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会破灭的青春(欧文兢,黎佳倩,师正帅,夏楠)精彩大结局 岸南/岸南桥现代

时间:2020-03-16 13:49 /免费小说 / 编辑:郑飞
完整版小说《不会破灭的青春》是岸南/岸南桥所编写的免费小说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欧文兢,黎佳倩,师正帅,夏楠,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在当时,卫铃作为欧文兢的同学并没

不会破灭的青春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篇幅: 中长篇(20w字以上)

《不会破灭的青春》在线阅读

《不会破灭的青春》推荐章节

在当时,卫铃作为欧文兢的同学并没有显得特别打眼,她没有扎辫子,服装整洁又简洁,身材很均匀,脸面虽谈不上如花似玉但算得上标致,可以用干净利落来概括她;卫铃像其他的女同学一样纯洁文静,她给欧文兢印象是特别勤快,虽然她也有着乡村女孩那种保守但她很有远见,很积极地接受新观念和新事物,对所谓的高级东西都淡然处之,那时的她虽然没见过世面,但对世面并不畏惧;她平时积极寻找新鲜的文章和书籍来看,喜欢请教任何老师和同学以解答她感兴趣的问题,可以说她是个骨子里就不安分的女生,尽管那时他的外表和行为并没有让人惊讶的地方。

欧文兢回想十年前那段清涩的校园时光,再看看现在这个看似光彩的社会,他觉得当时那种令人反感又令人感到禁锢的校园生活其实也是黄金难买,那才是没有污染的净土,尽管那时有压抑有烦躁,尽管感觉那时候老师的脸很臭;再看看现在,外面那自由丰富的世界真是污浊太多,铜臭味十足,一些人为了钞票可以做任何要皮不要脸的事情,践踏道德的事情处处呈现。当然人不可能老是呆在过去的时光里,人也不可能逃避各种形形色色的社会现实,尽管不少社会现实是繁杂和不如人意的,但人还是要去适应社会上的一切,并且要在适应社会的基础上去谋取自身的发展。那些欧文兢的同学和欧文兢一样,他们在一定的时候也要投入社会寻求生存和发展,也要经历社会上的一切,欧文兢想想十年前又想想现在,那段清涩、短暂、难熬的校园时光成了一段旧电影胶片。

青涩时光

谈起女性,欧文兢在高中时期的一位女同学现在是个商界“女强人”,理性地说她是一位社会精英,那也是位曾经出自农村的女孩,名叫卫铃,这个曾经朴素美丽的女孩现在成了服装界的大名人,这倒不是她是什么国际或国内的大模特,而是她在做着非常大的服装业,这位女强人不是什么高级知识分子出身,而是和欧文兢一样,是个曾经的落榜生;她在学生时代努力过、拼搏过、失落过,后来迫于现实和生活承受着失去大学梦想的痛苦走向社会谋生,在经历无数的风风雨雨后她成功了,应该说她辉煌了。

