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思祭写的古代小说好看么? 妻主,相公要你疼小说全文精彩阅读

时间:2020-01-24 19:13 /免费小说 / 编辑:颜欢
主角是若昕,子仪,苏千凌,七弦的小说是《妻主,相公要你疼》,是作者三思祭所编写的免费小说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夕阳渐渐的落下,天际一片昏暗,是黎明前的昏暗,

妻主,相公要你疼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篇幅: 中长篇(20w字以上)

《妻主,相公要你疼》在线阅读

《妻主,相公要你疼》推荐章节

夕阳渐渐的落下,天际一片昏暗,是黎明前的昏暗,储存着光明的力量。

“王夫?”孟清看着一抹瘦削的身影走了过来,昏暗的光让她仔细认了一会儿才看清楚来人,忙迎了上去“王夫,您怎么回来了?”

“管家大人,我没有地方去了”苏千凌见着面色安详的孟清,坚持不住的抽噎道。

“王夫,外面冷,您快些进去吧,不过屋子里主子们不在,所以没有烧火,不过马上就好了”孟清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只得忙吩咐下人们生火做饭,又连忙派人往宫里送信儿。

“我不饿,管家大人”苏千凌摇了摇头,回了自己的东厢房,关上门再也坚持不住,靠着墙坐在了地上,也不点蜡烛,他只想一个人坐一会儿,他真的好想若昕,真的想要若昕抱抱,若昕一定会告诉他,不要害怕,还有她。

若昕,若昕,少年头埋在手臂里,像一只被遗弃的小动物一般哭泣着,可以看到他的肩膀一颤一颤,冷冷的月光透过没有闭合的窗棂打了进来,为他披上了一层霜,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

“主子,那边儿都已经准备好了,凤翔宫里都已经传信儿来了,要咱们过去了”。

“嗯”若昕起身整了整自己的衣服,向外面走出去,却被如意拉住“主子,外面气疯了,怪冷的”说着拿起了大氅,若昕依言穿上,这才走了出去。

清霜在前面打着宫灯,也换上了红色的纱帐,如意跟在身后,看着若昕高挑的身形,似乎这段时间自家主子又长高了,越来越大的寒风吹起了少女的长发,衣衫猎猎作响,衣服被吹得贴在身上,少女的身形更加的瘦削,脸上也被寒风吹得有些疼,月光把若昕的身影拉长,落在地上,显得别样的孤寂,如意常常看到这样的身影,他想过伴在这个女子身边,可是终究连自己都不得不承认,两人的身影不能伴在一起,他永远都在她的身后,这便是他的身份,他于她而存在的意义。

除夕夜,皇宫大门紧关,送信儿还真是费了些时间,月亮已经高高的挂在的天上,普照大地。到了夜里却起了大风,角楼上的铜铃铛被吹得哒哒作响。

宫里的人不知道宫外的热闹和睦,向往着那平和而充实的日子,宫外的人不知道宫里的尔虞我诈,憧憬着宫里的繁华奢靡,衣食无忧。但是在这一刻,所有的人都有同一个愿望,安详的度过这个春节,战事要停一停,刑事要放一放,同一片天空下,同一弯月下,整个帝都笼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色,安宁而祥和。

若昕缓缓的收回目光,看着那面前的凤翔宫。

“主子”身后的侍卫匆匆跑了上来,见着若昕忙单膝下跪行礼。

“起来回话”。

“主子,孟清管家让属下送信儿说王府不知道为什么哭着跑回了王府,管家说王府因为没有主子,院落屋子里都没有生炭火,只怕是会冻着王夫,要主子快些拿主意”。

“哭着跑回王府?”若昕皱眉,心下不免有些焦急,什么能让苏千凌哭着跑回王府,当下却也没有别的主意,“你的马在哪里?本王这就是去把王夫接近宫里,如意你去领牌子开宫门,清霜你去跟母皇说我遇到些事情耽搁了,晚些就过去。”

“是”。

侍卫进宫送信儿,自然马不会离得太远,若昕跑了出去便骑着侍卫的马飞快的回了王府,厚重的大氅仍然因为顽固的风,快跑的马而飞腾了起来,少女眼神毅然,孟清早就等在王府外,见着若昕的马也忙迎了上来“王爷”。

