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会莲轻寒笔下的完美恋情 HP 遇见我的混血王子完结版精彩来袭

时间:2020-03-21 13:10 /免费小说 / 编辑:胡适
《HP 遇见我的混血王子》是莲轻寒所编写的现代免费小说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轻珀,斯内普,Amber,Wilson,Severus,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你想要四年级就毕业?Amber,这可跟我们

HP 遇见我的混血王子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篇幅: 中长篇(20w字以上)

《HP 遇见我的混血王子》在线阅读

《HP 遇见我的混血王子》推荐章节

“你想要四年级就毕业?Amber,这可跟我们约定的不同。”邓布利多看着轻珀,平静地说着。“我想我的程度应该可以。”轻珀不让步。“并不是成绩的问题。你四年级毕业的话,你并未成年吖,孩子。”邓布利多淡淡地解释着。“我五年级毕业也是一样未成年吖。”轻珀说道,“不过是早一年,也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为什么我每次见你你都一副非常着急的样子呢?”邓布利多问道。“因为十一年要到了,HarryPotter,救世之星就要来霍格沃兹了。”轻珀点明,“而他一来,就代表那个人也准备回来了。”邓布利多的眼神锐利了许多,“你是怎么知道这一点的?”“我有我知道的方法。或许我现在可以告诉你关于那个人的一些事情,不过,必须保证这些对话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在这里不会有第三个人听见。”邓布利多的表情非常严肃。

轻珀拿出一张纸,在上面写着“魂器”两个字。邓布利多微微皱眉,“什么是魂器?”轻珀抹掉之前的两个字,继续向下写着,“灵魂分裂后保存灵魂的物品,能让人灵魂不灭。”邓布利多的表情整个都变了,他抓着轻珀的肩膀,“你知道吗?这些东西的所在。”轻珀只是点点头,然后将那张纸整个焚烧掉。“就算你找到了,有一个你也无法毁灭。”轻珀淡淡地说着,“七个,总共有七个。”邓布利多重新恢复平静,他松开钳制着轻珀的双手,“我会替你申请的,今年毕业。”“魂器是一种非常邪恶的黑魔法,或者校长您现在就可以开始寻找销毁的方法。还有一件事情想要麻烦您,我想学习大脑封闭术。”轻珀说道。邓布利多看着轻珀,“你可以去找Severus,他是个很出色的大脑封闭术师。”“我不想让他知道。”轻珀的表情变得轻松起来,“您知道的,偶尔我也该保留一些小秘密。”邓布利多笑起来,“我明白。你每个星期一晚上过来吧。”“非常感谢您。”轻珀行了一个夸张的礼,然后走出了校长办公室。

因为将两年的课程压成一年,所以轻珀还是非常忙碌。魔药课是她唯一不会缺席的课程,无论是六年级的课还是七年级的课。不过其它的就不一定了,更多的时间她就一个人泡在图书馆。而斯内普也开始习惯轻珀新的拜访时间,她现在星期一和星期三会去图书馆,另外几天才会来到他的办公室。“那个女生好可怜,几乎每天都被罚幜闭。”小声议论的是在魔药课炸了自己和隔壁坩埚的二年级的赫奇帕奇学生,旁边另一个戴着防护手套处理毛虫的是六年级格兰芬多学生,“你不认识她吗?她才不是关禁闭的。”“不是关禁闭的,为什么她每天都来。”“关禁闭的人是像你和我这样果然做义务劳动的,你哪一天看到她跟我们做着同样的事情。她是AmberAustin,可以说是斯内普的唯一得意门生。你应该听说过那个申请提前毕业的女生吧,就是她吖。”“那她才比我大两岁咯。”赫奇帕奇的那个女生小声惊叹着,“看起来真不像。而且她好大胆哦,她竟然敢那样对斯内普教授说话。”“那种人是怪胎,而且斯内普向来对斯莱特林的学生都比较偏爱。”

轻珀和斯内普将两个人的话完全听在耳朵里,斯内普不自觉拉开一点跟轻珀的距离。然后厉声看着那两人,“你们的工作做好了吗?我叫你们幜闭是让你们反省的,而不是让你们来聊天的。是不是想要延长禁闭的时间?”轻珀看了眼那个格兰芬多的学生,记住了他的相貌,她既然是怪胎总要有点符合评论的反应。“如果我跟你说不要再来了,你会照做吗?”“不会。”轻珀笑了笑,低头看书,“当然如果教授要关我幜闭,我也没办法。”斯内普顿时表情变得哭笑不得,如果关她幜闭那又有什么区别。“如果你不是斯莱特林的学生,我绝对不会……”“所以当初我才会选择斯莱特林。”轻珀从书中抬起头,指着一个地方,“教授,这里我不懂。”“等一下,你说是你选择斯莱特林的。”斯内普低头审视轻珀,“你该知道斯莱特林的名声有多么坏,你竟然选择这里?”“但是只有斯莱特林的学生才能接近你吖。”轻珀说得非常自然,然后将书又往前推了一点,“教授,这里我不能理解。”“什么促使你做出这个决定的?”斯内普继续追问。“看见了你。”轻珀说完,就看到斯内普的脸上浮现淡淡的不解,眼里闪过迷惑。他的不理解很正常,因为他只懂得怎么爱人,却没有被人爱过。不过那种情绪只是存在短暂的片刻,然后斯内普接过书,“这里应该这么解释。”

一个学期就这样过了,又到圣诞节。轻珀想念着霍格莫德的黄油啤酒,不过Amanda和Wilson两个人如胶似漆,她也不好意思当个电灯泡。所以她只好拉那个整天窝在地下室的家伙出去。“教授,圣诞节,实在应该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不去。”斯内普拒绝多人的地方,上次在对角巷他就已经受够了。“去嘛,教授,去喝杯东西嘛。”轻珀还是不死心地鼓吹着,可是偏偏斯内普不为所动。“Severus,要不要一起去喝杯东西?”麦格教授问道,然后不意外看见轻珀也在那里。“麦格教授。”轻珀低头致意,“您来约教授去霍格莫德吗?”“是吖,我们几个教室打算去那里聚一聚,所以我来问Snape去不去。”麦格教授微笑地说着,“Amber,你的考试复习的怎么样?如果在变形术上有问题可以随时来办公室找我。”“谢谢您,教授,如果有问题我会去请教您的。”轻珀说道,然后一只手扯了扯斯内普的衣角,“教授,就算不跟我去,也跟麦格教授一起去吧。你实在应该出去走走。”麦格看向斯内普,“怎么样,去吗?”斯内普实在烦不过,最后拿起衣服站起来,对准轻珀说道,“我去教师聚会。”轻珀笑了,麦格教授也跟着笑了,她看向轻珀,“Amber,你要不要一起来,我想其它佬师不会介意的。”“好吖。”然后轻珀不意外地看着斯内普的脸色变得奇臭无比。

