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生与谁共白头春雨露全文阅读 年代:古代

时间:2019-05-06 19:53 /免费小说 / 编辑:林安
热门小说今生与谁共白头是春雨露最新写的一本免费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楚桓,桃儿,红杏,内容主要讲述:我怕她心中不安,便道,“哪会呀,我刚进宫中,还不熟悉这里的

今生与谁共白头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篇幅: 中短篇(1w字以上)

《今生与谁共白头》在线阅读

《今生与谁共白头》推荐章节

我怕她心中不安,便道,“哪会呀,我刚进宫中,还不熟悉这里的状况,妹妹来正好可以帮我提点一下。”她听我这样说便安心了,“桓哥哥说姐姐善解人意,秀外慧中,有如迷失在人间的精灵,而且桓哥哥讲到姐姐时眼中闪烁着光芒,我从未见过他如此。今日一见果真不假,姐姐象仙女一样脱俗。难怪桓哥哥会如此着迷呢。”我笑笑,见她说到楚桓,眼中放光,估计刚才眼中的泪是为他而流的吧。

玉王妃是和亲公主,十岁就以待嫁的身份住进了皇宫,起初楚桓并不愿意,但最终还是同意了。我对她有了几分怜惜,十岁还是个孩子,就离开父母,住进这样的地方,还有着这么有心机的皇后相伴,难怪整天会战战兢兢的呢。

刚送走了玉王妃,公公就来宣旨,我听到一个象捏着嗓子似的声音传来“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明月公主德才兼备,知书答理,……择日完婚,钦此。”虽然我希望事情进展的越快越好,可是真的定下来了时,心情确是万分的惆怅。我强颜欢笑的谢恩后,打赏了公公。听公公说婚期就定在正月十六,真快,也就只有二十多天的时间。

[正文:二十一、伤痛]

夜深了,我毫无睡意,披上外套,推开窗,月光是隔了树叉照过来的,落下参差的斑驳的黑影,峭楞楞如鬼一般。

“咚”门外发出声响,我有些害怕,但又不想吵醒别人,壮着胆走到门口,慢慢的打开门,一个白影顺势滑下。一股酒气扑面而来,我借着月光,看到鸢憔悴的面容。我吃力的扶着他,桃儿听到动静,也披着衣服出来,两人好容易把他扶进屋,让他躺在床上。桃儿对我说:“小姐,二皇子躺这不太合适吧。”我看了她一眼说:“都什么时候了,我们又没干什么偷鸡摸狗的事,怕什么,去打点水来。”我轻轻的帮他搽着脸,他一把抓住我的手,“月儿”,他睁开朦胧的双眼,痛苦尽显。

“月儿,月儿,”他一便便的重复的叫着,好似永远都不会结束。我另一只手抵着心口,这一声声的叫喊,就象针一样,一下一下的扎在心里。

“为什么,为什么不相信我,告诉我。”我的手任由他紧握着,跪在床边,静静的看着他,听着他喃喃自语。我不知道桃儿是何时出去的,屋里的烛光不停的跳动着不时还发出“哧哧”声,“我知道你是想着我的。”我猛力的点点头,是啊,我是想着你的,每时每刻都想着,泪水顺势而下,落在鸢的脸上。

鸢感觉到了我的泪,似乎清醒了些,坐了起来,酒气也散了些,看清楚了我,双眸放出了光芒,“月儿。”他把我拉入怀中,紧紧的抱着,象要把我溶入他体内一般用力。“我听到你唱的歌了,那是唱给我的吗?我知道你在想着我,就如我想你一般。,对不起,我以为你不再爱我了,是我误会你了。”

他松开我,拉我上床坐着,我就静静的躺在他怀中,今晚的夜因他不再寒冷,相互依靠着。我们谈天说地,没有提到不开心的事,只是都不希望天明,可是时间还是在一点一点的流失,天空还是泛起了鱼肚。我们彼此看着,是那么的不舍,“月儿,我知道你想就太傅,我定会竭尽所能帮你,相信我,总有一天你会回到我身边的,你失去的会重新拥有。还有我想要回荷包,行吗?”

我点点头,从枕边拿出荷包给他,又摸着颈中的玉佩,“月儿信鸢。”我们在留念中告别了漆黑的夜,迎接了天明。

了。

[正文:二十二、生病]

因为有了皇上的指婚,宫外更加忙碌了,我这明月阁也忙碌起来。因为王府被封了,只有把这做迎亲的地方。皇上的赏赐一件一件的搬进屋,又赏了我几个丫头。楚桓走进来,面带喜色,“月儿,父皇下旨了,要大赦天下。圣旨一到,太傅就可以出来了。你赶快准备一下,等会我们一起接太傅。”我心中甚喜,提着的心终于能放一放了。便走到她身边道:“我准备好了,这就走吧!”

