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想,李翔,何萍,黄欣,许佳是哪本中篇小说的主角? 如果回头精彩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0-02-06 09:12 /免费小说 / 编辑:冷云
主角是林想,李翔,何萍,黄欣,许佳的小说叫做《如果回头》,这本小说的作者是stillsmile倾心创作的一本免费小说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小说下载尽在http:\/\/bbs.6wens.

如果回头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篇幅: 中篇(10w字以上)

《如果回头》在线阅读

《如果回头》推荐章节

小说下载尽在http:\/\/bbs.6wens.com---牛文书库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如果回头》

作者:stillsmile

楔子

林想安静地坐在病床上,药水的气息和着病人的疼痛弥漫在这个县城的小诊所里。妈妈摸了摸她因发烧烫红的脸颊,眼神里有说不出的焦急和心疼。同妈妈年纪相仿的医生走了过来,拉过林想白皙细长的手,准备消毒:“瞧这小手又白又嫩的,血管都不好找。多大拉?”“18。”妈妈替她答到,看到女儿难受的样子,实在不忍心让她多说话。“高几拉?”虽然血管很细,医生还是很熟练地把针头插进去了,林想微微蹙了一下眉头。“高三毕业了。”“哦,考上没有阿?”“恩,考上了,”妈妈说到这里,神情变得高兴起来,随即又担忧地看了一眼林想:“过两天就要到学校报到了。”林想冲妈妈微微一笑,她知道妈妈不仅担心她的病情,还对刚才家里发生的一幕闹剧感到愤怒,怕影响到林想的情绪。

第一章

林想的爸爸妈妈在她八岁的时候就离婚了。爸爸若无其事地对身边的人讲:“我要女儿做什么阿,以后还不是别人的人。还不如现在讨个老婆实在呢。如果女儿判给我,我就让她在家给我带孩子,不要念书了!念书有什么用,她妈念的书就比我多,结果呢,还不如我一工人!”这话很快就传到林想和妈妈的耳朵里,妈妈气得说不出话来,小林想慢慢缩在妈妈后面不吭声了。胆怯地望着比她高好多的大人们,她知道一定是很严重的事情。因为从来没看到妈妈这样激动和愤怒,也没有这么多外人对自己家的生活感兴趣过。听大人们转述的爸爸的话,林想委屈极了:怎么可能阿,那个经常把她高高举起又放下,逗得她哈哈大笑的爸爸会不要她?那个把她扛在脖子上看戏的爸爸会不让她念书?还带什么孩子,哪来的孩子,爸爸妈妈不是只有我一个吗?林想一言不发地思考着,她才八岁。

十年后,林想高中毕业了,并且收到了大学通知书。可是关于小时候的疑问却一直没有答案。爸爸又结婚了,生了一个女儿,听人说没有林想小时候漂亮。林想觉得那是当然,因为后妈明显不是个好人,她想取代妈妈,她的眼神里有太明显的贪婪和不满。和妈妈温和的眼神是不一样的。于是,随着自己的长大,林想渐渐放弃了寻找那些答案的打算。因为她懂了一个道理:有些事的发生是没来由的,除了接受,别无它法。这样的参悟来得太早,不适合林想的年纪,她才十几岁。

可是,虽然法院把她判给了爸爸,她却一直跟着妈妈生活,衣食住行都是妈妈在承担,爸爸每月给她30块钱的生活费,30块,养只小狗也不止这么多吧。现在上大学了,不能让妈妈一个人承担,爸爸应该也要出一半的钱吧。于是,很久没见父亲的林想敲开了他新家的门。

爸爸看见她愣了一下,但还是把她让尽屋里。后妈正在做饭,抬头瞟了她一眼,没有说话。小妹妹在看动画片,嘴里嚼着零食,回头看见她,大声地叫:“姐姐,爸爸,姐姐来了。”“恩。”林想轻轻应了一声。妹妹还小,不知道这个姐姐是怎么回事,跟她一起叫爸爸,却不一起叫妈妈,也不生活在一起。林想对她恨不起来,她那么小,那么无辜,虽然不知道她的存在是林想心里的痛。

屋里的空气好像凝固了,只有动画片不时发出欢快的音乐声和可爱的对白。林想心里莫名地抽痛了一下,这样的童年,在她的八岁就结束了。爸爸和后妈时不时说一两句无关紧要的话,没有问她来干什么,也没有招呼她,可能从旁人那里听说了她考上大学的事,那么现在来就是要钱了。林想就在那里站着,等着,开始思考该怎么开口。这时,她十八岁,马上要离开家,去大城市上大学了。

