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月青罗写的现代小说中经典之作 鬼蜮全文精彩阅读

时间:2020-01-26 11:12 /奇幻科幻 / 编辑:胡适
《鬼蜮》是山月青罗所编写的现代奇幻科幻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乔安,阿布,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水库边汩汩的清流声在耳畔轻轻回响。我难过地蹲下来,把头深深

鬼蜮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篇幅: 中短篇(1w字以上)

《鬼蜮》在线阅读

《鬼蜮》推荐章节

水库边汩汩的清流声在耳畔轻轻回响。我难过地蹲下来,把头深深埋进手臂。

后来我小学毕业,父母把我接到了迢迢之外的打工城市上初中。奶奶被一个人留在了乡下。我和父母彼此都不熟,忽然住在一起,互相都表现地很客气。我格外乖巧起来,努力不让自己给人添麻烦。夏日的晚上,房间闷热,蚊香易断,蚊子整晚地在耳边嗡嗡,我不知道打火机被放在哪里,到处找不到后默默地回到床上去,极力把自己缩成很小的一团,在黑暗中睁着眼睛,怀念奶奶的蒲扇。当想到自己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睡觉了,我在睡梦中哭了起来。

因为路远,我们很少回去。每次打长途电话,奶奶总说:“奶奶很好,月月要好好学习。” 每当听到话筒那边传来熟悉的声音,沉默寡言好几天的我总忍不住要哭鼻子。后来,我渐渐学会了控制和坚强,把情绪放到心底,默默期待看望奶奶的日子,尽管一年之中只有那么几次。

奶奶身子一向硬朗,她说好,我们便也相信是好了。越来越忙的日子里,怀着这种自我宽慰和对她的信心,父母带我回去的次数越来越少。我的期待常常只能收获失望,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对失望的感知也越来越钝了起来。最后一次回去,是因为奶奶被打。

乡下有一对老夫妇,早就觊觎我家门口那两棵几十年树龄的大树,卖了能值上千。他们欺负奶奶孤身一人,一天大着胆子带儿子半夜过来偷偷锯树,被奶奶发现了。奶奶和他们理论,老夫妻死活不认,三个儿子脾气一上来,竟然直接动手打了奶奶。得知此事后,父母带我回了一趟乡下。

那时候的奶奶看起来仍然很硬朗,只是哮喘更严重了些。她高兴极了,忙前忙后地张罗做饭。临走时,她把一直攒在箱底的出礼得来的糖、方便面用纸和袋子一层一层地包给我,又不断给父母塞家里鸡下的蛋和新收的粮食,“不用了,够了,妈,那么多不好带,那边又不是买不到。”父亲说。“那边的贵,还没有家里的好吃,”奶奶不停手,一边装包一边絮叨。我回城后,发现有的糖果因为存了太久,早已过了期。

最后一次给奶奶打电话时,我刚考了一个不错的成绩,踌躇满志地对着话筒大声道:“奶奶,你等着,我一毕业,赚了钱,马上就把你接过来,住大房子。”奶奶在那头呵呵直乐:“好,好。”

可奶奶没能等到我的大房子。初三那年,奶奶病重,中考前三天,她的病情突然恶化,撒手人寰。父母不敢告诉我这个消息,直到一周后我的考试全部结束,才慢慢地跟我讲起。有如晴天霹雳,忽然间,我在世上变成了伶仃一人。

再次回到乡下奶奶的小院时,夕阳西下。落日余晖镀在小门的边缘上,我仿佛看见,奶奶站在门前,等我回家。她端一盆热水放到庭中的架子上,我站到脸盆前,等她给我洗头。水中的倒影里,奶□□发还只是半白。大约就是那个时候,我们去几里地外的集市上拍了唯一一张合照。这张合照后来在奶奶的枕头下被找到,和她的陪嫁手镯一起,用一层手帕包着,收在一个小木盒里。邻居告诉我,奶奶后来病重到认不得人,夜里说胡话,还常常喊我的名字。

我还没来得及,认真对她好。没能在她最受病痛折磨时,像她背我去诊所一样陪在她身边。我甚至没能见她最后一面,在她弥留之际走进那所孤单的房子,握住她的手,而是让她独自面对了世上最冰冷的死亡。

