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枯的作品叫什么? 东唐小说全文精彩阅读

时间:2019-04-13 01:46 /免费小说 / 编辑:张兰
主角是李熙,李老三的小说叫做《东唐》,是楼枯创作的免费小说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过午后,李熙去了马尾船坞,六艘战舰在同时开

东唐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篇幅: 长篇(50w字以上)

《东唐》在线阅读

《东唐》推荐章节

过午后,李熙去了马尾船坞,六艘战舰在同时开工,其中一首已经显出峥嵘面目。船体两侧下削,由龙骨贯穿首尾,船面和船底的比例约为十比一,船底呈v形,船体使用榫接结合铁钉钉联,坚实牢固。

马尾船坞是以润州船场的技工为基础创办的,建成之后,宣、苏、杭、湖、越、婺、江、洪、福、泉、广等造船发达地区的船工匠师也成批前来,或被高薪引诱,或被李熙诓骗,还有一些是被强力迁徙而来,手段是先让地方官吏找船场船主麻烦,逼其交人,船主答应若匠师不肯来,则派官吏前往劝说,言语中多带威胁之意,技师们或屈服,或举家外逃,在外逃的途中无一例外被官府逮捕,以通敌罪名投入监狱,随后马尾船场的代表就出现了。

匠师太多的一个弊端就是爱吵闹,公说公的理婆说婆的理,彼此谁也不服谁,船场监督沐chun被他们吵的头晕脑胀,速手无策,六百里急递入京向李熙请示方略。

李熙回复他,可将匠师分类,一部负责内河船只研究制造,一部负责近海船只制造,一部负责远洋船只制造,分好类别后,让他们自己推选出一位总匠师,若干位副总匠师,给他们划定一个时间段,剩下的任他们吵闹去。身为外行,胡乱插手是不明智的,只须明确提出你的要求,再给他们划定一个规矩,剩下的事交给他们自己去做。沐chun按李熙的办法把匠师分了类别,明确告诉他们想要的兵舰是什么样子,由水师营跟船场订立购船契约,剩下的事交给船坞,按时交货,质量合格,购船款按时足额交付,大小工匠都有奖金拿,否则薪水降低,奖金没有,都等着苦哈哈地过ri子。

想走?没那么容易,先回去看看自己跟船场定的契约,不踏踏实实干个十年,想走,门都没有。除非你肋生双翅,飞跃海峡到那一边去,不过实话告诉你们,那边也是我们的。

沐chun按照李熙的方法去做,船场乱了一个月不到就安静了下来,各位身怀绝技的匠师经过一番比拼,推选出五位大宗匠,负责内河船舶制造的刘三凡,负责近海船舶制造的康茂,负责远洋船舶制造的林子龙,另有两位兼通内河、近海、远洋三种船舶制造的高人,一人叫石海,一人叫祝九丞,二人水平不相上下,石海更jing擅管理,祝九丞则更热衷技术。

李熙见到五人后,问船场还存在什么困难需要他来解决的。石海抱怨说杂务太多,分散他的jing力,李熙当即让沐chun物se一位搞后勤的高手过来,把船场的庶务承担起来。祝九丞则言工匠不足,李熙问是哪一个层次的工匠,祝九丞答主要是普通的工人。李熙当即回应说可以让水师士卒轮番过来服役,借机让他们熟悉熟悉船体结构,将来一些小修小补可以让他们自行解决。

刘三凡抱怨工期催的太紧,三条船同时开工,闹的他焦头烂额,李熙回道:“船场这么大的摊子,一年要耗费多少人财物,家有金山也顶不住。远洋船和近海船建造周期太长,我们技术储备和人手都不足,唯有你这块最成熟,你这里出效益,才能以船养船,把船场维持下去。等待大海船成熟了,你这块压力就小多了。”

李熙还跟他探讨了一个问题,问他是否知道一个船体两侧装有木叶轮的车船,一个木轮为一车,以人力踏动,不用风帆也可以行走自如。刘三凡大吃一惊,惊叫道:“我造了大半辈子船,还没听说过这种东西,大王能说的再详细点吗?”

李熙笑道:“回头我给你画一副图,你看看再说。”

☆、正文 206.军工先行2

负责近海船只建造的康茂擅长制造平底防沙船,造过的最大的一艘船可以载重六千石。平底防沙船的优点是因为底平吃水浅,能坐滩,不怕搁浅,受chao水影响较小,在风向chao向不同时,行驶平稳。且逆风顺风都能航行,甚至逆风顶水也能航行,适航xing极佳。因为船宽初稳xing大,又有各项保持稳定的设备,所以稳定xing极佳。平底防沙船采用多桅多帆设计,帆高利于使风,吃水浅,阻力小,快航xing好。

康茂引李熙一行登上一艘即将建成的平底沙船,这船方头方尾,甲板面十分宽敞,型深小,干舷低,采用的大梁拱使得甲板能迅速排浪。有出艄便于安装升降舵,有虚艄便于cao纵艄篷。船体修造了多个水密隔舱,大大提高了船的抗沉xing。

