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医自白-淫妻奸情网络作者小说完结版 分类:

时间:2019-05-06 15:58 /免费小说 / 编辑:小贤
小说主人公是的小说叫《色医自白-淫妻奸情》,是作者网络作者写的一本现代免费小说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到底有没有察觉自己春光乍洩呢?有没有

色医自白-淫妻奸情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篇幅: 中短篇(1w字以上)

《色医自白-淫妻奸情》在线阅读

《色医自白-淫妻奸情》推荐章节

她到底有没有察觉自己春光乍洩呢?有没有发现自己高潮喷液的糗态被我一览无余呢?

接下来几天,我一直在琢磨这个问题。 星期一早上,她果然如约拿X光片来给我看了。其实这类片子应该拿去给骨科大夫看才对,不知是她真不懂,还是已经对我产生……嘿嘿,至少是某种依赖吧?

我一看见她,脑子里就浮现出前天下午从她臀缝里满出的那股乳白淫水。经过那样的「深度试探」,她除了羞意、好像并无一丝愠色,而且还决定继续做完整个「疗程」——「指数」又直线上升至90%了!

我又叫她撩起衬衣露出后背、趴在看诊床上,自己拿着X光片装模作样在她身上比对——其实有了片子,还在身上比对个屁!我是看到她今天穿了一套白领OL式的套装(上身是件领口至前襟镶淡紫花边的丝质衬衫,下身是一件灰黑条纹西装裤),忽然勾起了凌辱OL的念头(都是本站那些变态文章图片把我教坏的!瞧人家一个柔弱淑女多无辜啊!你们于心何忍?)。

顺着脊椎往下比对一下,「沉思」一下,又按一下,到了裤腰边,我柔声说道:「嗯——不好意思,又得麻烦你解一下裤带了……这里到尾骨都要认真比对一下。嗯,拉下一点点就可以。」

我的语调十分温柔客气,但故意把「解……裤带」三个字说得稍重。这三个字对一个自认贞洁的为人妇者来说,是很忌讳的,但由一个医生口里说出来,却着实让她既害羞又无奈!

有了前两次的经历,少妇虽羞,还是乖乖就範,微翘屁股,伸手到腰前解开了裤子的纽扣和拉链。她正想自己接着往下脱,哪知我快她一步,已用两手拇指勾住裤腰两侧,坚决而又缓慢地帮她把裤子脱至臀下。其间,她只「嗯——」的羞羞哼了一声。

又得透露一个徐医生的特殊癖好了——我特别喜欢穿着裤子来看病的人妻!我戏辱她们的一贯做法是:先不告诉她上看诊床前要不要脱裤子(一般她们也大多羞于问及),等她趴好了,在她背上、腰上七搞八搞之后,再以检查尾椎骨、或推拿臀部穴位为由,要她把裤子拉下一点,她趴着脱肯定会很不方便(不信哪位狼友自己试试看,呵呵),于是我就很自然地「代劳」了。

帮别人的妻子脱裤子!请各位狼友闭目想像一下那情景:双手勾住少妇的裤腰慢慢往下扒,露出一点雪白臀肉了……卡住了?别急,她会配合地微微弓起屁股的,虽然带着点羞涩和无奈……继续往下扒,想剥香蕉一样,终于露出被内裤包裹着的圆臀了……现在年轻少妇穿的内裤一般都不会太保守,那诱人的圆臀嫩肉、深深臀沟隐约可见……要是运气好碰上穿透明、网状、甚至T字裤的,嘿嘿……如果这时你的头「刚巧」俯得很低,或许还会闻到少妇羞处散发出来的气味呢——臊臊腥腥的,但又那么舒心爽肺……

怎么样,翘鸡巴了吧?羡慕医生吧?呵呵……

又一次体会了扒人妻裤子相比于掀裙子的更多妙味之后,我「慷慨」地停止了对她的戏辱,一边柔声宽慰她「没有骨质增生现象」,一边又严肃警告说她这种情况如果不及时治疗,发生骨质增生的可能性很大,边说还边帮她提上裤子。这个比她丈夫还体贴的举动,让她羞涩中又带着感激,忙说:「我自己来……」声音却低得连蚊子都听不见,耳根处已是一片绯红。

在门口送她时还嘱咐她要按时给孩子吃药,别忘了长期炖蛤士蟆给他喝。少妇回眸一笑一点头,俏脸上带着感激和羞意。

剎那间,我的心醉了,人癡了……

「好货色!勾上手了吗?能不能让我也……」忽然耳边响起色色的笑声,原来是肛肠科的李猛有事来找我,刚好被他看到我癡迷的样子。

「没门!我的,我的!」我学起《海底总动员》里群鸟争食的叫声。

「呵呵……嘿嘿……」门诊室里两个色医的窃窃淫笑。

************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少妇每週六下午都如约来诊所做治疗和「治疗」。慢慢地,我们之间的关係也由初识到熟悉,进而发展成一种很微妙的亲密关係。

为什么说「微妙」呢?

