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宫情殇精彩全文免费阅读 阿娇和卫青依依兰兮

时间:2020-05-12 02:13 /免费小说 / 编辑:张亮
主角是阿娇,卫青的小说叫做《汉宫情殇》,它的作者是依依兰兮最新写的一本免费小说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武帝怜爱的瞧着她,抚着她的脸颊,柔声道:“你还说

汉宫情殇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篇幅: 中长篇(20w字以上)

《汉宫情殇》在线阅读

《汉宫情殇》推荐章节

武帝怜爱的瞧着她,抚着她的脸颊,柔声道:“你还说呢!当年太医说你身子单弱,不宜生产,你偏偏不听人劝,执意要将孩儿生下来,虽然有惊无险,只怕也是伤了元气了!”

李夫人神色一黯,勉强低声笑道:“臣妾是陛下的妃嫔,若不能替陛下诞下子嗣,岂不要遗憾终生?只要髆儿好好的,臣妾做母亲的也就心满意足了!”

武帝见她情绪低落,忙笑道:“你放心,髆儿是咱们的孩子,朕将来不会亏待他,也不会亏待你的!唉,卫青走了快两年了,你的兄长李广利这些年历练的倒是不错,朕还想着哪一日让他为国立功呢!”

李夫人心下大喜,展颜笑道:“若兄长果真能替陛下分忧,实是李家的福气!”

第一百六十六章 苏文

更新时间2011-3-28 8:26:01 字数:2848

 苏文原本是河间府的市井无赖,只因贪恋赌博,欠人赌债无力偿还,失手错杀债主,生怕被人报复打杀,便逃到长安。在长安穷困潦倒厮混了半载,恰逢内务司缺人,他牙一咬,主动送上门去请求下蚕室入宫充当杂役。

入宫之后,他被分配在御犬苑做一名狗监。他不是安分守己的人,从小混迹在三教九流之中,早已养成了阴险、狡诈、隐忍,善于揣摩洞悉人心的性格。凭着这一份心机,在充斥着勾心斗角的**之中,游刃有余不是什么难事。

刚入宫的苏文脑子很清醒,他必须要找一个靠山。因而步步小心,时时在意,充分发挥了他圆滑世故、阿谀奉承的本事,不到三个月,与御犬苑上上下下打成一片。又加上他勤劳肯干,脏活累活抢着干,干了还很低调,把功劳总往别人身上推,每有赏赐皆将好的留给别人,自己只拿最差最少的一份。

恰好,上一任的狗监总管到了告老的年纪,御犬苑中分为两派,分别以杨融、顺公公为首,这二人都盯着总管的位置,谁也不肯服谁,双方势均力敌,争执不下,老总管也颇感为难。调停商量再三的结果是蚌鹤相争渔翁得利,入宫刚才年多的苏文出人意料而又理所当然的坐上了这个位置,且无人不服。

苏文首战告捷,暗自得意了一回。同时,他的野心也在迅速的膨胀。御犬苑的总管,这,远远不能满足于他!

苏文原本把宝押在太子的身上。太子的母亲是武帝敬重的卫皇后,舅父卫青虽已去世,旧部门生支持太子的却不少,更重要的是,太子本人深受武帝宠信,武帝每每外出,国政大事皆由太子做主处理,实际上,太子等同于摄政王。苏文并不傻,理所当然的看中了太子这支潜力股,费尽心思的寻找机会巴结讨好。

可惜,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太子光明磊落,正直儒仁,下意识里丝毫瞧不起苏文卑躬屈膝、谄媚下作的为人,这为他们将来的水火不容埋下了深深的伏笔。

因武帝喜欢狗,尤其的敏捷机灵的猎狗,苏文投其所好,久而久之,在武帝面前也能混了个脸熟。这一日,御犬苑的小太监不知犯了什么错,惹得苏文大怒,喝命就地跪下,拇指粗的藤条没头没脑的抽打喝骂。恰好太子入宫探望身体抱恙的母后,见到这鬼哭狼嚎、惨叫连连的一幕,不觉皱皱眉,心头十分不快。他故意放重了脚步,大声咳了一下,苏文一怔,忙扔下鞭子,恭恭敬敬的跪下参见太子,又满脸堆笑讨好道:“太子爷真是孝顺,日日入宫陪侍皇后娘娘,真乃天下仁孝之楷模!皇后娘娘有太子爷探视,只怕不必服药,便可痊愈了!”

太子嘴角都不动,瞧也懒得瞧他一眼,淡淡道:“你既知皇后玉体违和,还在这打得人鬼哭狼嚎的,成何体统?若是惊扰了皇后,你担当得起吗?”

苏文吓了一跳,忙垂首连声答应道:“太子爷教训的是,奴才不敢了!不敢了!说着又陪着谄笑道:“御犬苑里刚来了几只淮南王进贡的金狮犬,极其机灵聪明、善解人意,太子爷日日操劳,太过辛苦,不如奴才送两只去博望苑,替太子解闷可好?”