李熙看的手痒,忍不住想下手弄一艘开回去,在长江、运河上显摆一下,奈何有些不大喜欢船的形状,方头方尾的船他总觉得不及尖头尖尾船来的霸气。

林子龙建造的远洋海船头尖体长,体形庞大,看着十分霸气。这种以福船为原形吸取广式海船优点建造而成的兵舰很适合远洋航行和作战。广式海船介于近海和远洋之间,适航xing和续航xing都不错,而福船则是公认的远洋优秀船只。李熙一开始就向船场提出要一种能从润州出海跨越东海直抵ri本和高丽的战船,每艘船至少装运两百名士兵。

按照这个要求,林子龙和一群经验丰富的匠师经过反复研究,决定以福船为基础,吸收广式海船和远洋平底防沙船的一些特点建造出这种适合远洋航行的新型兵舰。比普通福船,这种兵舰降低了高度,增加了长度,体型流畅,结构紧凑,船头尖长,尾部也不似普通福船那样高高翘起。船底尖,甲板宽阔,两侧有挡板。全船分四层,底层放置土石压舱,二层住人和放置粮食等物品,三层用于行船cao作,四层用于作战,装有强弓硬弩和火花炮。火花炮不能发she炮弹伤人,只能发she类似烟花的火焰,用于近战时恐吓敌人,当然得选择顺风施放,否则巨大的硝烟能把一船人呛的涕泪交流,严重的还会使人晕厥。

普通福船改造的兵舰与敌作战时,喜欢靠高昂的船头和船头上加固的冲击装置,乘风下压犁沉敌舰,以船力取胜,形式兵舰上,犁翻敌船的拿好好戏自然全数保留,而且还增加了一些内河战舰摧残敌船的手段,譬如使用车弩将一丈长的铁箭头she中敌舰,铁箭头上的倒刺和巨大的冲力可以让中小型敌舰中箭后无法摆脱铁锁的束缚,如不举旗投降,贴近大船顺水航行,就面临着被大船扯翻的危险。而即便拉扯失败,大船损失的也不过是一根铁箭头和一条铁索。

船已经很壮观了,连祝九丞、石海、刘三凡、康茂这些大半辈子跟船打交道的人也为建造中的这艘战舰惊叹不已,但李熙似乎还有些不满意,不停地追问着追问那,有些问题在祝九丞这些老造船眼里简直幼稚到可笑,比如他问:“有没有可能完全用钢铁打造一艘这么大的船,或者是在船的表面覆盖一层铁皮?”

铁皮船是有的,但这么大的铁皮船,显然闻所未闻,至于一艘完全由钢铁打造的船,祝九丞等人只能相视而苦笑了,那样的船确信不会沉吗?

但另外一些问题提的就比较专业了,或者说比较能切中要害。李熙拍拍船的表面,问:“你们用什么漆来防止海水和海中生物腐蚀这些木料?用水焚烧木料,使表面碳化能不能增加其抗腐蚀xing?”

对这些问题,祝九丞谨慎地予以回答,他事先没想过李熙还能对一些具体技术细节提问。

一直到掌灯时分,李熙才依依不舍地离开船坞,通过这一天的参观,他的海军强国梦做的更踏实了。

当晚的接风洗尘宴,李熙吃的心不在焉,让负责张罗的韩阳心里直打鼓,不知道哪地方让李熙不快起来。直到饮宴结束,李熙要其负责招募一批熟练远洋航行的水手时,韩阳的心才略略放宽,李熙在马尾船场呆了一整天——韩阳不知道石头城木工队的存在——原来是为了船的事。韩阳放心了,造这么大的船场究竟出于河中目的,他还看不透,但他知道维系这么大一座船场运转需要多少人财物力的陪衬,东南王气魄是够大的,但愿他别玩砸了。

晚上李熙歇宿在城外的东南王府别院,肖白、沐chun陪同前往,李熙在福州只待三天,这第207章程,在福建五州开科取士,让州县长吏每人每年推荐三名才俊到福州来,经过考核,选任到各级官署,让他们历练。三五年后,福建的人才底子就打起来了。”

李熙道:“不仅要长吏们推荐,你也要通过自己的眼睛去发现。恕我直言,福建的州县长吏读书识字的没几个,指望他们选拔人才……当然,军事人才或许能选一批,但文吏之才多半是找不到的,就是摆在眼面前,他们也会熟视无睹。这个得靠你自己去努力。大都督府里有巡检,有巡官,一年四季在外面转,机会多的是。”

沐chun道:“以前大王在福建时,将军中一些年轻才俊送到闽县和近郊的侯官县,把县衙当学堂,边学边练,效果很好,我以为把选拔来的年轻人送到福州近郊的几个县去历练个一年半载再放出去,既利于就近考察学业,也能培养感情。”

“但也要防止他们拉帮结派,搞出个闽帮,侯官帮什么。”李熙叮嘱道,“把官署当学堂这个主意不错,但不要限于福州一地,要选那些风清气正,有贤官良吏的官署,把人才放进去训练。否则找个大酱缸把人放进去,本来清白的好少年,也给酱成了咸菜疙瘩。”

☆、正文 207.择妻

三人笑了一回,肖白说:“这件事我回头就办。”李熙又道:“我今ri去船场,发现一个问题,你们知道这船上最不可或缺又最不起眼的是什么吗?”

