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的巅峰制作 英伦迷云大结局精彩来袭

时间:2020-03-12 02:25 /免费小说 / 编辑:青璃
主角叫洛卿兰,白丹慕的小说叫做英伦迷云,本小说的作者是一笔青花倾心创作的一本免费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小慕,丝路,你还有印象吗?"陆

英伦迷云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篇幅: 中短篇(1w字以上)

《英伦迷云》在线阅读

《英伦迷云》推荐章节

"小慕,丝路,你还有印象吗?"陆沁逸贴地问。

(米尔说过,丹慕的况很有可能会失去记忆。陆沁逸时刻提醒着丹慕。)

"恩。这里好像是洛叔的朋友开的店,似乎是流的。这个帐篷里卖着好多新奇的东西。"

"哦?"陆沁逸的心似乎很好,即使提起洛也不会到嫉妒。"你想去看看?"

"恩。"丹慕点头。"你我下马。"

"好。"陆沁逸先下了马,小心翼翼地扶了丹慕下来,拥着生怕摔了。

"沁弟弟。"丹慕抬头看着着他的陆沁逸,手臂环在陆沁逸的脖子

"恩?"陆沁逸看着丹慕虚的脸,心地回应。

"对不起。沁弟弟。"丹慕突然地冒出一句歉。

"没事的。我在。"陆沁逸酿讽着,一笑泯恩仇,也许是件简单的事吧。

"欢光临,丹慕和陆沁逸。"

店子里面神秘的气息,俩人走店子,却没看到人在厅

飘出欢的声音,是敌是友?

"两位小朋友,都是第二次来到这里了吧。"

一位清新脱俗的百馏胜雪的男人,出现在他们俩的眼,似乎并没有听到步声。

陆沁逸的毛都竖起来了,这个是人是鬼?

"幻叔,你在店里。"丹慕一个点头行礼。

"你这是怎么了?面无血的?"千幻瞥了一眼陆沁逸,看回了丹慕。

"幻叔,正好路过,不过,我也确实有事想要请鬼叔。"丹慕尊敬地问。

"你是想问盒子吧。"千幻在旁边设有的椅子坐下,无所谓的样子。

"小慕,这个人,好像是瞎子吧。"陆沁逸凑在小慕的耳边极微地声音问。

"幻叔习得高武艺,这个没什么奇怪的。"丹慕一答反而显得陆沁逸没见过世面。

"幻叔,沁弟弟那是不知者不罪,请幻叔不要介意。"丹慕恭敬地回答。

"是吗?这小子真该喂狼。"一个黑影落下在千幻的边。

"鬼叔,您来的正好。"丹慕微微一个作揖。

"好吧,我就告诉你盒子的事。不过,他要在门外。倒不是怕他偷听了去,就因为刚刚的无礼也应该受点风沙的罪。"鬼煞的语气里是心千幻的味

"好吧。我出去。"陆沁逸乖乖地出去喝西北风。

"小慕,你怎么会搞成这样?"千幻替洛卿兰问一句。

"没事。"丹慕不想让短暂相遇的他们担心。"那盒子里的东西,对洛叔是有伤害的吗?"

"........其实也算不伤害,当年他来这里时,已经产生了莲所说的遗症,只是他自己不觉得。那个盒子里的东西,可以让他没那么苦。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他也会消失。这就是盒子里的东西为什么要给他的原因了。"千幻回答完,鬼煞在一边将扶着千幻。

虽然开心眼的功夫倒也练到家了,但是鬼煞总又愧疚在心头。

异贤之切,相比说的就是这两人了。

丹慕看着这两人,觉着"挚"这两个字。

似乎品味出了真谛。

"沁弟弟。"丹慕掀起门帘,走向陆沁逸。

"小慕,怎么了。这么就说完了?"陆沁逸拉过丹慕的手,心地问。

"没什么了,那些答案足够了。"丹慕的脸洋溢着坦然。

"小慕,......."陆沁逸拉过丹慕,悄悄拥着。

"沁弟弟,我们回家吧。"丹慕在陆沁逸的怀里悄悄地说。

"好。咱们回家。"陆沁逸得到的兴许是迟到的幸福。

两人一马消失在沙漠的尽头,只要走过去了,就是他们的家。

只要两个人还在一起................一切都是注定的幸福,也都是未知的未来。

<本剧终>

绝对番外

剧务:导演,那个痴编剧又躺在你的导演椅子打瞌。还流口~~~~~~~

导演:随他。(头青筋突突)

剧务:他.......

导演:(随招人骂,正巧那个倒霉的险巨走来走去。)

剧务:一溜烟跑了。

导演:那个溜达的。那个某某号场景的电线杆是怎么回事??

(50 / 51)
英伦迷云

英伦迷云

作者:一笔青花 类型:免费小说 完结: 是

红叶 "小二来两壶酒..."一个翩翩身影落在大堂靠里边的桌子边坐下。 小二狐疑的迎了上去,只是因为这位客官眼熟的很像一位已逝去的故人。 这位客官身着一身过于崭新的天青色书生褂,手持黑色金花扇面,发髻用绢布包裹,系上湛蓝色长丝绢布带。发髻梳的很整齐,漏下几缕青丝。柔美带着几分英气俊挺的眉,细长而眯着的双眼眼角微翘,似有似无的眼珠流过好像什么都看在眼里,细致笔挺的鼻梁下薄而性感的唇,唇角微翘,扯开一排洁白皓色,细巧圆润的下巴微抬,却不觉得傲慢。 仔细地从身后打量到客官的面前,呆呆了一下,小二机灵的回应道:"好来,这位客官请里厢坐~~"小二招呼着,"客官是外邦来的吧?怎么好像我们家老板的亲戚?" 洛卿兰起身随着小二走到包厢。 "哦?亲戚?"洛卿兰眯起眼看着眼前的小二,发现却有几分眼熟,好像是...幽,怎么,这是茶楼,不是青楼吧。况且也已经过了十几年......洛卿兰慢慢打开黑扇面,好像若有所思,"你家主人叫什么名字?"声音沉静而带有深远的尾音。 "我家主人?您认识我家主人?"小二商业的笑着擦完桌子,拿起菜单,"客官就来酒么?再点上点下酒的小菜吧?还有没有朋友要来?" 洛卿兰在包厢里再次优雅的落座,回应了句"多谢小二哥,有劳了。" 在外十几年,幽都认不出他了吧...... "里包厢客官~~~~~~上好的竹叶青,客官请用~"小幽敏捷的走进包厢,摆放好酒瓶酒盏,转身就出了厢门。 听一声掩上门的吱呀声,洛卿兰卸下常年习惯的笑颜,沉思地拎起酒盏仰头一饮。 "果然是你,"熟悉的声音,"你还活着?丹青..."微颤攒着抑制的气息...... "这位兄弟,您认错人了。"洛卿兰头也不回地应了一声,又饮下一杯凉酒。 他奔上前抢下酒盏,"你不可以再喝酒,你不知道你自己的身体么?" 此时,洛卿兰才看清眼前的这个男人的面容,熟悉感令他不禁心惊--咯噔一声...... "呵呵,这位兄弟,我为什么不能喝?"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