欧文兢回忆起卫铃这位女生时候,脑海里又回到那段刻骨铭心的故境,他想到卫铃必然会想到高中同班的所有女同学,因为当时像卫铃这样的女生很常见,但她现在跟当初的很多女生就有了非常大的变化和区别;欧文兢一想到旧同学就会感觉时光在脑海里倒流,高中同学们的那朗朗笑声又萦绕耳旁,男女纯情历历在目,当时由于学校是寄宿制的乡村中学,且学校规定一月只放两天假,所以日常生活上的琐事都是学生自己做。每到周末,班里的男女生会结队到校附近的小河里一起洗衣服,因为学校没有自来水,洗衣非常的不便,到小河边就着不缓不急而又清澈的河水洗衣是相当过瘾的事情,另外,这样的时间和地点是男女生“亲切”接触的好机会;每次在河边洗衣时女生会主动而又含蓄地帮男生洗衣服,当然这不含对男同学有没有好感的成分,只要是自己的同学她们都会不分姓名和相貌进行帮助,做着单纯和最热情的事情,在当时那种环境下,女同学们感觉帮助他人是体现自己美感的重要方式。当然男生也会挣相着帮女生干着力所能及的事情,他们有的会帮着任意一位女同学端着满满一脸盘洗干净的衣物回学校,也有的会帮助女同学提起一桶清澈但又沉重的河水回学校供其使用,当时水在宿舍里可是好东西,因为没自来水,所以比较宝贵。如果是在夏天,男女同学在河边会产生最美妙的天然乐趣,那就是打水仗,在这个季节里只要是同学们有机会在学校那条小河里洗衣服就必定会出现打水仗的事儿,好似泼水节,当时也不论是谁发起的,只要是有泼水的必然会引起全场男女参加“战斗”,女同学们会全身投入泼水事件当中,毫不示弱,他们在纯朴之中表现着有力的开放,每到这时河边会打成一片,用手捧着水泼别人的、拿脸盘盛水泼别人的、拿水桶盛水泼别人的等耍得不可开交,不少学生都被逼的“跳河”,不管男女弄到最后个个都“湿身”,但有一点绝对可以保证:不少女生或男生们在夏天穿的那薄外衣被水浸湿后会隐现出纯洁的肌肤,尽管这个诱huò很大,但男女同学们个个都不会“失身”;泼水玩耍清凉又刺激,那时的男女同学感到泼水是件快乐无限的事情,他们都感觉那比在枯燥而又呆板的课堂快乐多了。不论是过去或现在,现今的中学生在学校是不容许谈恋爱的,这也必须要这样规定的,如果中学放任学生们青春期的冲动那将会导致很多畸形的男女关系,也确实会影响基础教育的学风和质量,强行控制是必要的,但严禁男女正常交流和接触那也不是最好的教育方式。欧文兢在上高中的期间,他们的学校几乎容不得男女生在班里多说一句话,因为男女关系对于老师来说只有两个字:错误;青春期的年轻人对异性有着感情的渴望是避免不了的,他们在生理和精神上都会怀有异性神秘感,欧文兢记得,当时尽管处在紧张的学习之中,但一些有情男女还是会写些无署名的情书秘密递给暗恋或爱慕的人,尤其是一些男同学,他们时不时给某个女同学的课桌抽屉里或课本里塞上一封无署名的情书,有的同学所写的情书比优秀散文还要流畅动人,老师们知道了也无可奈何,因为没“证据”,可以说,欧文兢在上高中时候他的那些想谈恋爱的同学都是在谈着精神恋爱,越位但不越轨,在那样的时期和场所这应该是有谈恋爱倾向的学生们最可行的爱恋方式。

在当时,卫铃作为欧文兢的同学并没有显得特别打眼,她没有扎辫子,服装整洁又简洁,身材很均匀,脸面虽谈不上如花似玉但算得上标致,可以用干净利落来概括她;卫铃像其他的女同学一样纯洁文静,她给欧文兢印象是特别勤快,虽然她也有着乡村女孩那种保守但她很有远见,很积极地接受新观念和新事物,对所谓的高级东西都淡然处之,那时的她虽然没见过世面,但对世面并不畏惧;她平时积极寻找新鲜的文章和书籍来看,喜欢请教任何老师和同学以解答她感兴趣的问题,可以说她是个骨子里就不安分的女生,尽管那时他的外表和行为并没有让人惊讶的地方。

欧文兢回想十年前那段清涩的校园时光,再看看现在这个看似光彩的社会,他觉得当时那种令人反感又令人感到禁锢的校园生活其实也是黄金难买,那才是没有污染的净土,尽管那时有压抑有烦躁,尽管感觉那时候老师的脸很臭;再看看现在,外面那自由丰富的世界真是污浊太多,铜臭味十足,一些人为了钞票可以做任何要皮不要脸的事情,践踏道德的事情处处呈现。当然人不可能老是呆在过去的时光里,人也不可能逃避各种形形色色的社会现实,尽管不少社会现实是繁杂和不如人意的,但人还是要去适应社会上的一切,并且要在适应社会的基础上去谋取自身的发展。那些欧文兢的同学和欧文兢一样,他们在一定的时候也要投入社会寻求生存和发展,也要经历社会上的一切,欧文兢想想十年前又想想现在,那段清涩、短暂、难熬的校园时光成了一段旧电影胶片。

强势的她

对于有志向考大学且想一展才华的学生来讲,他们对前途都很有抱负,也可以说他们都是未来建设者中的潜在精英,因为他们有很高的求知和发展欲;而这些潜在精英一旦失去上大学的机会,那就会对他们形成很重的精神打击,严重的可能会使他们的思想发生扭曲,从而导致他们渐渐失落;也有些神志清醒的落榜生不被高考这个槛所左右,他们会因此变得坚强,他们也会因此变得明智,他们虽然迈不过实现理想的槛,但会选择从别的地方绕过去,从而实现理想,同样可以达到槛那边的世界,或者到达比槛那边好得多的世界。选择这样“明智”的做法是需要独特的思维和开阔的视野的,另外还需要具备能经得起折磨的吃苦精神;选择这“明智”的做法对于男生来讲是有人能做到的,但像卫铃这样的女生能做到这些则有些不可思议,卫铃这样一个没经历高等教育的农村女生能在服装界闯出一片天地绝对不简单,她在成功的背后肯定有一系列的故事。

