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推荐 寻欢全文精彩免费阅读

时间:2019-05-14 14:56 /免费小说 / 编辑:夏商
主角叫婴宁,司徒的小说是《寻欢》,它的作者是寒月笼纱最新写的一本免费小说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婴宁应了一声是,可是总管大人并未叫他起身,所

寻欢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篇幅: 中篇(10w字以上)

《寻欢》在线阅读

《寻欢》推荐章节

婴宁应了一声是,可是总管大人并未叫他起身,所以他只能继续跪著。

──对那位王府的总管来说,打了婴宁,不过是一种驯服下人的手段。不管婴宁有无行差踏错,这个下马威,他迟早还是会找到借口来执行。

这一跪便跪到了下午,地板又冷又硬,婴宁本就瘦弱,跪著的时候几乎就等於是用两根腿骨撑在地上,支著上身。两条腿很快就麻木了,之後接踵而来的,却是针砭似的疼痛。酸涩的闷痛,隐藏在皮肉之下,折磨著濒临崩溃的身体。况且这个时节春季未过,仍有几分春寒湿气,婴宁跪到後来,腰身以下已经支持不住地颤抖,双唇发紫,眼前一阵黑一阵白。

意识有些恍惚,许久以後他听见有人在说:“王爷……带下去……先洗干净……”还是能感觉得到有人将他拽了起来,因为跪得太久,现在僵硬的四肢还不能完全舒展开来,两腿以十分怪异的姿势耷拉著,走得踉踉跄跄,婴宁基本上是叫两个小厮一路拖著走的。

身上还有些酸痛,被带到一处名为“华清池”的地方,从外边看去像是一座偏殿,进了里边,才看见殿内右侧一个小浴池。左侧中央则是摆了一张约有腰部高低的长桌,四周散放著几把椅子,而最靠左侧贴紧墙壁的地方立了一排柜子,每个柜子分作几层,摆满了各种用具。婴宁扫了一眼,看到的有叠得整整齐齐的摞毛巾,型号、质地各不相同的大小玉势,还有一些中空的管子……总得看来,和“寻欢”馆畅欢堂外边的浣洗间相差无几。

老老实实地跪下,便看见一位精瘦老者,发丝花白,可是精神烁烁面色红润,听见小厮们唤他叫做“锺管事”,猜想他必是这华清池的主管大人,婴宁安分地跪在那儿,膝盖处还是疼得难受,却只能咬牙忍耐。记著受到的教训,乖乖地请安:“奴才见过管事。”

刚刚还架著他的两个小厮被锺管事挥退,到门口守著,婴宁没了他们的支撑,只能用两手撑著地面,努力跪直身子,用力之下两只纤细腕子战抖得厉害。

锺管事只是问他:“是王爷从‘寻欢’买出的男妓?”

“是。”咬了牙,有些羞耻,也有些惶恐。

“懂得自己清洗後庭吗?”

婴宁的头垂得很低,几乎看不见面上的表情,答道:“懂得。”

“嗯,懂得最好。”那个声音太过冷冽和无情,听不出一点情绪,婴宁甚至觉得自己的身子,被这冰冷的语调冻得微微一颤:“你是伺候王爷的人,按规矩,不管王爷有没有招寝,每日早晚都要清洗一次,以便王爷可以随时使用。今天你初进府,这第一次先教你清洗步骤,以後早晚一次,到华清池报道,自己清洗後庭,你可记下了?”

婴宁答谢,道:“谢管事教导,奴才记下了。”

“把衣服脱了。”

婴宁一愣,随即站起身,不紧不慢地速度开始解开了身上裹著的长衫。春季的天气并不十分阴冷,加上这些衣服本就是司徒在欢馆的时候吩咐底下订做的,为了方便司徒的使用,衣服一概质地轻薄简单易解。脱掉长衫,里面就是光裸的身子,只剩下一条底裤。手下动作不停地,又将裤子也脱了下来。

他站在那边,一身白皙通透的冰肌玉骨,虽然消瘦骨感,但两瓣翘臀却肉肉的很是丰腴,让人一看就能联想到摸上去的滑腻手感。

婴宁是在出堂挂牌之前赎了身的倌人,除了在“寻欢”,便鲜少有机会露体於人前。如今,要他面对著不是司徒本人的一群陌生人裸身相对,实在有那麽一丝丝的不自在和……难堪。有些无措,小人儿一双乌黑大眼里永远是一副水汽蒸蕴的模样,看上去就像是只受困的小兽,乖顺而且无辜。