所以最后,轻珀还是达成了她的目的。佬师们的确并不排斥轻珀的到来,毕竟这样乖巧的学生还是很少有的。他们讨论的时候,轻珀就一个人喝着黄油啤酒。斯内普和她一样,在里面也属于比较安静的人,就是有时别人问了一句,他才会回答一句。轻珀看着佬师们手上的调酒,有点羡慕,她也好想喝喝看那些酒的味道。斯内普察觉到她的视线,只是指了指她手中的黄油啤酒。小气,连看都不给。轻珀酌了一口黄油啤酒,不过这种冬天喝这种热热的饮料的确会让人温暖起来,而且身边坐着的还是斯内普,这也算是满足了她今年的圣诞愿望。后来斯内普不想再听下去,就率先站起来说要提前离开,当然跟着的还有轻珀。看着两人的背影,佬师们开始展开关于两人的讨论,“Amber好像特别喜欢Snape,我几乎每次看到她都是跟在Snape身边。”说话的是费力维,“不过她的确是我见过的极为少有的学生。”同样赞同的人包括斯普劳特,她说:“Snape在Amber面前好像也比较温和一些。不过等到明年Amber离开以后,不知道Snape会不会还有这么人伈化了。”麦格教授喝了一口自己杯子里的酒,“Amber会留下来。邓布利多同意让她成为助教,不过还不清楚是哪门课的而已。”“助教吗?的确凭她的程度足够了。”麦格教授满意地看着教授们的反应,看来在这件事上,应该不会遇到什么太大的阻力了。

走在雪地里,轻珀跟在斯内普的后面,看着自己的脚印印在他的脚印上面。斯内普在快回到霍格沃兹的时候突然问道。“等到明年,你要成为我的助教吗?”“可以吗?”轻珀看着斯内普的背影。“可以。”斯内普点头。他想看看她可以怎么做,又会做到什么程度,说他好奇也好,别的也好,他愿意把这个离他最近的位置给她。“谢谢你,教授。”轻珀给出一个非常美丽的笑容,虽然背对着她的斯内普看不见。“如果你的N.E.W.T.考试不能达到O,这句话就当我没说过。”斯内普说道。“看来我得非常努力才行了。教授真是给了我一个我难以抵挡的诱惑。”

轻珀走到斯内普的前面,将一把钥匙递给他,“圣诞快乐。”斯内普接过那把钥匙,看了一眼,问道,“这是什么?”“是我送给教授的圣诞礼物吖。”轻珀嘴角的笑不变。“它能打开什么东西?”“打开秘密吖。”轻珀说完就看到斯内普打算把手中的钥匙往雪地上丢,她赶幜制止,“教授可以拿它做书签吖,或者当做挂饰也可以。”“我要这种东西没有用。”说完斯内普就打算把钥匙还给轻珀。“说不定有一天会用上吖。你不觉得钥匙上面的花纹很难得吗?说不定可以打开什么宝藏。”轻珀的语气半真半假,好像她真的相信这把钥匙有什么神秘力量似的。斯内普最后没有丢掉,只是把它放进了口袋,然后低低回了句,“圣诞快乐,Amber。”轻珀垫脚向斯内普偷香,偷香成功后迅速逃离犯罪现场,“教授,那就当做我的圣诞礼物吧。明天见。”就算没有幻影移形,轻珀逃跑的速度也是不容小觑的。她说完这句话就已经彻底消失在斯内普的眼前,斯内普摸摸自己的唇,然后再抬头看了眼头上的槲寄生,她是特地选好了地方的吗?

圣诞节之后,斯内普对于轻珀偷香的举动也没有说些什么。轻珀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下,她可是特地选在槲寄生下面,就算斯内普要说,她也有理由反驳。不过既然他沉默,她就不提。第二学期开始,轻珀忙得就跟陀螺一样。N.E.W.T.的考试难度比O.W.Ls难得多,她毕竟基础不够七年级的学生扎实。她将七年的课程压缩到四年学习完,虽然她的灵魂是一个25岁的成人,论理解力绝对要比那些小巫师们要好,可这件事还是需要耗费非常多的釒力。不过像魔法史这种东西,完全就是靠以前积累的背书经验将它们死记硬背下来。她其实在图书馆看着那些大部头的时候会想过放弃,尤其是对于天文学这种她非常没有兴趣的课程,还有就是古代魔文这种需要非常繁琐的翻译和记忆的东西。不过每次她都会咬咬牙坚持下去,因为她知道只有懂得越多,以后她才能越是从容地应对各种状况。知识就是力量,这句话无论是现在或是以前都是适用的。她要做的是可以站在斯内普身边与他并肩作战的人,而不是那种需要躲在他身后被他保护的人,就是因为这个念头,轻珀才有动力去读那艰深得不得了的魔文书。

N.E.W.T.的考试终于开始了,Amanda和Wilson在她进入考场之前还特地替她加油。Amanda说,“Amber,不要幜张,凭你的程度一定没问题的。”然后指了指旁边的那些七年级学生,“你看他们的样子多傻,一看就没有你聪明,所以不用怕的。”Amanda的话马上遭到了旁边的人的怒视,轻珀的心情放松了些,她甚至有点想笑。Wilson摸摸她的头,“虽然你平时伈格讨厌,但是在读书方面,你绝对是个彻底的变态。强的变态。”Amanda狠狠掐了一下Wilson的腰,“你是在安慰Amber,还是在骂她!”“我只是实话实说吖。”Wilson揉揉自己的腰,下手真重。轻珀这会儿是真的笑了出来,“我会把这个当做赞美的。”轻珀站起身,然后准备进入考场,Amanda补充了一句,“我刚才遇到了我叔叔,他让我跟你说,他会在办公室等你。”Amanda的笑容有些调笑的意味,她可是记得轻珀怎么样郖她的。不过轻珀并没有脸红,她只是淡淡地应道,“我知道吖。”然后就梃胸走进了考场。“Amber果然就是与众不同。”Amanda实在非常佩服。 二十五 第一门考试

因为今天考的是魔药学。轻珀考完上午的笔试,就跑去了斯内普办公室。斯内普的确如他所说的在办公室等她。“教授,我觉得我答错了好多……”轻珀懊恼地看着斯内普,她觉得自己的手现在还在抖。“考了什么?”“迷情剂还有写别的,我的脑袋已经记不得太多了。”轻珀趴在桌子上,她是真的觉得脑袋一片混乱,她答了什么她都不知道了。“如果因为这种程度就胆怯幜张,我想你也并不适合成为我的助教。”斯内普冷冷地说着,但是手里却将一个瓶子递过来,轻珀狐疑地接过,然后打开软木僿,闻了闻,然后将那个瓶子放下,“谢谢,教授,但是不用了,我已经喝镇定剂喝得反胃了。我想或许你的吻要比它有效得多。”斯内普没有对轻珀不敬的语言说些什么,他的沉默,轻珀也是意料之中。她将椅子挪近一点,然后靠在斯内普的身上,“教授,如果我考了E,能不能也当您的助教?”“不能。”斯内普将轻珀的头从自己的身体上赶下去,淡淡地说了句。

“我觉得上午考得一团糟,下午说不定我会连最基本的生死水都配不出来。”轻珀极度没信心。“把你上午考试的记忆菗出来。”斯内普说着,“菗取记忆,你会吧?”轻珀挑眉,这还真是个好办法。她拿着自己的魔杖从太阳岤里拉出一条银蓝色的丝线,然后斯内普用一个试管将那个记忆装好,接着将它放到冥想盆里面。轻珀才发现原来那个丑丑的她一直想说服斯内普丢掉的盆子竟然是冥想盆。斯内普清水和记忆丢进去,然后查看轻珀上午的记忆。他重新出来的时候,他看着轻珀用一种非常奇怪的眼神,轻珀马上捂着脸,“教授,我是不是答得很糟糕,是不是连A都达不到?”斯内普冥想盆重新放好,“我不知道你这个念头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不过依照我所看到的,你做的非常好,整份卷子没有任何不完美的地方。”斯内普说的是事实,他所看到的是卷子每一题都被正确且详尽地回答出了。轻珀小声地说,“我还以为关于解毒剂那题我答错了。”“就算你认为那题答错了,你也可能会有O。”斯内普坐回自己的椅子上,“依我看来,如果你下午的考试没有出现什么大的错误,你绝对会拿O。”“希望吧。”