评价一个人是否强大或有能力不是用好斗争胜来衡量的,主要看其是否有先进思想,如果一个人有了先进思想那等于这这个人在本质上是先进的,一个思想先进的人再外加一点努力和适当的体力劳动就会取得成功;卫铃就是一个这样的范例,她的成长环境是艰苦和落后的,但他的思想并没有被他成长的环境所羁绊,她有超前的思维方式,她能耐得住性子做一般人不想做的活儿。一个自小不是在大都市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卫铃能在服装界取得这么大的声誉是令欧文兢感兴趣的,欧文兢认为卫铃不但有故事而且应该还有很多的见解,她对未来的发展应该有更独特的眼光,与卫铃这样的人交往或交流必定受益,那倒不是只看她多么有经济实力,而更多的是体会她的人格魅力和领悟她的处事态度与处世观念。

当今的社会就是一个公平竞争社会,不管是国内和国外,谁有本事谁就可以“风光”,尤其是在经济领域,金钱是开放的,人们都可以用合法的手段拥有它,且可以大量拥有它;谈金钱给人感觉很俗,但金钱在现实生活中直接影响着社会发展,金钱可以很直观地衡量一个国家的经济实力,金钱可以提升一个家庭的幸福感,金钱能体现一个人的工作能力。当某人谈到某人怎么有钱时这是直接体现这个有钱人有本事。很多老百姓都喜欢用“有钱人”这样的称呼来形容成功或有成就的人士,他们不会去分析“有钱人”的出身、年龄、学历、家庭地址等各种乱七八糟的因素,他们只看这个人的经济实力,有经济实力的人就会被老百姓认为是个能人;另外被老百姓称为“强人”的就是让老百姓受惠的人,一个企业家或政府官员能让群众富裕或过上好日子就是“强人”,群众是不会去看这个企业家或政府官员有多么高的威望、有多么好的口才、有多么好的出身、有多么高的学历等;总之,“能人”和“强人”在当今的社会是用经济来评定的,用任何头衔来获取这两个令人羡慕的“俗称”是徒劳的。

当一个人有了大量金钱时那这个人就是“能人”,一个企业的员工或一个地区的老百姓富了,那里的“头儿”就是“强人”。卫铃给很多外人的感觉是非常有钱,他不但个人有钱而且她解决了很多人的就业和温饱问题,甚至让很多人富了起来,卫铃既是“能人”也是“强人”。卫铃是精明和勤奋的,她又是大度和善良的,他是农村出身,她深深地体会到财富对人生和家庭的重要性,她了解老百姓的疾苦,她在条件具备的情况下会尽可能地让缺乏财富的人享有收入,她看到别人能在她自己的带领下过上满意的生活时感到非常舒心,她感觉那比她自己获得不菲的经营收入有意义的多。在大多数外人眼里来看,卫铃这样一个在事业上靠自己打拼的女子比那些所谓的都市小资女子要有力和高尚得多,她的实在和魄力使那些只贪图打扮和饮食的女人显得苍白无力,更使那些依赖别人包yǎng的女人显得无地自容;卫铃的事迹在某种意义上来讲也突出了男女是平等的,很好地说明了男人能做到的事女人同样能做到,以往那些体现经济实力或经济头脑的事物现在不一定都属于男人,这些东西同样可以在女人身上体现,现在人们也没必要把所谓的大款和富豪都定位在“MAN”上,“MAN”能做到的事情“WOMAN”同样能做到。

欧文兢象记者一样,有什么样的新鲜事儿就希望去“采访”,不过他与一般的记者不同,他“采访”的东西不是直接报道的;虽然他自己不认为自己是作家,但在他的生活圈子里认识他的人都称他为作家,面对卫铃这样的“焦点”人物他早就有“采访”的打算,他想从这位女能人的身上找到更多创作或学习的素材,他更想和这位老同学叙叙同学旧情,因为多年不见同学间都会对对方的过去经历感兴趣,不管那些经历是好是坏,象卫铃这样的成功人物更能“诱huò”别人想对他了解;欧文兢自从出社会后就没有和卫铃见面,当时他们“散场”之后就各奔东西,也没有见面的机会,因为在外谋生能顾得上自己的吃住就算不错了,哪还有机会天天去找不在一起的同学见面;欧文兢和卫铃的联系也是在一年前事儿,在那时他就找到了卫铃的联系方式,这个时代网络发达,要找到一个人不象传统年代那样困难,但现在常用到的电话和网络这样的联系方式不能让欧文兢很详细地了解卫铃的“故事”,因为通过电话和网络不能使一个“曾经”的男同学去清晰地了解一个“曾经”的女同学在多年不见期间的状况,更何况欧文兢是个有对象的男人,尽管他和卫铃是同学关系,他也不想通过电话对她问三问四的,就是想对她问三问四也要考虑对方方不方便,如果联系卫铃并“打听”她时她的身边有个对象或丈夫的话还可能会出现误会,所以欧文兢不能深入地了解这位曾经朴实而现在独特的同学;远程“见人”在当今是需要具备一定的经济条件的,在外的吃、住、行都得花钞票,如果没有很好的收入或经济支撑是不容易和远方的熟人会上一面的,欧文兢是苦过来的人,对这个情况很有感触;现在的欧文兢完全具备去远方“见人”的条件,他现在不用考虑费用问题,只考虑别人什么时候方便接见;欧文兢最大的乐趣就是去旅行,最愿意做的事儿就是创作,当然也最愿意做与创作有关的社会接触和与有“故事”的人接触。不管是在欧文兢的生活上还是工作上,黎佳倩是非常支持和理解欧文兢的,所以欧文兢在社会上的交际是自由的,他可以随意地与人正常交往,没有那种给外人看起来是个“小男人”和猥琐的样子。