太子倒是一怔,料不到这个苏文受了自己一番责骂,竟然还能厚着脸皮巴结,他瞟了他一眼,嗤笑道:“那到不必了!我不喜欢养狗,万一将来弄得狗仗人势,就不好了!”

苏文大囧,又羞又气又愧又怒又不敢显露,他涨红了脸,尴尬的笑笑:“太子爷真是会说笑话!”说着躬身垂首避让一旁,候着太子远去。

悄悄斜眼瞥见太子金光闪亮的衣角,苏文心中徒然升起无限的恨意,他忿忿的咬着牙,低声骂道:“神气什么!陛下面前,你也不过和我一样!总有一天,我要叫你再也不敢这么跟我说话!”

从此,深受刺激的苏文比从前更加小心翼翼、步步为营,琢磨着飞黄腾达的美梦。半年多之后,不承想武帝感染风寒,突然之间病倒了,多日不见起色,太医们日夜留守身边,皇后和太子也忧心忡忡,祭拜天地鬼神,打开太庙祈求祖宗神灵庇佑,又大赦天下,为武帝积福。一时间,朝野上下,宫里宫外,人人心神不安,满怀着一肚子心事。

苏文也急得不得了,他倒不是有多忠君爱国,他是担心自己的前途。武帝对他倒是颇有好感,万一驾鹤西去,新君上任,他想象着,新君那么厌恶他,一定饶不了他的,到时候还不知道要怎么折磨摆弄他呢!说不定还要身首异处,以凄凉收场。

心中郁结,平日里耐性极好,极淡定的苏文再也无法淡定了,心急如焚如惊弓之鸟,坐卧不安,夜不能寐,才几天的功夫,竟然瘦得两眼深深的凹陷了下去。

其实,这不过是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自己把自己看得重了。

在太子的眼里,他什么都不是,既非贤良也非大奸大恶,也就是一个普通而有点讨人厌的奴才。依太子的性格,无论如何也不必怎么对付他。

换句话说,他苏文还不够格!

可是,苏文不是那么想。他总觉得自己不入太子的眼,太子对自己一定恨之入骨,万一成为新君,说不定第一个便饶不了自己呢!因此真正是庸人自扰,度日如年,生不如死。

幸好,过了十来天,武帝的病渐渐有了起色,稍稍调养,不久便痊愈了。刚刚痊愈的武帝不便外出,便由李夫人陪伴,与众美人在宫中玩乐。忽一日,武帝偶然兴致所来,便命苏文领来素日所喜的两只猎狗追风、伴云过来瞧瞧。苏文连忙穿戴整齐,小心翼翼带着小太监,牵着那两只狗到明光宫见武帝。

武帝一见素日所钟爱的两只猎犬,毛色无光,眼神没精打采,全身瘦骨嶙峋,耷拉着脑袋无神无气,完全没有往日精神抖擞、灵动矫健的模样,不由心头火起,双目如电逼视着苏文,拍案怒喝:“大胆苏文!你这奴才难道以为朕的病好不了、无法再见到追风伴云吗?竟敢掉以轻心,将它们弄得如此潦倒失神,朕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了!”

苏文脑子里“嗡”的一下,一片空白,天旋地转,身不由己“扑通”跪下,磕头如捣蒜求着饶。霎时间,他的心蓦地掉进了万丈黑暗的深渊,暗暗叫苦。这些日子,他忧心忡忡,神不守舍,一心只在武帝身上、只想着自己的命运,哪里还记得那些狗的死活?他是极明白武帝的脾气的,眼见他如此大发雷霆之怒,心中害怕之极,一面求饶一面飞快的转着念头解释。

灵光一闪,苏文一边磕头一边哭求道:“陛下恕罪,奴才知罪了!这些日子陛下龙体抱恙,奴才夜夜悬心,终日忧愁,吃不好睡不好,满心思只在陛下身上,哪有时间和心思去管追风伴云啊!如今见陛下龙体大安,奴才欢喜还来不及,没注意到别的东西,若不是陛下提点,奴才此时还不知如此失职,委屈了追风和伴云呢!但求陛下看在奴才忠心耿耿的份上,给奴才一个改过的机会吧!”说着痛哭不已。

武帝听了他一番合情合理的言辞,又见他言语恳切,气消不少,又见他双目凹陷,脸颊瘦削,颇有点“形销骨立”的感觉,顿时全信了他的话,怔了怔,不由叹道:“还是你对朕忠心啊!你有这份心,真是不容易!起来吧!”

苏文松了口气,忙又磕了个头,恳恳切切道:“奴才对陛下忠心是天经地义的事,为陛下做事,是奴才的本分!只要陛下一句话,赴汤蹈火,奴才亦在所不辞!”

武帝大喜,大笑道:“说得好!要是每个奴才都像你这样就好了!起来吧,从今往后,你就跟随在朕身边伺候吧!”

苏文一闻此言,因祸得福,欢喜得身轻恍若腾云驾雾,他大喜道:“诺,奴才定会尽心尽力,不负陛下栽培!”

