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荷小夏/薄荷夏夏的作品 (戚顾玄幻)白月满寒山小说阅读

时间:2019-04-05 17:11 /免费小说 / 编辑:阿天
小说主人公是戚少商,顾惜朝的小说是《(戚顾玄幻)白月满寒山》,它的作者是荷小夏/薄荷夏夏最新写的一本古代免费小说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小说下载尽在6wens.com---牛文书库整理 附:

(戚顾玄幻)白月满寒山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篇幅: 中短篇(1w字以上)

《(戚顾玄幻)白月满寒山》在线阅读

《(戚顾玄幻)白月满寒山》推荐章节

小说下载尽在6wens.com---牛文书库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戚顾]白月满寒山BY薄荷夏夏

文案

依旧没有什么好说的,《逆水寒》的同人。。。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戚少商,顾惜朝 ┃ 配角:傅晚晴,黄金鳞 ┃ 其它:

第 1 章

积石如玉,列松如翠。郎艳独绝,世无其二。

紫竹青颜,巉峦流水,白烟引素,浩淼清澄。半山云气缭绕的苍紫垂暮重重,山间竹影轻摇,翔鸟相合。

蓦地,风动,影疏,叶落无声,笑语轻起。

簌簌风中,两个人影一前一后,足不染尘,踏月而行,一时孤鸿哀嚎,群鸟皆惊。

“顾兄引在下一路相逐至此,莫非真的要狠下心来取在下性命?”

身着素白的长衣的男子一手攀着紫竹,一手持着寒剑。而剑未出鞘,却杀气四溢。

“哈,取你性命?”

早已没入竹林深处青影早已失了踪迹,但那似乎凝着水汽的声音浸在这满山青叶的紫竹间竟有几分惑人心神。

“你的狗命才值几文小钱?本公子还不见得稀罕。”

“这么说来,顾兄的意思是?……”不知何因,那白衣男子听了这般狂傲不敬的话却丝毫未见动怒,反倒笑得沁出两个酒窝。原本英气逼人的脸上顿时显出几分调侃不羁的意味,“看来顾兄到底是舍不得在下,不过其实顾兄大可不必破费周折地引在下过来。在下对顾兄可是念得紧呢。”

话语刚落,只见林间竹叶一颤,猝然飞出几簇寒光直直地攻向白衣男子。那人身似游龙般在竹间轻轻一绕,顷刻间已掠过数步之远,但仍旧笑得纹丝不动,那笑就像刻在脸上那样,好像无论发生什么都抹不平,擦不去。

看着就让人生厌!

隐在林间的人恨恨地一掌抚在树上,满树的叶似暮春杨花,飞散而下,落入烟尘。

“自戚某与顾兄相识以来,顾兄共赠在下青叶十枚,古人云,无竹使人俗,顾兄与在下都非俗人,能以竹相交,也算是……”男子眼中陡然掠过一丝调笑的轻曼,“情投意合吧,”“戚少商!”‘情投意合’这四个字才刚出口,林中人已一个闪身杀到眼前,他相似于竹叶的青衣在半空中划出一个优雅而凌厉的曲线,乌黑如泼墨般的长发飞扬而起,半敞的镶着灰色细绒的领口间,脖颈下玉色的肌肤让那白衣男子愣是看得灵魂出窍似的,握着剑连躲都来不及躲,“真是不如不遇倾城色,有次颜色,当真是傀俄若玉山之将崩,肃肃如松下之风。”仿佛丝毫未那剑尖直指的方向,男子只是一味沉醉地盯着那玉影,“惜朝,你已有这般风姿还何苦执着于修仙超脱,若让在下说,你早已是竹中仙人。”

“废话少说,出招!”

连着几日来来都被戚少商这般露骨挑衅地看着,顾惜朝倒反而不觉先前的尴尬羞愤。攻过来的招式不减凌冽之风,想要狠下心取了他性命一般。

“唉,你何苦执迷不悟,修仙悟道简直就是最难奈最乏味的事,你已吸得天地精灵,修成人形,大可逍遥世外,不问俗务。”眼见那‘无名’就要当胸而入,戚少商不慌不忙地出掌一挡,那剑锋竟穿不了丝毫。

“说得倒是潇洒,你若心里真的放得下,不如就成全了我,把你那万年仙魄交给我,你也落得轻松。”

顾惜朝冷笑一声,狭长纤细的眼眉绽出阴碧碧的一点光来,“你我各得所需,岂不快哉。”

“话是如此,”戚少商反手将顾惜朝手臂一拿,先前光顾着攻其要害的顾惜朝心下一惊,手上却始终慢了少许。被制住的手臂颤颤地一抖,差点连‘无名’都握不住了。

“但要将仙魄交出,那岂不是要在下脱去仙骨,转而为人?”戚少商忽而为难地摇摇头,“在下尚未阅尽人间绝色,这样无端端地给减去阳寿实在是赔本的买卖。做不得,做不得。”