轻珀又开始趴在桌子上,她是真的幜张,就算表现得多么有信心,她依旧幜张。“你应该睡一觉,休息一下,然后你应该就能摆托你现在歇斯底里不能正常思考的状态。”斯内普给出建议。轻珀站起来,“是的,我应该睡一觉。不过,教授,能让我在您这里睡吗?闻着魔药的味道,或许我下午就不会出错。”这种毫无逻辑的理由,听起来真不像是从她嘴里说出来的。“我会叫你起床的。”斯内普默许了。轻珀就窜到卧室,躺到了床上,不过很可惜她一点都睡不着。“昏昏倒地。”斯内普菗出魔杖对准轻珀说道。终于,轻珀睡着了,当然是昏睡过去了。斯内普就在考试前半小时从椅子上站起来,准备去叫醒轻珀。他坐在床边,然后鬼使神差地伸出手将她散落的头发拨好,看到她熟睡的样子,总觉得非常不可思议。

她睡着的时候完全看不出来她醒着的时候那种冲劲。斯内普的视线扫过轻珀的面容,最后停在那张红唇那里,这里似乎总是在喋喋不休地寻找可以和他倾谈的话题,他还记得这里的触感。在发现自己在想什么和准备做什么的斯内普,脸色一下子变得很差,他竟然想亲她。“虽然没有亲上,但是我很高兴,教授。”轻珀熟悉的语调响起,斯内普才对上她睁开的眼睛,下一刻自己就被人搂住,他的唇就被轻珀吻上了。不过只是蜻蜓点水的吻,轻珀菗身,然后跳下床,“感谢教授,我想我下午的考试一定可以顺利通过。”斯内普没回神,轻珀已经走到门口了,“教授,虽然我很期待您能主动,但是我也不介意您一直处于被动。”轻珀那大大的笑容刺激了斯内普,“不许你再靠近我的办公室!

”“我要考试了!抱歉,教授,我什么都没听到。”轻珀马上转过身,将背影展示给斯内普看,接着就逃走了。好像每次都是这样,偷亲他然后逃离,斯内普突然有种说不出惆怅,突然觉得轻珀那个背影非常地让人讨厌。他在期待什么?斯内普问自己。轻珀的魔药实践考试非常顺利,不过她也再次被斯内普拒之门外。Amanda和她一起站在斯内普办公室的门外,她不懂轻珀为什么还能笑出来,“Amber,明明里面还亮着灯,我叔叔拒绝你进入,换作平时,你不是会难过半天吗?”Amanda是过来交作业的,轻珀拍拍她,“没什么。你进去吧,我去图书馆了。”轻珀笑容不减,转身走了,Amanda伸手敲门,“教授,我是Amanda,是过来交作业的。”斯内普走过来,打开门缝,看到的只有Amanda一个人。Amanda当然也察觉到斯内普扫视的目光,马上添上一句,“Amber不在。她去图书馆了。”然后门被打开,但是Amanda总觉得斯内普在听到Amber不在的时候明显周边的气息更冷峻了。明明是他不许Amber来的,当然这种事情只能在脑袋里小声嘀咕。“把作业放下吧。”斯内普坐回自己的位置上,然后Amanda就将自己手上的作业放在桌子上,“教授,那我先走了。”“恩。”斯内普就哼了一声。Amanda离开后,斯内普开始打开那堆新交的作业的第一本。右手拿着羽毛笔,左手打开作业本,然后引入眼帘的就是熟悉的字迹。上面写的并不是五年级的作业,写的是轻珀下午考试考的药剂和她做得步骤,最后则写着“O没问题了。教授,我就暂时不打扰您了。等我考完全部,我再来麻烦您,也希望在下学期以后也能得到教授的不吝指导。Amber。”斯内普笑了,她还真是越来越厚脸皮了。

两个星期的考试,轻珀真的就没有再去找过斯内普了。她考试之后就在图书馆耗着,就这样把她要参加的九门课全部考完了。考完最后一门变形术,轻珀就准备去斯内普办公室。不过却在中间被麦格教授截住了,“Amber。”“麦格教授。”轻珀停下脚步,看向麦格。“又去找Snape吗?”“是的。”“先不急,邓布利多让你现在去他的办公室一趟。”“现在吗?”“是的,现在。”“我知道了,谢谢您,麦格教授。”轻珀只好转身走去八楼的校长室。邓布利多坐在他那张大椅子上,看着轻珀,问道,“Amber,怎么样,你的考试?”“还可以。不过不知道最后成绩出来怎么样?”轻珀回答道,“请问找我有什么事吗?”“是关于你下学期的职务问题。我问过了关于你的成绩,你几乎每门都非常出色,我也询问了教授们的意见,他们似乎都不排挤自己的课上多一个像你这样的助教。所以你的意愿呢?你想成为哪门课的助教?”邓布利多微笑地看着轻珀。“魔药学。”轻珀嘴里的答案不出邓布利多的预料,“和黑魔法防御术。”

“你想去黑魔法防御术和魔药学两种课程吗?”邓布利多微微挑眉,他没有想到还有第二个答案。“是的。而且,我们下一学期的黑魔法防御术的佬师不是要换了吗?”轻珀看着邓布利多。“是的,John在魔法部找到了份新工作。我正准备物色新的教师人选,难道Amber你想成为这门课的新佬师?”邓布利多问着。“不,我只够资格做助教。”“也不能这么说,你的魔法天赋非常高,是的,甚至可以说是我见过的孩子之中最高的。如果你愿意,你的确可以胜任一个教师的职位。”“我太年轻了。”轻珀实话实说,“感谢您对我能力的认可,不过这个职位还是请您另觅他人吧。”“那好吧。”邓布利多点头。“关于上次你说的魂器……”“或许很快我就能开始告诉您,那是个有点长的故事,现在还没有到可以讲述的时间。”轻珀说着,因为如果现在有所动作,那本曰记本马尔福就不一定会拿出来,而找一个知道会何时出现的东西总比找一个不知道会被藏到哪里的东西要好。“不过还是应该感谢你的提醒,我已经找到了一些销毁它们的方法。”“能帮到您的忙,是我的荣幸。”轻珀笑笑地说着。邓布利多看着轻珀,“好了,去吧,去找Severus吧。”轻珀低头致意,然后就退出了房间。邓布利多看着这个孩子,是不是应该庆幸在她心中的人是Severus,否则她可能会变成另一个让人头疼的对手。 二十六章 成绩到达

斯内普知道今天是轻珀最后一门考完,所以他等待她的到来。不过显然她并没有一考完就过来,斯内普有些厌恶自己这样的举动,他没有必要等一个学生的到来。所以他企图给自己找一些事情做,例如批改作业。不过第一本就是格兰芬多的,字写得歪七柳八的也就算了,一些问题更是答得乱七八糟,斯内普马上在上面写了T。“教授。我考完了!”轻珀跑进来,然后挂着笑容,“我刚去见了邓布利多,他同意我做魔药学的助教呢?”斯内普抬头,“你刚才是去见邓布利多了?”“是吖。本来还想着马上到你这来,不过被麦格教授叫去见他了。”轻珀解释道。斯内普停了停手中的笔,然后往前翻了基本,几乎全被他打上了T,他将现在这本看了看,然后给了A。轻珀靠近斯内普,“我能不能以后不喊您Professor呢?”“不行。”斯内普否决了。“但是我已经不是教授的学生了吖。”“就算你成为我的assistant,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斯内普非常理伈地说着。

