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辱人妻壮受塞斯季儒(一朵深渊色)小说完整版 古代

时间:2019-05-05 02:17 /免费小说 / 编辑:远坂时臣
主人公叫塞斯,季儒的小说叫做凌辱人妻壮受,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一朵深渊色倾心创作的一本免费小说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得知大哥并不打算善待新婚的妻子,洞房那天就见老

凌辱人妻壮受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篇幅: 中短篇(1w字以上)

《凌辱人妻壮受》在线阅读

《凌辱人妻壮受》推荐章节

得知大哥并不打算善待新婚的妻子,洞房那天就见老马夫鬼鬼祟祟地在走廊游荡,英俊的男妻软倒在床浑然不觉危险的降临。待马夫带着新郎赏赐的道具奸笑着准备动手时,贺庭之打晕他并关进柴房,代替其疼爱了新娘。贺行之凌晨归房见满身精液的季秋被操得合不拢腿也不曾追究,对他而言谁来干都是一样的。季秋每每被干到子宫深处就呼喊着大哥的名字求拥抱亲吻,贺庭之反而格外暴戾地往死里操。

“……”沉默良久,处在高潮余韵的男人努力平复呼吸,像是认命一样说道:“我爹去世那天…家里遭了山贼…是贺行之救我于水火…唔”他扭过头去,眉眼含春地以手背堵唇轻声喘息。贺庭之恍然大悟,原来是那次……“你话中所指可是一位衣镶祥云金丝的骑马青年?”季秋闻言一愣,“你怎的……?”

答案呼之欲出,原来自己一直认错了人!

恩,是我。”贺庭之略感羞赧地捋了捋鬓发,“都是你不好,生的高大威猛却纯情温软得跟小猫似的,第一次见你我便不太对劲……”季秋被这孩子气的表白逗笑,不由得身下一缩,干柴瞬间点燃了烈火。

贺庭之温柔地抱住他,巨楔在湿热的软穴里驰骋鞭挞着软肉,指腹压住圆鼓鼓的奶头圈弄,刺激得男人直抱住他的头在胸口磨蹭,“啊啊~好人,阿秋何尝不倾心于你…轻点…那处吸不出奶的呀…”……“唔…够了!不能再…太大了呜呜~”……“嫂嫂的骚穴要烂了…啊啊被小叔操到高潮了呃……”两人解开心结后情难自制地干得昏天黑地,贺庭之在那媚肉的软磨硬泡下射了个舒爽。

自那以后,贺行之发现朴实单纯的季秋眼角含媚,被男人的精液滋养得愈发骚浪动人。他背着男妻在外潇洒快活时,却不知娘子的牝穴正含着弟弟的鸡巴谄媚嘬弄,连屁眼里也是淫具遍访现在已经吃的下三根手指了。等他听到仆人汇报已经是几月以后的事了,那时的季秋已有身孕。谁都不敢惹精通天工奇毒的二公子,否则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贺行之怒气冲冲地回府准备教训这不守妇道的贱人,却见厢房内那淫妇穿着男妓才用的薄纱,奶头上镶着两粒红玛瑙,细链向下“V”字形连接到外翻唇肉上的一排阴环,花瓣更加糜烂骚蒂红肿充血,一看就知道没少被男人啃咬吮吸。

贺庭之抱住季秋健壮的双腿朝门摆成“M”形,“啊…相公你回来啦…阿秋今天也有…好好吃小叔的精液喔~”他抚摸着明显鼓起的腹肌,痴痴地开口:“骚逼再不怀上的话…子宫就要被干坏了呢……”贺庭之温柔地亲了亲季秋的侧脸,用披风盖住发情的孕夫,顾自抱出了门,“大哥,嫂嫂我就代为收下了。”

从此风月笑闹,只有庭霭知晓。

作者有话说:逼死强迫症……我也不知道拖了多久。嗯哼我可没说贺行之是正攻哟~反正哥哥是炮灰,所以也算ntr啦!上了一周班整个喵都不好了!看到小天使们的留言惹hin开心(≧▽≦)不过报社撸多了幻肢会坏!产乳和大肚play会在最终的be版出现,接受无能的宝宝们慎入!章节名加起来是司马相如《长门赋》,攻受的名字也是出自这里哟~爱你们啾啾!