相见“上海1931”

由于工作性质,欧文兢现在可以象学生那样可以享受暑假,暑假又来了,欧文兢每当这时侯就有到远方去的机会,探亲、访友、旅游随便怎么安排都可以,这次他“安排”自己去上海,当年他在高考后曾经去过的那个城市,但那是在几年前去的,本来就一天一个样的上海现在肯定跟几年前大不一样了。这次欧文兢去上海的任务有三个:一是访一下多年未见的高中同学卫铃,这位在服装界的搞得有点“名堂”的女人;二是去逛逛上海的图书市场,了解一下书市行情;三是逛上海的老街。

欧文兢这次去上海没有象那年高考考完那样:独自一人,迷茫和漫无目的地背着包先乘火车去长江的上游重庆,然后坐游轮慢慢悠悠地兜着风顺江逛到上海,而这次他是携着他的另一半黎佳倩舒心地乘飞机快捷而又优雅地来到上海;马克思说过事物是变化的,确实是真理,欧文兢当年带着失落的心情在上海闲游时根本想不到以后会是什么样子,甚至感觉人生有可能就定位于此;就此而论,每个人都不需为自己遭遇的糟糕状况感到难过,事情都会过去,事情都会变好,阳光终究还是要出现的。

欧文兢来上海之后很快就与卫铃联系上了;一天晚上,在卫铃的邀请欧文兢见面是在一处建于三十年代的楼宇,这栋建筑处于遐迩闻名的外滩边,这栋外墙上标有“1931”字样的老建筑现在是一家西餐厅,这不是一家普通的西餐厅,而是一家高档西餐厅,一般的工薪阶层是不会轻易来到这里的,这家西餐厅里面的设施尽管都是新建的但还是延续着三十年代的风格;这里的风格都是充满厚重和沧桑感,但又不失文雅和整洁;结实的木质阶梯,既朴实又坚固的铸铁边框大窗户,古典味十足的大木门,里面的灯光柔和地渲染着餐厅里的气氛,为了突出餐厅特色,这里每张餐桌上都有一两根白色的蜡烛插在古典味十足的铜质烛台上,这些蜡烛并被点燃,蜡烛发出闪闪的光点很能让人产生一种看到希望的心情,那烛光就好象是在那黑暗又民不聊生的三十年代留下不灭的革命火种,这里的一切让欧文兢感觉好象是通过时光穿梭机回到了他没经历过但听说过的三十年代情景;餐桌上铺的那洁白无暇的餐布给人的感觉就是吃这里的东西卫生干净,这里没有一点影响情绪的事物,在这餐厅里面就餐的人都是平和地说着话,声音绝对不会对旁人造成影响,偶尔听到最响亮的声音是刀和叉处理食物时碰到盘子发出的响声,当然也少不了轻声而又经典老旧的西洋或旧上海时期常放的乐曲,那首《夜来香》使人一下子置身在三十年代的上海;来这里消遣的人也不少,但几乎没什么人乱走动,这里与吃中餐那种熙熙攘攘的局面大不一样,这就是中西饮食文化的显著区别,这也显示着上海三十年代西餐氛围与现代西餐氛围的不同,因为这个餐厅就是模仿着三十年代的一切;这里确实适合聊天谈事情,这里有周到的服务和艺术感十足的环境,更棒的是这里有厨技很棒的厨师做出一流的美食,不会让交流的人感到乏味和无聊。

