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羽夕,小胖是哪个小说的主角? 阴阳鬼探之鬼符经完结版在线阅读

时间:2019-10-05 05:32 /奇幻科幻 / 编辑:锦墨
小说主人公是林羽夕,小胖的小说叫《阴阳鬼探之鬼符经》,它的作者是秋风寒最新写的一本奇幻科幻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我不由很是担心,他们应该在梦中迷失,全都被引入了地下河

阴阳鬼探之鬼符经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篇幅: 长篇(50w字以上)

《阴阳鬼探之鬼符经》在线阅读

《阴阳鬼探之鬼符经》推荐章节

我不由很是担心,他们应该在梦中迷失,全都被引入了地下河。那个口子,目前还不能确定是否是大麻山入口,但肯定是红蜘蛛聚集的巢穴。念及此处,赶紧从地上爬起来,打开手电,到处大声喊叫他们仨的名字。

可是暗夜寂寂,叫声在荒山里不住回荡,半天听不到他们仨回应声。我还唯恐这是个连环噩梦,又咬了下舌尖,他大爷的,痛上加痛,一时差点没抽过去,明天不知道能否吃东西了。

眼前景物依旧,看样子这不是连环噩梦,那只有去山壁下寻找暗河入口了。于是快步奔到近前,沿着山壁来回寻觅,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一丝蛛丝马迹。

正在犯愁之际,蓦地看到两条黑影迅捷如风般从远处飞奔过来,手电打到他们脸上,俩人视而不见,连眼珠都没眨一下,仿佛两具僵尸似的。不过看清他们其中一人容貌后,确定不是僵尸,特么的是老熟人了,有一个是安姐!

另一个是五十来岁的男子,留着寸头,两只耳朵上各挂着一只杯口大的耳环,裸着上身,胸口上纹了一团火焰。而安姐这老娘们也是衣衫不整,上半身只穿了件短小的背心,把曼妙的身材衬托的非常诱人。一看这俩狗男女肯定之前没干好事,然后相拥睡着之后,陷入红蛛邪制造的梦境里,衣服没穿好就跑过来了。

如果不是深陷梦里,手电照射他们的眼睛,不可能没有半点反应。看着他们俩对我视若无物地跑过去,心说此刻要杀他们,可谓易如反掌,那是没有再比目前好的机会了。想到这儿拔腿往前就追,可他们俩奔跑速度比我快的多,沿着石壁一路朝西,我使出吃奶的力气愣没追上。

追了会儿,我累的实在跑不动,我于是停下来喘气。看着俩条黑影隐没在前方黑暗中,心说老娘们速度快,没啥可说的,从哪儿又冒出一个野汉子?这孙子应该就是帮她突袭左嫽家那个男人,能够破了五毒阵,显然比安姐都要牛叉!

不过他再牛叉,那也牛不过红蛛邪,就连曾经牛逼哄哄的左右护法,阿光和阿冰都被勾走了。说起来我是这几个人中唯一清醒的人,难道我比他们都牛叉?

他们肯定是追不上了,我于是靠着石壁坐下来,手扶着石壁时,忽地感觉有一处挺柔软,这让我感到十分奇怪。这么坚硬的石壁,怎么可能像棉花?当即翻身蹲起来,拿手电在刚才手掌触摸的地方照射。仔细瞧看之下,发现有块巴掌大的面积,与其他地方颜色不太一样。就算换做白天看到这情形,也不会起疑,因为石头的颜色繁多,有点差别没什么值得怀疑的。

可刚才手掌触到这地方很柔软,那便有古怪了。我掏出一把石工锥,在上面捅了下。“噗”地一声,还真是一团棉绒之类的东西,涂了石头颜色伪装成石壁一部分。

用石工锥把这东西抠出来后,看到是个四方凹洞,刚好容下一只手。深度大概有半尺,底部石面上有个小指粗的洞孔,但形状很奇特,洞孔一圈上全是参差不齐的缺口,看样子很像一处机关。

摸摸下巴颏,猛地眼前一亮,急忙从包里拿出在黑匣子洞里取出的包袱,打开拣出那件手指粗的齿形铁器。这玩意是四大巫师蓝泰的遗物,说不定与大麻山入口机关有关。拿起来将这东西插入凹洞孔内,竟然严丝合缝,正合适!

