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夜语,天杰,任天杰的是哪本小说 憾动你心全文精彩阅读

时间:2020-04-03 14:09 /免费小说 / 编辑:连清
主角叫夜语,天杰,任天杰的书名叫《憾动你心》,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沈苇最新写的一本免费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好不容易得个空闲,夜语无力地滚

憾动你心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篇幅: 中短篇(1w字以上)

《憾动你心》在线阅读

《憾动你心》推荐章节

好不容易得个空闲,夜语无力地滚离天杰的怀抱,微喘着气盯着他的胸膛,刚刚她偷偷地告诉自己,天杰的举动是因为吃天宇的醋,可是事实上很清楚的知道,天杰不过是想证明他的男子气概,与吃醋无关,她不过是在自我欺骗。

搂着怀中娇弱的身躯,紧闭双眸的天杰并未入睡,脑海中不断有个声音问他今夜?为何如此疯狂的要着夜语?如此折磨着她?是否想让自己的身影狠狠地烙印在她脑海中?甚至不可否认,他自私的想要让夜语怀有他的孩子。

为何会如此?一切全乱了套!为了夜语,他辞退了阿彩和小芬,连新任女友乔敏儿都功成身退,他不顾乔敏儿哭花了脸、跪在地上求他别?弃她,毫不眷恋的离开,使得乔敏儿失去控制地尖声大叫,但是依然唤不回他的心。

再忆起尚文龙今日的一番话,他不停地想起尚文龙说夜语心中唯有任天宇的身影,其实就算尚文龙不说他也知道。

是的!他成功地夺取了她的身体,却得不到她的心,想要她的心吗?心底有个声音大声地问。当然不!他要她的心干嘛!能卖得到钱吗?真能卖出的话又值多少钱?他要了也没用,所以他不要也不想要,管她把心给谁,全不关他的事,他是个无心的人,没兴趣夺取他人芳心,对于默默献上芳心同样不屑一顾,他不需要的!没有了心、没有了爱,他依旧活得逍遥自在,要颗心干嘛!

“等到我开心时,我会放你回你亲亲未婚夫的身边。”狠狠抓丰起怀中的人儿,天杰表情扭曲地道,然后不顾她会有何种反应,再次火热的要她。

夜语的心正缓缓地淌着血,因他的一席话而被刺伤,她悲哀地想,与天杰相处了那么久,在他心中她仍比不上一颗微小的灰尘,连边都沾不上。

“记住!没我的命令不许你剪去这头长发,不然我会宰了你。”在她身上肆虐的头颅忽地扬起,板着脸孔发出警告。

他的话竟奇怪的与她小时候的记忆重叠,记得小时候,有个高大身影说喜爱看留长发的模样,记不得那是谁了,应该是天宇,天宇一直伴随在她身边,不会是别人,真好笑,两个死对头竟对她有相同的要求。

看着她出神的脸庞,天杰低吼一声,以着前所未有的火热卷向她,把她的意识冲击撞倒,拉回她神游已久的魂魄,让她身心合一,把注意力放回他身上,邀她共赴巫山,享受翻云覆雨之乐……???

“该死的!难道真没办法让姓任的傻小子敞开大门,让我们进入住宅找东西吗?”陈景亮挫败地捶打着茶几。

“他该不会识破我们的目的吧?”任天杰的拒绝教方月眉不得不怀疑他们是否露了馅。

“他没那么聪明,你瞧,我们随便褒个一两句他便乐上了天,哪来的头脑?”陈景亮想也不想就推翻方月眉的猜测,“有关任天杰的种种传闻,皆跳脱不了温文儒雅、风度翩翩、年少有?,哪句提到他的智慧来着?我认为他不足?惧,倒是他那个死去的弟弟就听人多次提及聪明机警,所幸他死了,现下唯有说服任天杰让我们进入任家。”

“我觉得还是要多注意任天杰,我总认为他不是那么简单的人物,小心驶得万年船,等了十三年,我可不想再次无功而返。”方月眉坚持己见。

“就听你的,我敢肯定东西在楚夜语身上,如今她人疯了,监护人又是个脑子不甚清楚的人,要骗回东西应当不难。”陈景亮蓄势待发,急了十三年,好不容易让他们等到机会,这回非取到手不可。

“喂!依你猜,楚冠中会把东西藏在那儿?”楚冠中是楚夜语的父亲,曾是情治人员,因手中握有重要证据,才会惹来杀机,与妻子韩诗韵惨死枪下,当初他们把全副的心思放在证据上头,没想到要先找出楚夜语来,若是他们早点想到,东西早已拿回,而楚夜语成了枪下亡魂,现在根本不必如此着急。

