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藏玄机(出书版)小说完结版 古洛与简万库费克申

时间:2019-02-25 10:16 /奇幻科幻 / 编辑:雨馨
小说主人公是古洛,简万库的小说是《案藏玄机(出书版)》,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费克申创作的奇幻科幻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锋利的手术刀像切冻豆腐一样,切开死者的尸

案藏玄机(出书版)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篇幅: 长篇(50w字以上)

《案藏玄机(出书版)》在线阅读

《案藏玄机(出书版)》推荐章节

锋利的手术刀像切冻豆腐一样,切开死者的尸体,胡亮几乎要吐了出来。古洛看着他苍白的脸和倔强的目光,说:“走,到走廊里抽支烟。”

他们抽完烟(其实胡亮不会,不过是让烟在他的口腔和鼻腔里转个圈儿),再次进屋子时,看到的却是让他们大吃一惊的场面。

法医拿着手术刀,口罩掉到下巴颏上,眼镜片则在鼻尖上闪着光,那是落在上面的汗珠的反光。他嗫嚅着:“这……这……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啦?”古洛走了过去。

“死者不是死于颈椎骨折……”

“那是什么?”

“我第一次看到,死者的心脏几乎碎了。”

“什么?心脏碎了?可没有外伤呀。”古洛立刻就理解了法医的惊愕。

“是呀,要不我说我是第一次见到这种现象的。”

“莫不是……”胡亮犹豫地说,他想起了类似于传说的一种神奇现象,平常他认为那不过是人们编造出来的神话,但现在,即使以他那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冲劲儿,也不敢造次了。

“说!你知道什么就说什么。”古洛不耐烦了。

“我练武时,听人说有种死拳,就是击打对方的前胸或后胸,力量极大,造成的冲击波可以震碎对方心脏,立即致死。”

“内伤?”法医问道。

“和内伤还不太一样。内伤不见得要命,有的内伤要命也得几天。不过,也可以说是内伤吧,是置人死地的内伤。”胡亮摇着头说。

“什么人会这种,叫什么?死拳?”古洛并不认为这是神话,因为事实就在眼前。他是个天才的侦探,对人类世界上发生的不可思议的事情从来是见怪不怪,甚至对最不可靠的传言,他也是先相信下来再说。“轻易的否决是阻碍深入探索的最大障碍。”他常常对那些年轻的警察们说,而年轻人正和人们想象的相反,轻信不是他们的特点。

“我听说,有的习武的人会,这需要长时间的练习,就是所谓要极其深厚的功力。”

“练这杀人技术的是练内家拳的还是外家拳的?”古洛现学现卖地问道。

“外家拳和内家拳都能做到。外家拳虽然讲刚健、凶猛、迅速,但内家拳也常常用内伤伤害对手。所以……”胡亮没有往下说。

“不管你说的内家拳还是外家拳,反正凶手力气是够大的了。震碎心脏,又毫不费力地扭断脖子,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法医说。

“你倒提示我了,凶手可能就是一个人。”胡亮眼睛看着古洛说。他失望地看到古洛的眼光并不是夸赞。

“嗯。”古洛只是若有所思地随意应道。但胡亮不知道,这个老侦探已经知道他下一步该如何去做了。

六 强中更有强中手

他就是那种被人形容吃了豹子胆的人物。如果有人问他惧怕什么人或事,那就真难倒了他。他所自豪的一身胆气和膂力要感谢那场浩劫。那十年,他不像同龄人大部分都到广阔天地里去了,由于家庭困难,他“文革”前就辍学了,“文革”开始的那年,他当上了一名学徒工。接着就参加了造反团组织,投身于那场轰轰烈烈的运动中了。他曾是自己组织中的副司令,专管武斗,在他透着淡淡笑意的眼睛和有力的双手下,成了残废(现在叫残疾)的人十个手指头是不够数的。“文革”后,虽然有人告他是三种人,要处罚他,但令所有人感到奇怪,但也不奇怪的是,他没有受到什么判刑一类的严厉惩罚,只是被开除了他在“文革”中得到的共产党的党籍。不过,这种人永远是时代的弄潮儿,不管是政治运动还是改革开放,他们都要从中捞它一把。于是,他下海去买卖服装。虽然中国人危言耸听,把和气生财的商业买卖说成没有硝烟的战争,但他这个从血和铁中摸打滚爬出来的“文革”斗士却输给了那些勤快、精明的同行们。“妈的,无商不奸。”他恨恨地骂道。回家后,打了一顿老婆,踢了让他回忆起悲惨少年的孩子几脚后,就着咸菜,不醉不快。从此后,他就几乎从这个活生生的世界上消失了。

但这次是真病了,不得不去医院了。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场病是他峰回路转的开始。