第18章 剑鞘01

蛮夷之地,大漠千里,衬得绿洲城的繁华昌盛如海市蜃楼般遥不可及。自三年前与天朝一役以来,双方元气大伤,骠骑大将军之子戚峥代父出征重伤蛮族首领,却因此魂陨沙场英年早逝令人惋惜,那时恰逢新帝慕枭登基。儿时中蛊的太子身体孱弱惨遭打压宫闱冷清,多亏了活泼爽朗的少年不离不弃殷殷相伴,两人懵懂的爱情在日积月累下水到渠成。战报传来时九五至尊当场血染斤帕,温柔阴欲的天子因痛失竹马从此变得冷血寡言。

这次微服亲临本是为了搅乱仇人的葬礼让其死不瞑目,却见万人空巷的绿洲城未在进行蛮王出殡仪式反倒在游街庆祝乌达王子掌权封后。听路人说起才知,民风彪悍的蛮族推行了一条甚是荒诞的规定——首领薨而世袭王后予其子,履夫妻之责掌后宫大权。据说这男后倾慕于老城主的英明神武,战后首领卧病在塌,他相依相守随侍左右,二人伉俪情深成就一曲忘年佳话。

慕枭戴着银色面具于酒楼雅间作壁上观,只见异域风情的繁复黄绸下,乌达携其新妻坐着十人抬的黄金大轿,春风得意地朝城民挥手致意,丝毫没有丧父的凄凉肃穆。面饰朱纱的男后身形旖旎,健硕的肌肉堪堪被薄衣遮住,英俊的人夫唯唯诺诺地正襟跪坐任少年搂抱,谁能想到他寸缕不着的衣内春光——被镣铐锁住的大小腿限制他只能母狗般爬行,常年受调教的骚屁眼里楔有粗长的玉势,脚跟随着软轿颠簸不时顶住那物什末端来回戳弄,抹蜜似的翘臀左右款动引人遐思。乌达觊觎父亲的这匹雌马很久了,尽管男人身经百战的屁穴已染媚色,但是那倔强清亮的双眼和完美似希腊雕塑的躯体依旧令少年充满了征服欲。

“什么父后?不过是皇族胯下扭腰摆臀的高级娼妓罢了,待本王雄器成熟分分钟干得那骚逼喷汁高潮!唉可惜这婊子不听话,低音炮的好嗓子活生生让父亲毒哑了,不过每每被羊眼圈碾刺媚肉这淫妇就会理智崩溃,爽到翻白吐舌涎水横流……”啧啧,谁能想到昔日意气风发的戚将军正身陷囹圄求死无门地受尽敌人折辱呢?

尤记当年初见,小王子捉迷藏时误入禁区的塔楼,半掩的厚重木门开启了糜烂扭曲的性启蒙。只见他年逾半百的老父亲正匍匐在一具渗汗的性感躯体上,“呼哧呼哧”耸动着粗腰,硕大的啤酒肚不停地将蜜臀撞出肉波。老蛮王胯间的软垂因纵欲过度已不能人事,在趴伏青年大张双腿间的骚穴来回捣弄的只能是粗疣玉势和各类淫具,虽是死物却仍干得身下人低喘连连,颤栗的双手后撑住老城主带毛的腿根,无助地承受着一下下的撞击搅弄,受龙涎香调教的青年逐渐沦为不知羞耻的淫兽。“喔宝贝儿~我终于干破你的骚洞了…为夫的巨刃可是不赖?”老城主揪扯着青年蓄短的额发,下身整杆入洞扭着胯让阴毛与粘腻的穴口交相厮磨。戚峥咬着下唇流泪高潮的俊脸就这样刻印在乌达的脑海中,那时候他半张的沾精薄唇是在说“干死我”还是“救救我”?无所谓了,他终究会是我的。