……

没有奶奶的院子空空荡荡,我在柴屋里看见了一把木芷,那是当年奶奶为了哄我大量割来的,后来一直都没用完。我默不作声地把它们全装进一个袋子里,想留住的却再也留不住了。

后来的三年不知是如何过去的。很多人甚至以为,我天生就不会说话。时间似乎很快,如白驹过隙,又似乎很慢,慢到好像不曾流逝。我安安静静,不哭不闹,与世无关地活着。事实上,也没有哪儿可供哭闹和撒娇了。世界那么陌生,我一个人。很多时候,想到一个谁也不知道的角落去,缩到很小很小,然后被时间吞没。可那样的事情不会发生,我必须呆在这个不属于我的世界里,一直呆着,无处可归。

远处,水库里的水从高低落下,跌入深深的草丛。我叹了口气,站起来。悲伤像股心底的暗流,低回掩抑,远远长长地流淌。我却早已习惯不再将它付诸泪珠。

第6章 水库

水库里有一处高地,一股水流从上面跌落下来,落进下方的小溪,接连不断。我没见过瀑布,这一股不足一人高的落水在我心中被想象成庐山瀑布的缩小版。我觉得很有意思,跳过大大小小的细流,坐到了落水边的一块大石头上,踢掉拖鞋,伸脚去接那倾流而下的泉水。水清清凉凉,一阵风吹过,又有些冷。我独自一人光着脚坐在石头上,闭上眼睛,可以听见山林萧萧,水声汩汩,生命周而复始,归去又来。

晚一些的时候,风大了许多。我伸下腿,用脚去捞大石头下的拖鞋。可是荡来荡去却只捞到一只,我低头去看石头附近,视野所及范围却毫无另一只拖鞋的影子。我跳下石头,单脚立着在石头周围焦急地寻觅,然而只有一条哗哗作响的小溪向远处流淌着,四处都不见我的拖鞋。“被水冲走了吗?”我在周围已经找过的地方又细看了几遍,木然地看向前方欢快的小溪。那就只能光着一只脚回宿舍了。我压住心底的失落,在四周又找了一圈,还是没有。我停立在原地,光着一只脚站在硕大的草丛间,四野茫茫。这只拖鞋的失踪忽然触发起一股巨大的难过感,我抱住双臂抵挡吹向半湿衬衫的风,心里忽然觉得无比的失望。一时间,所有的苦涩都涌上心头,我的心情低落到了极点,悲哀地低下头去,想流泪却流不出来。

这时,脚边的小溪里,我忽然瞥见了另一个人的倒影。

我倏地转过头去,看见了昨天在洞里的那个青年。我的突然回头显然让他有些意外。他向我走过来,弯腰将手里一只沾满水的拖鞋轻轻放到我脚边, “你的鞋”,他淡淡地道。

昨天被跟踪警告并作出保证后,我以为自己与那个意外发现的山洞已经不会再有任何联系,这个青年的到来让我一时警惕起来,还不放心我?趿上拖鞋,我看着他,道:“你怎么会来这里?”

“来找你。” 他没有在意我脸上显而易见的防备,像说一件平常的事情一样,波澜不惊地看着我道。低沉带些暗哑的声音,在傍晚山林的溪流声中很好听。

“找我做什么?”也许是因为昨天在我最恐惧的时候他握住了我的手腕,我虽然警惕,却并不十分紧张或害怕,对这个陌生的青年有着股莫名的信任感。

青年淡漠的眼睛里流露出了一丝忧虑,他看着我,认真地道:“你能不能,跟我再回一趟那个山洞? ”

听了这个,我不禁大吃一惊,“你知不知道,昨天你的同伴特地来警告我,让我不要干涉这件事。”

听了我的话,青年有些意外地迟疑了下,似乎并不知道灰衣男子找我的事。“昨天他还不知道你的到来会引起那么大的变化。”他道,顿了下,又冷冷地补充道:“他不是我同伴。”

“变化?”我疑惑地看着他。

青年的面色隐隐有些低落,沉声道:“昨天你来过后,洞里的蛇突然变得特别急躁起来,不断地撞铁栏,我和那两个人都不知道为什么。”

“你们为什么要把它关在地下?你们到底在做什么?”我不假思索,脱口而出。

青年沉默了,没有回答,片刻,反问我道:“那你的身上为什么会有那么深的木芷味道?”

