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森林(唐教授阿一小张)小说完结版 平妞

时间:2019-10-02 00:39 /奇幻科幻 / 编辑:令狐冲
主角叫唐教授,阿一,小张的小说叫做《魔鬼森林》,本小说的作者是平妞最新写的一本奇幻科幻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这通道就像迷宫一样,四通八达,大伙兜兜转转走了两天时间,

魔鬼森林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篇幅: 中长篇(20w字以上)

《魔鬼森林》在线阅读

《魔鬼森林》推荐章节

这通道就像迷宫一样,四通八达,大伙兜兜转转走了两天时间,中间也走了不少弯路,最终还是走到了通道的尽头,这是一条向上延伸的石阶,走上石阶挪开挡板,通道之内透进了灯光,从洞口向上一看头顶竟是一张大床。

大伙纷纷从床底钻出来,一声破锣嗓子里发出的怪笑声从床上传来,把大伙吓了一跳,回身一看,床上坐了一个穿着缎子面睡衣的黑不出溜的胖子,脸上一条触目惊心的长长的刀疤从额头经过鼻梁一直延伸到嘴角,剃得光秃秃的脑袋反射着灯光闪闪发亮,感觉苍蝇飞上去都能打滑劈叉,满脸的横肉把耳垂挤得向上翘了起来,一圈一圈的肥肉一直堆到肩膀上,将脸和肩膀连了起来,乍一看以为这人没有脖子,扫把眉,肿眼泡,宽鼻子,一张一笑能咧到耳根的大嘴巴,这个人不仅长得丑而且令人莫名的生厌。

“哈哈哈哈,想不到堂堂陈天师竟然从床底下钻出来了,难道您老人家是去找老鼠玩儿去了?”这个丑八怪手拈着牙签剃着他的大金牙,看到床底下钻出一群人,一点儿也不觉得意外,笑得一脸无耻的样子让人真想上去给他两拳,脾气火爆的阿天冲上去就要动手,被阿才死死拽住了,气得阿天破口大骂:“刀疤强,你算个什么东西?你赶紧给我滚下来,弄脏我师傅的床,信不信我废了你!”这个叫刀疤强的丑八怪将牙签呸到了阿天的身上,然后斜着眼睛看着陈天师,像是在等陈天师的反应,屋里气氛变得很怪异,所有人都懵了,这不是陈家大院吗,这个刀疤强是怎么回事儿?

陈天师皱着眉,脸上笑得很勉强,他训斥道:“阿天,怎么这么没规矩,阿强是自家兄弟,不要伤了和气,给阿强道个歉,他大人大量,这事就算过去了!”阿天睁大了眼睛,一脸的不可置信,他甚至怀疑自己听错了,他惊道:“道歉?师傅……”,“道歉!”陈天师命令道,阿天虽然很听师傅的话,但他是个硬骨头,让他向刀疤强这种无赖低头,他宁愿被师傅惩罚,阿天倔犟地仰着头,丝毫没有道歉的意思。

唐教授完全不懂陈天师到底在干什么,也不知道他们和刀疤强是什么关系,他和小张,小刘,大陈如今只能旁观,江湖上的事他们不能插手,只能让陈天师自己解决。

“呵呵呵呵呵,强哥何必跟一个孩子置气,阿天年纪小不懂事,说话就是这么没头没脑的,您别和他一般见识,我给您道个歉,您消消气,都是自家人,别因为一个孩子伤了和气。”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阿才又露出了他经常挂在脸上的皮笑肉不笑,假惺惺地向刀疤强拱手行了个礼,算是替阿天道歉了,刀疤强也借着这个台阶下去了,悻悻地说:“老陈呐,你看看你大徒弟多会做人啊,以后收徒弟可别什么人都要,哪天你栽他手里自己都不知道。”

这个刀疤强一直话里带刺,显然丝毫不把陈天师放在眼里,阿天憋了一肚子气,听他这么一说,嗷的一嗓子冲了上去,在所有人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一拳将刀疤强的大金牙打掉了两颗,阿天还要继续打,被阿才从后面架住拖了回来,听到屋里刀疤强的惨叫声,几个黑衣人冲进了屋里,立刻将手枪举起瞄准了众人,唐教授和陈天师的人也将枪举了起来和他们对峙上了。

