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糖元炖肉写的好看的小说推荐? 宦妻,本座跪了小说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时间:2019-05-15 05:39 /免费小说 / 编辑:白胡子
主人公叫姜檀心,戚无邪的小说是《宦妻,本座跪了》,是作者糖元炖肉所编写的免费小说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夷则笑染眉宇,向她捧了捧手,郎笑

宦妻,本座跪了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篇幅: 长篇(50w字以上)

《宦妻,本座跪了》在线阅读

《宦妻,本座跪了》推荐章节

夷则笑染眉宇,向她捧了捧手,郎笑道:“承让了!三十二翻,在下进账三百二十两黄金”

“胜负未定,切莫高兴的太早”

话虽这么说,但姜檀心知道,要想扳回颓势只有押上全部赌注全力一击,再出豹子的机会着实微小,她恐怕只能试一试自己那一双训练已久的听响耳朵。

小时候她对声音十分敏感,曾经在逃亡南越的路上,凭着她那双耳朵,逃过了许多次贼子的拦路暗杀,在一个人流落山林的时候,野兽毒蛇,虫鸣鸟叫,她之所以能够趋利避害的活下来,这双耳朵功不可没。再后来,师傅发现了她的这一点能力,便加以训练,使她得之己用,开塞由己,可以使用的游刃有余。毕竟将细微繁多的声音收入耳中,却不加挑拣删,街井的絮叨八卦会过早得将她唠叨成了老婆子的。

轻轻阖眼,姜檀心凝神清脑,将注意力都放在了耳朵上,她素手一抬,启唇道:“你庄,摇吧。”

点点头,夷则抄起桌案上的竹筒子,动作生硬但还算潇洒,三颗骰子激烈地在筒内碰撞,像爆豆一边劈劈啪啪,起先并无节奏章法可循,渐渐得,姜檀心听出了自己熟悉的门道,唇色绯扬,她霍然睁开眸子:“我全押,赌一个数,九!”

“咚一声”竹筒子扣在桌上,除了骰子在其中旋转后的余音,再无其它喧声。

围观的赌徒全都屏气噤声,他们从未见过这样的赌局,似乎这两人都是骰子的主宰,运气在这场豪赌之中再也不占分量了。

竹筒一开,众人爆出一阵阵惊叹之声,鼓掌的有,叫好的更多!就着简简单单,轻轻松松,姜檀心也入账三百二十两,至于胜负嘛,竟然两家打成了平手!

浅舒了一口气,姜檀心将竹筒把玩在手里,看似漫不尽心摇来晃去,实则心思流转:若分胜负,还需再加一局,可方才听音辨数,已耗费她太多的精神,再听一局恐是不行,她必须要换一个方式赌,趁着先机权还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姜檀心沉吟片刻,便打定了主意——既然靠不了耳朵,那就凭摇骰子的本事“你我平手,那就换一个方式再比一局,这里我再加三个骰子,一共六个,你我各摇一次骰子筒,看谁相加的点数最少,谁就赢,如何?”

“但凭姑娘做主”

“好!我先”

竹筒在姜檀心的手里花样百般,饶是赌了一辈子的人也不见得有她这样的花哨技法,随心所欲,变化多端,六颗骰子随着竹筒一起落在了桌案上,纹丝不动,戛然而止,即便还没有开出点数,也引起了一片叫好声。

不似方才,竹筒落桌后,姜檀心就离了手,站到了一边。

“夷则,为显公平,你开”

袍袖一扬,五个一点,一个两点,一共七点!

夷则暗自吃了一惊,这姑娘竟有如此本事,实在是令人意想不到,若想胜她,自己只有摇出六个一点才行,可如此难度真是一点把握也没有啊。面露为难,他控制不住的又像隔间望去,主上喝茶的姿态依旧悠闲懒散,魅态万千,似乎丝毫不为所动。

认命地深出一口气,他握上了竹筒,左右摇晃毫无章法的乱摇一气,不同与姜檀心的悦耳动听,珠落玉盘,夷则的骰子七零八落的撞击,高下立判,本来兴致勃勃的围观众人,听着这样的骰子声,也不禁皱起了眉头,泛起了怀疑的目光。

