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本中短篇小说主角叫宁扬,盛乐,阿晓? 204纪事全集精彩赏析

时间:2020-04-29 07:28 /免费小说 / 编辑:许辰
经典小说《204纪事》由飞汀最新写的一本免费小说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宁扬,盛乐,阿晓,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宁扬难耐酥麻地咯咯笑起来。 “那我请你。我

204纪事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篇幅: 中短篇(1w字以上)

《204纪事》在线阅读

《204纪事》推荐章节

宁扬难耐酥麻地咯咯笑起来。

“那我请你。我请你让我照顾你。”

笑意未淡,目光再显出一种仿佛另全世界也难以置疑的执著与认真。

临近夏日的阳光将宁扬身上的汗滴蒸烤成一层薄薄咸咸的粘稠物体,让身体紧绷又难受。

古时人工晒盐大概与此同理了。宁扬便用毛巾擦著身上的粘稠边想。坚决让希辞了工地这里,把餐馆那边转成了全职,这样晚上希便能好好休息了。而他自己辞了那公司职务,然後来了这里。

工地放工没有固定时间。当天任务完成便可收工。宁扬总是尽量提前做完,早早回家把饭煮好菜洗净,然後等希回来再做。

他早让私人医生把希当日的手术报告和身体状况表作仔细研究,制了份营养结构配置表传了过来。

他欣喜地发现,这些天,希的气色好了很多,而且他抚摩那削瘦的双肩时感觉没那麽硌手了。宁扬愉快地哼著小曲在厨房里转悠忙活。

“六点了,希怎麽还没回来?”宁扬看了眼客厅的时锺。以往这时希该回了。

拨通手机,铃声正常地叫了一遍,没人接。宁扬接著按重拨,刚响两声边被掐断。

宁扬拿上钥匙便奔出门,心在狂跳,希,我的希,千万不要出事。奔出半条街了,宁扬突然想到什麽,脸色煞白。姐,要是你敢伤害希一丝毛发,你不顾姐弟情意,我也无须再顾了。

宁扬压住心中的恐惧,强行冷静自己的神经。这时虽还亮,但由於天色阴沈仿佛暴雨将至,所以路上行人已不多了。挑一些僻静的巷子沿路找寻,那毫无人声的死寂有如强效催化剂般助长了他心中的恐惧疯狂地滋长。

就在冷静快要被惧意侵蚀干净时,宁扬听到了断断续续的说话声,意大利语他听不懂。仿佛是在争吵什麽。循声来到一条极荫蔽污秽的巷子口,眼光一触到那被压在地上的人,他血液仿佛要顷刻化作岩浆迸射而出。

他的希被两个意大利人按在地上,嘴中塞了块破布,另两个站著,四个人似乎在激烈地争论著什麽,远处还有一人躺在地上。

宁扬旋风般冲至跟前,左臂一勾,右手抓过一人脑袋往墙上猛撞,也不管人是死是活,推了开去,右腿急扫另一人下盘的同时,双手甩开了那压制著司希还未及起身的两个意大利流氓。两具结实的身体倒了开去,又迅速翻起,朝宁扬扑了过来。

宁扬红著眼,宛若一只因被窥觑了唯一宝物而狂怒的狮子,那缠斗的三人眼中渐渐露出怯意,司希人已从地上爬起,脚步有些晃荡地靠墙站著。

宁扬见了,心内著急:“希,你没事吧?唔!”分神间已中了对方一拳。

司希急忙道:“我没事。”

“到巷子外等我一会儿。”话音一落,一声惨叫,宁扬一脚下去,那结实的身躯滚了几米远。余下的两人见情势不对,瞧见同伴的惨样,便想开溜。

宁扬阴恻恻地说道:“想开溜?恐怕你们连打电话回家买棺材的机会都没有。”

那两人被宁扬堵住,两人一发狠,各从腰间扯下把短而亮的小水果刀,嘴中用意大利语谩骂著再度朝宁扬扑过来。

宁扬嗤笑一声。侧身避过刀锋,手灵巧快速地向前一搭,捉住那其中一只捉刀的手腕,用力一错,刀便掉落在了两米开外,而人同时也被摔到墙角晕了过去。

宁扬转身,不禁吸了口凉气。

那个意大利混蛋竟……

“你找死!”一声惨呼夹著司希的惊呼声里,小巷口的这场恶战才算落下帏幕。

司希惨白的脸上有些血迹,不是他的。宁扬左手手臂划了条两三寸来长的口子。

“你没事吧?”

“没事,只是被刀锋划了条口。”他刚才见那混蛋朝希扑去,心中惊惶乱了方寸,一时不慎被刀锋划伤。

“我帮你先用衣服包一下,免得血流得太多。”

“希,你知道那些渣子是什麽人吗?”