因为直到第五次,我还没戳破那层纱窗纸(虽然已是薄得不能再薄了)。就是说我的手虽然已经摸过她全身许多敏感处,但就是一直没直接触碰她那神秘的三点,最大限度也就是跟上次一样停留在肛门和会阴附近。她呢,虽然每次也都是春水盈盈湿裤裆,但再也没有像上次那样稍揉几下会阴就高潮抽搐的——是不是对我的骚扰已经「习惯」了?呵呵。

造成薄纱不破的原因之一当然是小跟屁虫了。週六不上幼儿园(这什么幼儿园啊?应该让小朋友多过过集体生活嘛),在家里又没人带,只能每次都跟着来了。虽然小男孩大多时候比较乖,能远远地安静玩着,但不知为何,一到关键时刻,他就会过来看热闹——小小年纪,也懂得为他爸爸挡绿帽?

但更主要的原因还是我自己「捨不得」。本来我的计划是像往常对待其他人妻一样,在第三、四次就下手的(而且有几次小男孩在沙发上睡着了,正是好机会)。但经过几个星期的接触,我发现她是个与众不同的少妇:单纯文静,又不乏风韵和妩媚;性格内向、怕羞,但内心却埋藏着连她自己都无法察觉的似火热情;深爱丈夫,但好像同时对我这样既干练又体贴的中年男子有种隐隐的依恋;对爱情忠贞,但好像又能接受身体上「有限度出墙」的刺激感觉。

这么一个看似平静、心里却充满浪花的可爱少妇,肯定是上天特别赐给我的礼物!所以我改变了计划,决定从「情」上入手,以达到「色」、「情」兼顾的目标。我要欲擒故纵,我那灵活的手指不仅要探索少妇神秘的羞处,还要挠到她芳心的最深处,在那里刻下我徐博文的名字!

所以我收起了伪装,对她展开了柔情攻势。在推拿按摩时,我时常俯首在她耳边说些或体贴或幽默的话,逗得她时羞时笑。她起初好像有些不习惯我的「雄性气息」扑在她耳际粉颊的感觉,后来不仅习惯了,羞羞的眉目间还会流露出温馨受用的表情来。隔三差五的,还给她打个电话,通话内容也从询问孩子和她的病情逐渐变为单纯的问候、聊天、玩笑。她也从第一次接到我电话时的惊诧(好像也有点惊喜的意味)和有问才答,慢慢变得轻鬆自然、无话不谈,有次甚至还忽然蹦出一句「这几天怎么都不来电话啊」令我惊喜不已的娇嗔来(我想,电话那头她肯定在为自己的失态而羞红了脸呢)。

而且每次通话后,我感觉我们的关係好像就又近了一层。我还发现,每次在诊所见面时,她的眼睛越来越不敢和我对视了,一遇我的目光就会闪开,脸上泛起可爱的红晕。

就这样潜移默化着,我「顺其自然」地扮演起了她的一个比朋友还要亲密一点的角色来。

一个週五的晚上,我被几个同事、朋友硬拉着去迪吧跳舞。那震耳欲聋的音乐正吵得我心烦、想找借口离开之际,手机响了。一看号码,心情一下子好了起来——竟是她!这可是她第一次主动打电话给我!

赶紧走进迪吧里唯一安静的地方——厕所里去接听。

「干嘛呢?这么久才接电话——」好听的声音配以撒娇般的语调,听得我的心直髮酥。

「哦,是玉欣啊,真巧,我也正想给你打电话呢!……不信?不信你可以问郭娟,她也在……嗯,我们在迪吧呢,我一说叫你也来,她就催我马上打电话。可巧,你就打来了……真是心有灵犀啊……」本来我从不敢动约她外出的念头,这次刚巧她的同桌郭娟也在,我想正是机会,就随机应变地顺口邀请她。通话的同时,我站在小便池前摸出硬硬的「小徐医生」来,一边回忆上次她胯间从小阴唇连着内裤的那条银丝,一边套弄起来。

她支支吾吾地说其实没什么事,就是今天上网坐太长时间了,腰椎又有点发疼,想问我要不要紧。又绕了一大圈,我才明白——原来她丈夫出差了,儿子又被他外公外婆接去玩了,她一个人在家里无聊得很,所以找个借口跟我聊天呢。这真是老天安排的良机啊!