蛮族地宫。头套黑罩的男人横躺在朝墙的老虎台上,双腿向腹部弯折被上悬的铁链吊呈W型,紧攥的拳头则铐在两侧,这副任人宰割的模样衬得肥尻愈发凸出诱人。而墙上的巨型阳具已被事先舔得油光水滑,亟待入那销魂窟一逞雄风,男人的一口好箫技也是侍奉这样的大家伙日夜磨练出来的。轻快的蛩音如恶魔的私语般萦绕在空旷的殿内,老阉奴见乌达驾临忙谄媚地拥上前去,寻求“入鞘仪式”的进一步指示。顾名思义,“剑鞘”就是用来接纳巨刃的肉器,是和军妓不相上下的耻辱存在,不过是服务的人群不同,本质上都是男人们的鸡巴套子。由新王亲自甄选出“净身”之器,插入男后承欢蜜穴从而宣布其成为专属“剑鞘”,却也可酌利借予他人“磨枪”罢了。

老城主去世后,调教男后和传授驭术的重担便落到阉奴身上,此人面相淫邪手段诡谲,饶是意志坚强的戚峥也难敌其手。他力荐乌达选了尺寸更大的带疣玉势,并套上老城主的心头好羊眼圈,这才宣布仪式开始。枯朽的手指缓缓摇动机关,狰狞的巨物便逐渐抵上阖动的艷口,那处吞咽了一个上午的假阳具早已湿软可欺。但由于“新剑”太过粗壮直逼得骚穴不停颤抖,只能努力分泌淫汁减轻折磨,任由疣状凸起挤开微鼓的褶皱,开始碾压鞭挞起内襞的媚肉。男人的脚趾揪紧又放开,鼻息也愈发粗重,在吞入羊眼圈的瞬间他难以抑制地挺动了几下,嘴里也发出呜呜软吟。阉奴甩手就教训了那不安分的浪臀,常着带棒丁字裤的大屁股留下一块泛白的骚浪痕迹,“这淫洞定是怀念蛮王的大宝贝了,奴才特意用上您最爱的闺房密器,见证这从人父作人妻的历史性时刻!”戚峥羞愤欲死,这阉狗不断提醒着他承欢人下的屈辱历史。记忆中那双腿盘腰喷汁呻吟的男人已然麻木,明明是有苦衷的强迫性行为,却在后穴高潮的瞬间萌生出幸福的错觉——沦为剑鞘,最大的悲哀莫过于此。

“呼……唔”巨刃完全入鞘时戚峥已经身覆薄汗,骚心被抵住的他如同上岸的人鱼般无力挣动,性感的腹肌也微凸着可见贯穿之深。不待男人完全适应,老阉奴便调整好机关插逼的节奏,不管骚穴如何挽留仍一鼓作气地往外撤去,羊眼圈顺势拖出一截截嫣红的媚肉,此时再不容抗拒地捅回屁洞,直凿得那浪逼开了泉眼,淫水不住地“噗嗤噗嗤”飞溅出来。“不…太大…呃啊!贱穴要被插烂了唔…骚肉出来了啊啊!”也许是龙涎香太过浓烈,戚峥的理智已然脱缰,脑中回荡的尽是前夫调教的荤话。受新王乌达之命,为了成年礼上的公开入鞘顺利进行,要破除这荡妇最后的心理防线。之前男人已辗转过地下赌场表演“卖穴”,也戴着口撑蹲在妓馆小窗前接受轮流爆浆……戚峥思绪万千,太阳穴突突地跳着疼。

这时阉奴唤来了地宫囚笼里那些身经百战的刑犯,命他们使尽浑身解数帮男后度过最后的“单身之夜”。感受到浓厚的雄性气息逼近,戚峥绝望地收紧骚穴的闸门做无谓的抵抗,却在拖出的壁肉被口舌吸住啧啧啃咬时骤然高潮,喂了正在亵弄股间蜜花的犯人满口情汁。“啧啧…王后的淫水真是太甜了~让我来给这被人操烂的海葵软穴按摩按摩~”湿软的舌头按压着扫过敏感的肛环孔,当初老城主怕男后不守妇道,不顾戚峥的示弱哀嚎硬是在排珠的脆弱时刻让工匠穿了孔,那冰冷的球体就锁在软穴无法泄出,陪他度过无人贯穿的夜……此刻,男人最敏感的奶头正被一左一右的低贱囚徒舌苔磨舔、黄牙啃啮,为了满足乌达的恶趣味,食药过后每天都要经男人口舌吸吮直至出奶。