夷则越摇越没有底气,倏得!一道凌厉风势袭来,打在了他的手腕之上,手中的竹筒往外一倾,竟脱手而出,笔直的落在了桌案上,咚一声,余音皆消。

嗤笑轻视的笑声窃窃隐隐,没有人注意地上那颗不知来处的紫檀佛珠粒,他们仿佛都认定了夷则是太过于紧张,所以才失手将竹筒掉落,却误打误撞的刚好落在了桌子上。

姜檀心信心满满,眉梢沾染了胜券在握的雀跃,她欺身上前,猛一掀手,揭开了竹筒罐子,可里面的场景却令她傻了眼……

六颗骰子一颗叠着一颗,整齐的排成了竖列,最上一颗骰子正面朝上,圆圆一点红格外刺眼!

天,这个数世间真得有人能够摇出来?!六个骰子摇出一点!

姜檀心还没回过神儿,一阵细风吹来,桌上的骰子转眼化成齑粉,落成了一堆……

竟然……一点都没有?

喝彩声如暴动的激流暗潮,只盼着一瞬间的爆发,不知是谁引得头,声如霹雳,打在每一个当事者的心头上。破堤决口,狂涌如潮,这不单单只是由衷的喝彩,而是一种近乎崇拜的狂热,那种热烈的激情,瞬间将姜檀心最初的耀眼淹没……

掌声擂动,一袭魅惑红衣从二楼逶迤而下,少了一颗的紫檀佛珠串,依旧垮垮得垂挂在他手腕间,戚无邪笑意诡然,刻骨妖冶。

“姜檀心,你是本座的了”

宽袖一扬,血色迷眼,廊柱上姜檀心的“卖身契”转眼间到了戚无邪的手中。他手指修长,两指相并,指尖夹着的生宣纸,竟还不如他的肤色白皙。笔墨凭据,无从抵赖,姜檀心浑浑噩噩的输了赌局,却没有一丝懊恼生出心头,自愧不如是她脑中唯一的盘旋之词。

“你……”

姜檀心望进他深似地渊的眼睛,熟悉的战栗感重新攀上她的背脊,撩拨心弦。

这样一双眸子,任他俊美的皮囊也会因此黯然失色,戚无邪长身玉立,侧身遥遥相望,他狭长双眸微阖,透着不为人知的喜怒情绪。

呲一声,一盏天灯十分应景,风吹灭了其中的火烛,只剩一缕悠悠黑烟,腾起空中,最后了无踪迹……

------题外话------

胜负已定,童鞋们押对了没有——错了也不可以殴打作者,不然报警!

虽然戚殿赢了,但小檀心的反击马上就到,下一章拭目以待吧。

027 殿下,跟着姐姐有糖吃

离戚无邪扬袍离去已过去了一个时辰,但大堂里未散的客人仍津津有味讨论着方才的天灯大战,至于最后一局的“擎天一柱”,那更是口口相传,赞叹不已。姜檀心浑身散着“生人勿近”的冷漠情绪,一个人懊恼的呆在角落,低垂着头,心里毛毛躁躁的,她从未受到过这样的打击,以至于完全不知所措,不知如何应对。

方才究竟是怎么了?姜檀心自问,怎么好端端的硬是要和他叫板,还豁出了一身剐点了天灯?这下好了,记忆中一瞬而过的“卖身契”连自己都怀疑它存在的真实性,它存在的太短,离开的太快,这一刹那的变故让她坠入云端,迷雾朦朦,她质疑着,迷茫着……

“二师哥,你说,戚无邪缺什么?银子、女人、名利,这些他都不缺,我能给他什么?难不成东厂少个端茶送水的丫头不成?”

纵使自己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应对的办法,姜檀心长叹一声,苦皱着脸,扭身惨兮兮的扯上了东方宪的衣袖。

他长眉一挑,神色古怪,似是余怒未消,又像是平日一贯的科插打诨:“不是人缺什么,是你有什么,当时候气势万钧点起天灯,写下‘任凭差遣’四个挥毫大字的,可不是他戚无邪……不过我想着,你要是送他一样东西,说不定能成”

“是……什么?”姜檀心狐疑一眼。

“在东厂门口一站,脑门上写着——吾是花肥”

东方宪学得像模像样,滑稽搞笑,姜檀心却怎么也娱乐不起来,她忿恨扭身,蹬蹬蹬顺着楼梯跑上二楼,与其与东方宪说这些,不如做的事情,该来的躲不掉,她偏生倔骨,戚无邪的花招她暂且等着便是!