“罪臣本无罪,以死表清白”这是我闯入牢中,映入眼中的鲜红的字,那抹刺眼的红是父亲的血,我承重的迈着脚步往前走着,楚桓扶着我,父亲慈祥的躺在床上,像似睡着了。我走进父亲身边,摇着他的身躯,“爹,我们可以回家了,你快醒醒,别睡了。”我的声音很轻,想叫醒父亲,又怕超着他。楚桓要过来扶我,我一把推开他我,“是你,是你们逼死他的,你们是凶手。”狂吼着,歇斯底里的叫着,心痛得我哭着,楚桓不顾我的挣扎,紧紧的抱着我,任我对他拳打脚踢,我对着他抓住我的手狠狠的咬下去,血腥味的液体流入我口中。我松开了口,抽出被他抓住的手,用舌头舔着嘴边的血,狠狠地说:“我会让你们血债血还的。”我放声笑着,笑到他心寒,他又抱着我,“月儿,不要在伤害自己了,你这样子,太傅能安心离去吗?”

“安心,爹本来走的就不安心,他挂着罪臣的帽子,能安心走吗?”

父亲就这样走了,他桀骜一生,却走的那么的悲屈,我想他定去找母亲了,希望他能和母亲在另一个地方能团聚。我病倒了,但任要坚持,守陵三天,父亲的灵堂设在王府中,因为父亲本就无罪,那王府又何罪呢,来吊唁的人不多,都怕得罪皇后。但薛臣相来了,踉踉跄跄的走进来,抱着父亲的棺木大哭,可在我的眼中,这都是虚伪的,我不噱的看着他,气他没有还父亲清白。夜深了,楚桓陪我跪着,一个明黄色的光线映入眼中,我起身行礼,一切都是那么镇定,我知他会来,因为他知道事实,他心中愧疚。

“月儿,你也不要累坏身子,虽蓝凌王去了,朕会对你视若已出。”我叩谢皇上。心中没有波澜,只有仇恨,我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压制的内心的悲痛。楚桓担忧的看着我,让我休息,可我怎么能,最后的时刻不陪着父亲。

我对他摇摇头,想说‘我没事’。可眼前的恍惚,接着就不醒人事。在昏睡中,我回到了千年之后,看到了哥哥开着车,我就坐在她旁边,但那又不是我,他们幸福的说笑着。我跟着车子跑了好久,大声叫着“哥哥”,可他却什么都听不见。我瘫做在地上,目然的看者消失在眼中的汽车,我已经不属于这里,我要回去,我要回家,父亲还在等着我送他最后一程呢。一个强烈的愿望驱使着我的灵魂,仿佛又看到了母亲和父亲在叫唤着我,可我看不清他们。然后鸢痛苦的眼神看着我,看的我心痛。我的心在哪,在哪里,心口的剧痛袭击着我,一股腥味直涌上来,我控制不住的了出来。

我睁开眼看到自己躺在床上,血吐了楚桓一身,他拿着帕子帮我搽掉嘴边的血迹,大声叫着太医,我从没见过他如此慌乱,太医过来帮我把脉,对着楚桓说,“回太子,明月郡主已经过了危险期,我先开几副药给她调理身子。”楚桓示意他下去,又来到我床边,握着我的手。

我微笑的看看他,这那是平日温和如春风的楚桓,他通红的双眼深陷,苍白的脸上布满了胡扎,应该是好久没有休息了。

“我睡了几天了?”

“两天了,你就这样睡着,怎么都叫不醒,下次不许这么贪睡了。要不要吃点东西?”

我点点头,想问父亲是否已经入棺,是不是我没能送他最后一程,但我不敢问,也不想知道答案。“我现在已经好多了,你也休息一下吧。”

他温和的笑了,“好,等你吃完东西我就走。”

桃儿端了一碗稀饭进来,楚桓扶我半坐着,拿过碗,一勺一勺的慢慢的喂着,动作及其温柔。吃完,他照顾我漱口,扶我重新躺下,掖好被子,方才安心离去。

桃儿见楚桓走了,关上门,跪在床边,“小姐,你可知你这一倒,可是差点折磨死两条人命啊?”我疑惑的看着她,“太子就在你床前守了你两天两夜,不停的探着你的气息,不吃也不喝,谁都劝不了。不过他还好,能守着你,可屋外的人就惨了…”说的可是鸢,我听见了敲门声,我有些紧张,有些期盼“是二皇子,小姐要见他吗?”我点点头。