眼前是生她的父亲,现在却跟别的女人生活在一起,对她的到来竟显得不知所措。爸爸那么轻易把爱转移给现在这个家,对她和妈妈的困顿却不闻不问。现在她站在这里,就像一个多余的人,要债的人。是自己做错了什么吗,非要面对这样的尴尬境地。林想咽了一下口水,平静地叫了一声:“爸爸。”父亲这时转过头来看她,也是在等她开口。“我考上大学了,过几天就要去报到。从小学到高中的学费和生活费都是妈妈想的办法,没向你要过一分钱。现在也不是要你全出,希望你和妈妈一人出一半,能让我顺利念完书。”后妈面无表情地切着菜,可是林想知道,她的眼睛耳朵全凑过来了。爸爸坐了下来,开始吸烟,也不说话。妹妹天真地望着她,也不看电视了。林想停了一下,坚定地看着自己的父亲,心想:我是他女儿,不管怎样,爸爸这次会帮我的,亲情会打动他的。于是,她接着说:“大学四年很快的,我也会自己打工赚钱,妈妈说了,生活费她想办法,就学费,你和她一人一半。等我毕业了,在那边找个好的工作,以后妹妹上大学了,我也可以帮她。”说到这里,林想委屈了一下,就像在做交易:“你和阿姨,我以后也会照管的。”她说完了,等爸爸回答。爸爸仍不说话,烟雾在昏黄的灯光下萦绕,林想忽然觉得自己是在梦中,现实中,她应该是个幸福的女孩,怎么会遭遇这样的事情。

爸爸很久不说话,林想的心一点一点往下沉,一种无力的感觉开始在体内蔓延。可她依然期待爸爸的回答。爸爸摁灭了烟头,说:“我没钱。”林想听见自己的心落地的声音,摔得生疼。“干吗非要上大学,高中都读完了,随便找个工作就是了,还花那钱干吗。我也不要你养了,我也困难,你阿姨身体不好,你妹妹还要念书,以后我也不要她上什么大学。你非要上就让你妈想办法,她不是有能耐吗?”后妈做饭的速度恢复了正常,林想开始由失望变得愤怒,爸爸接着说:“要不你不念了,来我们单位打工,以后我退休了,你就是正式工了。现在就挣钱。”林想开始在心里嘲笑自己的身世,她大大的眼睛也快盛不下突然涌出的泪水了。她把头别到一旁,生生咽下了泪水,说:“大学我一定要念,学费你也必须出,因为我是判给你供养的!你以前不管就算了,现在必须要尽你一个父亲的责任!你既然生了我,就要养我,就有义务让我继续读书!”“我养你!我每个月还给你钱了!”爸爸也激动起来:“我有什么义务!你都18岁了,该自己养活自己了!”“只要我在读书,你就得供我上学!你是我父亲,我怎么不找别人!”林想心里已经不是失望,而是绝望了。父亲就是不要她了,没有任何理由的不要了。

父女俩就在屋里吵了起来,后妈仍然不说一句话,因为她的丈夫完全按照她的意图在行事。“好了!”爸爸吼了起来:“我就是没钱,你能怎样!我们断绝父女关系,我不养你,以后也不用你养我!不要找我要钱,没有!一分也没有!”林想愣住了,眼泪唰唰地流,也顾不得擦了。她惊恐地看着自己的父亲:这是我的爸爸吗?生我的爸爸吗?他怎么了,他忘了我是他的女儿吗?我的身体里流着他的血,我的姓是他给的,他不认识我了吗?他这是怎么了?爸爸看见她只顾流泪,没说话,也一时愣住了,然后语气软了一点:“不是爸爸不给你钱,你看现在爸爸有了新的家,一切都靠我,我实在没有钱,更没有你要的那么多,你让你妈再想想办法,她朋友多。别哭了,先吃饭。”林想站了起来,擦干了眼泪,爸爸还要说什么,她开口打断了:“我小时候一直不相信别人说的你不要我了,现在我知道了,你真的不要我了。那么,我告诉你,我也不要你了!大学我不但要上,还要更有出息!我和我妈向别人磕头借钱,也不会再找你了!你的良心过意得去,你就过你的新生活吧!你今天这样对我,我有一天也会这样对你的!你一定会后悔的,会因为你今天的绝情后悔的!”说完,她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留下一脸惊诧的父亲,以及松了一口气的后妈。走到过道上,听见父亲气急的声音:“这个死丫头!跟她妈一个德行!老子就不给钱!反了你了!”林想紧咬着嘴唇,飞跑回了家,她感到她的世界变了。或者说,老早就变了,只是自己一直不承认。今天,现实说:看吧,这就是你的生活。你为自己营造的亲情、感动都不是真的,你接受吧!

