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珠之母亲凤凰淫传】【未完】秋棠柏,张庸 火爆章节阅读

时间:2019-07-25 22:01 /免费小说 / 编辑:郑飞
完整版小说《【龙珠之母亲凤凰淫传】【未完】》是匿名所编写的免费小说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秋棠柏,张庸,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叫察木雪,是西疆祁连山下生活着

【龙珠之母亲凤凰淫传】【未完】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篇幅: 中短篇(1w字以上)

《【龙珠之母亲凤凰淫传】【未完】》在线阅读

《【龙珠之母亲凤凰淫传】【未完】》推荐章节

我叫察木雪,是西疆祁连山下生活着的察木族民,我们察木族人世代与世无争,我的爸爸叫察木龙,是族里的首领,爸爸带领着族人们守护着祁连山上龙吟窟里的六颗龙珠,那是我们察木族世代守护的宝藏,爸爸是察木族的大英雄,很受族人的推戴,我的妈妈叫凤凰,是我们察木族的第一美人,妈妈两个奶子很大,按照现在的标准可能有G 罩杯了,再加上活都是爸爸做的,妈妈的皮肤很好,肌肤洁白如雪,妈妈生我很早,当时也只有26岁,脸上没有皱纹,伴随着她那双弯弯的眼睛和小巧的鼻子,乌黑长直的头发,加上结了婚生了我,所以妈妈浑身上下散发着漂亮少妇的魅力,妈妈还十分能歌善舞每次族人聚会妈妈都会上去跳舞,妈妈的身材很好。虽然跳舞时穿着保守看不出来,但其实厚厚的衣服底下迷人的胴体却引来无数男族人的目光。尽管妈妈是族长的妻子,但每次只要爸爸不在,就会有族里的叔叔过来和妈妈搭讪。

一天,像往常一样,爸爸上山去打猎,贤淑体贴的妈妈在家里做着家务,我则到村子附近的山上玩耍,出门前,妈妈还嘱咐我早点回家吃饭,在山上玩了一会儿,我突然看见一群黑衣人从山的旁边经过,黑衣人的中间一个长着胡须的男人骑着高头大马,我就下山去悄悄跟踪他们,走到黑衣人身后,只听到两个黑衣人说「你说这秋堂主,干啥非要去抢那六颗龙珠,龙珠有那么值钱吗?」「你懂什么,得到六颗龙珠就能称霸武林,练武之人得到龙珠武功就会突飞猛进、求财之人得到龙珠就会变得家财万贯,只要得到这六颗龙珠,咱们秋水堂就会成为无人不服无人不晓的天下第一大门派了」「噢……」不好,原来这些人要去抢我们察木族的龙珠,我得赶快去龙吟窟通知守护龙珠的神龙,可还没等我赶到就听到神龙窟里传来巨大的爆炸声和火光,我急忙跑去看,发现神龙已经倒在血泊中,六颗龙珠已经不见,我又急忙跑回村里,但村子里一片死寂。“村里出事了!”这个想法在我脑中迅速的浮现出来。

只见地上到处是族人的尸体,「小雪……小雪……」一个倒在地上浑身是血的老奶奶叫着我「老奶奶,发生什么事了」「小雪,你快走,有……有恶人来……了」说完,老奶奶断了气,我怀着紧张、害怕的心情跑回家中,因为只有妈妈在,我才最有安全感。

踏进院子的一霎那,本以为松了一口气的我却看到平时守在家门口等我回家的妈妈不见了,就着急的大喊了一声“妈妈!”没人回答,我看到屋子的房门紧闭着,屋子里又传出些声响,就通过屋外的墙缝往里看,妈妈躺在床上,身上只穿了一件肚兜,但薄薄的肚兜完全遮不住她巨大的乳房,下体也露了出来,黑色浓密的阴毛遮盖住了粉嫩的鲍鱼,那个长着胡须的人已经浑身赤裸,淫笑着走向妈妈。「来吧,美人」「住手,你放开我」妈妈拼命反抗着,可还是不情愿的被张开双腿让长着胡须的人肆意抽插阴部、蹂躏这对美乳。谁知这对美腿一但张开,便再也别想合上……就在这时,我被身后两只强有力的手抱住——是黑衣人!我不停的挣紮,但毕竟只是10岁小孩,哪里挣得脱被两只强有力的手抱住——是黑衣人!我不停的挣紮,但毕竟只是8 岁小孩,哪里挣得脱黑衣人的手。黑衣人将我抱起来,拖进屋子里。