在欧文兢眼里,卫铃现在出现在了与家乡上高中时期大不一样的环境里,欧文兢在和卫铃一起读书时候也没怎么把卫铃与这高档的西餐厅联系在一起,说实在的,在那个吃的是食堂简单饭菜、睡的是简陋的上下铺、坐的是没有背靠的凳子等这样的环境与时代里,谁都没有什么奢望,希望考个大学就不错了,另外就是希望自己能顺利把路走好。

卫铃比欧文兢提前出现在了这家西餐厅,她在电话里提前告诉了她所在的餐位,欧文兢来到这家西餐厅后直接到该餐厅的二楼找到了正坐在靠落地窗边一座位上的卫铃,卫铃在欧文兢到来时站起了身用那非常善解人意的眼神打量着好几年没有见面的高中同学,她同时也露出了真诚而又善良的微笑。卫铃的发型还是在学校读书时的那种本色,这是她最没有变化的特征,还是那种爽朗的中长发型,不过她的发质比以前更亮更乌黑更抖擞,她没有模仿大多数女人喜欢的那种披肩的长发,更没有那种用染色剂和电烫等“工艺”制作出来的所谓时尚发型;她的那张脸庞变得比以前“标致”很多,显得非常洁净,泛出自然而又健康的细腻感,完全没有那种经过称之高档化妆品实则充满化学物质的东西抹出来的样子;珠光宝气更没有在她身上体现的机会,她只是很得体地用了一对小小的耳丁,颈上戴了很细的一条黄金项链,左手的无名指上戴了个钻戒,按国际公认的戒指戴法来推理:她应该结婚了;身上穿了件大方又显时尚的大条纹休闲杉,得体而又简洁;眼神能给人直接显示着状态好坏、知识渊博、善良与否,一看卫铃的眼神就知道她生活和工作状态好,她蕴藏了着不少知识,她非常善良;这西餐厅里面的柔和灯光映照在卫铃的身上使之看起来很有经典味儿;她的一切给人的感觉就是清爽,整洁而又实在。

“欧文兢。”卫铃叫了一声。

“卫铃,好久不见。”欧文兢也打了招呼。

“哎,不是好久不见呐,是很久不见呐。”卫铃用很浓厚的河中地区方言说道。

“变化太大了,没想到八年后会来上海与你相见。”欧文兢说道。

“真感激你千里迢迢来到上海看我。”卫铃显得有些兴奋地说道。

“很早就想看你,但之前对你的状况并不知情,现在知道了你在上海所以就来了。”欧文兢说道。

“你的情况我听说了一点,现在我们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就好,都不要追求太高的要求。”卫铃平淡地说道。

“你的情况我也听说了一点,说实在的我对你目前奋斗出的成果很钦佩,尤其你是一个起点不高的女生。”欧文兢说道。

“没什么钦佩的,我只是做自己喜欢的事,而且是专心地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我感觉自己还有很多事情没做到位。”卫铃说道。

“像你这样优秀的人在社会上也是少量的。”欧文兢说道。

“谢谢过奖,你有今天的成绩也是奋斗的结果,你也是优秀的,我也很高兴你能找到自我。”卫铃说道。

“自高考后你是怎么生活的?”欧文兢问道。

“自从与大学失去缘分后我别无其他选择,只得选择就业。”卫铃说道。

接下来他们把前后所经历的事情谈了很多。

欧文兢与卫铃坐在这餐厅里可眺望黄浦江的落地窗旁的座位上,这个位置可以全视角欣赏黄浦江景色,这餐厅里面的一切充满了怀旧感,音乐、桌椅、灯具、地板、墙画、餐具等都在复制着三十年代的西餐厅,欧文兢与卫铃在座位上边喝咖啡边谈着过去与现在。餐厅里面散发着橄榄油的芳香和煮咖啡飘洒出的浓香,这些香味弥漫着这浪漫感十足的西餐厅每一个角落,这些能讨人嗅觉和味觉喜欢的东西使人的心情也十分愉悦,这可以使谈话氛围充满愉快气息。但这餐厅外面的世界主要体现的还是现代化,在这里可以恬静地透过落地玻璃窗饱览黄浦江两岸的风景,欣赏外面那韵味十足的江景。虽然是晚上但是黄浦江依然可以焕发出靓丽的风景,黄浦江周边那些不知名的五颜六色灯光影射在江面上使其景色别有一番情趣,江对岸那高耸云际的观光塔和一些高档写字楼自身发出通体的光亮,虽然是晚上但这些建筑物没有一点休息的意思,“黑暗”这种色调在上海的晚上是流行不起来的,上海的每个角落在晚上都在尽可能地发出光芒;一些世界顶级品牌广告在各个显眼的位置迷幻般地炫示着,它明显在提示着上海始终是国际化大都市;《夜上海》这首歌虽然是早期关于上海夜生活的老作品,但这作品里面关于上海热闹的夜这点一直在上海保持着。这些里里外外的景色调节着欧文兢和卫铃的谈话心情,使他们的交谈不会过于单调与乏味。