“哦~瞧这奶头大的!兄弟们舌功可真厉害,记得当初这货羞涩地凹在里面不肯出来呢~”……“可不!还是麻子厉害竟然想到用狗阳骨逼奸奶头哈哈哈~”……“可惜咯~现在不用乳环也缩不回去啦!瞧这小山包…哧溜~被啃多了连奶晕都不粉嫩了!”刑犯们的调笑唤起了初嫁时男后的噩梦。因为戚峥的无谓反抗惹烦了老城主,加上阉奴上贡的可人儿着实得趣,便把新婚燕尔的男后扔去了地牢好生调教。只要伟大的戚少帅还想青梅竹马的蛊毒得解,不怕他翻出什么花样来。说到底天朝内讧的幕后赢家还是他蛮族人,只可怜那小太子早年就深受蛊虫折磨体弱多病。哈要不是深知他俩间的那点儿猫腻,自己一见钟情的心上人可不会轻易妥协哼哼。

彼时戚峥的嗓子还未毒哑,身子泛着初经人事的青涩,内陷的乳首被男人的小指节插入揉弄,双手箍在头后挺着胸脯流连在地牢的草铺上,隐忍地撇开脸任由粗鄙的男人们施为。牢犯们排着长队嘬乳插穴,碍于肛环无法真刀实干,便想方设法地通过乳交、膝弯、手撸等各种方式亵玩隽秀的俘虏。当小巧的狗阳骨插入凹陷的乳晕开始戳挑,冷情的青年终于克制不住地“咿呀”出声,经过一系列的虐乳指奸调教,被逼着喊出不堪入耳的荤话:“啊奶子~淫妇的奶子被狗奸了唔啊~”……“好哥哥~慢点操呀…骚货的奶头要被磨破了~”……“呜呜别操了…奶头坏了…还要给夫君喂奶的……”那沾精的胸膛上红樱肿胀,狗阳骨被小指替代插揉,奶头在混合湿黏的涎水中颤巍巍地挺立……

阉奴把男后从牢里提到老城主面前时,英俊冷漠的高大青年穿着紫色薄纱式样的妓服,经过男人口水滋养的奶头嵌着乳环无法缩回,乳晕胀大了两倍使得弧形的银链晃荡着挂在胸前。他大腿两侧的圆环缀着轻纱,遮掩不住碎料包裹的臀瓣,那股间的密地也被牢犯们的津液轮番造访,舌奸、口爆、臀交……只要不插入破身都被默许。戚峥神情恍惚地站在富丽堂皇的大殿,内心一片荒凉。他无法忘记被狗阳骨插乳时头皮发麻的刺激,也无法原谅在牢犯唇枪舌剑下呻吟的自己。老城主见势猥琐一笑,揽住男后那即将扭浪承欢的窄腰,搂进怀里便耐不住往尾椎摸去。烈酒味的湿吻纠缠着喇舌时戚峥才想起来挣扎,却在湿软穴口被粗短食指双双干入时塌下腰来——那时候开始,便坠入地狱了吧。

作者有话说:爆字数了...唔早就想码的一个梗,子承父妻神马的好带感啦~感觉我的三观无法挽救了,幻肢都撸断了嘤嘤嘤~

狗阳骨...恕我直言我也不知道啥样2333看过《合欢宫记事》的宝宝应该知道这个插铃口的梗...那么小的洞都ok乳晕应该...也行吧QAQ反正没有猎奇漫画里那么夸张直接插丁丁就对啦!

一如既往的gv画质不能近景描写嗷嗷!骚瑞拖了这么久,吃肉愉快啾咪= 3 =

第19章 军妓02

明月高悬,绿洲城的夜晚灯火如昼。慕枭不耐地品了口茶,派出的死士总算夜探陵墓归来,那老匹夫的窀穸被搅得乱七八糟,另一边夏宫地图也已到手,正回禀遇见的意外之人……慕枭听罢眼神一凛,玉盏杯应声而碎——“你说蛮族的新晋男后是谁?”