“大概是附近的一些混混,前几天在餐馆见了我便时不时来骚扰……今天不小心被他们觑著空子,我乘他们大意,先放倒了一个,後来四个人便一拥而上。”司希双手扯著衣襟宁扬手臂打了个大大的结,声音里有些不易察觉的抖动。“你来时,他们大概正讨论著要如何处置我,或是争论谁先上……”

“我不许你这样说,不许!”宁扬吼著吻住那还在张合的嘴。

而他怀中的身体在渐渐下滑。

宁扬察觉到异样,霍然放开,惊恐地看著怀中的人脸白若纸。

“希,你怎麽了……脸色怎麽这麽差……是不是刚才伤到哪里了?”

“没……有……先前他们恨我弄伤了他们同伴,便踹了我几脚……胃……胃部……有些痛……”

“希、希……你不要吓我!”

意大利边境小城的无人街头,宁扬抱著骤然而倒的人发足狂奔……

一年後

中国.某城

一临山滂水而建的高级别墅内,响著清脆的风铃声。一身著白色休闲服的帅气英俊男人正拿著一只香烟头逗弄著床上的人。

鼻尖不停地被外物侵扰,缠睡在床上的人下意识地用手拍了拍鼻尖,男人笑著收手,片刻又伸出手来逗弄。床上的人被反复如是的叨扰,不甘愿地睁开眼,露出一双由於睡眠充足而敛著水意的眼睛,酣睡之意仍是不醒。

男人见自己方法终於凑效,低下头一记深吻。

“小懒猫,想睡到什麽时候啊,不记得我们今天要去拜佛去的吗?迟了,菩萨可是会生气的哟。”

床上的人笑了笑:“不会的,菩萨一向对我很仁慈的。”若不仁慈,昨年那次胃大出血,早已要了他的命。

“笨蛋,所以我们才要去拜啊。”

城西北的福音寺,以平安大佛最为有名。每天都有各地游客前来瞻仰朝拜,以求福泽永驻,一生平安。

而此时,那尊大佛的蒲团前也跪著两个男人,双手合十,虔诚地祈祷。

末了,一人问道:“希,你刚刚许了什麽愿?”

“你先说。”

(47 / 48)
204纪事

204纪事

作者:飞汀 类型:免费小说 完结: 是

【内容简介】 校园文,经典。。。 《204纪事》—— 就像,假如我没有遇见宁扬,假如我去学校那天没有翻开那本日记,又或假如三年前我翻看了这本相册…… 我的人生或许会与现在不同吧。 这看似轻微的“差一点”正是命运施于人身上的魔法。就算看起来有多么的可能,可命运之轮微一偏转,现实就已不可逆转。 于是,每个人的生命中便多了无数个苦涩无奈的如果假设。 晚上,我做了一个梦。 梦里,不知是谁的笑靥。我看不清,但我知道他在笑着。明亮的笑意时而让我觉得如天使般纯美,时而又让我觉得如母亲家人般温馨。我还仿佛听见了清脆如铜铃的笑声,一直在耳边畅漾似的。如水波摇滟,如清泉干洌。我觉得听着那样笑声的自己很幸福,觉得自己一辈子也忘不了这样的笑声,忘不了这样的笑容。 可醒来眼睛睁开时,一切却被突然而来的清醒淡化在意识之中,只剩下了一个淡而模糊的印象。 梦里的真实,梦醒时也只能留个模糊不清的影子。那,那些像是梦里的真实有什么理由不可以也模糊在岁月赋予的清醒当中呢? 我打开床头灯,拥着被子靠坐床头,同时心里也相信了遗忘。 且让所有的过往,成为这片天空下默默流失的你我的昔日。 而我,便会在那些繁复的遗忘之上拥着希望重生。 《花开的温度》+番外—— 这是我两个月来第一次失眠。 梦中几何,那毕竟是梦。现实中我几乎不允许自己有足够的空闲来发呆。这也是我和阿晓合租同住的原因。我害怕一个人的孤寂,我需要有人和我说话,需要感觉自己周围有生动鲜活的气息存在。 阿晓虽然在外面很沈稳,但在我面前却是个透著阳光气息的男孩,上班後回家会有热腾腾的饭菜摆在桌上等著,那种有人等待的感觉让我有种温暖舒心的踏实感。 我知道今天阿晓没问出口的话,虽然我没跟他说只身远来这陌生城市的原因。但以他和我的旧识经历,有这样一问也就不让我太吃惊了。 我承认自己是一个出逃者。逃离生活,逃离自己。可当初的出逃,此时再冷静丝诳邝,却没有了初时理所当然的确定感。 出逃有什麽意义,现在想来竟是自己的胆小了。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盛乐,面对他对我将那些本该属於别人的情话。 所以,我逃得慌不择路,逃得狼狈不堪。 我像所有故事里的主角一样,努力地遗忘。 一株满是花朵的枝桠。一夜间风吹叶落。 花瓣还来不及向世人展示它芬芳的豔丽,便已碾落为泥。 种子还来不及为自己幼嫩的身躯装上坚硬的外皮,便被深埋地底。 而它已没有破土而出的能力。 沈睡是它唯一的选择。 那颗被土壤封冻的种子,我就是。 “它开花了,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