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弄带你领略风采 月清浅,魇黄昏完结版在线阅读

时间:2020-01-16 12:00 /免费小说 / 编辑:张亮
主角是沉挽,陆峥,舒明献,诡界,寂寒烟的小说叫做《月清浅,魇黄昏》,它的作者是狐弄最新写的一本免费小说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哪是我慢,我可是在两界桥的那一边等了整整的一夜啊……

月清浅,魇黄昏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篇幅: 中长篇(20w字以上)

《月清浅,魇黄昏》在线阅读

《月清浅,魇黄昏》推荐章节

“哪是我慢,我可是在两界桥的那一边等了整整的一夜啊……就算没功劳也有苦劳吧。再说,若不是我那两箭射的及时,让那两个人逃脱了岂不是麻烦?”长鸢倒是丝毫也没有在意沉挽的语气,反倒一副笑嘻嘻的模样。

沉挽也不理他,转头对寂寒烟说:“走吧,呆久了,麻烦就该上门了。”

寂寒烟还是有点不太能接受沉挽的这个变化,不过却立刻点了点头,转身上了长鸢的软轿。长鸢笑呵呵的将他从上看到下,才开口说道:“我就知道你这孩子人品不错,沉挽没白交你这个朋友。”

寂寒烟听他这么一说,脸不禁红了起来。他虽然是半妖之身,毕竟年纪还轻,与沉挽在一起的时候也没想过年纪问题,这会儿被长鸢一口一个孩子的叫着,反倒有种面对长辈时不习惯的感觉。

“喂,知道他是沉挽的朋友还欺负,你这人品真要不得。”沉挽也跟着上了软轿,撇了撇嘴,面上尽是不屑之色。

“呦,别说的这么正义凌然,”长鸢那美艳的脸蛋上挂着一副流氓的表情,看起来实在有些搞笑。随后他伸手拉过沉挽,忽然低声道:“你这老混蛋别占着他的身体时间太长,这对他不好。”

沉挽闻言看了他一眼,便忽然闭上眼睛倒进了长鸢的怀里。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寂寒烟见沉挽竟这样昏了过去,也不禁紧张起来。

“没什么,其实啊……”长鸢很喜欢这个模样漂亮,为人又善良的年轻人,所以故意想吊吊对方的胃口。不过他的话刚说了一半,怀中的沉挽便醒了过来。

“寒烟……怎么……”沉挽刚醒过来,似乎意识还不甚清醒,看着面前的寂寒烟刚想说些什么,忽然一转头正与长鸢看了个对眼,于是立刻扑住长鸢兴奋的叫道:“长鸢!长鸢!哈哈!!”

“沉挽!沉挽!嘿嘿!!”长鸢也立刻笑着抱住沉挽叫了起来,幸好轿门前的踏板不甚宽,否则很难说这两个人不会再做出抱在一起转圈的行为。

寂寒烟看着面前这两个年纪都比他大了不只十倍却像小孩子一样抱在一起的家伙,只觉得脸皮有些抽搐,脑袋里立刻蹦出了七个大字:点点点点点点点。

“啊,好奇怪,我怎么会昏过去的?”过了片刻,沉挽才终于想到正事上,开口去问寂寒烟,却见寂寒烟的表情有点不自然,而长鸢又出来打断道:“有什么事等安全了再问,现在还是先离开的好。”

沉挽也觉得有道理,便拉着寂寒烟进入软轿之内。软轿内的布置也甚为华美,除了三面轿壁皆是白色锦缎包裹之外又覆上一层月白的轻纱,地面覆盖着用华丽的羽毛织成的厚密地毯,正中摆着一张矮几,上面放着一张半透明的水晶棋盘。

“长鸢你这软轿不错啊,以前可没见你拿出来用过。”沉挽抚着那棋盘上纵横交错的纹路,好奇的问道。

“这东西太招摇了,若不是为了接应你方便,我才懒得用它呢。”长鸢懒懒的坐在沉挽的对面,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一个茶盘,倒了几杯香茶分别送给沉挽和寂寒烟。而软轿也在长鸢坐进轿内之后,缓缓的升回空中,并转了个弯向空界方向飘去。

沉挽一边喝茶,一边伸手轻轻拉起轿帘往外看,他发现这软轿的移动速度甚快,可是坐在轿内却感觉非常的平稳,于是忍不住问道:“这个莫非就是神界的飞龙辇?”