夏宫的夜寂静而冷清,繁华过后只剩颓唐。一名身材姣好的男子正躺在重重帷幕后的软塌上酣睡,突然一个佝偻的人影蹑手蹑脚地摸黑爬上了床,顺势用手堵住了那声呼之欲出的惊叫。“嘘…阿灯美人儿,是我…你的好夫婿嘿嘿~”老阉奴丑恶的嘴脸映照在“男后”琥珀色的眼瞳,恐惧与厌恶一闪而过。红烛缭乱间窥见那人俊美的面庞,竟与戚峥别无二样!——这便是曾经得宠过的尤物,在蛮族高超的易容秘术下改造成男后的模样供先王取乐,外表虽神似模刻但眼神到底少了几分锐气。反观真正的戚峥逐渐褪去青稚,劲瘦的肌肉散发着诱人的熟果蜜息,平日里嘬着假鸡巴运动、做人马扇臀爬行…各类淫行并举才练出如今性感英武的剑鞘体质。像阿灯这种衍生品还有很多,刚开始老城主在男后那受了气舍不得打骂,阉奴便想出这么个淫虐美男的伎俩供他发泄。或是逼良为娼,或是民间倌妓,这些男子大多五官有一两处像极了戚峥,在经过精心易容后竟难辨他他,设宴招待权贵轮番凌辱更是加剧了老城主的变态欲望。

阉奴挑起阿灯精致的下巴发号施令,“张嘴!吸老子的舌头!”阿灯迟疑了片刻,浓密的翦羽微微颤抖,“啪!臭婊子立什么牌坊?别忘了是谁把你从军营里救出来,养尊处优给你男后的待遇,怎么?还想继续栓在马厩里当母畜被人轮奸中出啊?”强制性兵役将原本安稳度日的教书先生送入了狼窟,想到生不如死的萧瑟过去,他认命地张开贝齿含住了那苦烟味的湿滑,一老一少忘情地喇舌起来,空荡的殿内满是涎水交融的“滋滋”声……

透过屋顶的漏窗,慕枭赶到时便见“戚峥”双手悬缚着红绸,跪坐在鬼面具的木质长鼻上,千人骑干的软穴自发地上下吞吐,玉白的身体被猥琐的老头搂抱住,“咿呀~官人轻点,奴家出不了奶唔…顶到了,相公的大鸡巴好厉害~要去了啊啊~”慕枭冷皱着眉头,香艳的春景焚尽了他引以为豪的理智,当即飞檐而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了结了阉奴狗命。“阿峥……”慕枭一脚踹开老头,斩断红绫将男人紧紧抱住,肿大的奶头从腌臜的嘴里滑出,“你受苦了。”阿灯被这神祈般不可亵渎的紫瞳男子摄去心魂,竟听成了自己的名字,躺在慕枭怀中皈依于久违的宁静。(阿灯佯装失忆,慕枭愧疚宠溺,两人回到天朝过起了神仙眷侣的生活,be全文完!才怪2333)

二人在死士的接应下刚准备撤离,远处便响起了蛮军嗒嗒的脚步声。擅自救人果真过于冲动了,怀中的人…几年过去仍是如斯模样…冷静想来新婚之夜蛮王怎可能不在宫殿而任由男后与太监通奸……重重围困下乌达打着呵欠邪佞地叉手站立,“早闻天朝皇帝英明神武,没想到却是毁人陵墓夜闯夏宫的无理之徒?还不快把男后交出来!”慕枭见行踪暴露也不再隐瞒,扯下面具后的紫瞳如宝石般璀璨,“男后?蛮族首领无耻至极,强掳我朝伐疆元帅,演得一出狸猫换太子的好戏,目的竟是如此……下流?还我戚峥!否则他日千军万马,定叫绿洲城上下片甲不留!”乌达滴溜着水灵的大眼睛,心里权衡着利益冲突,私扣皇帝蛮族必定难逃一役,倒不如……“哈哈哈!皇帝可是还没尝过父后的滋味?在场很多禁卫军倒曾做过他的恩客呢~”一言惊雷般乍起,阿灯不禁颤抖如糠筛,惊惶的反应权当默认。“……你想怎样?”慕枭面瘫着脸,心里恨得咬牙切齿,替身尚且如此待遇,那阿峥岂不……“战火纷争苦的还是百姓,不如我们签下条约,本王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代价是二十年不犯我蛮族疆土,何如?”乌达摒退大军到门外等候,握着皇帝软肋的他不怕对方不肯卸甲和谈。“……好。”眼下似乎没有更好的选择,慕枭三思之后只能应允。