我不禁也沉默了,无话可说。

“见到你之后,我大概知道它为什么会反常了。”青年道,“应该就是你身上味道的原因。”

“这味道有什么不对吗?”我皱了眉,问道。

“可能是想家了吧。”青年微微叹了口气,低下头,轻轻地说道。“以前它一直生活在木芷丛里,现在离出来已经两年多了。”

“怪不得洞里的地上铺了那么多木芷,原来是为了模仿这条蛇以前的生存环境啊。”我想起在洞里看见的那一层厚厚的木芷,恍然大悟。“可是那些木芷还不够多吗?我身上是有这种味道,但洞里有的是,我不足以让它那么激动吧。”

“不,你不一样。木芷草很难找,洞里的那些大部分都已经枯死了。但你是个带着木芷气息的活生生的人。你和我,还有那两个人的气味都不一样,具体的原因我也不清楚,但我知道它的鼻子非常敏锐,那是一条有灵性的蛇。”

我沉默了,思考着青年的话,陷入了犹疑。昨日洞里的惊骇场景还历历在目,再去一次,岂不是自投罗网?可是……当他说到洞里的蛇思念家乡的木芷丛时,我忽然对这条蛇生出一股亲切感来,甚至压过心中的恐惧。

“它会吃了我的,我再去,”我轻声道。

“昨天它没有要伤害你的意思,我太了解它了,” 青年立刻解释,“我会和你一起的。”他认真地看着我的眼睛,道。

我转过头,看向面前的小溪。倒影里,青年正看着我的脸,修长的身形随水流一漾一漾。我注视着眼前的流水,许久,道:“如果我愿意相信你,和你一起去,你愿不愿意也相信我呢?”

“嗯?”青年有些不解。

“我是指,作为交换,告诉我这件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 既然参与,我觉得我该知道所有的来龙去脉。

青年沉思片刻,点头道:“好。”

“现在已经傍晚了,明天一早我就过去。”我道。

第7章 重回地洞

直到第一缕霞光出现在地平线,新的一天突然绽放在荒无人烟的海岸和晨雾弥漫的郊原上。我洗漱好,最后照了眼镜子,看着面前的自己。这些年,我始终与世无关地生存着,视而不见,充耳不闻,消极地对这个陌生的世界作着最后一丝非暴力不合作。然而,在这场光怪陆离的相遇中,我不知为何却忽然选择了卷入,故意放纵了内心最后一次想象。

走出宿舍门,我看见了不远处正在等我的青年。晨曦下,他身形颀长,淡然若水的眸子正静静地看着我,头发上洒着一层浅浅的日光。他的神色有些疲惫,后来我才知道他前天晚上一直在洞里陪着焦躁的蛇,对此我心里一直感到很愧疚。

(3 / 8)
鬼蜮

鬼蜮

作者:山月青罗 类型:奇幻科幻 完结: 是

晋江完结 文案 高考后,对奶奶的去世始终无法释怀的我被母亲建议去父亲的上班城市呆一阵。从小跟着奶奶长大的我对突然生活在一起的父母始终感到隔阂与陌生,世界于我随着奶奶的离开而失去了温度。我一直不温不火、与世无关地存在着,直到这次奉城之行给了我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座没落的空城,在夜色的掩映与刻意的繁华里,如同鬼域。令人惊讶的是海湾那边秘密隐藏的地洞。从发现地洞开始,被警告,被跟踪,我不可逆转地被卷入一个阴谋里。漠然的青年,莫测的灰衣男子,冷酷的青衣男子,他们都有自己的故事。在最恐惧的时候抓住我的手的青年给我种最强的信任感,虽然他始终保持着对所有人的疏离。我们一起在午后的阳光里慵懒地看远方,一起出海。虽然他始终淡淡的,但我越来越多地见到了他的微笑。厄运总在人最陶醉的时候来临,青衣男子和灰衣男子出逃,我和青年陷入僵局。当一切被原谅,归期又至。不喜欢这个世界已久,但面对可以离开它的机会时,才会发现世上有那么多羁绊,这是上帝的温柔,亦是残忍。当放下麻木的心去感知,才发觉生活并未因你把它当作假想敌而计较,即使自己认为不需要,也不该对身边的关心不以为意,不是吗? 作者专栏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