小张将枪拉开保险抵在了刀疤强光溜溜的脑袋上,刀疤强吓得顿时一缩脖子,无奈他脸上的肉太多,已经没地方可缩了,刀疤强怪叫着:“姓陈的,你可给我想好了,今天你伤我一根毫毛,你们今天谁也别想出这个屋!”小张用枪在刀疤强光溜溜的脑袋上来回蹭着说:“你放心,我不会伤到你毫毛的。”刀疤强恼羞成怒,继续扯着破锣嗓子喊道:“姓陈的,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陈天师咬着牙说道:“刀疤强,你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说好了不动我的人,今天你让他们走,我答应你的事我一定办到。”刀疤强眯着他的肿眼泡,想了想,然后冲他的手下一摆手,黑衣人将手枪放了下来,见对方放下了枪,众人将眼光投向陈天师,陈天师点了点头,大伙将枪放下了,陈天师跟唐教授说:“你们快走,别管我,放心我会处理好的,你们去做该做的事,还有阿天,阿成,阿才,你们也跟着唐教授去。”阿成和阿天不停地摇头,不肯放心离开陈天师,陈天师冲他们喊了一句:“走!”

阿成担心阿天在这里反而会给陈天师惹麻烦,于是拉着阿天跟着唐教授,小张,小刘,大陈后面走了,阿才却没有要走的意思,阿成喊了一声阿才,阿才假装没有听见,看也不看他,阿成这才发现,阿才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刀疤强的身边,阿成来不及想阿才这是什么意思,在陈天师的催促之下跟着唐教授等人离开了。

第六十章 世事难料

更新时间2016-5-21 8:30:00 字数:3595

 走出陈师的卧室,过道里每隔一段距离就站着一个黑衣人,小石楼上下两层站满了黑衣人守卫,就连院子里也由黑衣人把守着,显然陈家大院已经被刀疤强为首的黑衣人占领了。

走出小石楼,此时外面天已经黑了,路上几乎没有人,曾经热闹非凡的榆林镇夜晚此时变得异常萧条,家家房门紧闭,连狗都不叫了,给人的感觉非常不好,阿成一直紧张地搓着手,他非常担心陈天师的安危,等离陈家大院远了些,唐教授小声地问阿成:“这个刀疤强是什么人?也是你们的人吗?”阿成摇头说不是,阿天情绪激动地说:“刀疤强就是个无赖,以前见我点头哈腰的,现在人模狗样的,小人得势,连我师傅都敢骂了,刚才我真该一枪崩了他!”小张边走边说:“还好你没崩了他,要不咱们全废了,我刚才大概看了一下,他们屋里屋外少说也有三十人,个个身上都有家伙。”阿成跟唐教授详细解释道:“这个刀疤强最早是老街上的一小混混,心狠手辣,能打能杀,慢慢混出了一帮兄弟来,到处为非作歹,我师傅几年前把他从榆林镇赶了出去,看样他这是混出名堂回来报仇了。”

阿成又担心地说:“这个刀疤强不简单啊,短短的几年发展成了现在这样,看他带来的人不比咱们少,不知道咱们兄弟人都哪去了,就凭咱们几个又打不过,这可怎么办呢?”阿天呸了一口说:“放心吧,师傅是老江湖,就凭这孙子想对付咱师傅?再修炼一百年吧。”

这时四面八方一阵骚动,有汽车急驰的声音,唐教授等人急忙四下看去,只见几辆面包车向码头方向驶去,唐教授顿时心中感觉不妙,大喊一声:“不好,咱们快去码头!”几个人一路狂奔向码头赶去。

不管大伙跑得有多快,两条腿终究是比不了四个轱辘,等他们赶到码头一看,码头的船全不见了!这分明是故意给他们捣乱,不让他们去鲇鱼背,这可急坏了唐教授,这可如何是好啊!

唐教授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他急着说:“大家快想想办法,怎么才能弄到船?”阿成说道:“镇上的机动船基本上都停在码头了,看样都被他们弄走了,现在就算能找到船也只是小渔船,咱们划船得划多久啊,根本就不赶趟。”小刘问大陈道:“对了大陈,你们武警部队不是在榆林镇有驻点吗?搞不到快艇啥的吗?”大陈掐着腰,也是一脸愁容,他叹了口气说:“你都能想到,我还能想不到吗?你知道我们部队离这多远吗?仨俩小时的到不了不说,就算到了,我这个脱离组织的人也根本借不到,再说你也是当过兵的人,要用军队的东西得向上级申请,批准了才可以,等手续办完,黄瓜菜都凉了个屁的了。”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唐教授思来想去,如果说黑衣人只是阻止他们出镇还好说,万一他们的目标是九灵石就惨了,没想到到了最后关头却出了岔子,唐教授心急如焚,大伙也都一筹莫展,想不出办法。

哒哒哒哒哒,一阵马达加水花的声音由远及近地传来,唐教授顿时来了精神,众人望向水面,月光下一艘机动渔船向码头驶了过来,渔船靠了岸,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快上船!”驾船的竟然是欧阳鹤!