“没用的贱人,还不滚过来。”阿灯双手紧张地在心口绞动,一步一回头恋恋不舍地看着刚刚还柔情似水现在却冷若冰山的男人,终是失望地落入禁军首领怀中,任由那莽夫的大手熟门熟路地包住大半肥臀,贴着耳朵吹气道,“小淫娃,自从你被那臭老头奸透调离以后,哥哥们可想死那骚屁眼了!哼别以为我不懂你那点儿小九九,好久没尝过热乎乎的真肉棒了吧~你呀还是老老实实做你的‘军鞘’,再敢打歪主意逃跑……我不介意让公马给你配种!行了别磨磨蹭蹭的,大鸡巴老公们都等着你呢~”泡沫般的幸福转瞬即逝,阿灯泫然欲泣走向他慰安妇的余生。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着,慕枭他们如笼中鸟被动地等待着,直到乌达做好准备后宣召入殿。“欢迎慕帝参加今天的人体盛宴!嘉宾们都已入场,即将公开使用的狩猎目标——“剑鞘”男后就在这个大厅里,谁先找到并插入标记,本王当场休妻令其改嫁,不得再婚。若是老臣们消享尽余生,便判入奴籍下放到各家妓馆任嫖客随意使用,再不济的话……相信经久耐操的男后在军营里也能抚慰将心恪守人妻的本分。”乌达故意口头凌辱着慕枭的心上人,并判决了他悲惨的未来,这么多复制品不信狗皇帝能选对!

饶是贵为天子的慕枭也为蛮族淫乱的宫风所咋舌。只见烛火通明的大厅里摆着长长的餐桌,上面玉体横陈地躺着几个赤裸的“戚峥”,他们三点皆被蔬果遮住,口衔着鲜嫩欲滴的草莓,肉穴则含住凸点的黄瓜任人亵玩。餐桌的不远处横排膝跪着五六个男人,他们的腰部卡在形似虎头闸的木夹板洞里,凸出的各类屁股高高撅起,上面用毛笔对称地写着“便所”两个字,戴着口撑和鼻钩而扭曲的脸依稀可以辨认出“戚峥”的模样。夸张的还有,在长桌的最末端仰跪着一个手腕和脚踝锁在一起的男人,镣铐间横着银色铁棍,下身向前挺出,身体微弯成弧。他穿着西洋风的女仆蕾丝裙,健美的胸肌下方绑着带长方形铁盘的束带,其上放置着波斯进口的美酒果肴,边角则延伸出两根金链引接到口衔的末端,铁盘背面铺满了冰冷尖锐的刺齿,逼迫男人恪尽职守咬紧牙关,否则一着不慎就会穿肠烂肚。最令人惊奇的是,男人被丁字裤包裹的阳茎下方,会阴处竟泛着波浪形的褶皱,定睛一看那里肤色偏深覆有薄膜,由阴环扣住底端的骚心若隐若现,此时脆弱的蜜地正被训练有素的犬侍鼻嗅。要在为数不多的双奴里造出个“戚峥”,阉奴可没少下功夫!这雌犬被老城主破身后就赏给了权臣将相,常在宴桌的幕布下吹箫榨精,否则灌满淫药痒若万蚁蚀心的牝穴便得不到阳具的垂怜。

作者有话说:类似于唐伯虎点秋香的梗哈哈~还有鬼面具的长鼻子也是666的!好想放双性的来源图真心丧病嗷嗷~

本来想这一篇把其他脑洞都码完的...然而都是菊不洁黑洞受的设定= =

撸点越来越高,只想回归美强,吃着大大们的粮惬意地摇尾巴QAQ

第20章 赠妻03

身居上位的乌达掩在重纱叠幕后惬意地吃着葡萄,而“坐凳”不时的蠕动惹他不快,握住狰狞的狗茎就是一顿猛操,青筋虬绕的肉具遇水膨胀,使得撑到极限的肛口举步维艰。御座的狗奴双手双脚包在尾端是马蹶子的皮具里,紧缚的腰封衬得蜜色肥臀格外诱人。被仿真狗鸡巴攻陷骚心的男人颤巍巍地强忍着快感,嘴巴徒然地张了张只蹦出几声呜咽。他的头部被埋入束套,桀骜的轮廓勾勒分明,榨取过的乳晕肿大凸出,小枣般的奶头因坠着宝石拉得更长。