默默地向理想靠近

欧文兢在这优雅的西餐厅与卫铃聊了将近三个小时,过去的现在的都聊了不少,八年多没见面的老同学坐在一起确实有很多话题可以聊;卫铃在高考过后的大致“轨迹”也基本呈现给了欧文兢。

卫铃在高考考完后离大学录取分数线差了三分,她就因为差这三分被排斥在大学门槛之外,她就因为差这三分而无奈地走向社会找工作干了。高考就是这样,你离录取分数线差一分和考零分没什么区别,一条分数线画得死死的,迈过这条线就进入理想的世界,迈不过这条线你就不是上大学的料,也没人管你没大学可上的痛苦,就是这么没情面可讲;当时欧文兢所在的学校里很多学生就是因为差几分甚至零点五分而与自己的大学梦告别,最后不得不回家重新“规划”自己的人生,有些不听命运安排的学生继续复读,他们认为自己就是再老也要考上大学,一些复读的学生因为每次在高考中离大学分数线只差“少量”的分数而在高中呆了六七年,重复地过着麻木而又怀有理想的复读生活,更有甚者在复读年数过多后不得不伪造自己的档案来隐瞒自己偏大的年龄以取得高考资格,欧文兢在高中读高三时还能看到几个他在高一时就面熟的高三生还在复读班里面坐着,那些复读生除了眼神里透露出要在高考中考个高分的决心外,剩下的就只有麻木和憔悴,很显然他们被大学梦牵制和奴驭了,他们本来是处在风华正茂的阶段,却在高考分数线面前变得如此没活力。

卫铃在落榜后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后选择了走向社会,她不想在高考分数线上面浪费掉自己的青春,更不想在大学分数线面前变成“学奴”,他想开了:做自己喜欢和擅长的事情才是最好的。

尽管大学对任何人来说不是个骗局,但卫铃在高考失利后没有再眷恋着大学梦,她认为如其强迫自己的意志还不如顺从自己的意志,她也认为,自己不能在残酷的现实面前实现自己的理想那就绕过这残酷的现实去实现自己的理想,道路对于每个人来说不止一条;她像很多高考落榜生那样自高考过后就告别了一切校园生活,投入到了充满自由、艰辛、机遇的社会当中,到社会上去找自己的理想,当然社会上的一切远没有大学校园那样单纯和安逸。

无论是什么样的人投入到社会当中去首先要经历的是艰苦和打拼,知识分子和非知识分子一般都逃脱不了这样的阶段,知识分子和非知识分子有一点区别,就是知识分子投入到社会当中时会有“光环”,这种区别就如在社会上工作的大学生和非大学生,人家一般会感觉大学生不错;可能一些顶尖级的知识分子在社会某些关键领域担当着不可轻视或不可替代的作用,如高级政治领域和高端科技领域,这是顶尖级的知识分子必然存在的领域,剩下来的就是大多数的普通知识分子,普通知识分子和非知识分子在社会上发挥的作用还真不好说,往往是那些没读过什么书的人经营着一个大企业或一大摊不错的生意,他们在经济领域狠狠地把持着他该把持的东西,普通知识分子们反而要给他们打工,尤其是中小企业这领域里非知识分子占主导地位很普遍。

卫铃说她自己就是以非知识分子的身份和心态进入社会的,她当时很清楚地定位自己的目标,她不需要做官也不需要做科学家,她有一个听起来很简单但有远大目标和理想的事业:做服装。卫铃很早以前就想在未来自己设计和生产服装,生产一种老百姓都能买得起的体面服装,由于她是农村出身所以对底层的老百姓穿着很有感受。在她看来,中国农民的穿着有欠体面,不能体现大国形象,她认为中国的农民形象更应该树立起来,因为中国是农业大国,中国的农民最能代表中国的国家形象,中国农民的生活水平最能体现中国的经济状况,中国的农民是否强大最能体现国力是否强大。她当时体会到农民们也有爱体面的心情,但好的服装市场老是远离农村,且好的服装所标出的价格老是“吓”走农民,这应该是中国农民在国际上提升不了国际形象的最表面原因。