“他可能在临死前把东西交给女儿,要女儿好好保管,有朝一日帮他呈给叶佬。”陈景亮模拟当时的情况。

“嗯!不可以让叶佬捷足先登,必要时在得到东西后,杀了她灭口。”方月眉手掌往脖子一比,动了杀机。“呵!她会感激我们的好心,提早结束她的生命,让她到地下与父母、未婚夫团圆。”陈景亮同意的朗声大笑。

方月眉跟着得意的尖声大笑。

“对了!如果任天杰出面阻挠怎么办?”差点忘那个傻小子。

“一道解决掉,子弹够多,不怕不够用,只怕用不完。”

方月眉阴冷的笑了笑,拿出藏在胸口的手枪扬了扬。

“没错,没错!”跟着拿出腰际的枪枝亲吻。好久没杀人了,他几乎快忘了杀人时的快感,热血不禁开始沸腾,在杀人无数的生涯中,他酷爱杀美女,在他的杀人谱当中,韩诗韵是难得一见的大美人。他还记得她死时那种美,鲜红的血溅满洁白的地砖,犹如一朵朵绽放的红玫瑰,令他久久无法忘怀,接下来杀的人皆无法像韩诗韵那样让他达到杀人的快感,韩诗韵称得上是极品哪!相信韩诗韵的女儿不会差到哪里去,他兴奋到等不及亲手杀了楚夜语,看着楚夜语的鲜血迸射,缓缓倒地死亡,痛快!

方月眉冷笑,睨着陈景亮,陈景亮由杀人中得到乐趣,她可不!对于杀人她没有陈景亮热衷,但对于阻碍她的人,她向来不留情。

倏地,电话铃声响起,方月眉顺手接起,沉着脸玲听彼端的报告,听完后她整张脸变得冷厉,忿忿地挂上电话。

“狗子打来的?”

“嗯!”方月眉倒一杯烈酒饮下。

“说了些什么?”必有突发事件,否则方月眉不会气黑了脸。

“任天杰以治安败坏?由,派遣多人守在任家大宅外头。”

这意味着要进入任家大宅抓人有困难。

“他妈的!任天杰那小子该不会是识破咱们的意图吧?他有那么精明吗?”陈景亮出声咒?,双拳激愤地挥舞着,想像着痛宰任天杰的情景。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或许是我们太小看他了,若他真的头脑简单,哪有能力掌管多家公司,这不能光靠运气,还得要有点小聪明,我想我们被他耍了。”方月眉思路清晰地分析任天杰,“他不会任我们随意带走楚夜语的,在与他对峙时,我们要更加小心。”

“该死的臭小子!把咱们当猴子般戏耍,难怪他会想出一堆理由不让我们带走楚夜语,他早看透我们了,据说他的弟弟在他回国不久后即遭人杀害,你猜会不会是他下的毒手?他的弟弟一死,任家的家产便全数落入他的手中。”陈景亮忽地想起还有个死于非命,衰到极点的任天宇。

“有可能。看来我们遇上了个可怕的敌人,如不能说服他跟我们合作,正面冲突我们也占不了便宜。”方月眉倏地打了个寒颤,不敢想像外表斯文的任天杰当真阴狠起来会到什么程度,与他们相较恐怕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怎么说服他?证据对他而言毫无价值;想拿钱贿赂他,人家的钱财比我们多上千百倍,他不看在眼里,你们唯一能走的路就是跟他正面冲突,说不定他没我们想像中厉害,我们不过是在吓自己罢了。”陈景亮乐观的自我安慰。

方月眉没有陈景亮乐观,她得想个万全的计划,以防被扮猪吃老虎的任天杰扳倒。

仇恨趋使天宇策动复仇计划,他派出陈善,拜访任氏的客户们,说服他们别与任天杰合作,并要陈善去找与他关系良好且看不惯任天杰作风的元老们,收购他们的股票,而他则居于幕后,不让人得知他还活着。他要陈善领出存放于瑞银行的资金收购任氏的股票,要想与任天杰抗衡,目前任天杰手中握有百份之四十的股票,而他只收购了近百份之三十,可是股东大会尚未召开,他仍有胜算,陈善已加紧收购市面上的散股,待股东大会召开时,他深信自己一定会赢任天杰,而那一天也将是他现身的时候。

思及心爱的夜语,总让他热泪盈眶,她没有疯!那天她的眼神与常人无异,由此可知夜语疯了的消息不是真的,耳边依稀可听闻她的叫唤声,声声刺痛着他的心,夜夜因她的低唤而惊醒。