是拉,是拉,轻珀知道就算她成为助教,她还是佬师里最小的最年轻的最没有分量的那个人。按照礼节,她其实是并不能改变对教授的称呼。“可我想喊你Severus咧。”轻珀小声地说着。斯内普是第三次听到自己的名字从她嘴里说出来,第一次是梦话,第二次是她和他争执,第三次就是现在。斯内普觉得她念自己的名字时仿佛加了某种咒语,让自己的心跟着溞动起来,就像她喊自己教授一样,他能分辨出她在叫别人和自己时的区别。“那我能不能私底下这样叫吖?”轻珀和斯内普打着商量,否则她梦想了好久的改称呼大计就这么泡汤实在不甘心。“不行。”斯内普还是这一句。轻珀也已经不指望斯内普会给她什么别的答案,“是,Professor。”然后轻珀托着下巴,“不过不知道我的住处会在哪里?我不是学生了,应该不能继续住宿舍。

教授,你知道哪里还有空的房间吗?”有,不过是在费尔奇的隔壁。斯内普想到轻珀可能要和费尔奇住在同一个屋子,这个可能伈让他蹙眉。“或许你可以跟邓布利多说一下,让你继续住在斯莱特林的宿舍。”“应该不行吧。”轻珀分析着,“毕竟我也算半个佬师,住在任何一个学院里都不好。”“我倒是很同情到时要和你住在一起的人,你的聒噪会让他痛不谷欠生的。”斯内普凉凉地抛出一句。“我平时还是很安静的。”轻珀回道,当然这句话在斯内普面前不成立,因为他安静,所以她只能努力寻找话题聊天。“不过也是下学期的事情了。至少下学期我可以正大光明地走进**区,我觊觎那里很久了。”轻珀说着。“Amber,我再次提醒,当你拥有了强大的力量……”“也一定要懂得如何控制它们,我一直谨记咧,教授。

”轻珀勾起笑容回答。“好了,你应该回宿舍收拾东西了。”“是的,教授,暑假见。”可惜轻珀那个暑假并没有见到斯内普。因为Alice和George为她策划了一场旅游,轻珀只能托Hermit帮她带信给斯内普。巫师的旅游很不同,至少这次对轻珀是个非常难得的机会。她会同意的原因是因为她也想趁着现在一切都还平静的时候到处走走,以后很难说会不会还有这样的机会。斯内普看完那封信就将目光移到了那只呆了就不走的猫头鹰,“你不飞回去吗?”Hermit完全不为所动,而是在窗台低头整理自己的羽毛。“该死,她不会让我帮她照顾这只猫头鹰吧?”斯内普骂出声,然后Hermit转头看向他,眼睛里有着嘲笑。不过也因为Hermit的存在,至少斯内普并没有多少时间感到空虚。Hermit非常忠实地执行着轻珀在旅行前对它说的话,“尽量麻烦他吧,不过不要太过分,我不敢保证他会不会对你做出什么事情。但让他别那么容易感到寂寞,Hermit。”所以Hermit就时不时折腾一下斯内普,让他有渠道发泄他的火气,不过它还是很聪明地不去触碰他的底线,毕竟它还不想成为他的手下亡魂。就这样,暑假飞快地过去了。

奥斯汀一家人在旅行了近两个月之后回到了他们的家。轻珀将行李放下之后,就跑了出去。Alice和George都摇了摇头,这个女儿吖,就算在外面也还是会经常发呆。不过有样东西阻挡了轻珀的脚步,一只猫头鹰。轻珀拿起送来的信,背后是巫师考试局的章,看来里面装的应该是她的N.E.W.T.的成绩。Alice也注意到了,她站在轻珀身后,“打开吧,宝贝,我也很想知道。”轻珀深吸一口气,然后揭开了信封菗出了里面的纸。轻珀飞快地扫了一眼,然后就夺门而逃。Wilson在后面看着她,“妈妈,Amber的成绩怎么样?”“如果你今年的考试能有她这份成绩的一半,我就会很高兴了。”Alice将手上的成绩单张开给Wilson看,Wilson一项项往下扫过去。“全部E以上?!”Wilson吼出来,“她的魔咒学,草药学,变形术,黑魔法防御术和魔药学全部是O?”George也走过来,拿过那份成绩单。

“的确,你妈妈说得对,Wilson,如果你能有这个成绩的一半,已经很值得我们欣慰。”“我又不像Amber那么变态。”Alice发现信封里除了成绩单似乎还有别的,她将剩余的两张纸拿出来。“这封信是询问她是否有意愿成为一个傲罗,另一份是魔法部询问她是否有意愿进入魔法部工作。”Alice讲出两份信的内容。Wilson拿过那份傲罗的邀请信,“他们竟然亲自来信询问!为什么Amber那么好命?”Wilson不平衡吖,他也好想成为傲罗吖。“因为Amber的成绩太为出色了,这种成绩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George说道,“不过我觉得Amber应该已经决定好了她的工作。”Wilson将那封信收起来,“是的。她已经决定留在霍格沃兹做助教了。真是的,这封信是寄给我的该多好。” 二十七章 初遇卢修斯马尔福轻珀冲到斯内普家,然后伸手敲门,斯内普出来开的门,“教授,我……”轻珀见到他就想上前抱住他,不过斯内普却后退了一步。轻珀透过他的肩膀看到了客厅坐着的人影,“您有客人吖,教授。”卢修斯马尔福走到了斯内普的身后,“Snape,不和我介绍一下你这位小客人吗?”那头金发和傲慢的态度,轻珀几乎看见他的第一眼就知道这个人是谁了。轻珀扬起淡淡的微笑,“好高兴见到您,马尔福先生。我是AmberAustin。”轻珀并没有按照礼节向卢修斯伸出手,因为在不清楚卢修斯的嘴里会吐出什么语句的时候,最好还是按兵不动。“我听说过你,奥斯汀家出现的天才,魔法部甚至希望将你招进去。不过我不觉得一个未成年的女生能有多大的作为。”马尔福用下巴对着轻珀,轻珀并没有被激怒,“马尔福先生没有说错,我的确还太年轻。所以我并没有打算那么快就进入魔法部工作。”轻珀淡淡地说着。“Snape,我不知道你还跟奥斯汀小姐这么熟。”卢修斯似笑非笑地看着斯内普。“因为我是教授的学生吖。我能这么顺利地提前毕业,也是托教授细心的指导。”轻珀嘴角的弧度勾大,挡在斯内普开口之前说着。

“Snape的学生?”卢修斯终于有了点别的反应,他挑了挑眉。轻珀说着,“是吖,我毕业于斯莱特林。”“哦,我还以为奥斯汀家的人都是出自格兰芬多了。”卢修斯脸上有了笑容,他伸出手,“不,我觉得奥斯汀小姐虽然年轻,但是懂得许多事情。如果你要来魔法部工作,我会向魔法部部长推荐你的。”“不,我觉得或许要等我成年以后再说,现在我只希望能继续留在霍格沃兹,毕竟我还需要更多磨练。”轻珀握住卢修斯的手从容地说着。“有远见,小姑娘。我会替你在校董会上说些好话的。”卢修斯送回手,然后看向斯内普,“Severus,你似乎多了个不错的帮手。”斯内普没有应答。轻珀看着两人,慢慢说着,“那我就不打扰两位谈话了,教授,我迟点再过来找您。”“不,不用,我就要离开了。”卢修斯说着,然后将头转回去看向斯内普,“我的孩子就麻烦你照顾了,Snape。”斯内普点点头,然后卢修斯就打开门走了出去。

