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沈玉阑与沈峻之与沈玉珊的小说叫什么? 将门嫡女全文在线阅

时间:2019-09-04 03:47 /免费小说 / 编辑:黄芩
甜宠新书《将门嫡女》是顾婉音所编写的免费小说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沈玉阑,沈峻之,沈玉珊,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沈玉阑看向沈玉珊:“这人呢,既然是太太的人

将门嫡女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篇幅: 长篇(50w字以上)

《将门嫡女》在线阅读

《将门嫡女》推荐章节

沈玉阑看向沈玉珊:“这人呢,既然是太太的人,我也不方便说什么,管教什么。想来这个婆子也是仗着太太病了起不来,所以才敢乱来的。实在是可恨之极。若不是今日我回来了,竞哥儿就算是病死在了里头,也未可知呢。所以,妹妹你看该怎么办?你是太太亲生的,替太太处置几个奴才,想必太太是不会有什么的。毕竟,咱们沈家这风气,不整顿整顿,看来是不行了。不然,将来等父亲回来的时候……你说父亲会怎么看?”

这就是明着要挟了。沈玉阑根本就没打算隐藏自己的意图,看着沈玉珊笑得一脸灿烂。

沈玉珊被架着下不来,虎着脸不说话。

沈玉阑也不着急,就那么等着。

最后沈玉珊沉不住了,只得开口:“先关押起来吧,等太太病好了,再发作迟到。”

“妹妹果然心善。”沈玉阑笑,“只是父亲一向告诉我们,对下人千万不能纵容了。我也觉得是这样的。竞哥儿是咱们沈家的独苗,她们尚且敢如此心黑——”顿了顿,看了不情愿的沈玉珊一眼,故作恍然:“是了,这是太太的人,妹妹想必也是舍不得发落的。这样,那咱们干脆休书一封,问问父亲该如何吧?咱们两个都是小辈,处理太太的人,的确是不合适的。”

一招以退为进,顿时让沈玉珊就慌了,忙开口道:“论理咱们也是不该发作。不过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想必太太也不会纵容,所以我想,还是现在就发落了吧。”

沈玉阑挑眉;“哦?妹妹打算怎么发落?”

沈玉珊咬咬牙:“打二十大板。罚一年月钱吧。”

沈玉阑笑了——二十大板,可是不疼不痒的。一年月钱,说不定沈玉珊回头打赏一回,什么都够了。所以当下也不说话。

沈玉珊皱眉,想了想又道:“怎么,姐姐不满意?”

“我自然是无所谓满意不满意的。”沈玉阑笑,“不过我在想,这婆子的罪责,值不值二十大板。第一,她对主子不敬,第二,抹黑太太,第三,狐假虎威,仗势欺人。第四,故意谋害沈家嫡子——”

“打五十大板吧。”沈玉珊不等沈玉阑是继续再说下去,便是急忙开了口。

☆、第一百六十六章 发落

五十大板?沈玉阑斜斜的看着已经有些气急败坏的沈玉珊,缓缓笑了——沈玉珊当她是个不懂规矩的小丫头片子?这样大的过错,直接打死也是不为过的。五十大板,也不过躺着养伤一阵子,也就好了。事后不也是什么事情也没有。她若是就这么答应了,也太对不起方才她发的一通火,和费了半天的口舌。

沈玉阑笑了半晌,然后缓缓开口;“太太和竞哥儿都病着,就不闹出什么血腥的事情了。就打二十板子,然后撵出去吧。这样的奴才,留着也是祸害。没得败坏了太太的名声。”顿了顿,见沈玉珊吃惊的样子,顿时就笑了:“怎么,妹妹觉得这样还不够?那就连家人一起撵出去吧。府里的东西不许带走,知道哎了衣裳和铺盖就是了。”至于银钱,那是自然不许带走的。家奴就是这点子不好,连人都是主子的,更别说是银子了。所以,即便是将银子抄没了,谁也不会说什么。

不然,怎么说,光身撵出去,是比直接打死好不了多少的处罚么?