鸢进来了,我无法形容他的憔悴,只觉的蜡黄的脸上没有任何神采。“月儿,你终于醒了。”我拉着他的手说,笑着说“我梦到你了,想见你就醒了。”

“对不起,我好没用,没保护好你,知道你是受伤,也不能陪伴在你身边。”他痛苦的自责让我心疼。

“不要自责,不是你的错,为了你我以后会好好的,不让自己生病,不让自己受伤,好不好。”他看着我,把我的手放在他的脸上,我看着他疲惫的眼神,身子慢慢的往里挪了挪,空出一块,“我想躺你怀里休息,好吗?”他笑了笑,把我揽入怀中。在鸢的怀里依然那么温暖,让我安心。

我睡的很塌实,一夜无梦,醒来时,鸢已经走了,我摸着鸢睡过的地方,有些失落。

我在床上躺了几天,实在难受,就起床了。楚桓从外面进来,见我下床,“怎么起来了,还没大好呢,别乱走,小心又着凉。”我看他那表情,真象个唠叨的老太太,便笑了起来,他见我笑了,分外的开心。

“总是在床上待着,很闷的,我以前待过的地方的医生说,要多活动,身体才能健康。”我把未来的养身之道搬出来。

“好吧,说不过你,明天是年三十,你搬进宫住吧。”我点点头,该面对的总要面对。

[正文:二十三、年夜]

大年三十那天,应该家家户户团聚的时候,我又住进了明月阁,院中一片喜庆的景象,映衬着我的白衣如雪。我不在冷漠,温和的微笑着对待着每一个人。晚宴上,我和玉王妃随同楚桓一起进入宴厅,正遇到从番外赶过来的肃亲王和鸢也往宴厅走去,后面还跟着一个俊俏的红衣女子,肃亲王和鸢聊的很开心。我曾听楚桓提起过说,肃亲王今年书信给皇上,说对皇上甚是思念,带郡主一同到京都看望皇上。肃亲王是皇上同父异母的弟弟,父亲临终前也还提过此人。

肃亲王态度有些嚣张,一脸的傲慢的打量着楚桓,楚桓并不在意他的无理,礼貌的给肃亲王行礼:“皇叔别来无恙啊。”肃亲王大笑道,“好,好,好的不得了啊。”接着就自顾走入殿中。鸢跟着进去,回头看看我,我淡淡的笑了,哪知红衣女子见他走慢了,还拉着他的胳膊,“二哥哥,快点来啊。”我胃中泛起了醋意的看着他们入殿。

每年的年夜,皇上都会请在京都的各亲王一同度过,我和楚桓进殿时,亲王们已经带着家眷入席了。听说从不迟到的皇上今晚竟来迟了,见他一脸的焦虑的扶着皇后慢慢的走进来,而皇后神智明显有些涣散,目光呆滞,虽容貌依旧美丽,却少了一份昔日的光采,脸色暗淡。

皇上举起了杯子,嘴角微笑着对着肃亲王,“皇弟,好久不见了,朕敬你一杯。”肃亲王也举起了杯子,“谢皇上,臣弟先干为敬。”动作有些粗鲁,有些莽夫之状,可是虽如此,但那双眼睛却炯炯有神,透出精锐。

皇后仍坐着,一言不发。楚桓对皇后的状况有些担忧,便道,“母后,如果身体欠安,儿臣先扶你进内殿休息吧。”闻声,皇后转头看向楚桓和我这里,当目光停在到我这时,脸上突然显出惊恐之状,指着我,“方心茹,你是方心茹,你不是死了吗?”她说的是母亲,虽我和母亲容貌相似,但应该不会认错,难道她已经神智不清。

我镇定的对着她微笑,好似说,“是我。”她更加恐慌,皇上立刻抱着她,“芙儿,别怕,是月儿,是月儿。”然后就抱她离开了殿中,所有的目光都看向我,我当没有什么发生,从盘中取了一块点心品尝着。楚桓帮我解了围,“母后身体欠佳,暂时离席,我代母后敬大家一杯。”我看看楚桓,对皇后的失态并没有惊慌和疑惑,原来他早就知道皇后的情况。鸢一直在喝酒,低头不语,但他唇角微翘露出浅浅的笑容,象看着一场别开生面的歌舞。我自嘲的笑了起来,这里除了我所有人都知道皇后的情况。