两个侍仆服侍他仰躺在那张宽大的桌案上,分开他拢紧的双腿,折成M形放好。身下那处娇嫩窄穴暴露在微凉的空气中,不安地微微瑟缩。有侍仆拿了温热的毛巾为他擦身,不知道水里加了什麽,湿巾擦过身体的时候自然有一股清香留下。

正疑惑间,锺管事那种死气沈沈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水里加了凝香露,是从花叶中提炼出来,有净身功用的香露。日後你自己来做的时候,须得先用布巾擦身,再清洗後庭。”

侍仆手中的毛巾擦过下身的时候,依旧很仔细地清理,细细地擦过每一条褶皱和沟壑,甚至用手隔著一层布巾,握住两团软肉轻轻揉捏。婴宁最开始的时候反射性地想收拢双腿,可是马上他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顺从地放松自己任由他们施为。

擦过一遍,那侍仆又取了润滑用的香膏,挖了一坨摸在穴口,伸入几指为他扩张穴口松弛肉壁。

身体里的异物感在这一刻格外清晰,婴宁忍不住缩紧了肉穴,想要排出侍仆手指似的一缩一缩。

被他这麽一夹,侍仆本来打算加入的第二根手指也再无空隙可寻,有些气恼地拍了拍婴宁的臀肉,不满道:“别夹这麽紧,现在给你润滑是怕一会浣洗伤了你的後庭,你现在要是不配合,一会难受的可是你自个。”

情知侍仆说的也是真话,只是婴宁在众目之下赤身露体,加上被伸入陌生人的手指,身体不受大脑控制地下意识就感到排斥。好不容易才调整了呼吸,努力地放松身下被进入的地方。

侍仆的手指增加到三根,将润膏摸匀,就退了出来侍立在一旁。

一根软管在他的注视下插进体内,婴宁好歹是欢馆训练十年的男倌,这点粗度和深度他还能应付。只是随之而来的水流奔泻而出冲进内部,冰冷的清水触碰到温热的肉壁,剧烈的温差让婴宁产生了一种被冻住的错觉。维持著原来两腿大开的姿势,无助地仰著头。水流得有些急,下腹被注得微微鼓起,不过片刻腹部便隆起了一座小丘,宛若怀孕数月的妇人。

肚子里涨得难受,锺管事下令停止放水,两名侍仆走上前托起他的後臀,让他体内的水流得以冲入更深的地方。

“每次灌水的分量都是有严格要求的,虽然允许你自己清洗,可是水量绝不可以减少。以後你自己清洗的时候,我会安排侍童伺候,你且记著切不可心存侥幸弄虚作假。”

婴宁依旧应“是”──腹中的折磨叫他说不出多余的话来。

又过了一炷香的时间,侍仆才将他放了下来,捧了小桶要他排出体内的液体。

众目睽睽之下,婴宁有些排不出来。僵持了一会,却见那点红蕊一缩,一股清流溢出,喷入小桶之中。这几日胃口欠佳,司徒不在以後,路上吃得也多是在欢馆里吃惯的一些流食,因此这次浣洗後庭出来的水还算颇为清澈干净。

饶是如此,锺管事依旧如法炮制,又浣洗了两次才停手。

接下来便是沐浴,水温颇高,婴宁刚泡进去的时候就觉得太热。可是没有挑拣的立场,婴宁听了命令,将自己全身上下搓洗了好几遍,直到原本呈透白淡粉的肌肤泛起一层红雾,才擦干身体换上一件白色的宽大衣袍。从浴池里上来的那瞬,婴宁觉得有些头晕,在热水里泡得久了,浑身上下每个毛孔都在散发著热气,脸颊处被掌掴的地方还火辣辣地疼著,雾气氤氲,胸口闷闷地,喘不上气似的难受。

锺管事似乎对他沐浴後的效果颇为满意,看了他一眼,随後打发人去请示王爷按何位分封赏。

端卿王爷身份显贵,豢养的侍宠娈童可以依例分封位分。一般来讲,新纳的男宠都会先封“侍人”;等承了主子的恩泽雨露後,可视情况擢升为“小爷”或者是更高一级的“少爷”;若是主子青眼有加特别看待,则可以得赐“君”号──这时位分便已与女妾侧妃等同,男侍能做到这份上的,也就基本到头了──只是男女身份毕竟有别,习惯上“君”还是略低“侧妃”一等。