就是这样,苏文混到了武帝身边,终于得到了大展拳脚的机遇。两年前,武帝念郭同忠心侍奉了一辈子,特赏赐百金,准他回乡养老,苏文便顺理成章的取而代之,成了武帝的太监总管,也是他最倚信的心腹。

第一百六十七章 奇女(一)

更新时间2011-3-29 8:33:33 字数:1834

 武帝这次出巡的目的地是东海,为他出海寻仙的船队就是从东海出发,为表示自己的虔诚,他早就想亲自去一趟海边朝拜。苏文百般好言,夸耀自己的家乡河间府如何如何风光如画、多有名山胜水,建议武帝顺便改道从河间府过,顺便欣赏沿途风光。

武帝先是无所动,禁不住苏文再三软求,便抚掌大笑道:“好你个苏文,你不就是想顺便回家乡一趟嘛!说得倒是好听!你可知这是欺君?”

苏文忙跪下陪笑道:“冤枉啊陛下,奴才哪有这么大的胆子敢欺君罔上?奴才是真心替陛下着想啊,奴才敢保证,陛下此行一定不会失望的!不过说实话,奴才确实存有一点点私心,只想求陛下在奴才家乡走一遭,让奴才也沾沾陛下的光,在乡亲面前争个面子!”

武帝见苏文老老实实的说出了心底的话,更觉他为人踏实忠厚,什么都不瞒着自己,心中大悦,当下便点头答应,改道从河间府过。苏文大喜过望,立刻派飞骑使者抢先一步到河间府报信,河间太守又惊又喜又急,连忙命大小官员、城中百姓连日连夜修整驿馆,摆呈铺设;又四处找来名厨佳肴,准备美食;又命专人训练歌舞姬以待武帝之召;又打扫修整大小街道,整顿环境;又加派侍卫严把城门,严防盗贼不法之徒混入城中。将个河间府上下忙得人仰马翻、鸡飞狗跳。

谁知武帝生性好乐,命仪仗队大小车仗奴仆陪侍人员及御林军在原定路线等候,自己只带了苏文及十来位随从武艺高强的御林军士微服前往。到了河间府,也不住驿馆,只随便找了一间客栈住下。苏文悄悄派人回禀了河间太守,命他自便,不必前来侍奉参拜。太守悻悻然无奈,只得回衙门照旧办公,防御安检仍丝毫不敢放松。

第二日,苏文陪着武帝去城西三源山细柳观游玩,谁知刚出来城不过十来里,便碰到一位身着苍灰粗布宽袍,须髯雪白几及胸前,颧骨微高,双目精光四射,颇具几分仙风道骨的算卦先生,他的旁边围了一圈人在求他算卦。

武帝向来在这些方面极为留心,见了这样的异人,心生敬重,不由自主的拉住了马,颇有兴趣的瞧着。

“陛下,不如过去瞧瞧如何?只要看他能不能算出陛下身份,就知道是真仙还是骗子了!”苏文猜透了武帝的心意。

武帝不觉点头笑道:“还是你鬼主意多啊!好,朕这就过去,让他给朕算算命!”苏文等随从听了,不觉都笑了起来。

武帝下了马,带着苏文及三五随从走了过去,刚到旁边,正好那算卦先生一面拿上自己的算命褂子,一面摆手道:“不看了不看了,今日不看了,老朽还要赶往河间府,改日有缘再替诸位看吧!”众人再三恳求不得,只好唏嘘着各自散去了。苏文忽然上前挡住了他的去路,笑道:“老先生,不如再替我家主人算一卦再走如何?”

那老者瞪了他一眼,冷笑道:“我卜算子说不算了就是不算了,你没听见吗?别挡着我的路,让开!”

(73 / 95)
汉宫情殇

汉宫情殇

作者:依依兰兮 类型:免费小说 完结: 是

【文案】 “生男无喜,生女无怒,独不见卫子夫霸天下。” 她,公主府一个低贱的女奴,一曲清歌拂动了帝王的心。从此,不管愿与不愿,她的命运注定要为他而改变。一入宫门深似海,仅仅是一个开始! 从低贱的女奴到母仪天下的皇后,那是怎样的传奇!然而,度过重重劫难,登上皇后之位,一个转身,她却发现他与她的距离越来越远。他信任她,却已没有热烈的爱!相敬如宾,是夫妻之间最悲哀的话吧。 后宫美人太多,一个又一个的绝色围绕着他:王夫人、李夫人、勾戈夫人……她们都是倾国倾城,人比花娇,一如曾经的她。 她温柔恬淡的接受了这一切,却不得不时时提防她丈夫心尖上的美人挑衅暗算。她痴心的想,只要她尽到皇后本分,替他打理后宫、养育儿子,这一生总可以落得平安吧! 不曾料到,就在她即将荣登皇太后位前夕,一场悄然而来的变故摧毁了一切,所有的一切,包括她的性命,干干净净,都成空了……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