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宁西锦,辛云川,段华熹,大迢,宁梦衣的小说好看么? 恨川全文精彩来袭

时间:2020-02-24 12:36 /免费小说 / 编辑:白玥
主角叫宁西锦,辛云川,段华熹,大迢,宁梦衣的小说是《恨川》,本小说的作者是墨银所编写的免费小说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他收回目光,冷冷对傅九道:“等着。

恨川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篇幅: 中篇(10w字以上)

《恨川》在线阅读

《恨川》推荐章节

他收回目光,冷冷对傅九道:“等着。辛少将军定能准时回来,你的主子,你还不了解吗?”

宁西锦头晕脑胀地被抱下马,天旋地转间就被按在了树上。她回神四顾,是在一片野外的林中,她这时有些尴尬起来,觉得自己追着男人跑的举动实在有些奔放,于是没好气地质问罪魁祸首:“你做什么一声不吭地就走?为什么不告诉我?打仗不是好玩儿的,万一、万一……”

万一你再也回不来,我们便连最后的告别都没了。

辛云川沉声道:“告诉你了,你会来吗?我没有多少时间和耐心等你慢慢想清楚,我只能用这种办法。”

宁西锦想他原来是这样霸道的一个人啊,想了一想又歪着头问:“那如果大迢不来告诉我呢?”

辛云川不置可否地勾了勾嘴角:“大迢怎么会突然想到要去战场上历练呢,你说呢,嗯?”

宁西锦霎时就明白了此中道理,有一种被戏弄的愤恨:“滚你犊子的!”

辛云川将她挥舞的手按住:“你告诉我。今日你既然来了,是不是有些东西,该说清楚了?”

宁西锦心神一震,从下往上偷偷打量着辛云川,心里明白他是在逼她坦白心迹。

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很艰难的事。依他们落脚山的规矩,一对男女要是彼此看上眼了,那是要定一个契约的,也算是对皇天后土表明心迹了。落脚山民风彪悍,从前有一个当地的姑娘看上了外来贩茶的小伙子,甜蜜蜜地冲他唱了一嗓子情歌,当晚这小伙子就被姑娘的几个哥哥拿块板砖拍晕,拿个麻袋套了,两眼一抹黑地被送到洞房去了,这事儿在落脚山一丁点儿不稀奇,宁西锦如今想来还觉得那姑娘真是敢作敢当,十分艳羡。

她心里想,抱也抱了,追也追了,再纠结也就不是她宁西锦了。于是她清了清嗓子,在心里搜罗了一番当地的土情歌,用手肘捅了捅辛云川:“喂。”

“嗯?”辛云川低下头看她,正看到她脸红透了半边,一双眼里半是风情半是妩媚,斜乜过来,一刹那间十分惊艳。他正自失神,却蓦然听到有一阵并不十分好听的歌声响起。

“结识私情恩对恩,做个肚兜送郎君;上头两条勾郎颈呵,下头两条抱郎腿。”

他起初还在凝神细听,待听清了词的内容后,脸色渐变渐黑,半晌发不出声音来。

“不好听吗?”宁西锦拿不准辛云川心里在想什么,要说从他脸上观察吧,他又素来是这么一副寡淡的表情,看不出半分端倪,于是她心里更加忐忑。

“不……是……”辛云川艰难地挤出几个字,震惊地看向宁西锦,“你知道这歌是什么意思么?”

“知道啊。”宁西锦理所当然地点头,“这是我们落脚山的姑娘唱给情郎听的。”

辛云川半晌无语,忽然觉得落脚山那旮沓是一个十分值得钦佩的胜地,低头沉思了片刻,忽然向宁西锦展颜一笑:“西锦。”

宁西锦呆愕了一下,脑子里一个声音不断重复:他又笑了他又笑了他又笑了……

她犹自浑浑噩噩,却听辛云川说:“我告诉你这曲儿是什么意思吧。”

他的声音比平日略为沙哑,低低响起的时候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宁西锦本能地察觉出不对劲时,他已经吻上来了。

他的吻与他的性子截然相反,平日里看起来这么疏离冷漠的一个人,吻起来时却热情似火,宁西锦软成了一滩水,等到反应过来时,已然被压在了树上,两只手臂不由自主地就勾上了辛云川的颈项。

两人的姿势看似极其暧昧,如同燎原之火一触即发,其实却不然。辛云川的手仅限于抚摩宁西锦的脸庞,却是不踏雷池一步,一点也不敢越界,便连身子也是微微使力与她悬空,不让自己的滚烫碰到她肌肤一点,这样的谨小慎微。

很多年后已为人母的宁西锦想起这个片段时,才终于明了她在少女时是如何浅薄,也才感激起辛云川背后的用心,原来他当初对她是这般的小心翼翼,这般的视若珍宝。

他们气喘吁吁分开时,宁西锦像是一条被扔上岸的鱼,鼓着两个眼睛不住喘气,一脸的恐慌。辛云川好笑地替她理顺头发,附在她耳边轻声问:“知道是什么意思了吗?”