要知道,撵出去,不给银子,不给卖身契,那等于直接是断了他们的生计——从此之后,他们过的日子可以想象。没有卖身契,就一直是沈家的奴才,想再卖身也没法子。就是短工……正规的地方,那是不要的。可是零散的短工,却是糊口都成困难的。

不是沈玉阑心狠,而是这个婆子太可恨。她自己犯了错,自然就该承受相应的惩罚不是?

沈玉阑看着婆子一下子瘫软在地上,冷冷的笑了。这个时候怕了?晚了!刚才不还是挺自信的,觉得沈玉珊会救她么?那么就看看,沈玉珊到底是不是那个大发慈悲的人吧!

沈玉珊却是没出声,一动不动,除了面上隐约的怒容之外,在没有别的神情了。连看,也是没看一眼那婆子的。

沈玉阑忽然就有些替那个婆子有些不值得——对这样的人效忠有意思么值得么?落了这么一个下场,真真是什么都没了。

既然沈玉珊不开口,那么自然事情就这样定下来了。那婆子怔怔的,也不知道是吓到了,还是惊住了,直到拖出了院子去,这才猛然喊了一嗓子——可是很快就被人捂住了嘴巴。这个时候,想要求饶,想要说实话,那已经晚了。

沈玉阑看向沈玉珊:“妹妹还有别的事情么?”

沈玉珊面色阴沉的摇摇头。

沈玉阑便是不客气的下了逐客令;“那既然如此,我也不耽搁妹妹了。太太那儿,你替我赔罪一番吧。方才的事情,我也是不是故意的。只是这家里的风气——太太如今这样了,妹妹你也快要出嫁了,这家里没个主事儿的人,还真不行。所以,我就做主将李姨娘先放出来了。这样一来,也算是让她将功折罪了不是?”

沈玉珊冷哼一声;“李氏是因为不尊主母,所以才被禁足勒令思过的。怎么着,姐姐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事儿不成么?”

沈玉阑笑容淡淡的;“这自然是大事儿,不过如今人少。眼看着你又要出嫁,太太不能起身,到时候府里操办婚事,谁出面?我也受伤了,怕是不能出面的。难不成,妹妹到时候要自己出面操办这些不成?”

沈玉珊自然是不可能自己出面操办的,不然成了什么了?所以,嘴唇动了半天,到底沈玉珊还是没能够说出一句反驳的话来。最后硬邦邦的留下一句:“姐姐既然都这样书哦了,我还有什么可说的?”

沈玉阑灿然一笑:“我也是为你好。”

沈玉珊气得扭头就走。我

她走后,沈玉阑面上的笑容也一下子就阴沉了下来。处置一个婆子,不过是刚开始罢了。

丫头们手脚也快,不过一个时辰的功夫,沈玉阑就已经又坐在了熟悉的书桌前,看着书桌上一排木雕出神了——倒不是在想什么人,而是将事情联系起来,前前后后的仔细想。想看看到底有什么是她忽略的东西。一定有什么,是她忽略了的。

不过沈玉阑还没想出头绪,就觉得有些困了,加上又该喝药,便是喝了药躺在床上眯一阵子——临睡前,沈玉阑吩咐人点了甜梦香。她最近睡得也不好,总是做梦。虽然醒来多数不记得到底做了什么梦,可是梦里那种惊悸的感觉,却总是久久不曾消散。所以她就用了些安神香。

而就在沈玉阑睡着的时候,沈玉阑回来的这个消息,已经是旋风一样在传遍了——反正该知道的都知道了。

其实金荷改成沈玉荷,充作沈家女儿嫁过去顾家,这个事情不少人都是看得明白明白白的。毕竟,一开始,说要联姻的是沈玉阑,大家又不是傻子,前后一联想,自然知道里头有什么猫腻。而且,寺庙的事情,虽然捂得牢实,可是谁私底下没个消息传递?明面上装作不知道,其实心里……都门清呢!