引入我眼帘的是妈妈一丝不挂的仰面躺在床上,上面压着一个同样一丝不挂的人,衣物杂乱的扔在屋里,他们两人的中间部分被一根很粗很长的棍子连接着,而且那人正在用他那根棍子一下一下的狠狠撞击妈妈,每撞一下,妈妈都发出“啊”的叫声,样子十分痛苦。

我看到妈妈样子痛苦,忍不住喊出了声:“妈妈!”妈妈流着泪,转过头来看向我:“雪儿……快跑……嗯!嗯嗯嗯……嗯不要管妈妈……唔!”还没完那个人便用嘴堵住了妈妈的嘴,两人的舌头搅在了一起。

我只是绝望的喊:“妈妈!妈妈!妈妈!唔!”但最后嘴也被黑衣人捂住。「原来这就是察木龙的儿子,你退下吧」「是,堂主」秋棠柏一挥手让抓着我的黑衣人退下,但下体的抽插仍然不停。秋棠柏与妈妈换了个体位,妈妈跪趴在床上他从后面插,并示意让妈妈面向着我。妈妈执意不肯,两只大奶在挣紮下左右摇晃。

秋棠柏看似生气了,说了一句「臭女人,快点」使劲往妈妈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然后用腹部使劲插了数十下。

妈妈双手发软无力支撑身体,呻吟着趴在床上,大奶被自己身体压住变成两个白皙巨大的肉饼。秋棠柏趁妈妈无力,双手握住妈妈两颗乳房,把妈妈擡了起来,转了个方向松了手,妈妈只得双手撑着面对着我。秋棠柏双手并没有松开,反而肆意的玩弄、揉捏妈妈的乳房与乳头。

“啪啪啪”的声响不绝于耳,而妈妈则无奈的“哼啊”直叫,表情痛苦没有丝毫办法。当时的我并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我飞奔到妈妈面前,和妈妈抱在一起哭了起来。妈妈边哭,边“嗯……嗯……”的叫。

“妈妈,都是雪儿不好,保护不了您!”我说,“嗯……嗯……没……没事……”妈抱着我哭诉着,秋棠柏看到是我反而加快了抽插速度与力道,说话间妈妈乳房摆动不停地拍在我下巴上,“雪儿你……嗯……你快跑吧……秋棠柏在和妈妈……嗯……忙……不……嗯嗯……不……嗯会管你的……唉……啊啊啊啊啊!”妈妈没说完便大叫一声,双手松开,我急忙扶住妈妈,妈妈不停地抽搐,再也没了力气和我说话。

用力抽插了几分钟后秋棠柏“唉……”的一声,插在妈妈体内不动了,下体不断的抖动。

秋棠柏从妈妈体内将自己的鸡鸡拔出,然后把妈妈转过来往她嘴上凑,想染她清理自己的鸡鸡。 妈妈瘫倒在床上喘着粗气,妈妈不肯张嘴,秋棠柏用他粗大的棒子拍打妈妈的脸,由于刚射完精又刚从穴里拔出,硕大的肉棒在妈妈脸上一拍便是一个印子,最后妈妈被拍的满脸是精液,终于闭着眼抓住了肉棒,被秋棠柏捏着鼻子塞向了嘴。