“千凌呢?”若昕跳下马,鞭子随手扔在一旁,被门口的侍卫接住。

“王夫在东厢房,不肯让奴才进去,奴才担心,让侍卫在门口守着,听着里面的动静”。

“嗯,我现在把千凌接近宫里,其余的事情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吧,若是苏府来人问起,边说本王接进宫里去了”说完便快步走进了王府。

“是”孟清对着少女的背影行礼。

王府里各数虽然点着红灯笼,但是因为主子们不在,下人们有些离开,府里显得冷清,寒风吹得灯笼东摇西摆,树枝飒飒作响,更显得有些荒凉。

东厢房果然没有点蜡烛,只是灯笼若明若暗的映在地面上,侍卫们身上,显出斑驳的影子。侍卫们要行礼,被若昕伸手示意停下,挥了挥手边让侍卫们都退了下去。

打开门,月光倾泻进来,房中昏暗一片,隐约的能看到房中的摆设,却没有看到人。

“谁让你们进来的!都给我出去,都出去!”墙角的少年听到响声,生气的喊道,那撕裂的沙哑的声音让若昕心里一紧,少年抬眸便看到那伴着月光的人儿,一身的梨花白,映着月光像是降临人间的仙子,梦幻的让他不敢相信,若昕不是在宫里面,怎么还会回来?

“千凌?”若昕循着声音便看到了墙角的阴影,那样的瘦小,让她心猛然一紧,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不作他想,若昕忙走了过去。

“若昕?若昕……”少年似是看到希望,就像是沉溺的人抓到了救命的浮木,猛然起身跑向若昕,却因为长久坐在地上,眼睛一黑便要跌倒在地,若昕眼疾手快的忙扶住,搂着他怕他跌倒“千凌?”

“……若昕……”流干的泪又一次在面对这个能给他温暖的女子面前流了出来,苏千凌紧紧的抱着若昕,哭的哽咽“若昕~”。

“好了好了,别哭了,有我在”若昕拍着苏千凌的背,从怀里拿出丝绢给苏千凌擦着泪“怎么回来了?”

不提还好,一提苏千凌的泪落得更甚,若昕抿了抿唇,“好了我不问了,咱们进宫去,母皇还等着咱们吃饭呢”。

“……”苏千凌梨花带雨的看着若昕,可怜巴巴的,让若昕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的头“我还能去?”

“怎么不能,好了,我们走”若昕打横抱起苏千凌,在他一声轻呼里走出了王府。

马蹄声在宽阔的街道上响起,万家灯火都在今夜守岁,不时的能看到昏黄的灯光,窗户上的人影晃动,透着一股子的温馨。寒风迎面而来,苏千凌内心却有些激动,回头看着少女,漫天的星子落在她的眼底,少女目不斜视看着前方,马鞭狠狠的挥下,马儿跑得更快。

感受到苏千凌又往自己怀里缩了缩,若昕皱了皱眉,似乎是懊恼自己没有想全面,一手脱下自己的大氅罩在了前面的苏千凌身上,苏千凌无声的笑了笑,搂紧了若昕,看着那巍峨的城门渐渐的浮现在了眼前。

宫中处处张灯结彩,夜晚角楼上更是灯火通明,映衬着护城河,仿佛满河的星子,微风吹起涟漪,吹动了角楼的灯笼,吹动了满池的星子,漫天的黑幕下,百姓们在自己的房顶上远远的遥望那一角高楼,像是梦幻一般,远远的矗立在天际之间,有银河绕其一旁,像画儿一样令人向往。

☆、第一百一十五回 初夜

感受到苏千凌又往自己怀里缩了缩,若昕皱了皱眉,似乎是懊恼自己没有想全面,一手脱下自己的大氅罩在了前面的苏千凌身上,苏千凌无声的笑了笑,搂紧了若昕,看着那巍峨的城门渐渐的浮现在了眼前。

宫中处处张灯结彩,夜晚角楼上更是灯火通明,映衬着护城河,仿佛满河的星子,微风吹起涟漪,吹动了角楼的灯笼,吹动了满池的星子,漫天的黑幕下,百姓们在自己的房顶上远远的遥望那一角高楼,像是梦幻一般,远远的矗立在天际之间,有银河绕其一旁,当真如同天宫一般,像画儿一样令人向往。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晚上,苏千凌觉得凤帝和皇贵君都是那样和蔼可亲,都没有介意他的到来,冷漠话少的皇贵君竟然还给他夹了菜,让他不由的鼻头一酸,忙低下头怕别人看到,头上温热的手让他抬眸,便落进了若昕的眸子,那一瞬间,他感觉若昕懂他,懂他的全部,知道他的坚持,知道他的任性,知道他所有的伤心。