宁西锦头昏脑胀地点头。

“所以,以后这首歌,你只能对我唱。”

……

辛少将军果然在开拔前赶到了,这次他是孤身回来的,段华熹瞥了他一眼,冷冷道:“好了?”

他没有答话,振臂一呼:“出征!”

十几万大军霎时高喊举枪,像横扫一切的洪水,向着大兴皇朝西北的方向席卷而去。

他最后往后看了一眼大兴皇朝悠远明朗的天空。

在同一片天空下,平南王小世子在府里送走了一位客人,沉默半晌,转身摔碎了一盏茶;宁梦衣在相府花园里同丫鬟们扑蝶,香汗淋漓;宁西锦若有所思地抚上自己的唇,回忆着那个平日严谨的男人所做的这唯一一件疯狂的事。

他们谁都不曾想到,这一天后,大兴皇朝的天空会被烽火燎染,乱世即将来临,英雄前进的道路上铺满了弱者的森森白骨,而离世之乱中的儿女情长,有一种别样的悲壮与强韧。

这是一片闪着金光的千里草原。

挥兵北下的皇朝大军驻扎在离月氏族不足百里的息彤大山下,与月氏族几万大军遥遥对峙。

傅九发现,他们的将军近来时常遥望着天空出神,此刻也是如此。远处的将士们新近学会了草原上的摔角,热火朝天地围成一个大圈演练,人声鼎沸笑语喧哗,这一片热闹中,只有他们的将军一个人在不远处,默默地看着天空。

傅九循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是一片碧蓝。草原的天不若大兴皇朝的京都,总是被重重斗拱飞檐的楼阁所遮挡,而是一望无际的广袤与悠远。傅九摸不透辛云川心里在想什么,但想到这封信总是能让他高兴起来的,于是走上前去搭话。

“将军,南方来的信。”

辛云川收回目光,接过信展开来,细细地读了一遍,眼角略略带了些温柔的笑意,又一字一句地反复看了很多遍,才仔细地折叠好收进自己贴身的内袋里。

他们驻扎在此已经两个月了。宁西锦在信中说,大兴皇朝已经到了仲夏,她做了几件轻薄的夏衫,阿璃说挺漂亮的,可是她不知道穿给谁看;她又说相府的栀子花也开了,花香弥漫了整个花园……

辛云川看着,似乎真的嗅到了晚风中的栀子花香,可是抬头睁眼,却哪里有什么洁白的栀子,有的只是草原上不知名的小黄花,星星点点地零散在一片绿绒上。

“南方来信了?”段华熹走了过来,他刚与将士们摔完角,在草原尚有些凛冽的风中敞开了衣衫,在辛云川身边随意地坐下。

“嗯。”

他们都没有再说话了,两个人一起默默地看着远方。段华熹没有错过辛云川小心翼翼对待那封信的样子,心里又酸又涩又懊恼,泄愤似的揪起了一把草根,那些零碎的草叶就从他的指缝间漏了下去。

“云川。”他忽然说,“尽快结束这场战事吧。我想回家去。”

想回去把有些事理清楚,想回去对有些人讲清楚,他尚还来不及抓住头脑中一闪而过的某些信息,却隐约知道,有些事情有些人,他明明是先到的那一个,最终却错过了。

辛云川沉吟了半晌,答道:“再等三日罢。”他抬头看了看天空,“快了。”

他们迫近月氏两月有余,然而对方却不应战,只是如同下三流的宵小之辈,趁夜色来偷袭,小打小闹的不成什么气候,然而令人不堪其扰。辛家军不敢贸然深入月氏腹地,只能逡巡不前,一时两方成了僵局。

他忽然站了起来,朗声道:“三日之后,就叫他们见识我们大兴皇朝的兵法!”

(24 / 51)
恨川

恨川

作者:墨银 类型:免费小说 完结: 是

文案: 孤女宁西锦上京寻亲, 阴差阳错之下救了小齐王段华熹, 进而结识了一帮世家纨绔子弟, 等待这帮年轻人的却不是光风霁月的似锦前程, 而是动荡的局势和兵荒马乱的时代。 烽火硝烟中有鲜衣怒马一掷千金, 亦有儿女情长情丝万缕, 情一个字,没有道理可言, 遇上了、爱上了, 便是汹涌而弥笃的深情 文艺版文案: 恨川,恨川,含在嘴里念出来,决绝中又带着百转千回的一段柔情。 恨,一面是心,一面是艮。心是鲜活生动的方寸血肉,艮是时空戛然而止的一个空白,心止方为恨。 川,水也。沿途路过花红柳绿的无数繁华热闹,最终也只不过人生长恨水长东。 内容标签:三教九流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女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宁西锦 ┃ 配角:段华熹、辛云川、陆仲之、宁梦衣、甲乙丙丁 ┃ 其它:布衣生活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