秋棠柏的鸡鸡比妈妈整个手掌还要长,而且妈妈一只手也握不住,塞了三四下竟然没有塞进去妈妈的樱桃小口。愤怒的秋棠柏用妈妈的乳房草草擦干了水渍,这时屋外传来了喊杀声,是爸爸的声音,爸爸冲进了屋里,他看到秋棠柏从妈妈身上下来,刚刚穿好了裤子,「察木龙,你终于来了」「你这个混蛋,拿命来吧 」爸爸和秋棠柏决斗了起来,可由于秋棠柏已经拥有了龙珠的力量,所以才交手了没多久。爸爸就被击败了,还被混天刺刺伤,「察木龙,本堂主先不杀你,我要让你看看你的妻子被我操时候的浪样,你这一辈子恐怕也没见过」说着秋棠柏抱起妈妈的一条腿,开始隔着袜子亲妈妈的脚,双手在妈妈的大腿的不停的揉搓,秋棠柏的嘴巴顺着妈妈的脚到小腿丶大腿丶直到妈妈的屁股到妈妈胯下的耻丘,妈妈只能任凭他摆布着。 秋棠柏疯狂的亲吻着妈妈的屁股和阴户嘴里发出“吱吱~”的吮吸的声音,唾液浸湿了妈妈的阴毛。 秋棠柏把头埋在妈妈的胯中拼命的工作着~~ 妈妈舒服起来说:“啊~ ……别舔……咬……啊~ ……色……狼……不要……喔~ ……嗯……别……色……狼……喔~ ”听到美人淫叫,秋棠柏起来将身上裤子脱了,在床上的妈妈神情迷惘,看着秋棠柏超大的老二,秋棠柏将妈妈两腿抬到肩,眼看就快要将老二猛力顶入。老二就“噗滋”声,秋棠柏快速抽着老二,秋棠柏左右摸着妈妈大腿,妈妈被抽了几十次,淫水早流了出来。

啪!啪!啪!啪啪!秋棠柏更快速的抽着,力气更大,老二更挺挺的进去,抽了几十下。

“啊~ …好深…别…别…啊…呦~ …好…澳~ …啊…好……深……进入……色……狼……狼……啊…啊”

秋棠柏又躺在床上,又将妈妈抱起,将老二放入密穴,双手揉着妈妈乳房转圈圈,妈妈腰枝舒服动着,秋棠柏不太费力,双手又揉又转,妈妈舒服极了淫叫:

“色……狼……喔……啊~ ……好……深……好……舒服……要……飞了……啊……澳~ …啊~ ……在……深……点……啊~ ”

秋棠柏将妈妈抱去大门口,大老二从后面挺直进去妈妈密穴,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啪啪过不久秋棠柏又压着妈妈,直接将老二抽紧密穴,然后扶着腰枝一抽一摆动着妈妈舒服的叫出声音。“……好……深……好舒……服……再……进……深。点……啊……再……啊~ ……深……快……飞……了……啊……”

“嘿……听到没有啊察木龙,你妻子这快活模样这么迷人,我看不操各三天三夜是无法解决了嘿”。秋棠柏满脸得意淫笑说。“老……公……对不起……实。在……舒服……啊~ ……啊~ ……用力。”

“你……你们……~ ”爸爸受了重伤还被强迫看着母亲与秋棠柏活春宫画面,一时怒火攻心,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被活活气死了,「爸爸,爸爸,你怎么了」我摸了摸爸爸的鼻子,已经断了气此时秋棠柏正将妈妈双腿盘着自己虎腰,大老二挺直抽了几十下还没射精,秋棠柏抽了几十下,老二越来越舒服,他感觉妈妈密穴还是很紧缩,就又多抽几下射了出来。

秋棠柏穿上了衣服准备要走,叫了几个黑衣人示意他们把妈妈带走,把我解决掉。

瘫软在床上的妈妈被两个黑衣人就此赤裸着擡了出去,白色、粘稠的液体不断从妈妈的下体滴在地上,滴了一路。硕大的乳房被捏的发红,随着黑衣人擡着走一颠一颠,妈妈示意我赶紧跑,但发现有个黑衣人拿着刀向我走来的时候,妈妈哭喊着,晃着大奶子挣脱黑衣人,跑到秋棠柏面前,全不顾自己赤身裸体、满脸精液的样子,跪在秋棠柏面前哭喊道:“求求你啊!不要杀了我儿子!我求求你了!我可以和你做爱啊!请你不要杀他!”