手腕用力向左转,却纹丝不动,然后右转便转了一圈。

“吱吱呀呀……”

随即传来一阵极为刺耳而又沉重的响声,我转头一看,就在左边石壁与地面夹角处,正长开一条宽约两米的口子。

我心头大喜,这应该是大麻山的真正入口了。想起刘豪空还让我们用心寻找,都不明说一声,还不如蓝泰厚道,给哥们留下一把钥匙。不过转念一想,我们能够找到蓝泰遗物,我觉得好像早在刘豪空意料之中。让我用心寻找的,便是这个匙孔!

第628章 鬼车入口

那条裂缝开到宽约三尺的宽度时停住了,足够容得下人进入。拿手电往内照射,比刚才看到的情景要清晰的多。里面确实是一条河流,由西向东湍急流走。暗河入口应该不止一个,但正确的入口只有一个,从其它口子进入,或许会误入歧途。不过地下河流相通,只要他们仨还在里面,就有希望找到。

于是捋起袖子,深吸一口气,从口子滑进去了。地下河低于地面三米多,在地下形成一条宽阔而又深远的河道走廊,看上去远比宁夏那条河壮观。攀着岩石下到水里,感觉这河水冰冷刺骨,连忙运行符气抵御寒气。

然后拿手电左右看看,在水里看不到有红蜘蛛的影子,但那也不敢大意。拿出一张杀鬼降魔符烧了,沿着河道顺流而下。

往前游出几十米后,没出现任何异常情况,心里逐渐放松下来。可是游着游着,忽然发觉脚下有东西牵绊,拿手电往水下照射,看到一张张白色渔网,在水底交叉密布,上面沾满了很多死鱼。网眼很细密,所以粘了不少小鱼,这些死鱼中最大一条,差不多有三米多长,看的我心头直冒凉气,这他大爷是鱼精了!

脚下牵绊的原因,就是鞋底碰触到渔网,仿佛被上面带有粘性之物不住粘贴。我顿时心头一凛,这玩意不是渔网,应该是蛛网吧?我没被粘上去,那是因为提前烧了一张杀鬼降魔符。这玩意不管怎么说,属于妖邪之物,这张符正好对路子。

还好这张符把红蜘蛛全部吓跑,否则不被蛛网粘住,它们蜂拥而上,一定要了哥们老命。可是往前游着,觉得这些红蜘蛛没那么容易吓跑吧?想到这儿,觉得它们不出现,反而不正常了。

正疑神疑鬼时,忽然后颈上好像有东西吹风似的,凉凉的。我忙回头看了一眼,我大爷瞎X的,这一看差点没把我吓死!

原来后面从洞顶上垂吊下来一只红色蜘蛛,个头比螃蟹还大,正撮动口器往我后颈上吹气儿。刚才还想好事,一张符把它们吓跑了,哪知压根就没跑,全躲在洞顶上吧。想到这儿,转身往后退了一步,抬头上望,登时头皮麻了。

洞顶上密密麻麻爬满了红蛛,几乎全是螃蟹这么大的个头,其中还不乏像脸盆那么大的。一个个静谧地附在洞顶岩石上,一动不动。只有眼前这一个,用蛛丝垂吊下来,跟哥们玩躲猫猫。

我去,要玩躲猫猫,找你小伙伴去,老子很忙的,你没看正像落水狗一样往前找出路么?

他大爷的,咋办?我抽了抽鼻子,差点没哭出来。

看这架势,就算把包里所有符掏出来烧了,都不可能阻挡住它们。何况现在处于地下河内,即便是能暂时挡下,往前还能逃到哪里去?

想到这儿,只能使绝招了,从包里拿出了封魔瓶。这些小畜生都害怕妖鬼,就把这玩意请出来,估计能镇住它们。于是揭掉封印符,拔掉木塞,学着左嫽的法子,揭起放下,然后循环不停地将煞气放出来。

妖鬼气息一出,顿时使隧道里弥漫起一股浓烈的寒潮,寂然不动的红蛛群,突然间躁动起来,向四处簌簌游离。这一乱起来不要紧,吊在我眼前的这蜘蛛倒了霉,那根蛛丝被撞断,它嗖地竟然窜到我肩头上。也不知是因为惊慌还是发狠跟我同归于尽,伸出尖利的口器插入肉里,痛的我一咧嘴,抡起右手将它打落在河里。

可是这下把封印符带跑了,只觉面前寒意大盛,差点没把脸皮冻脱落,瞬间温度又回升了。我心说不好,抬头看到一道浓重的黑气窜上洞顶,妖鬼残魄跑了!

我还不肯死心,用手捂住瓶口测试一下,里面倒是还有点凉气,不过那是残留下来的,压根没有那种要把手冻僵的感觉。我一撇嘴,他大爷XXX,这玩意逃走,我们还怎么开启天龙阵?