「你刚才说什么?迪吧?嗯……我从来不去那些地方的,太吵了……什么?郭娟也在?嗯——那……好吧,可是……」

「别可是啦!既然没来过,就来看看新鲜嘛,跟老同学聊聊天总比闷在家里强啊!说定了,我在门口等你!」然后告诉了她地址。

十五分钟后,少妇玉欣边和郭娟亲热地聊着天,边用好奇的目光环视迪吧里的一切——看来她还真是第一次来。接着,在整晚仅有的几支慢四舞曲中,我搂着半推半就的少妇在昏暗的舞池里跳起舞来。

这是我第一次以非医生的身份接触她的身体,感觉完全不同。柔软无骨的腰肢,偶尔触压我胸肋的乳房,幽香阵阵、吐气如兰,以及被我看得侧过脸去的羞涩神态,让我产生了一种初恋的幻觉。

被浪漫所激发的慾念特别持久,我的小弟一直坚挺了四支舞曲还不见疲软的迹象,时不时地顶着玉欣柔软的小腹,顶得她满脸绯红。

为了尽快消除尴尬,我低头在她耳边戏语道:「对不起,这不是我的错。是你今晚看起来太美了,它也想站起来看一下……」

「嗯?……讨厌——」半晌她才明白过来,羞红着脸用搭在我肩上的手轻轻捶了我一粉拳。

我继续在她耳边说些关于医院里的、关于郭娟的一些笑话。她听得有滋有味的,似乎忘了尚顶在她小腹上的硬物,偶尔一笑一抖,柔柔地磨几下我小弟——那叫一个酥啊!差点就射了。

「……作为病人,也要配合医生嘛。下次要是再不听我话,坐那么久,影响了我的治疗效果,可要打你屁股的哦……」我在讲些体贴话的同时,也偶尔会在语言稍微挑逗一下,再欣赏她会意后眉目间一下子浮起的羞意,真是千金难买!

那天由于是第一次约她出来,我很绅士地提出早点送她回家,心里却在想:「她家不是没人吗?是不是……」接着马上失望了——她让我送她回娘家,说还要和出差的老公通电话呢。

妈的!自己在外面风流快活,把老婆倒「遥控」得挺紧!看来,以后下手的时机只能是白天了。

************

那次跳舞时说的「打屁股」的戏言,在第二天竟真的让我得逞了!

当然完全在我的计划之外。

那天小跟屁虫终于没有跟来(好像是他外公、舅舅带他出去玩了),她来的时候已经下午快五点了,诊所里就我们两人。她像往常一样脱了上衣趴在看诊床上等我,牛仔裤把她的翘臀包得圆圆的,让我又一次喉咙发燥。大概是发现穿连衣裙来做针灸要整件脱掉,身上几乎是三点式会难堪,所以她最近都穿裤子来。但她不知道,这样裤子半褪在大腿、露出圆臀的诱人景象,其实更中我下怀啦!

而且每次她都是只把裤子的前钮和拉链解开,就趴在床上等我——她大概是已经习惯了我帮她半脱裤子、穿上裤子的体贴动作了。但我又注意到,每当我扒裤之时,也正是她耳根最红之际。

那次把她裤子扒到臀下时,发现她穿的是迄今为止最性感的一件内裤:白色薄透不说,还细窄得露着大半个肥白屁股,只比那T字裤稍宽一些,要命的是裆部好像没有双层设计,透过狭窄的臀腿缝隙,阴唇粉嫩肥厚的颜色形状都隐约可见!刚扒下牛仔裤时,乍露空气中的雪白臀肉还抖了抖,抖得我也心抖手抖。

天啊!就算我长得比较帅,也别这么引诱我嘛!

看着肥鼓圆嫩的人妻臀肉,我灵机一动,按了按她的几节腰椎,柔声问道:「你昨天说又有点发痛了,是不是这里?」

(4 / 5)
色医自白-淫妻奸情

色医自白-淫妻奸情

作者:网络作者 类型:免费小说 完结: 是

一般像这类自白,开头都是要先做一下自我介绍的,但我却不得不先介绍另一个人——正因为这个人,我才会想到写这篇文章的。看过《红杏暗香》之《宦妻》的兄弟也许还会记得里面有个自称书记身边红人、叫韦岸的——他就...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