妈妈抱住秋棠柏的腿,两颗硕大的乳房几乎夹住了他的腿,秋棠柏看着妈妈的双乳,眼睛都直了,顿感欲火焚身,浑身发热,头上直冒汗,就在这时妈妈起来抱住秋棠柏,并用乳房贴了上去,秋棠柏顿感浑身没有了燥热的感觉,「秋棠柏,你现在知道了吧,龙珠其实有八颗,另外两颗就是我的乳房,你现在手上的六颗龙珠属阳,我的两颗属阴,阴阳结合才不会失衡,否则只要你心中有一丝欲望就会欲火上身,功力竟废,你现在已经是六颗龙珠的主人了,那我就是你的女人了,想操我你可以随便操,不过,你得答应我,不能伤害我的儿子」,秋棠柏双手捏了捏妈妈的美乳,妈妈的乳房开始发出光亮了,又用手抬起妈妈的下巴「嘿嘿!没想到这对极品大奶子是两颗龙珠啊!好我答应你,你以后就是我秋棠柏的女人了,你以后要管我叫官人」秋棠柏抱起妈妈向外走去,我则被绑着、蒙住了双眼被黑衣人推着。妈妈一路上一直被秋棠柏抚弄,调情,还时不时在马车上玩玩车震,当我眼罩被拿下来之后,我被扔进一个牢房里,妈妈不在我身边,我疯狂的喊“妈妈!妈妈你在哪!?”但没有人理我。

? ?直到第二天清晨我昏昏沈沈的听到牢房门打开,被一个黑衣人压着往楼上走。

我被带到顶层楼道最里面的一个房间,推了进去。屋子里满是腥臭味,印入眼帘的是一张巨大的床垫,已经被染湿,秋棠柏正从后面干妈妈,妈妈表情还是非常痛苦,“啊……啊……”的大叫,乳房满是手印,上面是凝结了的白斑。

妈妈完全沈浸在下体的疼痛之中,闭着眼完全没有注意到我。 秋棠柏用肉棒抽送了几十次后,就把妈妈抱起来,然后本身躺茬床上后,就把妈妈的密处对准本身的肉棒抽送着,秋棠柏边用两只手揉转着妈妈坚挺丰满的乳房,然后茬用力挺着肉棒,躺茬床上努力抽送着妈妈的密处,妈妈身体想要挣脱,分开秋棠柏的肉棒,但是妈妈感受很好爽,乜红着脸闭起眼享受着,秋棠柏更用力的抽送后,把本身的双手紧紧捏紧妈咪的腰部,让肉棒更深入里面,而妈妈身上乳房的香味和身体的汗氺,就一直流着,秋棠柏闻到了乳房的香味,乜更出力的挺着长长的肉棒,妈妈乜娇吟起呻吟的喘息声音。

秋棠柏感受肉棒的一股热流要射出来,就更努力的抽送,而妈妈乜害羞的享受着。「雪儿……你……快走……吧……不要……看妈妈了」「噢」我听了妈妈的话,也觉得呆在这里没什么可看的,我走到了里面的一个房间,这是一间昏暗的房间,挺大,墙上挂着各式鞭子、木棍,屋子里还有木驴、十字架、三角木马。

被完全挡住视线之后的我看不见妈妈和秋棠柏的情形,只能听到声音。

我能听见“啪啪啪啪”的拍打声和妈妈撕心裂肺的惨叫,不知道秋棠柏在对妈妈做什么,我尴尬的坐了十几分钟,妈妈的惨叫和“啪啪”声也响了十几分钟。

妈妈的惨叫声越来越大,最后“啊——”的一叫没了声音,但是“啪啪啪啪”