妖鬼残魄似乎也怕红蜘蛛,在洞顶不住到处乱窜,而红蜘蛛也惊慌失措仓皇而逃,一时间整个暗河隧道里,乱成一团。

我马上清醒过来,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有妖鬼残魄这么一闹,倒让我有了脱身机会。此时不走,更待何时?当下顺流往前急划,片刻之间,就游出了百多米。可是洞顶上的红蜘蛛,却一眼望不到边际,不过这会儿顾不上找我,正忙着逃窜呢。

又往前游出几十米,河道越来越狭窄,再往前就到了绝境,只有一条宽约半尺的缝隙,河水从缝隙间激动穿越,我却过不去了。转头看看两侧洞壁,只见右侧石壁上有个怪兽浮雕,一眼便认出那是鬼车,展翅欲飞,有九个脑袋。除此之外,那就是到处爬满了红蜘蛛。

我心说既然用钥匙打开的入口,觉不可能是绝路,这鬼车浮雕,估计是个机关。当下忍住心头惊慌,仔细观察石雕,最终发现这玩意只有一只左眼珠,有眼珠是空的。而左眼珠是一枚玻璃球,马上就知道机关在哪儿了。

迅速从蓝泰遗物内找出那个玻璃球,顾不上对比是否相同,攀着岩石爬上去。这时候四面八方红蜘蛛正在乱跑,有的爬上鬼车石雕,就在眼前。并且有大量蜘蛛受到煞气冲击,从洞顶上簌簌掉落下来。

我慌忙挥手拍打,却没注意眼前的这些玩意,被狠狠的咬了几口。这些东西肯定有毒的,刚才肩头上就被咬了,麻麻的没有啥感觉,此刻再加上这几口,忽然间觉得头昏脑涨,眼前直冒金星。

生死关头决不能放弃,如果一旦掉落河内,那就完了。于是又狠命的咬了下舌头,靠,舌头算是倒足了血霉,今天都被咬三下了,并且这下比前两次要狠的多,鲜血都流出来了。我痛的全身一颤,头脑清醒了几分,猛地甩手把玻璃球拍到鬼车右眼眶内。

“嚓”地一声响,鬼车石雕从中裂开,打开一道三尺多宽的门户。这肯定是进入大麻山的道路,我兴奋的正要爬进去,忽然脑袋又开始迷糊了,全身感到冰冷,终于眼前一黑,仰身向后摔下去!

第629章 黄膏腴

这个节骨眼上毒性爆发,再也坚持不住,眼前一黑便从鬼车雕像上掉下来。但并没掉进河里,迷迷糊糊中感觉像是有人拉了一把,快速又冲了上去,似乎是钻入鬼车雕像裂开的这道门口。

那人不住掐我的人中,拍打我的脑门,让我在混混沌沌中稍微地恢复了点意识。睁眼仔细一瞧,原来是阿冰。但随即又陷入迷糊之中,眼前灯光和人影不住摇晃,再也看不清楚了。不知过了多久,只觉嘴巴被撬开,一股清凉的水流灌入食管,意识随之逐渐的又清晰起来。

这会儿已经是天亮了,我们身处一片树林之中,阿冰坐在我旁边不住插着脸上汗水在喘息,看样子为了救我,费了不少力气。

我晃晃脑袋,神智完全清醒过来,慢慢从地上做起问她:“阿光和左嫽呢?”

阿冰喘着气说:“不知道。我们都中了红蛛邪的圈套,在梦里被诱入地下暗河。我在找到进入大麻山入口时发现了你,幸亏你身上带着疗毒的药物,不然你肯定活不到现在了。”

我一愣:“我身上有疗毒的药物?是什么?”这让我十分纳闷,自己身上有什么还不清楚么,我怎么不知道?

阿冰拿起一块干枯的黄色膏脂,跟我说:“这是很罕见的疗毒圣物,名叫‘黄膏腴’,只有鬼车族有身份的人才有的东西。我和阿光曾经也被各送了一块,去年受到红蜘蛛围攻时全部用完了。”

哦,原来是蓝泰包袱里的东西,这妞儿倒是会想办法,在我身上找到了解药。说起这东西,倒像是冥冥中有天意相助,要不是在黑匣子洞拿出这个包袱,今天我都不知道死几次了。

(387 / 566)
阴阳鬼探之鬼符经

阴阳鬼探之鬼符经

作者:秋风寒 类型:奇幻科幻 完结: 是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