林想回家就倒在床上哇哇大哭,因为她的一半天然的屏障轰然倒塌了,她不能再继续活在自己的精神天地了,那里有爸爸,有妈妈,有一天,他们一家又在一起开心的笑,爸爸又把她高高举起。

妈妈猜到这个结果,走过来坐在她身边。林想突然坐起来,看着妈妈,愣愣地问:“妈,男人都这样吗?说不爱就不爱了吗?”妈妈没有说话,担忧地看着她。

林想感到自己受到很大的伤害,说不出哪里痛,可就是痛得直流泪。晚上就开始发烧。这是林想被生命里第一个男人伤害,是她的父亲,高高举起她又放下的父亲。

第二章

输完液的第二天,妈妈就陪林想到了大学所在的城市。由于学校还要过两天才开学,就先住在妈妈的朋友陈阿姨家。陈阿姨热情地带她们去熟悉这个城市,可是林想都没有兴趣,她感觉自己被掏空了。她开始漫无目的地在城市的街道上闲逛,这里,没有人知道她这样的家庭,这样的父亲。妈妈满眼的担忧林想看在眼里,她把手搭在妈妈的肩上,笑着说:“妈,我没事的。新生活就要开始了,你等我的好消息,我要让你做最幸福的妈妈!”妈妈欣慰地笑了。母女俩都知道,彼此是在互相安慰,而彼此都是对方的精神支柱。

终于到了报到的日子,林想所在的学校挂满了欢迎新生的横幅,有很多学生会的成员在帮忙接待新生。四面八方赶来的新生和家长不停在林想和妈妈身边穿梭着,母女俩很快就融入到繁忙的报到工作中,也渐渐淡忘了心里的伤痛。太阳很大,现在只等着找宿舍了。母女俩在树阴下想休息一会再找。“同学,你好!是新生吧?”一个干净的声音在旁边响起。林想寻声抬起头,只感觉眼睛被白晃晃的光刺得生疼。等她看清楚了,是一个穿着白色衬衣,胸前挂着工作证的男生。男生正朝她微笑着,露出干净的牙齿,眼睛亮亮的,帅气的脸流露出真诚的表情。“哦,是阿。”林想发现自己走神了,赶紧回答。“手续都办好了吗?”“恩,只有找宿舍了。”“我看看,2号楼510。恩,我带你们过去吧,我是学生会的。”男生再次露出了阳光般的笑容,好像驱散了一点林想心里的阴霾。“那就谢谢你了,我们走吧。”妈妈高兴地拉起林想。

“到了,就是这里。你们慢慢收拾,有什么需要找挂着胸牌的师兄、师姐,我去帮其他同学了。”白衬衣礼貌地跟林想道别,没等林想说谢谢,就转身走了。林想心里突然失落了一下,随即又发现宿舍里已经有一个女生坐在那里看书了。“你好,我是林想。”林想主动向她伸出手。“你好,我叫黄欣。”黄欣向她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两个女孩手握在一起,然后又因这个正式的举动呵呵地笑起来。林想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个室友,是个清秀亲切的女孩。“这就对了,以后大家互相照顾,好好学习。”妈妈也喜欢这个不做作的女孩,看她都已经在看书了,就问:“父母呢?怎么不在阿?”“哦,我爸爸来了的,安顿好了,我让他先回家了,我一个人能行。”黄欣流畅地说到。妈妈和林想相视一笑,“妈,我安顿好了,你也放心地回去吧,我也能行的。”林想受到黄欣的感染,心情好了起来。“是阿,阿姨,我会照顾她的,你放心吧。”黄欣的话让林想感动起来,她觉得她们会是非常投缘的朋友。

妈妈确定林想没什么问题后,又交待了很多在家里交待过的话,准备回家了。林想把妈妈送到学校外的站台。妈妈用力地捏了一下她的手,说:“不准生病、不准担心没钱,钱不够就给我打电话,身体第一,然后才是学习。”“恩,知道了。妈妈放心,我会好好学习的。国庆就回家看你。”“想,男人不都是坏人,也有坚持爱的。”妈妈突然回答这个在家里没有回答的问题,林想愣了一下,又点了点头。

回到宿舍,还是只有黄欣在。“你妈走拉?”黄欣问。“是阿。”“你妈妈很爱你,看得出来。”黄欣微笑着说,林想用力点了点头。两人正在闲聊时,门被打开了,一个高高瘦瘦的女孩大步走了进来,后面跟着提行李的父母。大家又重复了一次问好。女孩叫马婷婷,是个开朗话多的人。她指点着父母把行李放好,就赶走了他们。林想和黄欣笑了起来,说:“你还真把你父母使唤阿?” “那是!”马婷婷夸张地呵呵笑,说难得一次嘛,他们也愿意。