众人二话不说纷纷跳上船,阿天接过欧阳鹤的活,操作着船调头快速向鲇鱼背方向驶去。

唐教授难掩内心的激动,他问欧阳鹤:“你怎么知道我们需要船?你来得太及时了,真是太好了,希望能赶得上。”欧阳鹤表情严肃地说道:“咱们恐怕来不及了!”众人听后一惊,唐教授急忙问道:“什么意思?”唐教授心中那股不详的预感再次升起。

欧阳鹤皱着眉说道:“我办完村里的事之后就从漩涡湖底那条你们来的路追你们了,我晚你们一会儿到的陈天师家,我去的时候你们已经走了,我正好听到屋里有人说话,我就躲在下面听。”阿成连忙问道:“你听到什么了?我师傅怎么样了?”

欧阳鹤重重地叹了口气,眉头锁得更紧了,他咬了咬牙说:“陈天师将九灵石的埋藏地点告诉刀疤强了!”“什么?!”众人几乎异口同声地喊道,阿成和阿天根本不相信陈天师会出卖大家,阿天急着争辨道:“我不相信!我师傅为人最重情义了,他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儿?绝对不可能。”欧阳鹤又继续说道:“这事千真万确,陈天师是被逼的,刀疤强真是个混蛋,当初不知道他从哪得到的消息,知道陈天师失踪了,他一直对陈天师怀恨在心,于是带上了他这几年攒下的势力又杀回了榆林镇,准备来个鹊占鸠巢,没想到陈天师家人和徒弟强烈抵抗,最后都被这个刀疤强关了起来,上次陈天师回榆林镇,刀疤强拿陈家人的性命要挟陈天师,让陈天师说出魔鬼森林中的秘密,刀疤强认定九灵石是个稀世珍宝,限定陈天师一个月内拿九灵石交换人质,为了保住家人和徒弟的性命,陈天师逼不得已把九灵石的埋藏地点告诉了刀疤强,刀疤强为了阻止你们先一步得到九灵石,命令手下将码头的船全部开走,去鲇鱼背挖九灵石,等他们离开之后我马上从陈天师家里潜了出来,跑到下游去等着,等这些船过去之后,我偷袭了落单的一艘船,抢了一个马上来接你们了。”

听欧阳鹤说完,大家才恍然大悟,怪不得陈天师从上次鲇鱼背送信儿回来就怪怪的,原来那次他就已经被刀疤强趁虚而入,夺了他的势力,扣下了陈天师的家人和徒弟,以他们的性命要挟得到了他们的秘密,怪不得陈天师这么迫切地想要找到九灵石,原来他口中说来不及了和救人要紧,指的是这件事。

现在知道已经晚了,刀疤强的人已经早他们一步出发了,现在只能祈祷他们挖不到九灵石了。唐教授等人日夜兼程,马力全开,第三天一早他们终于到了鲇鱼背。

太阳还没有升起,天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朦胧中的鲇鱼背还是那样熟悉,森林,河流,村庄,零星升起的炊烟,一切还是那样安静祥和,但村口那棵巨大的古树却变了,盛夏时节正是植物生长旺盛的时期,本该枝繁叶茂的古树,如今却枯枝败叶,生机不再,满树的枯黄在一片绿色之中格外显眼,见此情景唐教授心里咯噔一下,众人下船踉跄地向古树跑去。

跑近了一看,唐教授一屁股就坐倒下去了,古树前一个巨大的深坑直通地下,小张心有不甘地钻进了洞里,里面被挖得乱七八糟,洞里一个平台上还留有曾经放着盒子的痕迹,看样确实被他们先一步拿走了,小张爬出洞冲大伙无奈地摇了摇头,大伙顿时觉得浑身无力,唐教授受得打击不小,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四周越来越亮了,山的那一边太阳已经露出了一丝金色,此时魔鬼森林之中突然一束强光亮起,巨大的轰鸣声震荡着大地,巨大的飞行器和太阳一起撕破天空缓缓升起,顿时可见之处均被万丈光芒所笼罩,刺眼的光芒转瞬即逝,飞行器流星般地划过天空,在人们的睡梦中一闪而过,仿佛从来不曾出现过。