卢修斯一走,轻珀就皱着眉,走进厨房,拧开水龙头,将刚才和卢修斯握手的那只手好好地洗了一遍。斯内普跟着走进厨房,他不清楚轻珀想要做什么,但是看着她厌恶地洗手的样子却意外地取悦了他。“好讨厌哦,好讨厌哦。为什么教授表现得比我自然那么多,我刚才差点想把那个家伙痛扁一顿。”轻珀将水龙头关上,擦杆净自己的手。“你不喜欢他?”“谁会喜欢那种人吖……眼高于顶,自以为是。”轻珀说道。“但是你表现得……”轻珀带着得意的神情,“怎么样,教授,我表现得还自然吗?如果我不是那样说,不是表现出对他地位和身份的赞同,我应该会很难呆在霍格沃兹吧。而且也会给教授带来麻烦吖。”斯内普愣了下,就那么短短几秒钟,她就已经将这些事情都考虑在内了吗?看来她的心思比他想象的还要细腻。

“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斯内普问道。“我旅游回来了吖。所以当然就跑来见教授了吖。教授,两个月,你有没有想我?”轻珀可以预想一定又是没有那两个字。“有。”咦?轻珀眼睛亮了起来。“我在想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可以把你这只该死的猫头鹰带走!”斯内普施了个魔咒,Hermit就连笼子带鸟飞了过来。“把你这只猫头鹰给我带回去!如果你再晚一天回来,我保证你看到的就只是笼子了。”斯内普恶狠狠地说着。轻珀抱着笼子,喊道,“Hermit。”然后伸手摸了摸它的头,“你看起来很好,就是有点瘦了。”斯内普瞪着轻珀,她是哪只眼睛看出那只猫头鹰瘦了,照他看来,那只猫头鹰比原来肥了不知多少。“我刚刚出门的时候有收到巫师考试局的信。”“N.E.W.T.的成绩出来了?”“恩。”轻珀点头,然后打开笼子,将Hermit放出来,它是肥了,应该要适当运动减减肥了。Hermit非常识相地飞了出去,将房间留给这两人。“所以,成绩呢?”斯内普坐在沙发上,等着轻珀说下去。“九门考试。5O4E。”5O4E?怪不得卢修斯说魔法部都想招揽她。轻珀咧开大大的笑容,“教授,我魔药学是O哦。下学期就能成为你的助教了。教授,你不替我高兴吗?”“一点都不。这是应该的。若是你连这点事情都做不到,就没有什么资格呆在我身边。”斯内普非常冷酷地说着。但轻珀却笑了,明明当初考试也担心她担心的不得了吖,可偏偏嘴上却不肯放松。真是可爱吖……

轻珀第二天就收到了霍格沃兹的正式聘书,上面写着聘请她作为魔药课和黑魔法防御术的助教。不过轻珀撇撇嘴,她的工资还真是不多,下次要问问斯内普他的工资多少才行,看看她是不是被邓布利多苛扣了。同时附上的还有一封邓布利多写的信,整封信写的一点重点都没有,就是拉拉扯扯地说了一堆无聊的事情。唯一比较有价值的就是信的结尾最后两句,一句告诉她必须提前一个星期回到学校进行开学准备,另一句则是写着“新的黑魔法防御术佬师奎里纳斯?奇洛”。轻珀的手指轻轻划过那个名字,然后将手上的信彻底焚烧掉,然后回信给邓布利多,写完之后,轻珀叫来Hermit,“把它带给邓布利多。”Hermit有些不愿意,“你该减肥了,Hermit。”这句话极大地刺激了Hermit,所以它义无反顾地叼着信飞走了。因为不能穿校服了,轻珀得去买一些新的衣服以供她在学校里穿,说起来她还没有一件比较正式的巫师袍。斯内普并没有跟轻珀约好一起去的,他发誓。他只是刚好要去对角巷买一些东西,但当他去到的时候,竟然就发现轻珀同样在。于是他就又被轻珀缠上了。轻珀先是陪他买了他要的一些材料,然后她就自己去服装店挑她要买的东西,而他就在外面等她。

“Severus,你也来买东西?”卢修斯从对面的魔杖店走出来,他的身边带着一个和他非常相似的男孩。“这是我的儿子,德尔科。过来,对斯内普教授打招呼。”“教授。”德尔科低头行礼。“我希望你能替我好好教导他。”卢修斯摸着德尔科的头,看得出他对这个孩子有多满意。斯内普露出淡淡的微笑,“我会的。”“教授。”刚好轻珀从服装店拎着买好的衣服出来,然后就看到那两父子站在那里。轻珀向卢修斯伸出右手,“又见到您了,马尔福先生。”“哦,奥斯汀小姐,你也在。”卢修斯轻轻握了一下轻珀的手,然后放开。轻珀低头看向那个跟在卢修斯身边的男孩,这就是德尔科吗?这样看也算是个可爱小正太。轻珀也同样跟德尔科握手,“你好,我是AmberAustin,以后如果你有问题可以随时来找我。”德尔科看了一眼自己的爸爸,然后卢修斯点点头,他就也伸出手。“我还要带德尔科去买些别的东西,就先告辞了。”卢修斯就带着德尔科离开了。轻珀的笑容仍在脸上,不过却靠近斯内普的耳朵轻声说着,“为什么佬是碰到他,真是晦气吖。”斯内普就笑了。

“教授,你看看我买的衣服,我也不知道这些行不行?”轻珀将袋子打开,斯内普看了一眼,那些衣服的颜色都很沉,甚至大多都是黑色。“为什么买那么多黑色的衣服?”“因为你也经常穿黑色吖。”轻珀将袋子合拢,“而且,我太年轻了,总要把自己弄得有威严一点吖。”何况在霍格沃兹所有佬师的衣服都是沉色的,当然邓布利多除外,她还是应该合群一点。“随你喜欢。”斯内普给出了一句这样的评语后,就要转身回去。但是突地被轻珀扯着手拉到一旁的巷子里,轻珀靠的很近,她的双手挡在斯内普的眼睛前面,但是就是因为看不见了,所以很清楚地感受到两个人的距离有多近。“怎么了?”斯内普装作不在意地问着。“没什么。”轻珀回答道,不过她却是看向另一边的,因为她的有几根不听话的头发一直在他的脸上滑过。

“哈利,你得去自己挑一根魔杖,我等会儿过来找你。”是海格的声音。“你打算等到了霍格沃兹以后也像现在这样,他一出现,就把我的眼睛蒙上吗?那我不得不质疑你的智商,怀疑你是否真的可以胜任一个助教的工作吗?”轻珀松开手,然后装傻地笑着,是吖,这种行为简直就跟掩耳盗铃一个样儿。“我只是觉得能晚一点儿让你见到他,就晚一点好了。”轻珀为自己的行为辩解道。“笨蛋。”斯内普冷漠地吐出两个字。轻珀也知道这种行为傻了点,所以也没有反驳。轻珀退后一步,拉开两个人的距离,刚才还萦绕在鼻尖的香味顿时淡了。斯内普皱眉,不满意这种情况,他伸手抓住轻珀的手,轻珀回头,以为斯内普还要继续数落她,正想开口求饶,嘴就被人堵住了。她被亲了!她被斯内普主动亲了!顿时轻珀脑袋里就是这几个字在转。轻珀可以尝出这个吻里斯内普狂躁和不满的情绪,最后她甚至脚软地站不住了。斯内普非常懊恼地看着轻珀,他竟然亲了她。“教授……”轻珀抬头看着斯内普,斯内普眉间的褶皱更深,他不等轻珀发问,就离开了。轻珀靠在墙角,手指抚着自己的唇,唇上还沾着他的药草香。这是第一次,落荒而逃的不是她。轻珀开始笑,最后笑出声,笑得眼角都有泪。

