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故事不要钱写的现代小说 第七十二副珠联璧合全部章节目录

时间:2020-01-22 22:29 /免费小说 / 编辑:凯诺
《第七十二副珠联璧合》是最近非常热门的一本免费小说,作者是我的故事不要钱,主角是辞话,驱魔花,珠璧,转转秀,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我看着她手里的手工270武器有点语

第七十二副珠联璧合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篇幅: 中短篇(1w字以上)

《第七十二副珠联璧合》在线阅读

《第七十二副珠联璧合》推荐章节

我看着她手里的手工270武器有点语噎:“……你的武器是怎么来的?”

“师姐走之前开我号拍的。”她说,“我不会打本,一直没有武器。师姐说她走了以后没人带**常了。要变厉害点,所以开了我号去拍武器。”

她很满足:“我的运气是不是很好?一次就出啦!我还担心号上钱不够拍,还好师姐说队里没几个唐门,一万金就拍到了。”

我默:“……你的号上当时是不是只有一万金?”

“对啊,一万多一点。”

我真心实意地拍拍她:“瓜娃子,你有个好师姐。”

炮萝点头赞同:“所以我在等她回来。”

“她去哪了?”辞话凑过来。

“我也不知道。她走的时候说考试结束就回来,可是都考了快半年了。”

我很想告诉她,270武器在半年前是拍不到的,她的师姐留给她这么贵重的礼物,应该是一场珍重的告别。

可是想想又不愿说了。毕竟打碎一个人的希望,有些残忍。

我只好问她:“你师父呢?”

“没有师父啊。”

“没有师父哪来的师姐……”

炮萝似乎很鄙视我的思维定式,发了一串点点点:“……师姐是同门,所以是师姐。”

辞话在一边补充:“比如,我就可以做她的师兄。”转头问炮萝,“对吧小师妹?”

炮萝也给了他一串点点点。

于是我们从两个人看月亮变成了三个人讲故事。

听故事就听故事吧,可辞话有个坏习惯,就是较真——喜欢问名字。

第一个当然是问师姐的名字,但是炮萝坚持说师姐还会回来的,不能透露,于是作罢。

我好心提醒辞话:“去看看长痔疮没。”

“……尚未。”

一个伤心人的故事里当然不能缺少一个男主,于是在男主出场的时候,辞话又忍不住了:“什么职业,叫什么名字?”

我说:“你不能这样追根究底,不然没人会讲故事给你听的。”

他鄙视我:“难道你从来没对客户追根究底过?”

我想了想,告诉他:“女生的八卦消化能力比较强,不会长痔疮。”

“是个花哥。”炮萝说,“不过他已经删号了。我替师姐找过他,没找到。”

炮萝的师姐故事很简单,我多年听故事,已经能够迅速抓住重点,可以总结如下:

从前有个姑娘,也就是炮萝的师姐,同时也是就是我川菜……唐家堡的一个御女。

这个姑娘具有操作风骚激情嗜血的属性,在一次阵营互砍中遇到了本故事的男主角,一个同样属性的敌对花哥。

在与花哥你死我活同生共死打是疼骂是爱的过程中,互相欣赏,从而混成了一个组合——搅基传奇。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她渐渐发现花哥身边经常出现一个疑似小三的人。

该小三具有一切纯情小说里的女主特质:呆,蠢,二,白。

并且很没有自知之明。

具体表现为:经常申请入队,经常在打JJC的时候拖花哥帮忙过任务,经常向花哥赠送一些疑似练习铸造技艺剩的下脚料和不值钱的附魔。

甚至为花哥入了阵营,妄图满级后取代她在搅基组合的位置。

终于有一天,在看见小三对花哥炸出真橙之心的时候,忍无可忍地赶到激情高发地——花海,将小三千刀万剐了个痛快。

没想到小三很爽快地A了,更没想到花哥对她在这一场“单方面殴打小三记”中的表现很不满。

争吵一铺而开,日日都在。搅基组合也没能升级成情缘。

于是,姑娘终于心灰意冷地“考试”去了。

整个故事跟炮萝的唯一关系就是——姑娘只跟自己心爱的同门师妹告了别,并且为她“拍”了一把武器。其实我们都知道,那是用珠璧换的。

所以说,炮萝的这个故事是从师姐那里听来的。而听来的故事,往往不那么准确,也蕴含了许多她不知道的事。

比如,花哥只是改名了,并没有删号。

比如,小三和花哥相遇在师姐之前,铁证就是那时候唐门还没开……

再比如,故事里的小三,那个叫长安的未满级花姐,在看似被仇杀到离开游戏的那天,原本就是去向花哥告别的。

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从别人口中听说自己的故事。

并且这样陌生,又熟悉。

炮萝倾诉完她的心事以后,又坐了一会儿,表示明天继续来这个师姐最后下线的地方,就睡觉去了。

这回我跟辞话真的石化成了两座雕像。

端端正正,一言不发。

(19 / 26)
第七十二副珠联璧合

第七十二副珠联璧合

作者:我的故事不要钱 类型:免费小说 完结: 是

我的故事不要钱系列短篇故事之⑥ 钱姑出品,必属精品。 以剑网三为背景的网游文 没有文案,放段正文上来 她已经从一个游戏小白变成了小有名气的商人。我站在她的摊位前,不愿唐突,可是又忍不住问起她的故事,其实我只是想试试她能不能想起我。 她编了一个很没有诚意的故事来敷衍我。 渐渐的我开始了解她的生活。 她给别人做了一副又一副的珠璧,听了许多也讲了许多故事,唯独没有给自己做一把飞鸿。 于是我从她那里买了最后一副珠璧,想换她一个故事,问一问现在的她,故事里会不会有我。 如果她不愿说,也至少会在看见飞鸿的时候想起我。 我曾经的小徒弟,名叫长安。” 信的右下角,静静躺着一块流光的石头。 那是我的第七十二副珠联璧合。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