多玲和阿一成功了!细凤儿的愿望实现了!多么振奋人心的消息,可现在对于唐教授而言却怎么都高兴不起来,没有九灵石,得到钥匙又有什么用?唯一让唐教授觉得欣慰的是,阿一会活下来,多玲不会再受到伤害了。

九灵石被抢走了,现在该怎么办?对方几十人,有组织有枪,他们现在只有七个人,实力相差太悬殊了,如何才能把九灵石夺回来?就算是欧阳鹤武功高强,但毕竟他也是凡人之躯,再厉害的轻功也比不过子弹的速度,要是多玲在就好了,可漩涡湖离鲇鱼背太远了,远水解不了近渴,他们还是要自己先想办法。

“我们别在这耗着了,赶紧去追他们吧!”阿天坐立不安,来来回回踱着步,看唐教授他们一时半会儿想不出主意,他提了这么个建议,阿天的建议马上遭到了唐教授的否决,“不能回去,咱们能出来是你师傅跟他们交易换来的,咱们现在回去不是自投罗网吗?就算回去也要悄悄地潜回去才行。”

欧阳鹤说道:“这样吧,你们几个刀疤强的人都见过了,不方便露面,我是陌生脸孔,应该不会引起注意的,我去榆林镇探探他们的情况。”小张忙说:“我和你一起去吧,多一个人多一份照应。”欧阳鹤阻止了他说:“人多更不方便,难道你对我的能力信不过吗?而且你必须在这里保护唐教授保护大家,你们也未必比我安全。”小张一惊,说道:“为什么?”欧阳鹤说道:“你忘了吗?九灵石是装在盒子里的,没有钥匙他们是无法打开的。”消沉的唐教授突然想起了这件事,他一下从地上站了起来,急着说道:“他们打不开盒子,就会找钥匙,万一陈天师把钥匙的下落也告诉他们怎么办,阿一和多玲岂不也有危险?看起来我们还真的不能走了,在这里接应多玲和阿一。”

阿天摇头说:“师傅肯定不会说出钥匙的下落的,他不会被刀疤强一直牵着鼻子走的,我相信师傅的为人。”阿成担心地说:“我也相信师傅不会说,但我担心大师兄他……”,阿天回想了一下阿才在刀疤强面前的表现,又联想了这件事中的种种巧合之处,他大胆地假设道:“难不成,出卖师傅的是大师兄?对了……我以前就听咱们兄弟背地里议论过,说大师兄和刀疤强背地里有过来往。”大陈一拍大腿,在一边也煽风点火地附和道:“那还寻思啥呢?这事儿准了,阿才就是个叛徒,我说的嘛,我一直觉得阿才那人让人摸不透,城府深得很,你看看他对刀疤强一脸谄媚的样子,哼,他俩早就勾搭成奸了吧。”

唐教授说道:“大家不要胡乱猜忌人了,不管阿才会不会告诉刀疤强钥匙的下落,咱们也要提前做好准备,这样吧,按欧阳先生说的,咱们就守在森林口接应多玲和阿一,欧阳先生就麻烦你冒次险去榆林镇探探情况了。”

欧阳鹤点头,转身跑到河边跳上机动渔船就向榆林镇的方向驶去了。

第六十一章 等待

更新时间2016-5-22 8:30:00 字数:3030

 唐教授等人守在魔鬼森林入口处,连续几天的赶路让众人疲乏至极,阳光暖洋洋的照射之下,一会儿大伙就哈欠连连了,或躺或倒地在森林口休息着。

这时候天已经大亮了,村子里升起了袅袅的炊烟,传出了此起彼伏的公鸡报晓声,狗吠声,各种声音,人们也都起床了,寂静的小村顿时热闹了起来,充满了生活气息。

不知过了多久,唐教授感觉自己似乎是睡着了,突然被一声惊叫声惊醒了,众人瞬间清醒翻身起来,端着枪立刻进入了战斗状态,围在一起四下寻找声音的来源,当他们看见发出惊叫声的竟是一个村里的小姑娘时,立刻松了口气,将枪放下,仔细地打量起了眼前这个姑娘,看了几眼,大陈认出了她。

“我当是谁呢?吓我一跳,这不是春兰吗?”大陈冲小姑娘一招手,示意她过来,小姑娘仔细地瞧了瞧大陈,然后也是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拍着胸口说道:“哦原来是你呀,你怎么又回来了?”说完也不等大陈回话,蹲下身开始捡刚才从手中掉落的木盆和散落了一地的衣裳,看样春兰是来小河里洗衣服的。