理想是好的,但理想又是遥远的,每个人要达到遥远的理想必须要拼搏。卫铃在高考过后还一时找不到头绪,因为她的家乡没有服装产业,在那个经济不是很发达的县级地区没什么能让人好好实现理想的机会,所以她暂时无从下手,外地有服装产业但她人生地不熟,且一个刚从高中出来的女学生也不想一下子跑得老远求发展。不久,她在一个县城当干部的亲戚介绍下进了当地的一家棉纺厂,由于没过硬的文凭只能干基层活儿,她只得进这家棉纺厂当上了纺织工;卫铃对工种并没产生多大的看法,她反而瞧不起那些整天坐在办公室和看看报纸的“知识人”,她也看不起那些上班准时拎个包来下班准时背着包走的“混混族”,她认为这些人已经没有了前进的动力,创新的任务肯定不能交给这些“知识人”和“混混族”;她认为一个很辛苦且可能被人看低的纺织工才是很可能实现理想的人,没有低层的纺织工们辛苦付出劳动的话那纺织业就失去了最基本的生存。卫铃知道纺织业是服装业的上一级产业,这两个产业之间的关系是紧密相连的,没有纺织业也就没有服装业,在这里工作至少可以去学习与服装业相关联的知识,就是因为纺织业和服装业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性,这使得卫铃心安理得地做起了纺织工人。

一说到纺织工人,很多人尤其是中学生都会联想到《包身工》这部文学作品,虽然这是描写旧社会的文学作品,但很多人还是惯于把纺织工人与《包身工》联系起来;这部作品是来源于夏衍先生在解放前切身体会过的经历,暗无天日的纺织车间、衣衫褴褛营养不良精神麻痹的劳工、凶狠的工头、麻木不仁的同工、厂方无任何尊严地对待劳工、可以使人劳累到死的工时安排、象猪窝一样的集体宿舍等这些场景是旧社会纺织业的真实写照,《包身工》里面那种没人性的劳动制度与环境深深刺痛着读者的心,很多读了这部作品的人对纺织业基本不怀好感,但那是旧社会的纺织业情景,资本主义制度被社会主义制度取代之后肯定不会出现《包身工》的“续集”。

卫铃进了她所在县城的棉纺厂进行着八小时工作制的生活;纺织工人在新中国初期被定位为荣耀的女性职业,这个职业有很强的政治优越感,那时很多非知识分子的姑娘或大姐们都期望成为纺织一员;改革开放后的纺织业就不怎么令人热血沸腾,因为承包制搀和了进来,有点带“资”的味道,“帮老板打工”成了很多职工的口头禅,尽管工作条件和环境比非承包制要优越,但很多人还是改变了纺织工人有优越性的看法,纺织工人在改革开放后没有了光环,纺织业成了一个非常普通且没什么技术含量的行业。卫铃没考虑工作优不优越,也没有过多地考虑制度问题,这些都不是她所考虑的范畴,她考虑的是怎样经历好自己的每个阶段,因为他的想法并没有停留在纺织上,她的目标是服装业。上车间、吃食堂、住集体宿舍、用每周只有一两天的休息日做做自己的事等是卫铃大致的工作和生活状况,每个月能领到不到500元的工资。

卫铃就在这有些闭塞的棉纺厂里面呆了两年,就是在再好的时代纺织业的生产环境也是有些恶劣的,除了机器轰鸣声就是漫漫灰尘,还要经常倒班;在这期间她生过小病、受过小伤、遭过小的工作批评、遇过别人的求爱,她尽管身处不是发达的地区,工作于一个不是很高雅的环境,但她的思想并没有被所处的环境所禁锢,在这两年里她对外面的信息反映很灵敏,她会很注意单位里面存在的任何报纸,有空时会去买自己感兴趣的最新杂志,也会留意电视广播上的一些有用信息,她尽可能地了解到对自己有帮助的信息,机械式的工作远不是她的定位;她还有一个与众不同的是特点:坚持学外语,他总感觉没有外语很难走的远,她国际化观念很强。

当卫铃感觉有些底子后就打算去上海寻找他的理想,那是个国际化大都市,轻工业也很发达,尤其是上海的服装业在全国是有名的,经过一番考虑后卫铃就来到了上海。

来到上海后她临时住在亲戚那里落脚,然后就找起工作了,当然,她凭那张高中文凭肯定很难在上海找到一份体面的工作,但卫铃也没有想过去找体面的工作,她初来上海的目标就是在服装业这块找一份自己能做的事情,工种好不好她无所谓,先生存下来,她当时的目的就是要尽可能地看看和学学服装业里面的知识以及运转机制。一个有理想能干大事的人基本不会考虑身处环境的安定与否,也不会考虑自己在某种环境之中地位是否高低,也不在乎自己出身有多卑微,有理想的人基本都是抛开一切杂念向自己那宏远的目标迈进,“侧打旁敲”的东西对他们来说只是小插曲。