“船舵。”肖白和沐chun齐声说。“

“压舱石。”李熙回道,“船舵虽然沉在水面下,但稍有知识的人都知道它的重要xing,但压舱石不同,这个没有相当阅历的人根本发现不了它的存在,可它又的的确确是不可或许的。肖佩玉就是我们这艘大船的压舱石,没有你我们这艘船时刻有倾覆的危险。”

肖白咧着嘴道:“你这是夸我呢,还是损我呢,压舱石,我都成土石了。”

沐chun笑道:“自然是在夸你,谁又不知道肖长史的重要,一手握着算盘,一手握着红蓝册,财政、人事一把抓,你不是压舱石,谁是压舱石?”

李熙道:“所以得把压舱石照顾好,生活、安全方面都得按照最高标准来。”

沐chun道:“已经按照宰相标准来了,高的不能再高。”

沐chun现在的职务虽然只是一个指挥使,但李熙已经把他当作闽军的三军参谋长使用。他奉命制定了一个内部各级要人jing卫标准。分为王、宰相\/大将军、尚书\/将军、刺史\/校尉、县令\/旅帅等五个等级,各有标准。肖白虽然只是正四品大都督府长史,所得的jing卫标准却是仅次于李熙的宰相级。

肖白抱怨道:“我宁可做一介布衣,哪有跟自家夫人亲热的时候门外还站着俩人的,害的想叫又不能叫,苦苦地憋着。”

李熙哈哈大笑,说道:“那只能怪你自己放不开,你叫你的,舒服的是你,受罪的是他,你憋着干嘛。”

肖白红着脸道:“年齿渐长,心xing都磨圆了,哪还能如年轻时那会恣意张扬?”

李熙站起身来,说:“岁月催人老,此话不假,都各自珍重。”

与沐chun约定的二ri见面时间,便送二人出了门。

阮承梁告诉李熙两位夫人现在还在外面,怎么打发。李熙叹道:“当初为了接回崔、沐,拿她们当幌子,孰料黏在手上甩不掉了,这可如何是好。”又问:“人长的美吗?”

阮承梁道:“当年给你挑王妃可是费尽了心机,人自然是百里挑一,没话说,那位衣夫人还写的一笔好字,是个才女呢。”

李熙问:“其他三位都走了,为何她们俩不肯走呢,是无亲可投,还是其他什么缘故。”

阮承梁笑嘻嘻说:“林夫人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给了你,怎么还能嫁别人,就算是没有夫妻之实,却又夫妻之名,她还等着死后入你家祖坟呢。”李熙以手加额,痛苦地说:“我做了贼,改名换姓,蓝天祖坟都不知道还收不收我这个不肖子孙,入祖坟,往哪入?”

李熙当初答应投贼的一个条件就是要仇士良设法维护杨赞祖坟不被破坏,仇士良答应了,使了一个并不算高明的手段,在杨家祖坟旁边造了一处假坟,让人开棺鞭尸闹了一场。

阮承梁道:“你说的这些都是以后的事,眼下怎么办,二位夫人听说你回来,特意梳妆打扮了来奉承你,你总不好避而不见。再者,容我插句嘴,说句不当说的话,男人三妻四妾实属平常,人家不愿意走,你辜负人家于心何忍。”

李熙哈哈大笑,一跃而起,说道:“多承阮大将军点醒,我这就去见见她们。”

两位李熙从未谋面的夫人一位姓衣名襄,陕州人氏,一位姓林,名婉娴,福州尤溪人。衣襄年二十,身材修长高挑,鼻梁高挺,下巴略有些尖。身着一身暗紫se蜀锦裙,修塑的体态玲珑剔透,衬的白皙的脖颈如象牙雕琢而成,jing细到了极致。

林婉娴芳龄十六,身材娇小,巴掌脸,杏眼樱桃嘴,嘴唇不必涂朱也红艳艳的诱人,人如其名,婉约贤淑。她穿了一件米黄se的点花纱裙,灯下望之如一团朦胧的雾。

(141 / 206)
东唐

东唐

作者:楼枯 类型:免费小说 完结: 否

一个小公务员悲催地穿越到一个叫唐的朝代,做了两年奴隶,实在受不了了,准备绝食自杀,不想好运忽来,突然富贵,做了官,封了爵,娶了娇妻美妾,于是过起了腐朽堕落的贵族生活,不过好景不长,腐朽的朝廷发生了农民起义,割据的藩镇趁势而起,于是江山倾覆,百姓受难。 “猪脚”思前想后,决定投笔从戎,拯救世界,于是抢粮抢钱抢女人,最后抢到了江山,国号仍叫唐,定都洛阳,史称“东唐”。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