的拍打声却没有停止,随后变成了“噗呲噗呲”的声音,像是什么东西插在洞里并挤出水渍的声音。

这样的声音来回了五次,紧跟随妈妈第六次尖叫,秋棠柏“唉……哦……”的一下,“噗呲噗呲”的声音也停了。

妈妈嘴“呼呼”的喘着粗气,但突然好像被堵上了,连“唔”的声音都发不出来,只能从喉咙里发出细微的声音。

然后便是脚步声、关门声。闻关门声后,我急忙冲了出去。

妈妈仰面瘫倒在床垫之上,脸上全是精液以至于眼睛都睁不开,鼻子也被精液堵住只得张着嘴大口喘气,嘴角还挂着残留着的液体。 胸部乳头被捏的略微有些肿胀。腹部的起伏使得大量精液从被染白的阴毛见涌出来,屁股里还插着一跟小木棍。

我跑到妈妈身边,跪在那哭着和妈妈说:“妈妈,您没事吧。”

妈妈眼睛睁不开,用满是精液、并且已经粘稠的手握着我的手:“雪儿啊……你没事就好……妈……没事我上前去”噗-噗-噗“几下拔出插在妈妈隐私部位的木棍,妈妈刚想起身下地,却”哎哟~“一声,又倒了。 然后勉强的下了地穿上外衣裙子,踉踉跄跄的,双腿有点迈不开。 我急忙上去搀扶着妈妈。

秋棠柏回来了,他又拎着妈妈走向了里面那间满是工具的房间,我追了过去,被秋棠柏一拳打倒在地,我趴在地上不敢动。秋棠柏将妈妈抱上了三角木马,便转身锁上了门。 我当时并不知道妈妈会发生什么,但知道肯定不是好事。便痛哭起来。

门里传出了妈妈的惨叫,我喊着”妈妈!“妈妈也回答着我:”妈妈……啊……妈妈在……在和秋堂主……啊啊啊啊……谈……啊事……没事的……“可当我再喊时,回应就只有妈妈的惨叫了……门再打开的时候便已经是深夜了,秋棠柏把门打开,我看见秋棠柏也赤裸着,鸡巴垂到了半个大腿的长度。他将近乎昏厥的抱妈妈了出来,扔在沙发上,示意了旁边的一个黑衣人,黑衣人回头对我说:”去把你妈妈洗个澡再带回来。别想跑,不然你们两个都活不了!“我白了一眼黑衣人,搀着妈妈离开。 妈妈阴部已经红肿不堪,乳头也肿大而且乳房上还都是秋棠柏的指印。一边走,精液从妈妈脸上、嘴里、乳房上、阴道里向下滴在地上,染湿了一路。

妈妈瘫软的坐在凳子上,我给妈妈细心擦拭每一个沾有精液的部位,由于肿胀,每每碰到下体和乳房,妈妈都会疼得小声惨叫。我打量四周,昏暗的澡堂里只有我和妈妈两人,门外站了两个全副武装的黑衣人,根本不可能逃走。

看到妈妈这样,我很是伤心含泪继续给妈妈清理身体,妈妈此时已经无力坐在凳子上了,保持着仰面躺在地上的姿势,目光呆滞。

清理过后已经是深夜,我扶着妈妈回到秋棠柏的房间,秋棠柏见到我妈回来了急忙挺着巨根走来上下看了看妈妈,便将自己只有半软的鸡巴插进妈妈体内,妈妈还是疼得近乎昏厥,被秋棠柏抱到床垫上,并没有进行抽插,我想他可能是累了。秋棠柏将鸡巴插在妈妈的穴内,和妈妈两人双双赤裸着进入梦乡。

第二天,昏昏沈沈的我被妈妈的惨叫声音吵醒了,一睁眼就看见妈妈躺在垫子上被秋棠柏巨大的肉棒抽插着,秋棠柏揉着妈妈的奶,不停地变换各种体位,但就是不射。妈妈的淫液已经溅到秋棠柏小腹上,床垫湿了一大片。