“哎呀,这个学校好阿!”马婷婷突然大声地感慨到。“怎么了?”林想问。“帅哥多阿!我刚才就看到一个,又高又帅,干干净净的,好像是学生会的,挂着牌子。恩,符合我标准。还有新生里也有几个帅的。”马婷婷做出陶醉的样子,黄欣和林想都笑了起来。“你说的那个阿,好像我也见过,就是刚才送林想进来的。”黄欣故意逗她。“阿?!不是吧,你们认识?”马婷婷张大了嘴。“不是,”林想赶紧澄清:“路上遇到的,他帮我找寝室。”“阿,怎么我没遇到!天阿!”马婷婷大叫一声倒在自己的床上。这时,一个个头矮矮的女生一脸愁容地走了进来。大家都友好地看着她,可她并不理睬大家,自顾自地开始放东西。身后跟着她爸爸,托着更大的箱子。见她好像不高兴,大家也不好主动搭话。“怎么回事!只剩最上面一格放我的东西,那我以后洗漱拿东西都要爬凳子阿!”女孩大声地抱怨到。“没关系,你把洗漱用品放我这格吧。”林想走过去,温和地说,怕女孩冷不丁又说什么抱怨的话。“哦,好吧,谢谢你阿。”女孩虽然在感谢,可是眉头就没舒展过。“我叫林想,你?”“何萍。”女孩应了一声就不说话了。把东西放好后,就跟父亲出去了。林想三人叹了口气,不知道这女孩以后好不好相处呢。

第三章

大家刚到学校,开始新的集体生活,一晚上有说不完的话。林想开始非常想念妈妈,长这么大,第一次离家,不知道妈妈习不习惯。还好黄欣一直在安慰她,林想开始慢慢依恋这个亲切的女孩。马婷婷一直把话题围绕在帅哥身上,要大家以后看到那个学生会的男生就通知她,她不管在哪都会出现,见她的王子。何萍晚上也没回宿舍,可能是本市的,回家了。

第二天九点,全体新生在操场集合。每个班都有个辅导员在拿着名单念自己学生的名字,把分散的学生叫在一起。林想三个很快就找到自己的班级,三个女孩自然站在了一起。突然,一脸愁容的何萍姗姗走来,一副不情愿的样子。“这里!”林想向她招手,她应了一声,走了过来,还是不高兴的样子。林想没管她的表情,拉她在自己旁边。辅导员开始讲一些新生的注意事项和接下来要做的工作。林想的眼睛开始在来回奔忙的师兄师姐中搜寻,那个阳光般刺眼的白衬衣,她都快忘了他的样子了。只是想到他就觉得一缕阳光暖暖地照在心里最深的角落。可是一直没有发现他的身影。这时,林想的余光发现自己班上后排的一个男生,正探出头来在看她。等她转过去,那男生又转开了视线。林想看了他一眼,又看看自己,好像没有哪里出错吧。于是,她也不管了,开始观察这个即将生活四年的地方。

坐在教室里,辅导员宣布开始班委竞选。林想的思绪突然回到了家里,之前发生的一幕幕又开始重演,她不知不觉皱起了眉头。这时,之前的那个男生又朝她的位置看过来。他们坐在一排,所以林想一下就感觉到了,但她没心情管他为什么看自己,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想摆脱,可一时又没办法。“好了,最后一项竞选,也是最重要的,班长。愿意的同学上来演讲!”辅导员的话打断了林想的思绪。好几个同学轮流上去发言,都没什么特色。这时,一个瘦小,但很漂亮的女生走上了讲台,男生开始窃窃私语起来。“大家好,我叫刘茂丽,来自某某高中。我希望竞选班长,我从小学一直担任班委........”刘茂丽的演讲很精彩,人也漂亮,说话掷地有声,台下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等了一会,见没人上台,辅导员准备数票了。这时,林想突然想到妈妈的眼神,那么期待,充满爱和希望。“不是说要让妈妈高兴吗,我应该参加竞选。成功了,妈妈会感到欣慰的。”林想想到这里,腾地一下站起来。全班都愣了一下,辅导员赶紧让到一边:“好,好,还有一个同学,大家鼓掌。”直到站在讲台上,林想才发现自己什么都没准备。这时那个看她的男生坐直了身子,用一种饶有兴趣的眼神看着她。林想这时才看清了这个男生:一看就是喜欢运动的,坐在位置上也不安分,脚抖来抖去,像看喜剧片似地一直咧着嘴笑,看着每个上台的同学演讲,然后跟旁边的同学夸张地哈哈大笑。可当林想上台时,他收起了大笑,改成微笑地看着她。林想瞪了他一眼,以为他是想看自己的笑话。不过这个男生还满帅的,像古天乐,没有晒黑之前。台下一片安静,大家看着这个女生已经愣了半天了。林想这才发现,自己上台尽想别的事了,忘了演讲。“哦!”她反应过来,不好意思地笑了,台下的同学也笑了,大家再次鼓掌。她看见刘茂丽微笑地看着她,不过不是鼓励,有一种警惕。那个男生带头压下大家的掌声,大家安静地等待林想的演说。