婴宁身份特殊,出身娼馆,与一般脔侍又不相同,因而锺管事一时也不知道该按何种品级安排他的住处和发放份例。

等待侍从前去请示的这段时间里,婴宁还是要跪在指定的地方等候结果。

──种了药穴之後,婴宁就发觉自己的身体变得比以前更加虚弱了,那七天的酷刑调教,仿佛抽走了他身体里本就所剩不多的精气,如今便只是被罚跪了半天,也会撑不住产生昏厥感。

婴宁现在跪在空旷的大殿里,过分宽敞的空间给他带来了一股莫名的压迫感。折腾整日,此刻已经是日薄西山的时辰,微弱的夕光透过窗柩洒进来,身体里那股热气还在一个劲地往上涌,头脑有些昏沈沈的。

他看著自己的处境……眼前负手而立的锺管事和一干侍仆,他跪在中央矮了一截,瘦瘦小小的身子罩一件宽大白袍,跪等在这里,看起来就像一只待宰的羔羊;屋顶很高,支撑房梁的柱子,还有家具漆的颜色,一律是那种鲜亮中带著沈重和肃穆之感的枣红色,既尊贵,也冷酷。所谓王家风范天子威严,大抵如此。

有脚步声从殿外传来,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婴宁觉得这个脚步有点急促,也有点慌乱。

太阳渐渐落下,从身後洒来的阳光一分分地弱了,婴宁看见有一道影子出现在眼前,知道是前去请示的随从回来了,但是按规矩他不能乱动,便还是老老实实俯在那儿跪著。

好半天,他才听见那人的声音在身後响起:“王爷有令,赐新奴婴宁桃花锁环佩一副……”似乎是对後面的命令也心存犹疑,顿了一顿,才续道,“并由管事安排,调杂役房差使。”

身上的温度越来越高,婴宁没有什麽反应和动作,只觉得四肢百骸间突然生出一股异样的倦怠。

其实锺管事对於王爷这个命令也并不完全理解,原因在此:

王侯之家,只有被视为“性奴隶”的贱奴才会戴上象征其身份和主子所有物的锁环佩,这样的奴隶,除了作为主子发泄的器物,几乎没有任何价值,是比普通奴隶以及下人更为低下的一种存在。司徒虽然冷酷,对待下人和侍宠却向来宽容,也不屑玩弄欺凌奴隶,所以但凡达官之家,多少都会豢养一些美貌男孩作为“性奴”把玩,可是司徒却从来没有过纳过任何一个“性奴”。

再说,戴上了锁环佩这样的淫具,落实了这“性奴”名分以後,按理还应加配项圈,按牲畜份例豢养,不准站立身体,只能四肢俯地跪爬,且绝不允许有衣物蔽体。但是王爷後半句“调杂役房差使”,又明白地交待了要让婴宁在杂役房服侍,这就不能将婴宁完全以“性奴”的身份看待,伺候主子的同时他也需要服劳役。

这两条命令下来,却是自相矛盾,无怪锺管事虽然掌管後园多年,也觉得迷惑不解。

想不通王爷的意思,而底下的侍仆已经端上了王爷赏赐的一副桃花锁环佩。很是精细的做工,材质也很稀罕,一般人家,性奴多是养来发泄而已,锁上环佩,是对奴才的一种身体开发,同时也是一种约束。因此很少有人会拿贵重的珠宝玉石来打造,至於做成这样精细漂亮的桃花枝藤模样,就更是罕见,光是打磨所费的功夫就不会少。

锺管事把目光转移到低伏在地上的婴宁的发顶,低低轻喝一声:“还不谢恩?!”

(15 / 33)
寻欢

寻欢

作者:寒月笼纱 类型:免费小说 完结: 是

《寻欢》作者:寒月笼纱(鲜网3.31完结) 文案: 属性分类:古代/宫廷江湖/强攻弱受/虐心 关键字:关键字:婴宁 司徒 小倌 男倌系列之《寻欢》《寻欢》 主角:婴宁、司徒 配角:谢语陌、端泽王、陵韶音、 曾经的迁怒和暴虐,揉碎一颗赤子之心──看当朝王爷和娼馆男倌的情仇纠葛。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