虽然早已习惯了戚少商的轻薄和无聊,但见他这么毫无顾忌地把修仙之事与酒色之好混为一谈,顾惜朝还是忍不住在心里鄙薄了他一番。

“不过其实惜朝你若愿意,想塑成仙骨也并非无望。”

“闭嘴!”顾惜朝脸色突变,一双嘴唇像要咬出血似的,整个人都颤栗起来,“你敢再把那无耻下贱的方法说出来,今日我定要你魂飞魄散,灰飞烟灭!!”

说罢,他长袖一扯,从戚少商的手里硬生生地挣扎出来,半只袖子落在他手中,余下的半只白皙得近乎无暇的手臂露在青色的背景上,出落出几分欲拒还迎的引诱和魅惑。

戚少商见他确是动怒,也便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心中免不了一阵得意。想来他们二人第一次在这竹林遇见,这紫竹小妖便好像卯上了劲一样,誓要弄到自己的仙魄不可。紫竹本就是仙灵之物,只要加以时日,定能飞升成仙。以顾惜朝的修为来看,他虽只有百年道行却灵气逼人,即便没有自己的仙魄,以他的悟性飞升九天指日可待,但他却似乎再也等不下去半刻。甚至不惜用自戕似的方法。

开始时戚少商以天眼探破顾惜朝只是因为好奇,但不知怎的,当知道他这般拼命是为了一个女人时,戚少商居然破天荒地觉得有点惶然,那个女子叫晚晴,是姓傅的大户人家的小姐。那晚晴确实是人间难得的女子,温婉从容得挑不出一点瑕疵。他们两个人站在一起,不能不说真的是一对璧人。

他的温柔,体贴,连命都是给她的,独独给她。

然而,无论他在他眼中如何出尘清灵,妖始终是妖。人妖殊途,除非他能褪去妖身,否则一生都只能与傅晚晴有缘无分。

他不要命地来夺戚少商的仙魄,不是为了得到,不是为了升仙。只是为了能和她做一对平凡夫妻。

戚少商想到这里,心里突然有点闷闷的。明明知道他永远都只属于那个女子,自己却还是忍不住把那个塑成仙骨的方法透露给他。

就像是到底不死心把他让出去一样。总想从这个人身上再得到一点什么,就像那日他从林间翩然而现的刹那,戚少商几乎真的以为自己醉了。天上人间,他都未曾见过如此的一个人,明明是妖精,却可以浑身澄澈清明得没有一点杂质。他的笑明明应该是媚态横生,但却在这张脸上映出一丝淡漠和孤傲。他的眼睛,像生来就是要睥睨众生的。

戚少商以为自己只是一时的失控,却未料到为了拌他在身边,自己竟也玩起这种你追我逐的游戏,更未料到自己为了他,连‘合体双修’这种禁忌的方法也透露出来。

“说到底你不过是个散仙,我未必就胜不过你,”没有注意到戚少商脸上莫名凝重的神色,顾惜朝伸出手拂去方才落下的青叶,纤长秀气的手单单只是看着就有种吟风弄月,抚花分柳的逸韵。戚少商微微笑了笑,冲着顾惜朝走过去,“我们这样打来打去,实在是闷得很。若你愿意听我一言,我倒有个好法子一较高低。”他边说,脚步未停地便走过来。若是平时顾惜朝定已出剑避他三尺以外,这次却反常地愣在原地,仍他接过手里的‘无名’,当空一抛,弹指一点,那原本杀人见血的利器瞬间化作七弦焦尾,定定地落在顾惜朝面前,“自古名士配琴剑,有剑无琴岂不扫兴。”

“确实好琴。”顾惜朝心中虽疑,却也为这旷世难得的好琴所吸引,忍不住抱在怀里慢慢抚弄一番,泠泠而下的琴音如山雨初晴,风荷乍放,又似冷雨湿檐,风过蔷薇,妙音入云,人间难得。

未想到经‘无名’这杀人名器变幻的古琴竟也有这般冉冉花明,涓涓流水的古道意境。顾惜朝不禁盘膝而坐,细细拨弄。而就在他转身间青影漂浮,笑音入耳的刹那,戚少商就知道自己怕是再难逃开这孽缘了南有乔木,不可休思。汉有游女,不可求思。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水矣,不可方思。