“大家好,我来自某某高中。我认为担任班长需要具备两个条件,一是管理班务的经验,一是热忱的心和责任感。关于第一点,我在高中时担任了班长兼学生会宣传部部长,期间组织了一系列活动,自己得到锻炼的同时,也给同学们带来了欢乐。关于第二点,我不能举什么例子,只需要大家给我一次机会,就知道我不会让大家失望的。同时,我是小作家协会的会员,经常写文章投稿,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加入进来。我也喜欢唱歌跳舞,希望喜欢音乐的同学多跟我交流。只是,我不喜欢运动,所以体育从来不及格,请擅长体育的同学多帮助我。以上就是我的演说,谢谢大家。”台下的同学边鼓掌边笑了,林想看见黄欣朝她肯定地笑了一下,刘茂丽不再微笑了,马婷婷事不关己地鼓掌,何萍一脸愁容还在继续。而那个男生,看着她歪着嘴角笑,没有再夸张地哈哈了。林想走下台,辅导员走上去:“恩,又一个人才,全班都被她拉拢了,呵呵,好,开始投票。”

票选主要集中在林想和刘茂丽两人身上,双方的票咬得很紧。林想心里有种莫名的自信,来源于中学时的锻炼和一种伴随她很久的预感。刘茂丽紧张地看着黑板,终于结果出来了,林想以两票的微弱优势选上了班长。当天晚上她就召集新任的班委开会,制定一系列规范和制度。大家刚进大学,工作热情都很高,效率也不错,辅导员很是满意。回宿舍前,林想特意跑去给妈妈打电话,告诉她这个好消息,妈妈高兴地说:“想,妈妈相信你,加油!”

带着许久没有的好心情,林想朝宿舍走去,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从她旁边经过。她借着灯光一看,正是那个白衬衣。他好像刚从外面回学校,边打电话边很快地走着。林想心跳了一下,他的声音很好听,跟他的人一样,干干净净的。可是很快,白衬衣就拐进男生宿舍了,林想再次失落了一下。“班长!”有人在叫她,她回头,看见那个看她的男生和其他几个男生正蹲在一旁抽烟。林想知道是自己班上的,皱了一下眉说:“不要抽烟拉,记住明天9点集合,不要迟到了。”“是,一定准时!”古天乐大声回答,大家呵呵笑着,林想看他一眼,也笑了起来。

第四章

回到宿舍,林想脑子里仍不时回想起刚才跟白衬衣偶遇的一幕。马婷婷关于帅哥的话题已经正式登场了。不过,这次又多了好几个新挖掘的对象,当然也包括自己班上的古天乐:“唉,兔子不吃窝边草。要是以后闹矛盾了,分手了,还天天看见,不是很闹心吗,看来我得放弃这个优良品种了。”“你放弃别人?还不知道别人给不给你机会呢。”黄欣笑着逗她。“切,那是我给他机会!”马婷婷激动地从床上坐起来:“是吧,林想?”“好吧,是你给机会,你说了算。”林想看到何萍一个人放下床帘,闷在里面,想到自己是班长了,该主动关心一下,于是敲了敲床边。何萍把帘子拉开一条缝,让林想爬上去。

“怎么回事阿,我看你一直不怎么高兴的样子,发生什么事了吗?”林想小声地询问。马婷婷和黄欣没注意她俩,继续在卧谈。“没事,就是不想住校!”何萍终于看了她一眼。“为什么阿,上大学都要住校吧,再说,你可以周末回去,你家是本市的?”林想觉得这根本不是问题。“恩。可是我想天天回去。我也不喜欢现在的同学,还是高中的好。”何萍继续抱怨道。“呵呵,还没相处呢,你怎么知道不好阿。刚开始我也不习惯,过段时间就好了。没事的。”林想看到她没有被说服的样子,知道一时半会不行,只有以后慢慢来了。还有,她对高中的依恋也过于强烈了,应该有一定的原因的。不过这些以后都会解决的。

“哎,林想,”马婷婷又闹起来:“上次说的那个帅哥好像是学生会的,我有个办法接近他!”“什么呀?”林想刚淡忘的人又被她提起,有点莫名的郁闷。“加入学生会呀!那不就有机会了,”马婷婷得意地说:“哥们看你今天竞选表现还不错,怎么样,一起去学生会,帮我也写写演讲稿。”林想的心猛烈地跳了一下,可是就算进了又怎样。认识了,了解了,也许就没了现在的感觉了。“再说吧,你要去的时候跟我说,我帮你准备好了。”林想回答。“太好了!亲爱的!来亲一个!”马婷婷作势要扑过来。“你饶了我吧,那是惩罚了,哈哈!”三个女生嬉笑起来,只有何萍依旧闷闷的。

大家卧谈累了,慢慢呼吸开始均匀。林想躺在黑暗的宿舍里,有种说不出的安全感。马婷婷一直在提的应该就是自己看见的白衬衣,那么,她就是对他有好感了。自己不过是刚受到伤害,来陌生的学校就遇见他主动帮忙,觉得感激罢了。不会这么快就对一个男生有感觉的。再说,父亲给的痛还没复元,对男生,还是保持点距离好了。这么一想,林想慢慢释怀了,意识也开始模糊。梦里看见爸爸在前面飞快地走,把她丢在角落里,她怎么叫怎么追,都没办法让父亲回头。