经年未闻的声音传入耳中,诱发戚峥兴奋而恐慌地不住战栗——他来了!他来救我了!——不!绝对不能让他看到我这副人尽可夫的淫荡模样……戚峥已经死了!现在苟延残喘的,是为了蛊毒解药用谄媚的屁眼一次次讨好淫具的蛮族“剑鞘”!“啧…听到老相好来了激动成这样?父后还真是淫荡啊~含着狗老公的大鸡巴还想着往天朝皇帝胯下爬,恩?”少年尖锐的指甲划过鞭打的红痕,宽阔的脊背上零星分布着刑犯们的青紫吮吻,腿根也因过于激烈的阳具摩擦几欲破皮。“我可没有骗他,你的确在这殿内啊~不过外面还有两排和你一样淫贱的母狗对称式跪着呢,你说他能找到你吗?哦~我忘了你是个哑巴不能说话耶,但高潮时濒死般的急促喘息真棒呢~”

这边慕枭已经逛了一圈,路过用扩肛器观察媚肉孱动的老变态,意犹未尽地品尝着喷溅他一脸的淫液;又看到雌奴饥渴地用俊脸蹭着肉棒,伸出软舌清理包皮里的阴垢,眼神极尽勾引地做着深喉……慕枭最后站定在一处未被使用的便器旁,搜索着模糊记忆里与戚峥身体相关的信息。

眼前的肉便器男子本是性格软儒的良家妇男,为了重病夫君不得不出卖骚穴,他的肥软大尻时常受笞刑满足恩客的异样性癖,嫩红的两瓣如蜜桃般诱人施虐。感觉到有人驻足的男妻忙塌腰撅臀乞求中出,今儿个要是没有尿液或精水“入鞘”,夫君的治病钱就……“好大人,求您使用肉壶吧…奴穴紧会出水…很好用的…呜求大老爷可怜贱奴打赏点吧……”男人主动掰开大屁股露出烂红软穴摇尾乞怜,低哑的男音像足了戚峥!慕枭仿佛听到爱人绝望的羞耻恳求,盯着活色生香的艳景愣怔出神。

这里离前殿的乌达很近,慕枭侧头望去只见翻飞的薄纱,风传去他心底的絮语:“阿峥,阿峥…你在哪……”有情人当真心有灵犀一点通吗?其实是绝望梦醒的阿灯在脱离怀抱时提醒过,“龙涎香。”淡雅的特殊气味随风飘至,嗅觉灵敏的慕枭断然甩袖阔步上前,留下被宾客包围肆意凌辱的绝望男妻。乌达见慕枭从远处走来便狠踢了下沉坠的宝石,摇晃中充血的奶头泛起针扎的疼痛,戚峥即刻安分得不敢再动。“皇帝你可是选好了?不能反悔哟。”慕枭站在两排趴跪如犬、头戴黑套的壮男间,看面无表情的太监们机械地抽插着玉势,引得皮具下的男人们发情瑟缩。“蛮王如此慷慨,将新婚男后公开分享作狩猎筹码,朕自然不会辜负如此美意,”戚峥心底的防线即将崩溃,若是慕枭选错了便要迎娶那人,而自己……或许会当场嫁给另一个老匹夫。天子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无法出兵,就算私下派人援救,那时候这下贱的身子怕已沦为廉妓或是军鞘……哪有脸面对净若霜雪的爱人呢。