是他无能!才会让夜语遭那禽兽侵犯,毋需夜语向他哭诉,可以得知是任天杰逼迫夜语的,可怜的夜语,他多希望能马上一枪痛宰任天杰?夜语报仇。

不怪夜语,她是无辜的,他火热悸动地心仍旧深爱着夜语,发生这样的事,他只想好好地拥住夜语,好好地疼她、怜她、宠她、爱她,待他夺回夜语后,他会赶走夜语心中的阴影,就像小时候一样,作了噩梦的夜语,往往要待在他怀中才能安睡,这回他将再次赶走她的心魔,让任天杰无法再伤害他的夜语,他确信在这世上最爱夜语的人是自己,再也没有人比得上他对夜语的爱。

陈善曾问他?何不对外公开他没死的消息,好让任天杰无话可说的交出任氏企业,最好一并爆发任天杰的阴谋,送任天杰进监狱,犹记得当时他笑了笑,拒绝陈善的提议。

他对任天杰的恨意太深了,不光是把任天杰送进监狱就可解决心中的仇恨,他要回报任天杰的是一点一滴掠夺所有曾属于任天杰的物品,一如任天杰对他做过的,只可惜任天杰没有美丽的未婚妻,而他的心又悬系在夜语身上,否则他会抢夺任天杰的未婚妻,彻底的羞辱任天杰,教任天杰知道他是有仇必报而悔不当初。

心疼于夜语染满鲜血的小手,她一定很疼吧,想到此,天宇恨得咬牙切齿,认定那女佣是任天杰故意派来欺负夜语的,该死的女佣!竟然欺负向来被他视若珍宝的夜语。

带着满腔的愤怒,天宇找上了名唤阿彩的女佣,他尚未出声警告,那女人已吓得浑身发抖,本以为阿彩是因见了鬼而害怕,哪知她早被人严声厉辞的警告过,据说对方还恶狠狠地拿着打火机在她面前晃,而她跟前很巧的摆了桶汽油,吓得她当场尿湿裤子,连连哭泣、跪地告饶,求眼前的凶神恶煞饶了她卑贱的小命,对方又放了许多狠话才扬长离去,阿彩可能被恐吓不得说出对方的真实身份,以至于无论他如何逼问阿彩皆无结果,他原本想向对方道谢的,因为不管那个人的身份?何,他们的出发点只有一个,就是为了夜语。

想来好笑,两个可能不认识的人却为了同一个女人而做出同样的事情。等等!他会那么做是因为爱夜语,那个人是为了什么?

夜语的亲戚们避她唯恐不及,哪会有胆替她出头?论及朋友,学生时代的她极?沈静,没个谈得来的朋友,不论上学、放学皆有私家轿车接送,假日他们都待在宅子里,夜语没跟同学朋友出门游玩过,那个人是何时出现在夜语身边的??何他竟会不知道?他自认把夜语守得很好,不应该有人趁虚而入啊!

难不成是他落海后养伤的这段期间,那个蹦了出来,跟着爱上纯真无邪的夜语,才会为她出头?但是仔细想想,那天除了他亲眼看到阿彩恶意伤了夜语,不家谁?

理当没其他人才是,当时崖上只有三个人,他、夜语及阿彩,连任天杰都是后来才出来的,怎会有人知道是阿彩下的手?难道对方同他一样躲在暗处?不!不可能!他曾仔细地检查过周遭,再三确定没人躲在暗处。何时跑出个意向不明的藏镜人?藏镜人的真实身份?何?对夜语有何企图??何要帮夜语?他会找出那个人的,若对方真是他的情敌,他不会坐视不理,他会想尽办法让对方打消对夜语的绮念。

夜语这辈子只属于他,虽然任天杰以卑劣的手段夺取了夜语,仍旧改变不了上天原本的安排,在不久的将来,夜语会重回他的怀抱。

第七章

(17 / 26)
憾动你心

憾动你心

作者:沈苇 类型:免费小说 完结: 是

  亲眼目睹未婚夫中枪堕落断崖,生死不明怎料幕后策画的人竟是印象中的好大哥义正辞严的向人揭发,却叫人认为她是在疯语以为她是因无法接受事实而导致精神崩溃求诉无门之下只好依样演下去以求心灵平静怎料心知肚明的他硬是不允许她封闭自己不但夺走她的清白更是无情的以言语伤人讽刺的是平静的心湖竟会为他掀起莫名涟漪第一次见到她便下意识的将她纳入心房为了她更卯足了劲在异地建立自己的帝国如今无情的复仇行动却波及了纤柔的她万分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