的。他从我妈那快走,老儿子还舍不得让他走呢!”

“哦,听起来真的不错呀。”我看着好像年轻了几岁的她,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宋美丽看我发愣,就说:“水呢?你还有水吗?”

“有。”我半跪在地上,从床底下摸出一瓶矿泉水。前几天刚买的,现在剩下的已经不多了。

(13 / 24)
毕业一年

毕业一年

作者:不详 类型:免费小说 完结: 是

毕业一年 牛顿,一个在北京工作的年轻人,一个所谓名牌高校毕业生,在毕业即将一年时生活在不知不觉之中发生着一些 变化。他生活在网络虚幻和现实的沉重之间,对校园美好的回忆和对北京的陌生与惶恐之间。在机关里,他夹着尾巴 做人,希望得到上级的重视。为了一个出国名额 ,这些名校毕业的精英们进行一场智慧与脸皮的搏斗。毕业一年是一 个特殊时期,这些昔日的天之骄子在校园里花费了数十年树立起的所谓道德、理想、价值观都面临着坍塌的危险。他 们中有的还在继续坚持、有的则选择了放弃、有的希望能寻找其它的出路。 作者:侯亮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