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无用萧漫雪、小亦精彩阅读 分类:古代

时间:2020-02-12 09:26 /免费小说 / 编辑:典韦
小说主人公是萧漫雪,小亦的小说是《君无用》,是作者桃花农最新写的一本免费小说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进去了,你在外边不要紧吗?”

君无用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篇幅: 中短篇(1w字以上)

《君无用》在线阅读

《君无用》推荐章节

“我进去了,你在外边不要紧吗?”

眼见要去冒险的人是他,他反倒还有心思关心我,让我也不知该如何回答他。

“在这火位范围内,应该还是没什么事的。”

听我这么说,他才肯放开我,凝神走到了娃娃阵前。

我也仔细盯着他的身影,一个个报出方位:“先走同人,转未济,踏中孚,大有,既济……”

只见萧漫雪的颀长身形神若游龙般在阵内飘展开来,真似“轻云蔽月,流风回雪”,不出片刻六十四位已近行完,这才到了关键时刻。

“过归妹后立抓起‘离’位娃娃,避开它口鼻,然后踏它脚下方位。”

不差分毫,他将我指示的事完成,阵内没有任何异象,反是沙地另一头竟闪出一条小路来,此时我才敢长出一口气。若是刚才有一步踏错,或是阵眼不若我所料在“离”位的话,会出现怎样的后果实在难以想象,至少萧漫雪他会被那娃娃喷火烧伤。

“好了,可以跳出来了。”

待他出来后,我们继续向“水”位前进。

到了水位处,呈现在我们眼前的竟然是一座大湖,方圆约有半里,湖面上水波不兴,清可见底。

“看来真让你说对了,幸亏带你来了,否则只怕我要被困死在这里面。”此等时刻,他倒有闲心说笑了。

“既然知道我的大恩大德,不如等我们出去后你就把身家性命都交给我,从此供我驱策吧。”

“哎呀,真可惜,我已经都给别人了,你还是要别的吧。”

“你给谁了?哪个不长眼的敢跟本美男抢东西?”抓住他衣领子,这种事非好好问清楚不可。

“别说得那么难听,小心把自己骂进去了。”

“……”小人,竟敢耍我。

“啊,你还没说呢,眼前这湖该怎么过啊?我虽然有轻功,但也越不过这么大的湖。”

“谁用你越它了?就算你用游的,只怕在沾到岸边前湖又会扩大,永远也到不了头,而且这湖也不能绕过去。”哼了他一声,要是那么好办还要我这种高人干嘛?

“那要怎么办?”

“你先帮我看看对岸那是什么东西?”隔着这么远的湖,光能看见个黑点晃来晃去,我可比不了他们习武之人好视力。

他仔细看了一下,回答我:“是一只漫步的仙鹤。”

“仙鹤?太好了,它就是位眼。”

“就算它是位眼,要怎么对付它?我们也没法到对岸把它抓住。”

“呵呵,这次可就用不上你了,要本大爷亲自出手。也不知道要在这儿耗多久,你还是到一边休息观看去吧。”冲他随便挥挥手,我从袖袋里掏出一把短箫,这可就是我的武器了。

第十四章

按孔吹箫,音随意动,一曲《高山流水》便悠悠扬扬地响了起来。再看对岸的仙鹤,似乎闻得乐声,也振翅飞舞起来。

音律高高低低,起伏不定,若山野流泽,泉瀑倾峰,只是直到整整一曲奏完,那仙鹤仍只是在对岸起舞。

唉,我不禁长叹口气,这只死仙鹤还真不好对付。

调整一下气息,我再起一曲《出塞》,意境变为哀伤宛转,苍凉大气。偷瞟一眼旁边的萧漫雪,他竟已经拿出干粮吃喝了起来,于是音韵更添凄楚,连那仙鹤也似被感染到,不住哀鸣起来。

失败,又失败了,死仙鹤叫得虽悲,但紧守着自己的地盘不动,气得我牙痒痒又无可奈何。(哼,等你什么时候落到我手里我一定把你弄个油炸小麻雀。)的d2ddea18f00665ce8623e36bd4e3