第二天集合,同学们都准时到了,就差一个叫李翔的男生。大家都是新生,谁也没记住谁,林想也想不起是哪个同学。就在她焦急地又点一次名时,一个男生慢悠悠地晃过来了,嘴角扬起,脸上带着得意的微笑,好像是领导在审阅部队似的慢慢走过来。林想一看见他就生气了:“昨天不是还特别提醒你了吗?不能迟到,就差你了!”“班长,我拉肚子,这个不受我控制的阿。”古天乐装模作样地笑,逗得其他同学也笑起来。林想让他赶紧进队伍,他却晃到她旁边,手指着林想手上的名单,说:“看见没,李翔,我的名字。记住拉?”林想瞟他一眼,哼了一声,他讪讪地笑着排队去了。

新生的适应期很快就过去了,大家逐渐开始了按部就班的大学生活。跟高中比起来,多了很多自主的时间,女生们就邀约着逛街、买衣服;男生则踢球、喝酒,到处挖掘美女。林想偶尔也跟宿舍的同学去逛街,不过很少花钱买,因为她知道现在还不是自己享受的时候,她跟别人不一样,她背负了成就自己和让母亲欣慰的责任。

一天放学,马婷婷拉着她直往宣传栏跑:“快,招聘信息出来了!”“什么呀?”林想没反应过来。“学生会,各个系的,还有校学生会的。我想了一下,还是加入校学生会吧,把网撒大一点。万一他跟我们不是一个系的呢,我们不是没有用武的必要了。”马婷婷边跑边说。“是你,不是我们,好不好?我才不会因为他才加入呢。”林想哭笑不得。两个人挤在人群中看了许久,记下了一些要点,就回宿舍准备了。林想本不想加入的,无奈马婷婷非要她一起,说是彼此有个照应,实在不行就一起撤。林想也想到了白衬衣,虽然自己想撇清跟他有关,可是,仍暗自希望有机会认识他。于是,两个人每天在宿舍里练习演讲,准备竞选资料。黄欣也坐不住了,不过她决定加入系里的学生会。马婷婷邀她一起,她不愿意,说不是进校学生的料。何萍的愁容慢慢舒展了,待在学校的时间也多了一点,可是她不爱这些,常常一个人待在床上看小说,后来大家才发现,她是个特别容易因小事而焦虑的女孩子,但熟识后,竟然话也特别多。于是,一个宿舍的四姐妹越来越融洽了。

第五章

校学生会竞选当天,整个阶梯教室里坐满了人。林想班上就她和马婷婷在。“咦?我们班没人想进校学生会的阿?”林想搞不懂了。“他们阿,大多去了系上的。据说系上表现好,辅导员都知道,对以后加学分有好处。校里的太杂了,辅导员顾不上。不过我俩不为加分哈,为了更远的幸福。”马婷婷边说边张望,一定在找白衬衣。林想没接话了,她细细回想着马婷婷的话。的确,大家的考虑更实在,比她俩成熟些。校学生会干得好,也不如辅导员一句话。不过既来之,则安之。也许发展空间更大呢。“哎!那里!那里!”马婷婷用力撞了撞林想,林想顺着她的眼神看过去,果然是白衬衣。不过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的T恤,牛仔裤,休闲鞋。一头干净利落的头发黑的发亮。正从侧门走进来,拿着几页纸伏在课桌上跟学生会主席说着什么。林想这才看清他,原来是个皮肤黝黑的男生,不过健康的形象真的很阳光。他一进来,好多新生都在窃窃私语,眼睛随着他移动。“天阿,这么帅,叫我怎么办才好!”马婷婷夸张地叫道:“就是你们说的那个吧,同一个人吧?”“恩,好像是吧,我也记不清了。”林想含糊道。“哎呀,你怎么回事阿,帅哥都会记不清,看来需要我培养一下了,要做到过目不忘!对了,你看,那天穿白的,像白马王子,今天穿黑的,”“像黑马王子,”林想打断她:“那你怎么称呼他阿,万一他一天换一个颜色。呵呵~”“还管什么颜色阿,直接打听名字就得了。这个任务交给你拉!”马婷婷的眼睛就没看过林想。“干吗交给我?是你想知道阿,我又无所谓。”林想觉得很奇怪,马婷婷闹得厉害,说到正事又退缩了。“我不是害羞嘛,你帮我打前战,搞定了请你吃饭!好不好嘛,亲爱的?” 马婷婷把头靠在她身上撒娇。