一时间,沈家自然又成了焦点——有和沈家关系好的,是真关切,而是和沈家关系不咋样的,也乐得看笑话。

而常家,显然就是在前者那一行列中。纵然没做成亲家,可是常家对沈家,却是反和气了。毕竟,订婚的那件事情,常家做得不够好,对沈家有些亏欠了。

等到沈玉阑醒来的时候,常敏已经递了帖子过来了。

沈玉阑自然是没有不见的道理。事实上,一听是常敏,她雀跃得不得了——从回来,她神经虽然松了不少,可是却也一直紧绷着。尤其是进了沈家的大门之后,更是绷得更紧了。此时常敏一来,她只觉得心里一松,顿时就好受不好。常敏对她来说,就是一个可靠的长辈,有些话,有些事情,她是完全能从常敏那儿得到安慰和帮助的。

沈玉阑迫不及待的就请了常敏进来。

常敏一进来,也是迫不及待的就将沈玉阑打量了一回,最后落在沈玉阑僵硬的腿上,眉头立刻皱起:“你受伤了?怎么受伤的?”

沈玉阑不想让常敏担心,就笑着说没事儿:“就是跑的时候跌了一跤,腿摔了一下,可能有些骨裂吧,休养一阵子也就好了。”

沈玉阑虽然说得轻描淡写,可是常敏却是不大相信,“你先说说,这些日子你都呆在那儿。当天寺庙大火,你又是怎么逃出来的。”

沈玉阑被问得哑口无言,顿时就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实话实说么?怕吓到了常敏。可若是不说,随意敷衍下去,常敏怕是也不回信。最后沈玉阑思前想后一番,只说了一半儿的实话:“那天晚上瞧着情形不读,我就进了山,谁知后头就不敢下去了,干脆绕了山路,走到另一边,然后乘车回来的。路上摔了腿,又休养了两天。所以,也就耽搁了。”

这番话,倒是也听起来合情合理的——略去了有人在后面追杀之后,自然也就不那么吓人了。

常敏没多想,却是叹了一口气;“好好的,出了这样的事情,怕是吓坏了吧?好好的婚事也——不过你不必难过,天意注定罢了。这件事情,就别多想了。活着回来,已经是极好了。”

沈玉阑点点头,她心里当然知道这个。同时,也比谁都感激这个:“能回来,什么都已经不重要了。”

“改明儿我让擅长这方面的晚辈来瞧瞧。虽然不是什么大毛病,可是万一弄得不好也是要落病根的。”常敏嘱咐了一句,神色多少有些肃穆:“这些日子,就别见客了。这件事情,怕是在京城里,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了。你好好养着,别听这些心烦的事儿。这种事情,时间长了自然也就慢慢的过去的了。”

沈玉阑明白常敏的意思——这会子,人家议论的话怕是不大好听。只是怕她听了之后,会放在心上觉得不好受。而且,她若是一个不好做出什么事儿,传出什么话,那岂不是更加让人议论?未出阁的姑娘,哪里经得起这样折腾?别人只是嘴上说说,可是她的名声……

(189 / 263)
将门嫡女

将门嫡女

作者:顾婉音 类型:免费小说 完结: 是

简介: 诸葛夕颜,诸葛后人,神门门主 一场恶斗之后,她穿越到了这个以武为尊的世界,成为将军府不受宠的嫡女,废物三小姐宋珩。 一朝醒来,她不再怯懦,走上强者之路。 面对阴险的二娘,恶毒的姐妹,冷漠的父亲,且看她如何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保护哪些爱她的人,打压哪些居心叵测的贼人,告诉这个世界,谁说女子不如男! 十四岁名动天下,绝世倾城,白衣蹁跹,宋家阿珩,倾世无双。 本文结合女强,宅斗,宫斗,结构复杂,美男多多,结局一对一。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