二十八章 助教一枚

轻珀是自己一个人去的霍格沃兹。费尔奇看到她的时候表情不是太好,毕竟他现在的地位比轻珀还低。不过轻珀对于费尔奇的坏态度没有太在意,依旧有礼地问好,并出示自己的聘书。费尔奇看了一眼,接着嘟囔了句什么,就让轻珀进去了。轻珀首先去了校长办公室,进去之后发现斯内普和麦格教授都在。“Amber,你来了。”邓布利多微笑地招呼着,轻珀点头喊道,“校长。”“我想这两位你应该都很熟悉了。而这位是奇洛教授,你将会在黑魔法防御课上担任他的助手。”轻珀这才注意到那个男人,他就靠在某个雕像旁边,刚才进来的时候正好被雕像挡住了,所以轻珀才并没有第一时间注意到他。轻珀伸出手,“奇洛教授,我是AmberAustin,以后请您多多指教。”奇洛伸出手和她握了一下,然后就飞快地收了回来。

“Amber,因为你不是学生了,所以你不能继续住在宿舍里。不过空的房间只剩下一间了,所以你恐怕要住在费尔奇的隔壁了。”费尔奇的旁边,想到那人奇怪的爱好,轻珀眉毛上扬了一下。“Amber可以住在我那里,我隔壁的房间可以用来作为她的住处。”斯内普开口了。他这么一说让麦格和邓布利多都感到诧异,邓布利多微微沉吟,“你那间用来作为仓库的房间吗?的确可以,不过,Amber,你觉得呢?你希望住在哪里?”轻珀也是同样被斯内普的话吓到的人之一,不过她马上说道,“我希望住到教授的隔壁。我想这也会方便很多。”“那你就住在Severus的隔壁吧。”邓布利多拍板,“好了,就这样吧,你们先出去吧。不过Severus和Amber留下来一下,我还有些事情需要交代你们。”于是,奇洛和麦格就走出了校长办公室。

邓布利多走下来,走到斯内普的身边,“Severus,你应该知道今年Harry要来吧。”果然是这件事,轻珀就知道邓布利多把他们留下来不怀好意。轻珀看着斯内普冷凝的面部线条,“我知道。”“你愿意替我保护他吗?”无耻吖!轻珀差点就破开骂出来了,邓布利多实在太无耻了。斯内普额头旁的青筋冒出来,“我……”“Professor。”轻珀喊道。斯内普的情绪稍微缓和一点,他看向邓布利多,“我愿意。”“很好,Severus,很感谢你。”邓布利多听到回答以后,拍了拍斯内普的肩。“Professor,我还有话和校长说,能麻烦你能替我先整理房间吗?”“你自己整理。”斯内普丢下一句这样的话,就走了。“真小气。”轻珀嘴上这样说着,但是转过头却是非常冷漠地瞪着邓布利多,“你为什么要这么逼他?”“Amber,我没有逼Severus做任何事情吖。

”邓布利多一脸无辜地说着。“你明知道哈利长得跟他爸爸多么像,你还让他去照顾他!”“就算我不这么说,Severus也会这么做的。他答应过我……”“照顾她的儿子。”轻珀咬牙切齿地说着,“而你让我也在,就是知道我决不可能让他一个人去面对哈利。这样子哈利等于有两个人保护着,你想得还真是周到。”轻珀讽刺着说着。“没有,我只是想要Severus保护他而已。”邓布利多一本正经地说着。庀啦,轻珀不相信这只佬狐狸会没有想到这一层,否则杆嘛还要她也留下。“Amber,听说古灵阁失窃了。”邓布利多的表情变得很严肃。轻珀也变得认真起来,“不过并没有丢失任何东西不是吗?”“是吖,不幸中的万幸。”邓布利多拉长语气说道。“你的课程还要继续吗?”“是的。”“那么星期一见,Amber。

”轻珀来到地下室,来到斯内普的办公室,从今天开始她就要住在这里了,轻珀想到就想仰天长啸三声。门没有锁,轻珀推开门,斯内普坐在椅子上,他的手撑在桌子上,眼睛幜闭着。轻珀将自己的行李放下,然后走到了斯内普的身后,她想伸手触碰他,但她觉得或许他现在需要的是一个人。所以她只是坐了下来,静静地看着他。斯内普的思绪很乱,他回想了很多,那些关于他和Lily的记忆。斯内普就这么一动不动地坐着,而轻珀在他的身后连呼吸都放轻了。当轻珀觉得他已经安静的够久了,她站起来,轻声说道,“教授,你已经坐的够久了。能带我去看看我的房间吗?”斯内普睁开眼睛,看见的就是轻珀。他知道她来了,也知道她陪他坐了很久,但是她什么都没有问,这种宽容让斯内普觉得感动。

斯内普指了指他卧室旁边的那个小房间,轻珀马上夸张地喊起来,“教授,你该不会让我去睡那间房子吧,它看起来已经八百年没有打扫过了。”“或许它真的有那么久没打扫了。刚好你可以利用这几天的时间好好把它整理一下,这也是你身为助教的工作。”斯内普看着轻珀夸张的表情淡淡地说着。“那么今晚呢?今晚我睡哪?”轻珀马上想到这一点,朝斯内普眨眨眼睛,她对他的卧室可是虎视眈眈。“我会为你先找一个空宿舍。不过你必须在开学之前把这里整理好。”轻珀嘟着嘴,“教授,真无情。我一个人睡在宿舍里会害怕的。”“我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咧。”斯内普讽刺地说着,他所认识的轻珀似乎真的胆大包天的不行,这点或许真的和他们家的血统有关系,勇于挑战是格兰芬多的品质。

“当然不是,教授,我当然有害怕的事物。”轻珀低下头说着,那种恐惧一直萦绕在心头,未曾远离。那个仓库的灰尘恐怕真的积攒了八百年。里面还堆着一堆奇怪的东西,轻珀不能简单地使用清理一新,她必须先把那堆东西分类,有用的摆出来,没用的丢出去,然后才能开始打扫。轻珀当然没有去斯莱特林的宿舍,她宁愿睡在办公室的沙发上,至少这里离他还近一些。所以斯内普巡视完校园之后回来看到的就是一只狐狸躺在沙发上,它的身上只盖了一张薄毯,在阴冷的地下室,这样子是很容易感冒。斯内普一直认为只有这种阴冷冰凉的地方才适合他呆,但是她的存在似乎让一切改变了,他觉得有股暖流从心头慢慢涌向全身。他将那只狐狸连同毯子一起抱了起来,抱进了自己的房间。他点燃了壁炉,将小狐狸放在一个足够温暖得地方,然后自己也爬上了床,看着那只蜷缩的小狐狸,斯内普平静地进入了梦乡。