“哦?你知道?”长鸢呵呵一笑,便垂下眼眸用手指轻轻敲打着茶杯的外壁,似乎在想着什么。

“听陆峥说的,说是……”说到这里,沉挽冲着长鸢咧嘴一笑。

长鸢的俊脸不禁一抽,连忙咳了一声,转移话题道:“魅姬将军早已在半个时辰前将黄泉道降下,只等咱们过去了。”

“哦?看来我们真的迟到了,希望见面的时候不要挨魅姬将军的冷眼才好。”若说沉挽在诡界比较惧怕谁的话,那真是非魅姬莫属。

他与陆峥成婚五年,唯一还敢当面对他冷眼冷色的人便只有魅姬一个,不过沉挽对此倒不觉苦恼,反正魅姬除了对陆峥偶有尊敬之色外,对其他人都是一般的对待,倒不是特别看不上他。不过,他倒比较可怜追求魅姬的西方将军恶赭,这位面恶心实的大哥在魅姬面前从来就没有抬起头过,就算成了亲也是一个标准的妻管严。

其实明眼人都看得出这两人之间的那点事,不过都秉着看热闹的心态不去说破,也省得弄不好还得挨魅姬的冷眼。

诡界的三位将军分别守护着三条黄泉道,开启方式也随个人的喜好。像西方将军恶赭就会将黄泉道与地面连接,这样上下黄泉道都会十分的方便。而南方将军魅姬则历来将黄泉道开在高处,大有没能耐就别上来的架势,也因此沉挽第一次上黄泉道的时候是被陆峥当绣球抛上去的,才不小心撞进了美人怀。

沉挽此回乘的是神界的飞龙辇,想登上魅姬的黄泉道倒也不难,不过待他们到了黄泉道的左近时,才发现黄泉道下竟然是如此的热闹。

“师兄,小弟不过是回乡而已,何须师兄亲自相送,真是折杀小弟了……况且此处乃空界所属,师兄摆出如此排场,就不怕那空界之主不满么?”沉挽自辇中伸出了头,懒懒散散的与下方的近玄打着招呼,语气虽谦和却暗藏冷意。

35-1

“师弟离开却连个招呼也不打,才真的是伤了师兄的心呢。”近玄微微挑眉,却也没露出什么过于愤怒的表情,只是眼中的柔意比之往日略减。

虽然近玄料到这小狐狸必然不会安生的呆在法界,却没想到竟然会逃的这么快,若不是这小狐狸自来是他养大的,肚子里的弯弯肠子他多少知道一些,恐怕就真的让其逃脱了。不过,终究还是有些麻烦……近玄微微扫了一眼与黄泉道同样居于高处的飞龙辇,眼中闪过一丝冷色。

“既然如此,沉挽就在此向师兄赔罪了。”沉挽自辇中钻出,隔空向近玄一揖到地,随后笑着登上了黄泉道。

“魅姬参见冥后大人。”守在黄泉道上的南方将军魅姬一见沉挽,便立刻上前施礼。

如此一来,倒弄的沉挽有些意外,连忙上前托住魅姬的手臂,说道:“将军何须如此多礼,沉挽无能没能保护主上,却劳得将军前来搭救,自是愧不敢当。”沉挽微微一叹,面上尽是羞愧之色。

“冥后大人莫要妄自菲薄,主上之事已是无奈,并非大人之错,还请大人节哀。”魅姬的面色虽仍是冷冷的,语气却温和了许多,不过这话听在沉挽的耳中,倒觉得难过起来。

“你们这套感人的场面先放在一旁好不好,解决眼前的状况才是根本。”随后登上黄泉道的长鸢适时打断了即将出现的煽情场面,并用手指了指黄泉道下虎视眈眈的法界众人,笑道:“摆这么大的阵势送你,沉挽你的‘情债’还真是深重呢,哈哈。”

“哎,什么啊,那可是我师兄……”沉挽刚要解释,忽然又笑骂道:“长鸢你这个小心眼的家伙,我之前不过是取笑了你一句,你就在这等着给我下套呢。”

“哈哈,好说好说。”长鸢又是懒懒一笑,不知道从哪摸出了一把精致的玉骨小扇打开来扇了又扇,故做随意状。

一旁的寂寒烟则是保持沉默外兼头挂黑线,心想:这两个……真是半斤对八两。

相较于黄泉道上的热闹,下面的法界众人则是一排肃静。近玄微微仰着头看着谈笑自如的沉挽,面上也没有露出什么不满之色,只是那么安静的望着,好像在想着什么。良久,他开口道:“沉挽,你已经决定要与我为敌了么?”