“亲爱的,这次是认真的。要稳扎稳打嘛,帮我一下好不好?”马婷婷又开始缠林想。“好拉,有机会帮你问拉。你还不准备,快轮到你了!”林想这时注意到白衬衣说完话,已经走出去了,再没有回来。马婷婷的演讲像在背书,林想都替她捏了一把汗。这个人,看来一正经说话做事就没了私下的洒脱劲,难怪还害羞呢。林想的演讲很成功,胖乎乎的学生会主席下来就找她谈话了,问了她一些情况,告之她注意等通知。马婷婷在一旁羡慕地眼睛都快掉下来了。

一周后,林想被通知选上了校学生会宣传部部长,马婷婷落选了;刘茂丽成了系里的学生会副主席,黄欣是系里宣传部的干事。马婷婷这下把希望全寄托在林想身上了,天天要她汇报白衬衣的情况。林想哭笑不得地说:“拜托,我刚进去,人还没见完,也不知道他是哪个部门的,一直没见到过阿。”“总之,你已经打入内部了,有任何风吹草动就跟我说哈,我的未来全靠你了。”马婷婷在去6教的路上拉着林想一直闹。“好了,好了,知道了。”其实林想自己也想知道他的名字。“同学,上课阿?顺路吗?”李翔的声音在两人背后响起。“神经病阿,一个班能不顺路嘛,我们还想不顺呢。”马婷婷自从思想上放弃了李翔后,跟他相处也就自然得很了。林想在旁边微微地笑,李翔赶紧靠过来,走在她旁边,却马上被马婷婷拉开:“干吗阿你,注意影响!”“哦,对,我的那么多fans看着我呢!”李翔露出惯有得坏笑:“你们最好跟我保持一定距离,我fans很疯狂的。”“请问,”林想故做认真地问:“你的fans哪冒出来的?追随你哪里阿,你有特色么?”李翔又笑着跟上来,小声地对林想说:“我玉树临风的外表,清新脱俗的气质,还有精湛的球技,绕梁三日的歌声,你随便选一样崇拜吧!”“哎,”林想叹了口气,转头对马婷婷说:“这人病得不轻,看来我这班长有得累了。”“哈哈”马婷婷大笑起来,拉着林想快步走了。李翔在后面追也不是,不追也不是,他在考虑自己的形象,不能这么被破坏了。

为了让新生爱上丰富多彩的大学生活,学校开始组织一系列活动。全校范围的篮球赛安排在每天下午两节课后举行。林想让班上的体育委员负责整个参赛的事,自己偶尔帮点忙。李翔是篮球队的主力队员,有他上场的比赛都有其他班的女生在给他加油,他于是越发得意,随时宣扬自己的fans队伍越来越强大了。比赛第三天,林想忙完学生会的事,就赶到球场看看自己班参赛的情况。自从开赛以来,她都一直在准备学生会英语角活动,还没有机会去看自己班的比赛。这天,她没回宿舍,就直接去篮球场了。好像比赛还没开始,球场上的队员都在做赛前热身。她看到自己班的同学聚在一处,就走了过去。“班长,你来拉,比赛就要开始了!”篮球队长招呼她:“班长,你也太没意思了吧,前两天都不来加油!”“对不起阿,实在有事,以后一定注意!”林想笑呵呵地道歉。“也要多组织班上的美女来加油阿!你看其他班好多女生呢。”看来这个队员是看上班上某个同学了,这样的暗示林想也听得懂,她笑盈盈地点头。“咦,李翔呢?他不是主力吗?”林想发现这个应该最活跃的人竟然不在。“这小子,之前我们打球都好好的,一比赛就没精打采的,现在泡妹妹吧。喏,那里!”队长是个直肠子,有什么说什么。林想回头找去,果然看见李翔在一堆女生的包围中谈笑风生,坏坏地笑着,周围的女生都围着他又说又笑,还有女生递可乐给他。林想转头的时候,李翔也看见她了。他愣了一下,好像在跟那些女生说什么。林想回过头,脸上依旧笑着,鼓励大家加油,然后走回了自己班上观众的位置。刘茂丽组织了一些同学在旁边加油,林想走了过去笑着说:“辛苦拉,美女。”“哦,没事,班上的事嘛,大家都要热心的。”她的回答似笑非笑,林想不再多说什么,退到一边了。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从她旁边跑过,她转过去,就看见了白衬衣。他也穿了身篮球服,正在捡球。不过他没有注意到林想,捡起球一扔,又跑回自己班上了。林想不自觉地想起了马婷婷,正当她开始搜寻马婷婷时,一个脑袋靠过来了:“真帅,跟流川枫一样!” “婷婷,你怎么神出鬼没的阿,我正找你呢。”林想惊了一下。“嘿嘿,我刚才一直在看王子打球拉,顺着他的行踪就看到你了,他刚才跑过你旁边哦,感觉怎么样?”马婷婷花痴一样的问题让林想忍不住笑起来。“谁是流川枫阿,我还没表演呢,你们就发现我的魅力拉?”李翔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林想瞟了他一眼说:“班级的荣誉暂时比那些美女重要吧,都要比赛了,还在那聊得起劲。”“是阿,都比赛两天了,班长大人才出现。我们找不到领导,人心涣散阿。”李翔看着林想,一本正经起来。林想知道自己做得不对,也不再作声。马婷婷继续人在曹营,心在汉,回头打望她的王子。比赛开始了,李翔看了一眼林想,就跑上场了。刚才那群女生围到了场边,把林想挤到第二排去了。

