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山空海空写的小说 破局小说阅读(三寒)

时间:2020-02-24 23:51 /免费小说 / 编辑:胡适
《破局》是山空海空所编写的古代免费小说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三寒,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嗨,这不明摆吗?人家都寻死寻活的…

破局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篇幅: 中篇(10w字以上)

《破局》在线阅读

《破局》推荐章节

“嗨,这不明摆吗?人家都寻死寻活的……”

“山鸡变凤凰了吧这都……”

“啊,大少爷可是……嘿嘿……”

“咳咳!”老管家的声音掺杂其中,人声显然低了,只听到管家冷硬的声线,“咱们魏府大门大户,养的可不是吃干饭的!还要嚼舌根的麻烦领了工钱另谋高就吧。”

这话说得可就重了。顿时,散的散,留下来的也再不敢怠慢。

三寒听了个云里雾里,这到底是……?

脑海中直觉地闪出那个躁动的午后,那个布满喘息声音的房间……

一只手冷不丁搭上他肩膀。三寒一下蹦起,转过头来看去,俨然是那张看得熟悉的冷冷的脸。

“说吧,怎么回事。”

一到房间落座,少爷先是盯了他好一阵,直看得他心里打鼓,才缓缓开口。

声音还是往常那般,却又有点不同……

就是刚才回来的路上,他也是走在前面一言不发,背影看起来比往常更冷,更不容靠近。

“呵,”抚上额角,“我都忘了,你不会说话。”

三寒张了张口,神色更为困惑。

“人家说,无声狗才能咬死人。看来是不假的。”

三寒不敢稍动,今天的情况,似乎都有点不同寻常。

“那好,”少爷坐进椅子里,也不看他,“我也不追究了。”

三寒还是不能明白,只是直觉需要申辩些什么。刚一伸手,便被少爷打住。

他抬起头:“从明天起,你不再是我身边的人。乱在背后吹风的人,我还用不上。”

西院日久失修,也不知道怎么着,迟迟没有修复的意思。

每到下雨刮风,破屋子只能在风雨中苟延残喘,得过且过。

三寒撑着伞,一脚深一脚浅地,还要仔细着手中好不容易煎来的草药。

母亲又病倒了。似乎是早年落下的病根,每逢风雨天,必然浑身发烫高热不退,严重的时候还会抽搐,嘴里含含糊糊的,发不了声,只是一阵又一阵粗重的喘息。

走进屋里,大半身子都已经湿透。顾不上换衣服,随便擦两下忙把药给母亲送去。清醒的时候并不会亲近他的母亲,这时会受不住痛苦地握住他的手,紧紧地,很用力。指甲抠在肉里,很痛,但却是难得的来自亲人的温暖。

喂了药和稀粥,听着逐渐平复的呼吸,三寒暂时放下心来。把湿衣换下,从柜子里摸出手帕包着的东西,一个,两个……显然还差很多。

这回还能用那些个草药随便对付着,下次呢?病根要断,很难,但是长此以往,母亲遭的罪只会越来越重。

药铺掌柜的脸色已经十分难看了,长贫难顾,就算再有善心,要长年累月的接济也不是个道理。

但他们,确实是耗不起昂贵的药费。

三寒曾经想过离开。或者不能过得更惬意,但至少不用对着里里外外这诸多人的嘴脸。

嘲讽,谩骂,恶毒的,冰冷的,无情的……

不期然地,他想起那个身影。

纤弱的女子,似乎叫做“小冬”的。

那天少爷的冷言冷语,就如同一个谜,他直到很久之后的某天才无意从别人口中听说到。

故事很简单。

自恃年轻貌美的女子,费尽心思希望被主人看上,兴许留在身边,做个小妾,再争气点,生个儿子,或许就荣华富贵,再也不用过遭人使唤的生活。

如意算盘打得响,生米也熬成熟饭,一切美梦似乎都会成真。

但她算错了一步。

对方一句“这个丫环是谁?”立马就能把她打下十八层地狱。

于是,一步错,步步错。

存心传扬出去的谣言,变成不守妇道的铁证;一心想依托的良人,最终也变成镜花水月。

只是一步之遥。

“麻雀要高飞,也要看看自己翅膀够不够硬!”

于是,翅膀不够硬的麻雀,最后在得知老东家要把她卖给巷尾方屠户作填房的时候,一头栽在井里。

所谓自由,究竟会是怎样?

但是,他不能,想也不能再想。

只有在这里,才至少有那么一块地能让他们母子喘息。

即使,这根本也是别人施舍的。

三寒趴在母亲床沿,拉了拉身上的毯子,一只手轻轻握住母亲的手。

(7 / 67)
破局

破局

作者:山空海空 类型:免费小说 完结: 是

楔子 男人搓着手,禁不住又从怀中掏出一个酒葫芦,把所剩不多的酒全往嘴里灌。 “唉,唉!你可给我留点啊!” 旁边的人推搡了他一下,男人又晃了晃手中的葫芦,扔了过去,看着黑沉的天色:“这天可真冷……” 浓重的黑,子夜无星。 冷空中风声被扭曲成若隐若现忽远忽近的怪异的声响,似压抑的悲歌,或是鬼魂的低吼…… 较为年轻的男人用手肘推了推同伴:“大哥,你听这声音……怪瘆人的……” “嘿,”男子擦擦嘴角的酒渍,闲闲地说,“这里,本来就是个不干净的地方啊……” 年轻人身体明显地抖了抖,也不知是吓的还是冷的:“啊……” “你不知道那个故事么?” “哈?” 男人的声音中多了点兴味,越说越起劲:“那个‘鬼子’的故事啊。” “鬼,鬼,鬼……” “嗯,是啊。”下意识摸摸空了的酒葫芦,男人跺了跺脚,才又说,“你还没去过府里西边那地儿吧?”见年轻人强掩惊恐而又好奇的摇头,“那里有间破屋子,就住着个哑巴寡妇。 “那寡妇早年就守了寡,丈夫听说是在河里被淹死的,老爷见她可怜,便收了进府做了长工,就在西院侍候。却没想到啊……” “怎么,怎么了?” “后来夜里一道雷,就把西院都烧了个清光。火光连天,一直烧了三天三夜。再后来,才渐渐清理干净了——可是那么个地方,怎么可能还有活人呢?” 男人叹息着摇头,神情有点惋惜:“西院渐渐就荒废下来。直到一天晚上,也是这般天气啊,忽然有人听到娃儿的哭声,很凄惨的,就这么从那边传开来,胆大的人过去一看……” “看到什么了?” 男人似乎对年轻人的抢白有点不满,顿了顿才又说:“就看到那个早该死透的寡妇,手里抱着血淋淋的婴孩,就这么一丁点大……” “啊!” “唉,你说,这到底是人还是鬼呢……呵呵。”男人把故事说完,也不管年轻人发白的脸色,自顾自靠在柱边休息。 “西,西,西院就是……”年轻人牙关有点打战,男人闭上眼睛养神,敷衍地点了点头:“就在我们的背后啊。”想了想又补充,“要去那边的话,这里是必经之路。” “鬼,鬼……”年轻人有点结巴地开口,还走到近前粗鲁地抓住他肩膀。男人不耐烦地皱眉:“鬼什么鬼的,你胆子也太……” 才一睁眼,趁着天上发白的月光,他张开了嘴,但接下来的话却说不出口。 月光下,树林边,一个瘦削的如同鬼魅的身影静静地看着他们。 男人似乎也听见自己牙齿打架的声音,眼睁睁看着那身影越出树林,向他们走来。 “大,大哥……”年轻人的声音有点像哭。 男人也不知如何是好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