于是一首曲子换另一首曲子,直把我吹得嘴皮发麻,正没辄之际,突然想起来另一首,要是这首再不行那我也没办法了。

曲调一起,如鸟鸣之声穿梭于林,正是《百鸟朝凤》,那仙鹤一听此曲,立时不再飞舞。

声调愈渐高亢,似召唤,又似急促的命令,天际间仿佛千百应和之声,震撼人心。我看着对岸,哈哈,终于来了。

曲入高潮,只见湖面上翩翩飞来红顶白鹤,不时还伸颈鸣叫一声,真真如负仙下凡的神物一般。

待它落到我们这边岸上,我立刻一把就将它抓了起来,嘿,为了你这只畜生,费了本大爷不知多少的口水。

再回头时,原本的大湖已消失无踪,现出路来,竟就近在我们眼前。

“好了,迷阵也破了,你还抓着它干吗?”一直坐在旁边的萧漫雪此时拍拍屁股站了起来。

“站着说话不腰疼,刚才可不是你辛苦卖力了。我吹了那么半天,好歹也要把它做成油炸小鸟补一下。”

“怎么说它也算是个通灵性的神物,你要是把它吃了,怕会触怒上天的。”

拿上天压我?哼!

“当初人家萧史吹箫,不只招来了百鸟,还拐了个千娇百媚的媳妇弄玉,今日我唐亦吹箫,只招来了一只蠢仙鹤和一个专门跟我作对的你。罢了,炸它我还嫌麻烦,可也不能轻易放过这小畜生,至少要把它绑树上,免得它飞去给主子报信。”

“好吧。不过说实话,只怕从我们一进这禁地,人家主人就已经晓得了吧?”

无话可说,他的话的确没错,能建出如此精妙的阵的人,又怎会不知道自己的阵在被人突破呢,只是此人现在躲在哪里呢?

懒得再想,带着他继续往前走。前面是“土”位,不知又会有什么等着我们。

“……”无语,再无语,看着眼前的石桌上摆着的棋盘,不禁心里暗叹,这位主人家还真是……嘿嘿,兴趣广泛啊。

俯身观察盘上的棋局,竟是个一百多子的“珍珑”,已算是“珍珑”中难度极高的了。再看棋子,已经十分古老,但那微微散出的甜味仍逃不过我的鼻子。

“你坐这里吧。”我指着桌前的石椅。

他听言撩衣坐下,挑眉说:“这棋你让我下吗?虽然我也会弈棋,但怎比得上有‘纹枰神童’之称的你呢?”

他成心提起小时候的事干嘛?我瞪了他一眼,说:“这棋当然是我下,可是出手的是你。棋子上有毒,而且年代久远已经渗入内部,很难清除。这倒也不算什么,不过据我看这棋子是特殊制成,我大概是拿不动的,只能借你这有武功的人的内力。”

(13 / 20)
君无用

君无用

作者:桃花农 类型:免费小说 完结: 是

【文案】 非常轻松的文文,可能作者插花和主角发神经的语句稍微多了点, 不过并不影响文章的娱乐性质。 自作聪明的纯良小白受和表面忠厚老实的腹黑攻是我一向比较喜欢的配对, 两人本来是谨遵父命去群英会,不知道怎么半路跑去王爷那边搬救兵= =||||番外超可爱,尤其是小受爹爹的。 文摘: 我,我叫唐亦,男,今年刚满二十一岁。 我爹叫唐楼文,本来一个月前还是吏部尚书,不过现在已经是平民老百姓了。为什么?惹怒皇上被罢免了吗?当然不是,我爹与皇上一向关系良好,三不五时就去宫里喝个茶下个棋什么的。(喂,你爹闲,可皇上哪有那么闲?)他可是正当的告老还乡,回老家扬州去。 其实他一点也不老,才四十六岁,正当壮年不是。 那干嘛不干了? 嘿,你问我,难道我就一定知道么?总之,爹在朝堂之上声泪俱下地陈禀皇上,自从十年前丧妻之后,本已生无可恋,但出于对国家一片忠心,一直力压悲痛,勤于公务,然积劳日深,思妻之念日甚,因此请求皇上恩准他辞官还乡,守慰妻灵。洋洋洒洒一篇下来,据统计朝堂上闻此感动落泪的至少有三分之二,皇上当场准奏。 其实我爹哪里悲痛啦?你看他现在面色红润,神清气爽,一心为可以去看老朋友而兴奋。可怜那帮人被骗得惨,国家交给他们让不让人放心啊?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