李翔一开始发挥得很好,只是会时不时朝场下看,搜寻林想的身影。他在场上快速地奔跑,拦截,抢球,投球,头发和衣服都被汗水沁得湿漉漉的,夕阳照在他的身上,发出金灿灿的光,林想突然觉得他也阳光起来了。马婷婷坐不住了,拉着林想要去看另一边的比赛,林想不去,两个人就在那里拉扯着。李翔在场上不时关注着她俩的举动,搞不懂这两个女的在干吗。球场上激烈的比赛,容不得他分心,他还是错失了好几次抢球的机会。篮球队长终于发火了,一把把球摔在地上,球又高高弹起,大家都愣住了。“李翔!你干吗!还想不想打了!看什么看阿,不打就下场去!换人!”队长的怒吼惊住了所有人,林想她们也回过头去看。裁判赶紧吹哨暂停。队员们走下场,李翔站在原地不动。场边的同学都围了上去,给队员们递水、递毛巾。有人过去询问李翔,拍着他的肩膀询问他,他不说话,也不动。刚才那群女生马上关切地围了上去。林想赶紧过去劝篮球队长消消气,然后也走到李翔那里,不解地看着他。周围的人七嘴八舌地劝说着,李翔仍不说话,看见林想来了,竟然转身走了。大家都愣在那里,不知道怎么回事。林想更疑惑了,她追了过去,李翔还在粗粗地喘着气。“诶,你怎么了,怎么不好好打球阿?”林想小心翼翼地问。“你怎么不好好看球阿!”李翔突然大声地吼到。

话一出口,林想愣住了,李翔自己也愣住了。没听清内容,只听见音量的其他人也愣住了。李翔觉得自己失态了,赶紧把头扭到一边吐了一口气,又转过来看着林想,咬了咬嘴唇说:“对不起,今天状态不好。心情,心情不是很好。”林想还没回过神来,不明白李翔前后的话是什么意思,沉默了一会,她机械地说:“那,如果状态实在不好,就换其他人吧,下场再说,好吗?”她抬起头,看着这个比她高一头的男生。以前她觉得男生都很简单,没什么心事,除了游戏、运动、音乐,就是美女。不知道还有心情一说,这让她搞不懂了。“没事,我可以的,我去了。”李翔不再看她,转身回去了。林想莫名其妙地回到观众席上,同学们都问她李翔怎么了。“哦,没事,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了,好像状态不是很好,可能太累了。”林想含糊地说。比赛继续进行,李翔没有再往场下张望一次,认真地投入到比赛中,比分也开始节节攀高。队员们受他的感染,士气大振,越打越猛。林想没注意比赛,反而在想刚才的话,李翔干吗那么生气地朝她吼,她又没做错什么阿。马婷婷被这么一闹,也不去转台了,安静地看本班的比赛。

一直到比赛结束,李翔都不看林想一眼,就算大家在一起庆祝了,他也只跟其他人说笑,不参与到林想这边来。“同志们,还有5场比赛,如果最后胜利了,班长一定要给大家好好庆祝一下,”队长开心地拉过李翔:“是吧,帅哥?”“随便拉,去喝酒好了。”李翔一反常态地低声说道。“好!只要最后胜利了,我就跟辅导员申请。我们又喝酒,又唱歌,好不好?”林想顾不得他的反常,开心地宣布。同学们都鼓起掌来,大声欢呼着。刘茂丽微微地笑,好像觉得无聊。黄欣拉上林想和马婷婷准备吃晚饭,何萍已经回家了。

第六章

(1 / 32)
如果回头

如果回头

作者:stillsmile 类型:免费小说 完结: 是

《如果回头》 作者:stillsmile 语摘: ——还有,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你如果生气的话,可以骂我,可以打我,但是不要在我叫你的时候不回头理我,那样的感觉很可怕,就好像你会永远离开我一样。 ——我们谁也不知道打击和挫折什么时候会来,所以都不可能有准备地面对。有时候,长大就是一夜之间的事。 ——因误会分开还好,还有很多机会解除误会,两个人都还有希望。最可怕的是没有感觉了,这才没有回头的可能。 ——我们总是说过去有多美好,那是在回忆的时候自动删除了痛苦的、不堪的,只留下了美好。如果现在就好好珍惜,就不用仰仗回忆带给我们快乐了。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