子仪和天涯对视一眼,自然都是乐见若昕如今和苏千凌这样子的,要不然,是苦了两个孩子。

“早些睡吧”若昕看了看屋子,因为原本就是她一个人,所以这里只有她的寝殿烧了火盆,夜里苏千凌的到来,清霜也伶俐的在若昕出宫找苏千凌的时候已经加了火盆在别的房间,但是这冬天的寒气也不是这么一会儿能熏好的,若昕便把苏千凌安排在了自己的寝殿,感觉这屋子温度还挺好,这才放心的离开。

“若昕”苏千凌忙拉住若昕的袖子,见着若昕疑惑的眼神,抿了抿唇,忽而抱住了若昕,若是这都不明白,若昕也白活了这么多年了,若昕打横抱起苏千凌,“你让留我下来,知道我今天晚上想要干什么吗?”

若昕的眸子黑黝黝的,好似一口古井,苏千凌不由自主的撇开了眼,“你……你”终是没了声,却更似乎是一种默许,若昕勾了勾唇“今天晚上就让你成为我的人,你现在要拒绝还来得及”。

苏千凌却是没有吭声,而是把脸埋在了若昕的怀里,感觉到柔软的被子,苏千凌忙掀起被子钻了进去不出来。

若昕轻笑一声,转身却走向外室,苏千凌探出个小脑袋却看不到外面,只能听到声响,刚探出个头便见着若昕拿着一个小瓷瓶走了过来,不由的有些疑惑的看着。

“来,吃了”若昕从小瓷瓶里抖出一粒,棕色的小药丸,竟然散发着甜甜的香味儿,

少年一怔,看着那药丸,诧异的问道“这是什么?”

女子没有说话,黑黝黝的眸子看着少年,少年觉得自己不知道受了什么蛊惑,不再疑惑,缓缓的伸出手,碰触到少女微凉的指尖,竟然还有心悸的感觉,不由的面色更红,那药丸不苦,如同它的气味儿一般,化在嘴里带着淡淡的甜,忽而苏千凌心尖一颤,这难道就是……就是……春药?

看着少年红透欲滴的面色,若昕原先拿着药丸的手没有收回来,缓缓的抚上少年的脸,人也坐在了床上,“想什么呢”,却见着少年的面色更红,恍然大悟这少年想歪了,才道“成亲第二天,你的守宫砂不是没了?便是我把药放在了房中的点心里,这是解药”。

(90 / 145)
妻主,相公要你疼

妻主,相公要你疼

作者:三思祭 类型:免费小说 完结: 是

她是世人眼中草包,不学无术,极为好涩。 她就喜欢欺男霸女,她就喜欢无恶不作。 可是怎么总有人来来打扰她的生活?她不过是想身边有几个美男,家里有那么个闲钱。为什么自己的这几个男人没有一个让她省心的。 被人算计,成为奴隶,还被人卖了,她这个王爷怎么就当得这么辛苦。 她的正牌王夫:上官若昕,你要是不请旨休了我,我就跟你没完。 她和他和离,他却骂她没有良心。 她的救命恩人竟然跑去青楼坏她的好事:娘子,我……我吃春药全是为了你…… 她逛青楼,这个男人竟然还要来闹事。 她貌似纯良的和尚:师傅说,要是女人的话算数,佛祖就还俗! 还反了你们了,老虎不发威你当本王是病猫? 可是,谁能想到,这么个懒惰安逸不学无术的女人,文能治国,武能平定天下。 好吧,不要怪我手狠,挡我者死! 天涯怒吼:上官子仪!你女儿抢了个和尚回来,你管还是不管! 上官子仪:你女儿胃口挺重。 天涯生气:你女儿逛妓院,强抢良男,你管不管! 上官子仪:哎,哪个诗人不伤秋,哪个少女不怀春。 天涯:你女儿把青玄给弄回来了。 上官子仪:嗯。嗯?嗯!青玄都能当她爹了!当初我没弄回来,她竟然弄回来了! 终于,子仪爆发了:嘿,你这倒霉孩子,我跟天涯吵架你很开心是不是,是不是! 上官若昕:…… 上官子仪:这小混蛋,非得给她找个男人管教管教才行。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