收拾完了衣服,春兰将木盆放在小河边,然后脱下鞋子,挽起裤腿,拎着鞋子淌过了小河,过了河来到了众人的身边,春兰打量着几个人,突然兴奋地说道:“哦……我认得你们,你是教授,你俩是教授的手下,你俩是陈天师的徒弟,你们这次回来这么多人呀,是不是大家都回来了?”春兰挨个数着给这几个人点名,然后转头四周寻找着,眼里充满了羞涩和期待,唐教授说道:“这次就我们几个回来了,其他人还要等一段时间,你是村里的姑娘吧,你叫什么名字?”大陈抢着帮春兰回答道:“她叫春兰,我跟你们说过的,小李子的媳妇呀。”

春兰被大陈一说,脸唰一下红了,一气之下将手里的鞋朝大陈扔了过去,埋怨道:“谁让你到处瞎说的?让李家哥哥知道了,以为我不害臊,有多着急呢。”大陈一歪身躲过飞过来的鞋,然后俯身捡起来给春兰摆回了原来的位置,坏笑着说:“你的李家哥哥已经知道了,他根本没拿你当……”“大陈!”唐教授马上打断了大陈的话,不想让春兰知道小李的事情,唐教授马上换了个话题问春兰道:“春兰,你刚才看什么了,叫那么大声?”春兰本来还在生气,听唐教授一问,马上捂嘴一笑,不好意思地说:“嘿嘿,我这不是来河里洗衣服嘛,过来往这一看,你们几个横七竖八的倒在那里,我以为是……以为是死人哩!不过你们可别怪我这么想啊,谁让你们躺的地方不好呢。”

春兰在那里边说边解释,突然她停住了,一拍脑袋,急着跟唐教授说:“哎呀,光顾着说话了,我怎么把正事儿给忘了,你们在这儿等我,教授,我有东西要给你。”说完鞋也不拿,转身光着脚就往村里跑,跑得太急了还摔了个跟头,爬起来抖落抖落身上的土,理了理头发,回头冲他们一傻乐,接着转身撒腿就跑,两条小辫随着她的步伐一甩一甩的特别好玩儿。

大陈嘿嘿一笑说道:“这小丫头,还挺有意思的,比那小枣儿有意思多了,小李子眼光不咋地啊,就知道看脸。”唐教授点头说道:“嗯,是挺有意思的孩子,我都不认识她,说有东西要给我,能是什么东西呢?”

约十分钟过后,远远地春兰又跑回来了,身上挎着一个小布包,淌过小河,瞅见了自己的鞋,惊讶地说道:“哎呀妈呀,我鞋咋在这儿呢?我说跑起来脚咋疼呢,我忘穿鞋了啊。”大伙都被春兰逗乐了,春兰并不介意别人笑她,她从挎包里取出一个很眼熟的透明玻璃罐,这个罐子跟多玲给他们的玻璃罐样子差不多,但要大很多,春兰将玻璃罐递给了唐教授,唐教授接过玻璃顿时觉得沉甸甸的,他打开盖子,一股清香味儿扑鼻而来,竟然是满满的一罐多灵蜜!

大伙都吃惊不小,唐教授问春兰道:“你怎么会有这个东西?”春兰眨眨眼睛说:“就是上次,他们走了没多久的时候。”,她指了指大陈,然后继续说道:“我们村长,细凤儿姐回来啦,她跟我们说她有爹娘的消息了,但是爹娘回不来,她打算搬到她爹娘所在的地方去,不回来了,当时我可难过了,我不想让她走,但是她非得走,她还说了,村里现在没什么事,不需要她也行,喜宋哥用不了多久也能回来当村长,临走的时候她把这个罐罐交给我了,让我再碰到教授务必要给他,说教授用得上这个东西。”

(19 / 22)
魔鬼森林

魔鬼森林

作者:平妞 类型:奇幻科幻 完结: 是

起点非V完结 【文案】 一阵微风吹过,河对岸传来树叶的沙沙声,阿一循声望去,只见那座被大人禁止入内的森林在阳光下弥漫着淡紫色的雾气,再往深处望去是一片无尽的黑暗,像一张想要吞噬一切的巨口。阿一感到害怕,但是想想自己的处境,对可能会被判死刑的恐惧,让他毫不犹豫的趟过河流走进了那一片黑暗之中。那个曾经喜欢调皮捣蛋的阿一,曾经给这个小村带来欢声笑语的阿一,从此在人们的视线中消失了,渐渐地没入这片无尽的黑暗之中。。。。 作者自定义标签: 凡人流、轻松、特种兵 原文地址:www.6wens.com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