象卫铃这样的文凭与资历不容易在上海那多余牛毛的写字楼里面谋取一个能坐办公室的职务,现在大城市里面的写字楼基本上与大学学历粘在一起,大专以上的职员随手抓一大把,卫铃其实也没想过要当办公一族,她没羡慕过那些看起来体面而有轻松的工作,她倒感觉那些窝在办公室里的职员们有些奴才样,他们为了自己每个月的固定工资顺利到手而低三下四,他们为了不吃亏而精确地打考勤卡上班,他们为了保留自己尽可能多的空余时间而按时地下班,给人的感觉很刻板和压抑。卫铃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工作寻找后,她找到了一份大体环境与自己相符而具体事宜与自己相差很大的工作:一家服装厂仓库管理员,且这家工厂在远离上海市区的上海某郊区,但这工厂生产着高质量的名牌服装,各地繁华的大街上都有它的服装专卖商店。

卫铃没有任何怨言,她倒感觉这是新的开始,至少她所处的产业环境是她自己感兴趣的,在这里她可以了解服装生产的各个流程,还有一点就是这里能很快地得到的各种信息,能很快地了解产业动态,还有,能在空余时间去上海市区逛逛,去街上浏览新潮的事物,买自己想看或学习的书籍。

卫铃在处于上海市郊的服装厂辛苦而又充实地生活着,白天在堆满货物的仓库里忙着搞清点,这个工作随不忙碌但也不轻松,旁人也没在意这个穿着工作制服的仓库管理员,她太没显眼的身份了。虽然很单调但她从来就没把自己永久定位在这个仓管员的岗位,她感觉自己在今后还会有很多提升,因为她相信自己的努力和用心会换来实力,她在这个岗位上认真地处理着她该处理的事情,她认为既然在做一件事那就把它做好,这也是塌实向目标迈进的必然阶段。她晚上就学习着专业但谈不上系统的服装类知识,在大学里面才有各种系统性的专业学习;卫铃是完全凭自己的兴趣去学服装类知识的,她自己如饥似渴地利用空余时间学了不少专业知识,没有老师去指导她,没有专业性的课程表,她想弄清什么就学什么,她所学到知识完全是她自己慢慢钻研出来的,她所睡床铺上的枕头边堆满了书籍,主要是关于服装之类的专业书籍,也有一些文学或其他的书籍,要学习专业知识和了解外面的世界必须不断阅读;在艰苦环境中学到的知识往往比在舒适的环境中学到的知识更扎实,因为在艰苦环境中学习的人她会珍惜每个来之不易的知识点和道理,会十分珍惜来之不易的学习时间,在艰苦环境中学习的人更善于把学到的知识应用到实践中去,把知识高效地化成能量和效益。

(32 / 33)
不会破灭的青春

不会破灭的青春

作者:岸南/岸南桥 类型:免费小说 完结: 是

文案: 该故事通过欧文兢等几个高考落榜青年的奋斗故事反映了当代应试教育所存在的一系列弊病,压抑死板的中学教育,浮躁不务实的大学教育;该作品也深层描写了当今社会底层民众的真实生活情景,指出了当今社会所存在的就业弊病,描述了当今城市和农村的老百姓们各自存在的生活矛盾;同时也证实了非科班出身的人只要有正确心态和崇高理想同样可以“发光”。 青年欧文兢在若干年前的高考中名落孙山,在中学时他像其他有志青年一样怀着崇高理想和美好追求,考上大学是欧文兢等很多农村有志青年实现理想和获得发展的好途径,但残酷的高考分数线阻断了欧文兢等很多学子的梦想,很多学子因为差了些分数而破灭了大学梦;这使欧文兢等出身农村的落榜青年们不得不走向水深火热的社会去谋生,他们没有背景、没有依靠、没有关系网、没有高学历、没有丰厚的资金实力,他们只有靠自己全力打拼。 不甘示弱和追求真理的欧文兢怀着理想在社会上经历着风风雨雨,迷茫、挫折、失落、劳累、嘲讽缠绕着他,他在社会上谋生和漂泊的过程中渐渐发现自己梦寐以求的大学和大学生们的状况并不如自己想象的那样理想,他发现在现实社会中很多大学生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样有优势,他感觉自己这个非科班出生“混”在社会上的人远比他们充实和有发展。 之后,他也发现了当初和他同是落榜的几个高中同学在社会上经过“挣扎”后取得了知识分子们难以达到的事业层面;欧文兢在社会经历了复杂的生活和目睹到那几个当时和自己同是落榜的同学后,发现理想的实现并不是由是否上过大学来决定,每个人只要坚持理想善于思考和付诸努力同样可以取得自己想要的未来。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