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的巅峰制作 何以寄深念大结局精彩来袭

时间:2020-03-25 07:18 /免费小说 / 编辑:阿天
小说主人公是林杨,溪儿的小说是《何以寄深念》,它的作者是印青春最新写的一本现代免费小说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她笑的阴森恐怖,根本看不出任何秦沁的影

何以寄深念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篇幅: 中长篇(20w字以上)

《何以寄深念》在线阅读

《何以寄深念》推荐章节

她笑的阴森恐怖,根本看不出任何秦沁的影子。

"秦沁,你就是个十恶不赦的坏女人,你骗溪儿说你怀了林杨的孩子,你不要脸的求她离开,你盼她死,她那么真心对你,你就是天底下最恶毒的女人。"

她边说边不停的扇自己耳光,脸上的手掌印,像是积郁了很久。

"不,不是我的错,是她自己笨,是她自己要相信我和林杨发生了什么,是他们的感情本来就不坚固,跟我没关系,对,跟我没关系。"

"尹溪儿就该死……"

她不停的切换着面孔自己和自己对话,活像一个疯子。

"她怎么了?"

我转过身问向身后的林杨。

"疯了……"

疯了,我怎么也没想过她会疯了,我走时,是恨她怨她,甚至希望这辈子最好没遇见她。

只是如今看她这幅摸样,心里很不是滋味……

"我知道你现在会有点自责,但我带你来见她是想告诉你,四年前她告诉你的,都不是事实,我经常和她讨论是在商量你的求婚,我不知道她是带着目的来的,也不知道她还在耿耿于怀林熙的事情,更没想到她会为了敢走你,而胡乱说,你所以为的全是误会,而她也因此得到了惩罚……"

误会,我每晚都会惊醒的噩梦,原来是场误会,我一个人逃到国外那么多年,日思夜想着他,恨他,原来只是个误会……

"妈妈,我想有个爸爸!"矜夏拽着我的衣角,恳求着我,眼泪汪汪。

"这些年我每天都在找你,我是矜夏的父亲,更早就是你的丈夫,该回来了!"

他说完这些话,把我涌入怀里,那么熟悉的温度,那么熟悉的最佳拥抱,还有淡淡的薄荷清香,扑了满怀。

原来想了那么久的人,这么抱着你,像遗失了很久很久的东西突然回来,真的会泣不成声,他的心跳呼吸,曾无数次出现在我的梦里,这么真实的触摸,他还是我的林杨……

我不在的这段日子,你的头发长了,像是比别人多活了好些年,但你一笑,我又傻了就好像只是下楼买了瓶水。——前言

"妈妈今天好漂亮啊!"矜夏双手捧着我婚纱的一角,一双星星眼闪着光。

"你妈妈当然漂亮啦,新娘是世界上最美的,小傻瓜!"伢伢抬手捏着矜夏的脸颊,四年不见,伢伢已经出落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小姑娘了。

"妈妈,姑姑又说我是小傻瓜!"矜夏小嘴一嘟,眼泪在眼眶内不停的打转。

我揉着她的头发说道:"夏儿才不是小傻瓜,夏儿是世界上最聪明的小公主!"

"姐,你就宠着小夏吧,早晚得惹一身公主病。"

"姐的孩子姐不宠谁宠啊,小心你哥听见你说她女儿有公主病,非得要你好看!"

我话一出,林杨就走了过来,身着白色西装,胸前别着白色玫瑰,以及那镌刻在心上的名字。

"伢伢你是不是又在欺负我老婆和我女儿了?"

伢伢百口莫辩,气急到跺脚。

"你们现在是一家人了,一个鼻孔里出气,我哪敢欺负你老婆你那个古灵精怪的女儿啊!"

林杨没有再理她,也知道她只是陈口舌之快。

"准备好了吗?"他走到我身后,双手握着我的肩膀,看着镜子里的我和他。

"嗯。"我轻轻的点头,微微一笑。

"紧张吗?"他微微弯下腰把脸颊贴近我的耳畔。

"有点。"

"不用怕,这场婚礼晚来了好多年,我会让它成为你这辈子最美好的回忆。"

看着他微微启齿,喉结滚动着,发出我最爱最动听的声音,我相信他。

"还有别人在,你们秀恩爱能不能收敛点!"

伢伢又翻起白眼,一脸不满的开始投诉。

"你这鬼丫头,今天是你哥和你姐的婚礼,今天是最不需要收敛的一天,你要是再意见多,小心我扣你这个月零花钱。"

林杨一说扣她零花钱,她立刻就抬手捂住了嘴。

没过几秒,实在忍不住又说了句。

"姐,你都不帮我,你知不知道你不在的这些年我又替你赶走了多少情敌,你们一家都是白眼狼!"

林杨给了他一个眼神,她瞬间闭上了嘴,但表情却能看得出一脸的不服气。

婚礼进行曲播放着,我挽着爸的手,缓缓的像林杨走去。

哥和嫂子比我还要激动的鼓掌,南一的眼神中掠过一丝异样的光,只是几秒,又变成原来的嬉皮笑脸摸样。

"溪儿从今以后就教给你了,一定要照顾好她们母女俩。"爸握着我的手,声音里带着不舍,看着爸的侧脸,才突然发现爸已经老了。

"爸,我会视溪儿和矜夏如生命的。"

爸把我的手交到了林杨的手里,笑的无比慈爱。

林杨握着我的手微微用力,我们相视一笑,伴着歌声,向教堂中走去,带着所有人的祝福。

胸前挂着十字架的神父,在胸前比了一个十字的手势,说了一句阿门,放开面前厚厚的书。

"我要分别问两人同样的一个问题,这是一个很长的问题,请在听完后回答。"

(165 / 166)
何以寄深念

何以寄深念

作者:印青春 类型:免费小说 完结: 是

未曾相逢先一笑,初会便已许平生,荼蘼少女尹溪儿和薄荷少年林杨,我们之间隔的是春末夏初的距离,注定相遇不一定相久。我们是青梅竹马,是前后桌,是同桌,有那么多关系把我们紧紧捆绑在一起,原以为这辈子我们都会在一起不分开,命运似乎给我们开了一个大玩笑,爸爸处鬼的女人是林杨妈妈?养育我十几年的爸爸是林杨死去的父亲?我们是兄妹吗? 林杨说:南风予你,念你成疾,花开荼蘼,风吹叶起,你看南风吹,我等故人归,若非溪儿,便无嫁娶……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