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猫同人)天使降落的颜色+昭白天下+往世风+早点全集未删减阅读 小说主角是白玉堂展昭阿达艾米

时间:2020-02-05 03:09 /免费小说 / 编辑:张兰
主角是白玉堂,展昭,阿达,艾米的小说叫做《(鼠猫同人)天使降落的颜色+昭白天下+往世风+早点》,是寒夜客创作的免费小说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是展昭。 立在门口,脸色如常,只是苍白了一些。 神
《(鼠猫同人)天使降落的颜色+昭白天下+往世风+早点》推荐章节

是展昭。

立在门口,脸色如常,只是苍白了一些。

神色未变,只是眼中有什么东西沉甸甸的聚在一起,化也化不开。

瞥了一眼被四鼠紧紧抱在怀中的坛子,展昭微笑着上前一步。

“请问这坛子是王爷花多少银子置下的?”

所有的人都楞在当场,万料不到展昭竟会问出这样的话。

襄阳王手下正是一幅看好戏的表情,听到这话也反映了半天。

“是……好象是……三两吧。”

“啪”,眼前一花,左脸已挨了一掌。却未见身前的展昭是如何出手的。

“三两?知不知道白玉堂吃一顿饭要花多少两银子?敢这样糊弄我们……”

喘口气,微笑着继续发问。“你见过白玉堂?”

对方摸着火辣辣的脸,声音小了许多,“没……没见过。”

依然微笑,“那你怎么知道这里面是他?”

“王……王爷说……”

“啪”,又是一掌,打得他身子一歪,差点摔倒。

展昭轻轻拍拍手,笑意更浓,“麻烦你给王爷带句话,想骗人也不是这样的骗法。锦毛鼠岂是你们这帮人能拿得住的?”

对方呆立当地,这两巴掌真是挨得莫名其妙。

“还不快滚,等着领赏钱吗?”展昭眼中喷火,提脚就踢,没想到身子一紧,已被人抱住。

“好了,师弟,打了两下也出气了,你的伤可使不得力呀。”是剑无心。

“他……他们竟然说……”展昭浑身哆嗦,虽然笑着,眼中却有泪落下。

“是啊,我都听见了。料他们也没这个本事。”剑无心连哄带劝,这才将展昭拖了回去。

众人面面相觑。

“大师兄……”随着一声清脆的呼喊,艾米飘然落地。

“嗯?……好象来得不是时候……”

三月后。

襄阳王因通敌之罪被诛。

杭州城外。

梦南山中读剑楼。

“猫儿,你以前还没放过这么长时间的假吧?”

灌一口女儿红,白玉堂将枕在展昭腿上的头又动了动,寻了个更舒服的姿势。

没有回答,抬眼一睢,靠在廊下的那人闭着眼,象极了在太阳下打盹的猫咪。

清风浮动,吹得那人额前的发丝轻摆。

白玉堂悄悄解下罗衫盖在展昭的身上。

展昭动了动,又沉沉睡去。

“这样也睡得着啊,干脆改名叫睡猫好了。”(汗,睡猫,偶不是故意滴……)

伸出头去,看见院中两人还在不屈不挠地练着剑法,不禁微笑。

“没想到破穹一剑剑无心竟然还有这样狼狈的时候……”

襄阳王伏诛后,包大人给两人放了一个月的假。

他们就同剑无心一同来到了这里。

即使是杀父仇人,但毕竟共同生活了十几年,阿达一直闷闷不乐。

剑无心就想着法子逗阿达开心,那天四人一起谈论展昭与白玉堂闯天网的事情,说着说着就说到了昭白天下。

阿达眼睛一亮,“真有意思啊。一剑,咱们也创个剑招吧,就叫……剑达九宵,你的名字加我的名字,你说好不好。”

“好,只要你高兴。”没想到这一承诺却让自己吃够了苦头。

连展昭和白玉堂两个用剑高手都不敢尝试的高难度动作,阿达练起来却兴趣盎然。

从此,江湖上剑术排名第一的破穹一剑剑无心却屡屡伤在爱人的剑下。

“啊……”一声惨叫。臂上带血。

“又差了一点,啊,相公,你又受伤了,艾米留下的创伤膏还在吧……”

“小伤小伤,不劳夫人动手,我自己来就好了,啊,好疼……”

白玉堂抬头望去,但见峰峦叠嶂,落日西斜,心中只觉无比澄静。

身上一暖,见展昭已将衣服披还给自己。

(5 / 6)
(鼠猫同人)天使降落的颜色+昭白天下+往世风+早点

(鼠猫同人)天使降落的颜色+昭白天下+往世风+早点

作者:寒夜客 类型:免费小说 完结: 是

天使降落的颜色 展昭站在过街天桥上,望着远处点点灯光,偶尔抬头欣赏一下月光。让头发随风飘动,心里异常平静,平静得甚至忘记为什么要上这过街桥。回家,本不需要经过这里的。 只是为了重温那段记忆吧。在展昭的记忆中,应该有个人推着脚踏车站在身边,也许他也在仰望,沐浴在月光下。虽然这个城市的灯火更亮于月光,但展昭固执的认为,映亮那人的眉眼的,只能是横亘于千古之间永远不变的月光。 但那个身影渐渐模糊了,展昭不再和自己计较,一个人也不错啊。 可以静静地看其他人。 有人匆匆而过,把头缩进厚厚的棉服里,加快脚步,远去的足音提醒自己越来越低的温度。 昭白天下 什么是天网? 眼前弓箭林立,耳畔刀枪齐鸣,展昭横剑而立,望向不远处正剑出如风的那抹白衣,忽然想到了这个问题。 三千铁甲,八百长弓,一百武学高手铁卫纵横交织围住方圆百丈,是不是天网? 不是。 那么,如果加上武林十大高手中的三位贴身尾随,是不是天网? 不过,还没容他将这个问题想清楚,已经有人急不可耐地打破了相峙的局面,“展昭,交出盟书,可饶你不死。” 往世风 他下午打电话给他,说是有一个超难度的问题要向他“请教”。他拿着话筒,一边漫不经心地搅着面前快要冷却的咖啡,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和电话那端的人商量。 “我手头还有很多事,改天吧,行不行?” “不行,我真的碰到难题了,你不能见死不救啊……”那人把最后一个“啊”字拖得老长,颇有发展成咏叹调的趋势。 他皱皱眉,将话筒拿开一些,等余音散尽,这才重新开口,“什么话不能现在说?” “要是现在能说我还和你废这么多话干嘛???”估计对方的手指已经顺着电话线戳过来了。 早点 白玉堂将手枕在头下,出神地望着窗上透过的一片蓝天,那天是如此的高远,高远得象令人惧怵的虚空。此时,阳光微暖,清风微凉。合欢树的叶子闪烁着光的碎片,被风吹动的、流散的、慢声细语般的沙沙声响,总在他耳畔缠绵,一如那人轻快的低语。也因为这种错觉,室内弥散着温柔湿润的心绪,飞扬起来,精灵一般的,眨着蛊惑的眼睛,在虚空中招摇。 昨夜,他回来时,他已经睡下了。轻手轻脚地除了衣衫,躺在爱人的身旁。快要睡着时,身边的他无意识地翻身,手就搭在了自己的腰间,他睁开眼睛,细细打量那张在弥漫的夜色里分外俊朗的眉眼,悄悄转身,也拥住了他。在轻轻的呼吸中,倾听遥远的水流的声音,静谧而安详。困意再次袭来…… 早晨醒来时,他已经不在了,徒留空气中的温暖。 白玉堂慢慢起身,反正今天可以给自己放个假。他洗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