“这些个蠢警察还问我看到没有?我能和你们说吗?你们抓过我几回了?”他想起威风凛凛的当年,那时只有警察敢来败他的兴。“文革”结束后,包括做买卖时,警察还找过他好多次麻烦。“蠢呀!这叫阶级斗争。我是绝对不说的。”他这话并不完全是如同托尔斯泰小说中人物的内心独白,而是对一个神秘人物说过,那个人笑着,点点头。可以看出他是在感谢,但当他看到对方的眼睛时,这个胆包着身子的家伙都不由得打了一个寒战。“他想反悔?还是……”是的,他想到“杀人灭口”这个词,但他却不相信,或者说不想相信,因为这次机会对他来说,太重要了。

他提起两只巨大的拳头,低头看看。这是多么有力的拳头呀,像铁块一样坚硬!“我怕谁呀!”他自信地想。但他又想起对方的模样。“也不是个好惹的主,那巴掌下来,拍人和拍苍蝇似的。”他觉得脖子后面一凉,不由得缩了缩头,好像那蒲扇一样的巴掌就要落在他的头上一样。但他并没有退缩,只是回想着他在“文革”殴打的各种人的样子。“也有那种人,但……”他再往下想就有些不好意思了,因为他打的大部分是手无寸铁的人,而两派武斗时,用的是冷兵器,后来发展到热兵器。他有些后悔了。“应该带个家伙来。”可约定的时间已经不允许他回去了,他想起“铤而走险”这个成语。“只好这样了。”他生平第一次有了听天由命的感觉。

他抬头看看前方,白色的路灯闪着光,在飘洒的雨滴中,那光有些闪烁不定,这让他想起了鬼火。“鬼火是绿色的。”他想。也许这是安慰自己,但在雨中,那水银灯确实闪耀着绿色的光。在光的下面是越来越密的雨珠,树叶在雨滴的敲打下,发出微弱的声音,和时不时飘过来的冷风合在一起,就发出怪异的声音,像是一种野兽低低地呻吟,又像是种只有在夜间才出没的鸟扇动着翅膀。

他耸耸肩,挂住了雨衣,用锐利的眼睛看着前面。他看见在一盏黄色、黯淡的饭馆门前的灯下,一个人影站在那里,看着他的方向,他的心跳动得快了起来……

一个多小时后,老天收了雨,一群喝了许多酒、一直在饭馆里等着雨停的工人跌跌撞撞地冲了出来。他们大笑着,互相骂着,往回家的路上走着。当他们酒醒后,才深刻地体会到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现象都不是起自一个原因,而是各种因素凑在了一起,才使得他们成为一桩命案的发现者。

在这里面有一个比较清醒的,他后来回忆说,一个软绵绵的东西把他几乎绊倒时,他听到有人跑步的声音。但他的证言太靠不住,因为离他五步之外的派出所警察几乎被熏得醉了过去。“妈的,你喝了多少?”警察忍不住说出了粗话。他是个年轻的警察,肮脏的人类社会还没有来得及污染他那纯洁的灵魂。他讨厌喝酒抽烟的人。

“不多,比他们多喝了半瓶。”他伸直胳膊,画了大半个圆圈,“可我比他们能喝,所以我听到有人在跑。”

“好了。你们看好了现场,我去打个电话。”年轻的警察皱着眉头看着倒在路上的人。刚才他已经摸了这个人的脉,不,是根本就没找到脉搏。他也用手电筒照了照那可怕的放大的瞳孔。一个醉鬼在旁边说:“能看到谁杀的他?”

“你怎么知道他是被人杀的呢?”警察很机智。

“我估计的,一看那地上还有血呢。”醉鬼说得对,那流出来的血在积着雨水的柏油路面上还没有凝结。

“你怎么知道是血?”这个年轻的警察发起了倔脾气。

“你闻闻这味儿!血腥味!”

“你就在这儿闻着,我去打个电话。”

过了不到一个小时,受人尊敬的李国雄和他手下的刑警、法医、现场勘查的技术人员都聚到了这条偏僻的小巷里。

“看看有没有证件?”李国雄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几十分钟前那美好的梦境紧跟着他来到凶杀现场。不用说,李国雄的美梦除了破了案子,得到表扬,就是又升官了,这次是两者都有。所以他被电话吵醒,很有些沮丧,但刑警的回答让他更加沮丧,而且很震惊。

“没有证件。有张诊断书,上面的名字是魏有福。”

“什么?你说是魏有福?”李国雄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本打算今天去拜访这个人,因为他是医院门前凶杀案所涉及的人之一。虽然他连目击者都不是,而且,李国雄认为重要的涉案人员应该是死者的男友,但他还是准备将古洛的程序再走上一遍。“谨慎,谨慎,再谨慎。这就是我们的原则。人命关天,马虎不得。”这是他刚当刑警时,古洛告诉他的,他始终牢记在心,虽然他多少有些怨恨目中无人的古洛。

他马上又起了疑心:“会不会不是那个魏有福?叫这个名字的人太多了,再说,诊断书也不是正式的身份证明,也许他认识魏有福。如果真是他的话,也未必就能和医院凶杀案联在一起,因为他连目击者都不是,凭什么死?为什么要杀他?更大的可能是巧合,他是死于其他原因的凶杀。”李国雄这样一想,心情便稍微平静下来了一些。