席间,肃亲王大肆的谈笑着,而刚才那红衣女子便是他的女儿红杏,那女子毫无顾及的看着鸢,眼中闪烁着灼热的光芒,显然已经沉迷在鸢的非凡的外形和不羁却不失优雅的举止中。而鸢好似并不反感,总是微笑的与她交谈着,与他以前的性格真是大相径庭,我有些气恼,却又不好发火。这晚宴虽然主人离席,但有肃亲王在,他的豪放的举止和番外的趣闻,晚宴也不觉得清冷。

席散人去已经是深夜了,楚桓送我回明月阁,知我对皇后一事心中不快,便对我说,“母后自从得知太傅的死因后,就如此了。”我看着他,他走到我面前,“月儿,我知道你恨母后,太傅的死因母后而起,但母后已经如此了就原谅她吧,好吗?”我冷笑了一下,“原谅她,那我母亲呢,为何她当年不肯放过我母亲。”

“什么,你说的可是真的?”他眼中充满疑问和慌张,激动的抓住我的胳膊,不感相信我所说的。我甩开他的双手,冷漠的看了他一眼,我没有理会他受伤的神情象明月阁走去,我走可一段路,见他没有跟过来,心中有些不安,我本不想告诉他这件事,怕他受到伤害,可是我却被仇恨冲昏了头脑。我感激他的以身相护,但却让我承受不起。他选择我是痛苦的,那将是我和他的亲生母亲的选择,是正义和血缘的选择,选择的过程是内心痛苦的挣扎,我因他伤他而心痛。

(11 / 20)
今生与谁共白头

今生与谁共白头

作者:春雨露 类型:免费小说 完结: 是

【内容简介】 逃避没有血缘关系哥哥的示爱, 回到了千年之前, 从此以为一切将会平静。 但是太子对她“以身相护”, 二皇子对她“没她不可独活”, 一个有着无法回报的深情, 一个有着致死不渝的爱, 掺和着皇后的杀母逼父的仇恨, 这一切的爱恨情仇的交错, 让她如何去面对呢? 【内容试阅】 叫林月儿:T大历史系,今年大四快毕业了。我在这个世界也就哥哥一个亲人,因为经常要摆脱不少身边的追求者,所以比我大三岁的哥哥林子俊在外人面前就一直充当着这男朋友的角色。反正我们也是互相利用嘛。因为哥哥他可是本市的著名的电台主持人呢,周围的粉丝是到处都是,我这个T大的校花也帮他挡了不少死掺难打的美女呢。 “月儿”,今天是周末,我的帅老哥总是很准时,“今天想在哪吃饭,哥带你去”。 看着那俊朗非凡的哥哥,我摇摇头,撅着嘴说:“又出去吃啊,我怕又看到你的那些粉丝,你可是电台的台拄呢,本市钻石王老五啊” “你胆子不小,连你哥都要数落”说完就在她光洁的额头上轻轻的敲了一下,“走,哥今天亲自下橱,做你爱吃的西湖醋鱼”。 我们车子缓缓驶进了一幢小别墅,这就是我生活了18年的地方。我估计是五岁时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不知道自己是谁,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父母是谁,就这样睁着一双明亮的清澈的大眼睛好奇有惊慌的边走边看这个陌生的世界。走累了,靠在一棵大榕树下就沉沉地睡着了,醒来时,睁开眼睛看到另一双大眼睛正看着她,“小妹妹,你怎么睡在这,你从哪里来,为什么穿的这么奇怪。”这好象是来到这里遇见的第一个人吧,我当时真的什么都不记得,满肚子的委屈就跟随着眼泪一滴一滴的流下来了,林子俊就是那时发现了我,当时看到流着泪的月儿,就坚决的带着回家了,林子俊的父母也没反对,相反对我是非常疼爱,视如己出,因为我的手腕去有月牙型的胎记,就取名林月儿。不幸的是我在16岁时,一起车祸,失去了双亲,从此,我和哥哥子俊相依为命。 餐桌上,我正开心的吃着哥哥做的饭菜,子俊溺爱的看着我狼吞虎咽的吃象,嘴角露出温柔的微笑。 我笑着讲“哥,你长的这么帅,做的菜又这么好吃,我的未来嫂子真幸福。” 哥笑着用手点了一下我的鼻子,“小丫头这脑袋里整天想着什么呀。” 晚上,睡不着,想到厨房倒杯水,看到哥一人在露台上,月光把哥的修长的身影照的十分的孤寂。 “哥”我打破了寂静,“怎么还不睡呀,我们的林大帅还有烦心的事吗?”不想让夜这么安静。 哥回过头看了我,笑着又揪了我鼻子,“还说我呢,你怎么也不睡啊。月儿,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