撩开錾铜钩上的撒花软帘,里头是落垂至地的湘妃帘,姜檀心再次闻到了那股熟悉的情花冷香,如此烈焰花儿提炼出的香料,竟是一股暗沁心脾的幽谷冷香。这种香料可以沉下浮躁的心境,让身体中流动的血液,像沉淀后的深潭那样寂静,以至周遭气氛也变得疏离……

花颜噬情,花香无情,这个世间真得只有戚无邪才衬得上它。

或者是因为情花血的原因,一进这个房间,她的心口就泛起不一般的悸动,陌生的熟悉感,她只能这样形容。

眼下扫过房间的陈设,摆件古雅,多宝阁器玩错落有致,桌角边的三角香炉培烟未消,再看向方才用于喝茶的小矮几,这些是……

(23 / 290)
宦妻,本座跪了

宦妻,本座跪了

作者:糖元炖肉 类型:免费小说 完结: 是

潇湘书院VIP完结 已有539915人读过此书,已有2743人收藏了此书。已更新739979字,作品已完成。 【内容介绍】: 姜檀心,大首宦衣钵门生;戚无邪,镇国侯爵东厂督公 她口辩机锋,衣冠楚楚国栋梁,他宽袍解带,衣冠禽兽装伪娘。 她曾百样低贱,千方隐忍,万般努力,终一朝立与庙堂惩治欺她之人 他曾一门屠尽,两手血腥,三载杀戮,倾覆这天下只为摆正他的倒影 ———— 独酌无相亲,缘来同类人,那不如先对个食,再成个婚,你我勾搭,同虐渣渣? 一纸契约婚书,两宦‘男男’对食,众人嗤笑不断的荒唐婚姻,成了她和他冤家携手的开场念白: 契约第一条:对食,即字面意思,吃饭凑个伴,睡觉拼个床,勿作深入理解 契约第二条:阉鸡也是鸡,请自重 …… 契约新加条:当阉鸡不再阉时,以上一二条款作废! ———— 俗语道,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既然双方就性别问题已达成清楚共识,那么 男的扛起阴鸷狠毒,铲除异己的大旗,铺下奸恶宦官的康庄大道; 女的负责奸险油滑,商贾通吃的骂名,攒下富可敌国的金银财富。 封疆大吏,狂狷名流,他各有各的收服手段;政敌异党,绊脚顽石,灰飞尽在他的笑谈中。 官商互通,她首创海运先河,帮江宁盐帮度过危机;她开辟北方茶马古道,帮晋商赢了老毛子的商业竞争;她合并北票号、南钱庄,成为‘汇通天下’第一人。 俗语又说,恶人自有恶人磨 囚太子,杀文武,建阴军,废祖法,即便史册中十恶不赦,遗臭万年,可新的昌盛却会在一片废墟中重显曙光。 这个日渐虚伪,病久成疴的皇祚社稷,礼仪正道救不回它;严刑峻法去不了根;那么交给她和他…… ———— 【小场景一】: 他翘着二郎腿,吹着茶叶末:“是不是打算求本座带你回家?” 她单手托腮:“我不是很欣赏你这个态度……” 他放下二郎腿,站了起来:“跟我回去” 她拿手扇了扇风:“怎么这么热啊,站那么直,挡住风了” 他嘴角一抽,坦然跪下:“我错了,媳妇儿回家吧” 她乐了,伸出一爪,兰花指一翘:“小戚子,咱走着——” 【房中之乐】: 她指着一地青瓜满脸羞红:“为什么送这些过来?” 他揽镜自顾:“自然是给本座用的,真贴心的人儿,一根根个头都不小” 她黑脸支吾:“还个头不小?小菊花哆嗦受得了么你” 他轻笑一声:“夫人想什么呢,敷面不选大一些的,那多浪费~” 她恨恨闭嘴,背身偷偷藏起一根,转身欲上床 他上前没收:“夫人不比我美,再用也枉然” 她哂笑一声:“厂公您想什么呢,人家可是女太监,总有那么些小需求,自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