内射完了秋棠柏也不拔出巨根,或者换句话说是太大了龟头卡在子宫里拔不出来。最后,还是妈妈用身上两颗龙珠的功力把秋棠柏的阴茎用小穴排了出去,秋棠柏看到妈妈的身体如此奇妙,就用嘴在妈妈温润如玉的脸上亲吻了好一阵说「凤凰啊,没想到你的小逼这么奇妙,能吸能挤,弄得我好爽」「官人你喜欢就好,以后奴家的身体,官人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只要官人喜欢」妈妈和秋棠柏两人开始疯狂的接吻,抚摸,像热恋的情侣一样……? ? 现在,秋棠柏每天除了用龙珠增强功力,和处理秋水堂的事务外,就是和妈妈每天不停地的做爱,毕竟,秋棠柏要吸取龙珠的功力,必须依靠妈妈的那两颗属阴的龙珠来调和,而妈妈的任务就是做秋棠柏巨大阴茎、和他浓稠精液的容器。晚上睡觉时秋棠柏就让自己的鸡巴浸在妈妈湿润的阴道里,两人交合着安然入睡。渐渐的,妈妈适应了阴道里充实的感觉,并且开始享受这种感觉,惨叫慢慢的变成了淫叫,而且会配合秋棠柏的每个动作,有时甚至在秋棠柏回来的时候主动挺着硕大的乳房冲上去迎接秋棠柏的”小兄弟“。

秋棠柏往往会满意的笑着,用手指抠抠妈妈的花瓣然后放进嘴里细细品尝,再毫不犹豫的深深插入妈妈的子宫。?

我的角色从一开始被忽视,转变成了随从,平时妈妈干累了一边被插着一边让我端茶送水,还会用沾满精液的手摸摸我的头,微笑的和我说声:”真乖……“场面异常的淫荡,那次,秋棠柏拉起了妈妈的一双美腿,然后就在妈妈的腿上到处吸滑着,然后秋棠柏在嘴巴里伸出了舌头,就在妈妈的脚底上舔弄着,妈妈觉得脚底有些麻痒,也觉得非常的舒服,妈妈就羞红着脸,然后闭着眼睛享受着,秋棠柏舔弄了一会后,就把妈妈的脚指头一根根的含进嘴巴里,然后在不停的用双手抚摸大腿。

秋棠柏双手不停抚摸着妈妈的大腿,然后妈妈也有些舒服的样子,过了一会,秋棠柏用嘴巴隔着妈妈的在妈妈的蜜处上舔弄着,妈妈身体微微发抖,秋棠柏就用双手托起妈妈的双腿,然后嘴巴就开始舔弄着蜜处,舔了一会后,妈妈觉得蜜处非常舒服,也羞的闭着眼睛,秋棠柏就更努力的舔弄起来,过了一会,妈妈觉得蜜处一阵高潮,就流下了许多爱液,而妈妈也没有了力气,躺在床上,秋棠柏对妈妈越来越满意了,然后槟榔叔就躺在床上,让妈妈坐在自己的大腿上,自己的肉棒就对准了妈妈的蜜处,开始送进妈妈的蜜处里面,然后秋棠柏的双手抱紧妈妈的细腰,就开始了上下的抽送。

秋棠柏的双手慢慢移到了妈妈的乳房上面,然后一边抽送一边揉着妈妈的乳房,抽送了一会后,妈妈有些想挣扎,但是秋棠柏不断的抽送,妈妈觉得身体非常的舒服,脸也红了起来,就闭起眼睛发出了娇吟的声音。

(1 / 3)
【龙珠之母亲凤凰淫传】【未完】

【龙珠之母亲凤凰淫传】【未完】

作者:匿名 类型:免费小说 完结: 是

我叫察木雪,是西疆祁连山下生活着的察木族民,我们察木族人世代与世无争,我的爸爸叫察木龙,是族里的首领,爸爸带领着族人们守护着祁连山上龙吟窟里的六颗龙珠,那是我们察木族世代守护的宝藏,爸爸是察木族的大英...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