“别大惊小怪,惊慌失措。我的办案方向是对的,目前取得的成绩也很大。如果是那个魏有福,也不一定和本案有牵连。巧是巧,但在我办的案子,或古洛办的案子中,这种巧合难道还少吗?”他再一次为自己打着气。

家庭暴力在中国,不,在世界上都不少见,暴力的受害人很是令人同情,但随着时代的变迁,弱者越来越让人鄙视了,当然不是残疾人,而是那些正常人中的弱者。这些人成为一个社会阶层就被称为弱势群体,如果是个人就被叫做窝囊废。不过,这种称呼似乎简单粗暴了一些,于是,便有了对这种人的解释:“可怜之人难免有可恨之处。”说得多好!顿时让你觉得刚刚萌发出来的仁慈、同情的念头不过是一时的愚蠢在作怪,千万要找出这个人的可恨之处。而且,也确实能找到,譬如说,眼前这个女人,为什么不离婚呢?为什么不找妇联呢?为什么要把自己挣的钱都交给虐待狂的丈夫呢?她的可恨之处太多了,不值得同情。特别是当死神将她解救出来后,她居然泣不成声,足足有一个小时,没对李国雄说出一句像人类语言的话。

“好了吧。行啦!再哭下去,我们就没法谈了,你丈夫也就白死了。”李国雄虽然心地善良,富有同情心,但也被这个年轻时很有姿色,被魏有福软硬兼施占有的女人弄得心肠像铁石一样了。

“那……你让我说啥?”魏有福妻子的大脑终于恢复了语言功能。

“不是问过你了吗?昨晚他干啥去了?”

“我也不知道。他什么都不跟我说。我要一问,他就打。”说着,女人拉开了领子,那里已经看不到皮肤的颜色了,青红色的伤痕有的鲜明,有的黯淡,这不是一次打的。李国雄这下明白了这个女人为什么穿着长袖衬衫。

“那他平常,特别是……噢,对了。前几天我们的人去了你家,你知道吧?”

“我那天上班去了,回家听孩子说了。我问他,他那天挺高兴,说,对,来了俩警察,查市立医院门前的杀人案。我说,为啥找你呢?他说,那天晚上他不是看病去了嘛,警察问他看没看着可疑的人。那你看到了吗?我又问他。他说‘看到个屁!我都病成那样了,眼睛、脑袋都不好使了,就是看着也不知道是咋回事’。我还想问,他就把脸儿背过去了,说是要睡觉。我哪敢再问那个凶神呀!”魏有福妻子的眼泪又流了下来。她肯定是想起男人打她的情景了,或许这眼泪是为自己流的。“知道可怜自己了。”李国雄猜想道。

(61 / 157)
案藏玄机(出书版)

案藏玄机(出书版)

作者:费克申 类型:奇幻科幻 完结: 是

案藏玄机之旧梦疑踪 出版时间:2013年5月 文案: 悬疑鬼才费克申奉献警界推理盛宴,刑侦追踪再演扣人心弦《红蜘蛛》。 三十年前,偏远山村一桩灭门悬案惨绝人寰…… 三十年后,一通恐吓电话,竟牵出一桩桩离奇命…… 企业负责人、落魄画家、退休老警察,为何相继被杀? 一具无头男尸神秘出现,让案件更加扑朔迷离…… 死者是谁?他们之间又有着怎样的联系? 案中案,谜中谜,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命案,该从何查起? 而命案的背后,有隐藏着怎样的悲凉真相? 案藏玄机之血色 情怨 出版时间:2013年5月 文案: 悬疑鬼才费克申奉献警界推理盛宴,刑侦追踪再演扣人心弦《红蜘蛛》。 市财务大会进行的夜晚,一名与会者被残忍杀害; 企业财务负责人深夜暴卒,其妻随后竟暴尸街头; 案件嫌疑人死于车祸,是意外事故还是精心策划? 冰冷沉默的尸体、触目惊心的现场、丧心病狂的凶手…… 随之而来的桩桩命案之间到底有着怎样的联系? 谋杀的背后究竟隐藏着多少不可告人的秘密? 一张由自私、背叛、邪恶、欲望交织的迷网玄而又玄, 神探古洛该如何突出重围,揪出真正的幕后黑手? 案藏玄机之致命记忆 出版时间:2013年5月 文案: 悬疑鬼才费克申奉献警界推理盛宴,刑侦追踪再演扣人心弦《红蜘蛛》。 市立医院门口惊现神秘女尸,死者被丝巾残忍绞死; 日本游客神秘失踪,被发现时颈骨扭断、五脏俱裂; 犯罪嫌疑人频频出现在人们视野之中,到底有何意图? 千里之外,关家惨遭灭门,唯一幸存者竟成为疯子; 而三十年前的一位神秘老人,似乎与之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血迹未干,血腥的味道还在飘荡,目击者、嫌疑人又接连被杀, 神探古洛能否冲破迷雾,破解血色掩盖下的真相?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