沉挽闻言,上前几步道:“师兄,何谈为敌?你为法界,我为诡界,各为其主,各行其是。”言罢略停,眼中瞬间浮现一片血色杀意,又道:“沉挽自幼得师兄教养,原本是不敢与师兄相悖的,但是陆峥之事……我不可能当做从没发生过。”

“你要替他报仇?呵呵……呵呵……”近玄忽然笑了起来,一边笑还一边轻轻的摇着头,仿佛沉挽所说的事甚是不可思议。随后,他再次扬起头,面上依然是那万年不变的温柔之色,眼中的柔意也重了几分。“好啊,那我等着你来报仇,你可不要让我失望了。”

“定当从命。”沉挽遥遥向近玄一抱拳,转身走回到自己的一方。

近玄知道以今日的形势,他是没办法将沉挽带回法界了。先不说黄泉道居高临下易守难攻,单看魔族女王魅姬带着魔族气势汹汹的架势,这若是强行抢人的话,难保不会在空界的地盘上重新上演一次法诡之战。虽然现在他们在这里对峙,空界还没有人出来管一管,收个地盘使用费啥的,但是若真的把空界那帮人当做空气看不见,这法空两界的联盟恐怕就要完蛋了。

再者……近玄又瞄了一眼那悬在半空中的飞龙辇,再看了看沉挽身旁的长鸢,心道:不知沉挽什么时候与这神界中人有了来往,如果诡界真的与神界联合,恐怕就不好应付了。如此看来还是早些与师尊联手的好。

近玄如此打算着,便也不想再与沉挽众人起什么冲突,直接命令手下法界众人整队撤退,打道回府。他心思沉重,故而离开时无意中忽略掉了黄泉道上沉挽那松了一口气的表情。

从登上黄泉道之后,沉挽表面上一直保持着沉稳冷静的态度,与近玄说话时也不让分毫,但是他也知道他们现在的处境有多危险。虽然黄泉道高高在上易守难攻,又有魅姬率领魔族将士压阵,但如果近玄真的要坚持拼上一把的话,那么这仗打下来输的还不一定是谁。

沉挽之所以敢跟近玄叫板,不过是起了打赌的心思,赌他师兄敢不敢在别人的地盘上动手。当然他师兄特别瞄了长鸢的那几眼,也没逃过沉挽的眼睛,虽然长鸢只是一个人来的,但是他身边那一看就不是凡物的飞龙辇却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想来他师兄定然以为他与神界的上层有所勾结了吧。

如此一想,沉挽倒真有种想给那飞龙辇磕头的冲动,不管当初送长鸢飞龙辇的那人是打的什么主意,今天好歹是救了沉挽这一回,沉挽自然要在心里好好的感激了那人一番。

近玄回坤天宫的时候,舒明献刚刚结束了早朝。舒明献只看了一眼面色淡然的近玄,就知道他没能将沉挽追回来。这要是按照舒明献平日里的脾气,早就冷哼一声把脸拉的老长,不过今天他却没有发脾气的冲动,只是沉默的等着侍女们将他厚重的朝服换下,又换上了轻便一些的软袍。

待侍女们下去了,舒明献便走到近玄的身旁坐下。近玄似乎在想着什么,舒明献坐在他身边也没太在意,直过了有半刻钟的时间,他才忽然“嗯”了一声,转头看时却发现舒明献在摆弄他无意间被压皱了的衣袖,那小心翼翼的神情像极了他们当年初识不久的样子。

“你有没有发现你最近失神的次数越来越多了?”舒明献摆弄完近玄的衣袖,忽然开口道。“怎么打赢了诡界,你反倒变得心事重重?”

(50 / 89)
月清浅,魇黄昏

月清浅,魇黄昏

作者:狐弄 类型:免费小说 完结: 是

温柔攻VS可爱狐狸小受 一只单纯活泼的小狐仙和一个痴情大魔王,卷入了神、鬼、人三界的争斗中。 文案: 沉挽就是不太明白他师傅是怎么勾搭上上代法界仁主的, 竟然把他师兄给了新任的法界仁主做影君,这影君是好做的么, 明着是相辅相成的守护神官,实际上跟当老婆有什么差别。 尤其是他那个一双眼不看凡间事,思绪间尽在飘渺中的师兄, 居然没有说出半个反驳的“不”字。 不过嘴上虽然没说,但是某些事他那个师兄还真做的出来, 竟然只留下了一封写着“抱歉”两字的书信,便不见了人影, 以至于沉挽看着他师傅那脑袋白的发亮的毛都快要急的黑回来了。 但是,他终究没想到,他师傅竟然这么“狠”,师兄跑了就来抓他这个师弟顶替交差。 不过,看那法界仁主一家子的气势明显是百分之一千的看不上他这只作为暂时代替品的小小狐狸精。 沉挽冷笑,看不上就看不上,反正又不是真的要嫁给你们家, 你老的看不上我,我去欺负你家的小的。反正那小的看起来养的尊贵又气度不凡, 却颇能隐忍,甚适合拿来好好欺负欺负…… 不满,拍桌子摔碗啊!再不满,抄家伙开打吧!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搜索关键字:主角:沉挽 ┃ 配角: ┃ 其它: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