“朕便选你座下之人好了。”乌达表面上笑意盈盈,心底却一阵凛然,如此伪装这狗皇帝还能识破?“慕帝可看清楚,这是犬侍调教出来的雌兽,本王平时用来骑大马和赛母狗的。瞧这暗红的骚逼,可都是犬将军不辞辛苦日夜耕耘出来的哟~”戚峥第一次离思念之人如此之近,对于乌达刻意的侮辱愤懑至极,但是他也知道,那里饱经亵弄早已不是处子的淡色了……“是吗?如此下等的货色,蛮王赏予朕更是无须考虑了吧。”听了乌达“好心的解释”,慕枭气均神闲更是笃定。少年气急败坏涨红了小脸,碍于权臣们议论真相的窃窃私语,只得心中自我安慰道:一个父亲插烂的二手货罢了,换二十年蛮族高枕无忧也算值了。“感谢慕帝接手了这人尽可夫的骚浪父后,爹爹便是被男色掏空了心,抓到他和侍卫私通气急攻心才陨命的。不知道这荡妇会给您戴多少绿帽子呢~相信他塞满狗茎形肉具的松逼不介意再含入您的龙根哈哈哈!”狂妄淫邪的少年怒极反笑,“接下来,请慕帝当场标记这只狗奴男后吧~”喧哗哄笑人声鼎沸,弥漫着男性麝香的宫殿里,无言以对的只留下一站一跪的两人。慕枭并不知晓乌达的话有几分真切,内心的黑暗却肆意蔓延开来。

戚峥渗汗的水滑蜜臀被人强行掰开,露出撑到透明的暗红肛口,想到这里可能造访过的别人丑陋粗黑的肉棒,慕枭心底的野兽终于挣破道德的枷锁——他不顾骚肉的挽留强硬地将胀大的楔形狗茎“啵”的一声抽了出来,随即释放出胀痛的胯下巨龙整根没入!“唔唔……”这是戚峥三年来第一次尝到真枪的滋味,虽然没有疣突和羊眼圈助兴,但是那灼烧灵魂的炙热粗壮足以将他烫伤,男人这才认识到作为“剑鞘”的绝顶快乐,他被干得母狗般向前膝行,扯开头套两人忘情地拥吻起来。

一场甘霖雨露的重逢,那梦中萦绕的眉眼簌簌传情,他的戚峥终于回到身边了。四肢蜷伏的男人如翻壳的乌龟,身上淫具被一一除去,强壮健美的躯体伸展开来,戚峥羞耻地偏过头避开慕枭深情的凝视,骚穴倒是诚恳地不停嘬弄催促活物来鞭挞开垦。“我等这一天已经二十多年了,以后你就是我一个人的剑鞘了……阿峥”阴云密布的双眼里溢出细碎的光,戚峥望着朝思暮想的爱人眼眶发红,就让我用男人们随意摆弄亵玩过的淫浪身子,余生好好侍奉你吧,枭。

作者有话说:到这里就结束啦完结撒花~噗噗我也不想的,不知道有没有和我一样内分泌失调长期战痘的姑娘QAQ我是真的哭唧唧只能学好了!撸点奇高性冷感怎么办啊(你在扯什么,恩?)

本来还想写两人恩爱地班师回朝然后耍赖踏平蛮夷也救出阿灯等人巴拉巴拉,唔有点画蛇添足了。毕竟我想码的猥亵梗已经结束,你侬我侬的和谐啪啪啪...写不出来!

还是无耻求留言交流虽然我耿直没有彩蛋2333

(9 / 10)
凌辱人妻壮受

凌辱人妻壮受

作者:一朵深渊色 类型:免费小说 完结: 是

海棠完结 文案: 原创 男男 其他 高.H 正剧 暗黑 虐身 此作品列为限制级,未满18岁之读者不得阅读。 棺:【双性/猥亵/调教/人体改造/非正攻不插入...】x3!各种羞耻play~有爱美强胎死腹中,小天使们自行脑补吧_(:з」∠)_ 卑猥:传说中只有受有名字的报社小黄文,双结局,无爱纯肉发泄梗。 一个落后的小乡村性格温和的英俊强受被路人啪啪啪的故事。【丑攻出没】x3! 伦家短会旋转:猥亵小短篇,目测小甜饼?(ˉ?ˉ?) 细节都是浮云,脑补姿势王道。 炖肉一次断一根,我的幻肢无法饥渴难耐了……无耻填坑戒肉从良,小天使们江湖债见! 海棠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