一蔻星灯,烛泪黯垂。青色的长衣缠在桌下,那人影投在墙上,如工笔勾勒得那般动人细腻,摇摇晃晃的烛光里他连脸上的表情都显得不那么真实。

他轻轻握住那双柔荑似的手,端在怀里的样子小心得有点过分。那双总是药香缠绕的手曾经在他未成人形的时候将他从那场罕见的风雪里救出,把他的根植在这半山林中,每日与他细语愁肠,坐看云气日落,漫山紫气。他也不知道从什么开始这个女子开始成为他冗长苍白的生命里一簇烂漫盛开的花,然而,这簇花却在离他最遥远的地方兀自绽放,他可以远远地看着,却永远无法走近。因为无论他在那个女子心中是个多么优秀的夫君,他在别人眼中始终只能是个妖,于是他开始发了疯一样逼着自己尝试一切可能褪去妖骨的方法,甚至差点幻回妖身魂飞魄散。直到另一个人的出现,他似乎看到了一星希望,他以为可以轻而易举地拿下这个看上去放浪不羁的男子,他也以为这个人和他以前遇到的仙人一样迂腐不化,不懂变通。

然而,他们的追逐从相遇的那天开始就已经驶向了一个失了控的方向。他抓不住这个结局,就像,他看不透这个男子一样。

“戚-少-商!”

顾惜朝从梦中愕然惊起,他眯起秀美的眼睛茫然地向四周望了望,桌上的酒和菜都已凉透,到了这个时辰晚晴为什么还没有来。

更何况今日还是她的生辰。

(1 / 7)
(戚顾玄幻)白月满寒山

(戚顾玄幻)白月满寒山

作者:荷小夏/薄荷夏夏 类型:免费小说 完结: 是

[戚顾]白月满寒山BY薄荷夏夏 文案 依旧没有什么好说的,《逆水寒》的同人。。。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戚少商,顾惜朝 ┃ 配角:傅晚晴,黄金鳞 ┃ 其它: 第 1 章 积石如玉,列松如翠。郎艳独绝,世无其二。 紫竹青颜,巉峦流水,白烟引素,浩淼清澄。半山云气缭绕的苍紫垂暮重重,山间竹影轻摇,翔鸟相合。 蓦地,风动,影疏,叶落无声,笑语轻起。 簌簌风中,两个人影一前一后,足不染尘,踏月而行,一时孤鸿哀嚎,群鸟皆惊。 “顾兄引在下一路相逐至此,莫非真的要狠下心来取在下性命?” 身着素白的长衣的男子一手攀着紫竹,一手持着寒剑。而剑未出鞘,却杀气四溢。 “哈,取你性命?” 早已没入竹林深处青影早已失了踪迹,但那似乎凝着水汽的声音浸在这满山青叶的紫竹间竟有几分惑人心神。 “你的狗命才值几文小钱?本公子还不见得稀罕。” “这么说来,顾兄的意思是?……”不知何因,那白衣男子听了这般狂傲不敬的话却丝毫未见动怒,反倒笑得沁出两个酒窝。原本英气逼人的脸上顿时显出几分调侃不羁的意味,“看来顾兄到底是舍不得在下,不过其实顾兄大可不必破费周折地引在下过来。在下对顾兄可是念得紧呢。” 话语刚落,只见林间竹叶一颤,猝然飞出几簇寒光直直地攻向白衣男子。那人身似游龙般在竹间轻轻一绕,顷刻间已掠过数步之远,但仍旧笑得纹丝不动,那笑就像刻在脸上那样,好像无论发生什么都抹不平,擦不去。 看着就让人生厌! 隐在林间的人恨恨地一掌抚在树上,满树的叶似暮春杨花,飞散而下,落入烟尘。 “自戚某与顾兄相识以来,顾兄共赠在下青叶十枚,古人云,无竹使人俗,顾兄与在下都非俗人,能以竹相交,也算是……”男子眼中陡然掠过一丝调笑的轻曼,“情投意合吧,”“戚少商!”‘情投意合’这四个字才刚出口,林中人已一个闪身杀到眼前,他相似于竹叶的青衣在半空中划出一个优雅而凌厉的曲线,乌黑如泼墨般的长发飞扬而起,半敞的镶着灰色细绒的领口间,脖颈下玉色的肌肤让那白衣男子愣是看得灵魂出窍似的,握着剑连躲都来不及躲,“真是不如不遇倾城色,有次颜色,当真是傀俄若玉山之将崩,肃肃如松下之风。”仿佛丝毫未那剑尖直指的方向,男子只是一味沉醉地盯着那玉影,“惜朝,你已有这般风姿还何苦执着于修仙超脱,若让在下说,你早已是竹中仙人。” “废话少说,出招!” 连着几日来来都被戚少商这般露骨挑衅地看着,顾惜朝倒反而不觉先前的尴尬羞愤。攻过来的招式不减凌冽之风,想要狠下心取了他性命一般。 “唉,你何苦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