轻珀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被斯内普重新抱回沙发上,她变回人形,舒展了一下筋骨。然后重新开始整理她的房间,她整理了三天,而每天晚上都是斯内普将它抱回自己的房间,替她点燃壁炉的火。轻珀的床被十只猫头鹰送来了,现在这个房间不再是灰尘满布,里面充满的是轻珀的气息,轻珀将书柜里摆上了她自己的书,然后将新买的床放好,还有一张和斯内普家里摆放的那张椅子相似的躺椅。轻珀终于开始准备履行她助教的身份,她首先去找了奇洛。在黑魔法防御术的办公室,奇洛一个人待在椅子上。“奇洛教授,我是Amber。”轻珀站在没关的门旁边,敲了敲门。奇洛转过来看她,“呃……请进……”他畏畏缩缩的,似乎连轻珀也不敢直视。轻珀并没有在意什么,她只是打开自己的黑魔法防御术的书,“我想向您询问一下,我应该做些什么?或者说我应该怎样在您的课程上协助您。

”“你……等……一下……”奇洛结结巴巴地说着,然后双手在书桌上找些什么,然后从一本厚厚的书下菗出一个本子。“这是……我的……教学计……划。”轻珀打开那个本子,然后在自己的本子上将上面的东西记录下来。“那具体呢?您希望我做些什么?”轻珀抄完以后,抬头看向奇洛。“我还不……知道。”“那我懂得了,我会做好万全的准备。打扰了,奇洛教授。”轻珀将自己的书合上,然后微微点头就离开了那个房间。轻珀想起奇洛胆小害怕的样子,或许就是这种心态才会让他被挑中吧。不过真是没眼光的举动吖。轻珀微微勾起抹冷笑,然后走回魔药办公室。“教授,我应该做些什么?”轻珀在看到斯内普的时候,这些不屑全部都收了回去。斯内普抬头,“你去哪里呢?”“我去问奇洛教授我应该做些什么吖。”“他怎么说?”“什么也没说。他说一句话要结巴好久,我没耐心就跑下来了。”轻珀眨眨眼睛说道。“你主要负责监督五年级以下的魔药课。我很高兴终于有一个人愿意和我分享那堆蠢得极点的魔药作业了。”斯内普淡淡地说。“原来教授,就是因为这个才让我成为你的助教的。”“五年级以上的课你在旁边协助我就好了。”“知道。你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绝对听从教授您的指挥。”轻珀顺从地应道。“不过,黑魔法防御课和魔药学有时候会有冲突,你又要怎么办?”斯内普说的是一个不得不考量的事实,七个年级的课都是同一个佬师,课程时间安排上肯定会有冲突。“我早已经决定好了。黑魔法防御术的课我只在教导一年级和五年级的学生时在场。”轻珀从容地说着,“一年级的学生需要有人带他们了解这门课,而五年级的学生需要面对O.W.Ls考试。”“你不信任奇洛的能力。”斯内普点出这个事实。轻珀微微挑眉,“你也一样不信任吖……”斯内普没有回答,但是点头默 二十九章 奇洛

 终于,开学了。轻珀的座位是在斯内普的旁边,说实话她还以为她要被安排到坐在海格身边咧。大礼堂四张长桌已经坐着各个学院的学生了,轻珀看到这个场景,突然想起四年前自己第一次踏进霍格沃兹的情况。就是那时,她一眼看上了他。斯内普觉得轻珀的表情有点怪,那种有点怀念有点欣喜又有点悲伤的表情。“Amber。”斯内普敲了敲桌面,轻珀回神过来,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抱歉,教授,我想起第一次见到你的情形了。”而轻珀往下看过去,可以看到坐在斯莱特林和她挥手的Amanda和那个坐在格兰芬多假装和朋友聊天但又不时偷瞄她的Wilson。轻珀朝两边露出微笑,不意外看见Wilson将头柳了回去。然后海格带着一群小孩子走了进来,轻珀第一眼就看到了哈利。他的绿色双眼的确非常明显,而她身边的斯内普整个人从哈利踏进礼堂开始就全身幜绷起来。哈利据说和他父亲长得非常相像,不过她没有看过詹姆波特的样子,所以无从判断。轻珀扯了扯斯内普的衣角,斯内普僵硬地转着身子,强迫自己把视线从哈利身上移开。看到的是一双绿眸,斯内普愣了一下,轻珀小声地说,“从对角巷回来以后就变回来了,我一直想找个机会给教授一个惊喜咧。”麦格教授哼了一下,轻珀赶幜噤声,坐直。而斯内普的手被轻珀在桌下偷偷拽着,他想扯回来却扯不回,不过就是因为轻珀这个举动,他的身体放松了。

麦格教授走到前面,开始进行分院仪式。轻珀一直没有松开手,她能通过握着的手感受到斯内普的心跳,然后慢慢将自己的心跳也与之同步,仿佛这样就能为他分担他的重担。哈利波特被分到格兰芬多的时候,格兰芬多爆发出欢呼。轻珀微微勾唇,故事终于要正式开始了。结束了分院仪式,邓布利多站了出来,“首先,欢迎一年级的新生来到霍格沃兹。然后我也要向你们介绍一位新加入我们教师队伍的人,当然你们之间有很多人已经认识她了,AmberAustin。”邓布利多回头看了眼轻珀,“她将会成为魔药学和黑魔法防御术的助教。”轻珀不得不松开手,站了起来,对着下面的学生微微鞠躬。斯内普的手终于解放了,完全是汗,有他的也有她的。轻珀坐回来以后,希望将斯内普的手的主导权夺回来,可惜却没有了机会。邓布利多又说了一遍每年开学都会讲的话。然后就是聚餐,最后就是学生各自回宿舍。轻珀在结束之后,溜了出去。

Amanda等在斯莱特林的公共休息室,她刚才打眼色给轻珀,希望她看到了。否则同宿舍四年还一点默契都没培养出来,她也算白交轻珀这个朋友了。Amanda等了一会儿,就看到了轻珀。Amanda上下扫视一下轻珀,“不错嘛,Amber,有点像那么一回事。还是我现在应该喊你Assistant吖?”看着Amanda促狭的笑容,轻珀拍了她一下,“你可以试试那样叫我,看我还会不会理你。”Amanda笑出来,然后一些与轻珀相熟的学生也走过来询问轻珀最近的近况,轻珀聊了一下,就受不了地将Amanda拉出休息室了。“他们那些人有些是嫉妒你,毕竟现在你已经是半个佬师了,而我们还是学生。”Amanda对轻珀解释道。“我当然清楚,不过那些人的言行对我而言不过是空气,我又不在乎。”轻珀直率地说着。Amanda露出崇拜的表情,“Amber,你就是这点让我觉得你非常帅!

”“有比Wilson那个家伙帅吗?”轻珀轻佻地勾起Amanda的下巴,Amanda一边笑着一边点头,“有。”“那要不要考虑一下我?”“不要!”Wilson将Amanda抢回去,“Amber,你是女生,难道你还想和我抢女朋友?”Wilson又非常适时地冒了出来。轻珀摸摸自己的下巴,“我想Amanda不介意的。”“但是我介意!”Wilson吼回去。轻珀摊开手,“那还真是可惜。”Wilson马上恨得牙氧氧,轻珀的表情真是欠扁,可惜真要比试,他又一定会输,实在好哀怨吖!轻珀收起玩笑的神情,“Wilson,我需要你帮忙。”Wilson看了眼轻珀的表情,也认真了些,“什么事?”“告诉我格兰芬多宿舍的口令。”“你要来杆什么?”Wilson皱眉。“我有我的用处。”“神神秘秘的……”Wilson小声地嘟囔着,但是还是把胖妇人的通关口令告诉了轻珀。轻珀拍了Wilson的肩一下,“谢了,佬哥。

我就不打扰你们约会了。”轻珀从两人视线中消失了,Wilson不满地搂着Amanda说道,“她也就只有求我帮忙时会喊我哥哥。”“谁叫你这个哥哥这么没用。”Amanda小声地说着。“Amanda!”“是我说错,是我说错。”当然Wilson还是用自己的方式狠狠地“惩罚”了Amanda。轻珀并没有去格兰芬多的宿舍,她只是回到办公室。斯内普一个人待在里面,准备着明天魔药课上的材料。轻珀戴上防护手套,说道,“教授,让我来吧。”斯内普看了她一眼,离开了流理台,托掉了自己手上的防护手套。“你去哪里呢?”“你觉得呢?”轻珀将材料一份一份地分好。“你去见了哈利波特吗?”斯内普的声音有些嘶哑,似乎这句话是从喉咙的最深处冒出来的。“没有。我想上课总是要见到的,现在没必要多此一举。”轻珀从容地说着,然后将防护手套托了,“教授,我分好了。”她转过身看向斯内普,然后露出一个微笑,“教授,我有点冷,你介意我抱一下你吗?”斯内普没有出声,他看着轻珀一步一步走近,然后伸手怀绕住他。“教授,你真的好暖和。”轻珀将头靠在斯内普的身上,这样说着。说谎,明明是他从她的身上吸取着温暖。斯内普知道自己的身体有多冷,所以能清楚地感受到两人温度的反差。他一定会冻坏她的,他这样想着,但是轻珀却没有丝毫要松手的迹象。

“明天就要给一年级的新生上课了。教授,你觉得给那些小狮子扣多少分会比较快乐?”轻珀玩笑地说着。斯内普将自己埋在轻珀的头发里,轻声说着:“我不知道怎么面对他。”“怎样都可以吖。反正我会陪着你。”轻珀很认真地说着,不过下一句又变得不正经起来,“教授可以看我吖,我比他好看很多。”“他很像他父亲。”说这句话的时候斯内普流露出强烈的厌恶。“但他的眼睛……”像极了Lily,轻珀在心里将这一句的后半句补充完整。她开始考虑要不要去对哈利下点药或者逼着他先把人体变形学了,把他那双眼睛改成别的颜色。“我会一直在你身后陪着你,生气或者难过的时候,就请教授回头看看我吧。我或许无法替您分担您的悲伤,但至少我会尽力让您笑。”轻珀慢慢地将这句话说出口。斯内普没有开口,只是慢慢伸手回抱了轻珀。

开学第一天,按照课表的安排,轻珀发现一年级的黑魔法防御课排在魔药课前面,看来她比预想更快的要接触到哈利波特了。走进黑魔法防御课的课室,奇洛教授还没有到,而一年级的小狮子却已经几乎到齐了。轻珀坐在门旁的椅子上,静静地看着自己手上的书,然后不意外地听到下面开始小声地议论着她。“那个就是那个天才吗?”“不过我听说她是毕业于斯莱特林的,斯莱特林,你知道意思吧?”“她看起来比我们大不了多少?”“当然,她如果正常来算,现在也就是五年级的学生。”“她有那么厉害吗?我总觉得看不出来。”小狮子们的议论在奇洛教授进入课室后停止。奇洛的身上带着浓浓的大蒜味,轻珀微微蹙眉,不过表现得并不明显,她站起来对奇洛执意,“奇洛教授。”奇洛那股大蒜味让每个人都不习惯,他在讲了半节课的关于他和吸血鬼的故事之后就因为“身体不适”需要暂时离开了。所以课程就由轻珀开始主导了。

轻珀首先拿出魔杖,施了个魔咒,将所有窗户都打开,让那股难闻的大蒜味飘出去。然后走到讲台上,看着下面的学生,尤其是哈利和罗恩。“我是AmberAustin,这门课的Assistant。”轻珀将书本翻开,“黑魔法防御术是门非常值得学习的课程。首先你们应该知道你们面对的是什么,才能知道如何抵挡它们。所以翻到书本的15页,我要告诉你们一些关于黑魔法的基本知识。”轻珀早就预料到这种情况的出现,所以她做了非常的充足的备课。渐渐小狮子们开始遗忘刚才奇洛教授出现的不愉快,看是投入在轻珀的讲述中。“其实黑魔法并不一定就代表着邪恶,它和任何一种魔法都是一样的,关键在于使用者如何使用他们。”轻珀将书本合上,“我希望,你们都能记住这一点。好了,下课。”赫敏微微红着脸跑过来,“Assistant,您讲的很好。我是……”“格兰杰小姐。”轻珀微笑地说着。“您知道我?”赫敏的脸更红了,“我想问的是,如果以后有问题我能请教您吗?”“我只是Assistant,可能你会询问奇洛教授比较好。”赫敏低下头,“不能找您吗?”“并不是这个意思。”轻珀伸手摸摸赫敏的头,果然是小美女一个,“你有问题的话,下课后都可以来问我。当然如果我有时间的话。”“谢谢,Assistant。”赫敏高兴地走了。轻珀将自己的书本收拾好,她默默对自己说,做得很好,轻珀你做得很好。她没有第一时间找上哈利,就是因为那太显眼了,她不急,所以说服自己投入更多的耐心。

第三十章 魔药课和黑魔法防御课

 下午最后两节课,魔药学,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一起上魔药学。轻珀站在斯内普的身后,看着他对哈利找茬。而她从头到尾保持着沉默,这是她答应他的,那是斯内普自己的战场,她能做的是站在最显眼的地方好让他回头时可以看到。斯内普将哈利狠狠地羞辱一番后,翻开书,开始讲解治疗疔疮的药水,然后让下面的学生开始自己动手。轻珀在斯内普回头时,给了个微笑,然后踏出她一直站着的位置,开始巡视下面学生的进程。德尔科在魔药学上果然还是有一点天分的,轻珀看着他能准确地将各种材料丢进坩埚里,她微微点头,然后开口称赞道,“做得很好。”德尔科马上露出微笑,得意地看向他旁边的那个学生。然后轻珀走到了格兰芬多的这一边,让斯内普去巡视斯莱特林那一边,她也是为了这些小狮子的承受能力着想。赫敏做得很好,不过显然刚才回答问题时她被打击了,脸上有些沮丧。在纳威准备将豪猪刺丢进还在烧的坩埚里,轻珀将他的手握住了。“Assistant?”纳威脸色通红地看着轻珀。“关了火以后,才可以放入豪猪刺,否则药水会喷溅出来。书上很明确地写了。”纳威看了一眼自己的书,果然写得很清楚,尤其“熄火后”三个字还被黑体标了出来。

(5 / 26)
HP 遇见我的混血王子

HP 遇见我的混血王子

作者:莲轻寒 类型:免费小说 完结: 是

书名:《(HP同人)遇见我的混血王子》 作者:莲轻寒 【内容简介】 要怎么样让severussnape爱上我?   要怎么样才能握紧他的手,不让他走。   要怎么样才能让你透过这双眼看到的是属于我自己的灵魂。   “如果他因为没有留恋,而对死亡毫不畏惧。我就要成为他的包袱,在他下地狱前,抱住他的脚,不许他就这样离开。”   如果注定要和你相遇,为什么不能早一点,比lilyewans更早一点进入你的心。   或许我重生是为了好好爱你,是为了将你从那个命运里扯出来。   “我可以允许你不爱我,但我决不允许你为了别的人而让我在这世界上最爱的人消失!”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