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似烈酒封喉小说大结局 辛曼薛淼爱似烈酒封喉在线阅读

时间:2019-04-11 02:54 /免费小说 / 编辑:玉珍
《爱似烈酒封喉》是由作者桑榆未晚著作的免费小说类型的小说,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实力推荐。《爱似烈酒封喉》精彩章节节选:她不禁笑着摇头,刚刚拿起那个很好

爱似烈酒封喉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篇幅: 长篇(50w字以上)

《爱似烈酒封喉》在线阅读

《爱似烈酒封喉》推荐章节

她不禁笑着摇头,刚刚拿起那个很好看的笔记本刚要打开,就听见一旁的裴颖惊叫了一声。

“戒盒!”

原来在手表的精装盒下面,还隐藏着另外一个宝蓝色的戒盒。

辛曼手中一顿,眼角的余光落在已经翻开的笔记本的扉页。

扉页上,是一朵百合花。

辛曼心中一动,这便是辛曼在几个月前,离开橡树湾的时候,在薛淼书桌上找来一个笔记本随手画的,当时只是用铅笔的素描,而现在,薛淼已经给上了水彩。

她当时在花的下面,写上了四个字“陌上花开”。

而现在,除了这一朵已经上色的百合花,除了她写下的字,还有他留下的字。

陌生花开。

可缓缓归矣。

辛曼心中一动,不由得心脏猛地跳了起来,而从侧旁,忽然伸过来一只修长漂亮的手,从裴颖的手中将戒盒给接了过来,手指微动,打开了戒盒。

薛淼将这枚曾经被辛曼弃置给他的戒指,重新戴回在她的手指上。

辛曼眼睛里有泪光朦胧,将面前这个俊逸的男人的侧影都模糊了。然后,忽然就起身抱住了他。

辛曼和薛淼两人的补办婚礼,是在小女儿一岁的时候。

薛志成抱着小孙女,用奶嘴逗着她,“爸爸妈妈要办婚礼,开心么?”

小女孩哪里听得懂,口中咿呀呀的。

刚刚放学回来的薛子添直接就甩了书包,飞奔上楼,“小乖!哥哥回来啦!”

刚想要扑过来抱小乖,被一旁的季舒给拦住了,顺手就塞给他一个暖手袋,“手都是冷的,先暖热乎了再抱小乖。”

薛志成看着妻子暖意融融的面庞,想起了在一年前,辛曼在他耳边说的那句话。

那个秘密

“其实,薛子添是大哥的儿子。”

“是个秘密,要保密哦。”

薛志成眼前浮起那个时候辛曼姣好的面容,一双眼睛闪亮的像是璀璨的明星。

他知道,辛曼口中所说的保密,是要对谁保密,这个错综复杂的事情,从上一代延续到下一代,甚至于下下一代的事情,要对谁保密。

有时候,谎言并非是欺骗,而是更好的生活。

十二月的天气,很冷。

辛曼穿着最漂亮的婚纱,然后走过红地毯。走向薛淼,用十指交扣的姿势牵手。

一次盛大的婚礼。

顾青城携杨拂晓来参加两人的婚礼,杨拂晓笑着将足够的份子钱递给辛曼,“真的是瞒的我好辛苦啊,想想我和青城还想要暗地里撮合你和薛淼,真的是傻的很。”

辛曼笑,“对啊,你也才知道你自己傻呀。”

梅珏是薛淼的伴郎,当轮桌敬酒的时候,梅珏接了一个电话,然后表情愕然的变化,没有来得及跟薛淼说话,转身便跑走了。

辛曼笑了一声靠在薛淼的肩膀上,伸手在他的肩膀上点了一下,“恐怕是我赌赢了。”

J市。

今年的冬天,格外的冷,在大年二十九这天夜晚,竟然飘起了点点雪花。

谢楼玉住在戏园子后面的一个小院子里,大年三十这天早晨,自己一人起来,取了对联,搬了一个板凳,准备贴对联。

但是,开了门,就看见在雪地中站着的两道身影。

辛曼抱着一个粉嫩嫩的小女娃,薛淼揽着长发如墨的女人的腰,笔挺的站着。

谢楼玉略微一愣,那边的薛淼已经走了过来。从他的手中接过板凳,直接踩上去,开始贴对联。

这天上午,辛曼看着这样他们两个没有过过多交集却有着血缘关系的一对父子,走过戏园子大大小小的门,将长短不一的对联,贴在了门上,最后,在戏园子门口的大门上,贴上了两个金色的福字。

门外,有一辆黑色的私家车刚刚驶过,从车内走下来一个年轻人。

车后的车窗摇下,现出一张保养得意的面容。

辛曼认出来,她就是那位傅夫人。

年轻人走到谢楼玉面前,“谢先生,我母亲今早包的饺子,煮了让给先生送来的。”

年复一年的,每年大年三十,这位傅夫人都会让儿子过来给谢楼玉送饺子。

谢楼玉道谢接了。

年轻人转身的时候,目光在辛曼身上掠过,又看了一眼另外一侧的薛淼,竟然觉得莫名的眼熟,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辛曼和薛淼已经吃过早饭过来的,谢楼玉给两人拨了两个饺子,“吃了饺子,平平安安。”

两人看着路的尽头,已经转弯的那辆私家车,默然的转了身。

这一生,听过很多故事,见到过很多人,走过很多路。

可是,最美的还是自己的故事,最佳的美好,还是身旁有相伴的人。

(589 / 590)
爱似烈酒封喉

爱似烈酒封喉

作者:桑榆未晚 类型:免费小说 完结: 是

若初VIP完结 如果一个男人出轨,可以原谅吗? 辛曼的答案是:不可原谅。 一年恋情的终结,以她发现男友出轨开始,以男友发现她苦心隐瞒的秘密而结束。 祁封绍指着她的鼻子,眼睛里充满了厌恶:“辛曼,没想到你竟然这样龌龊?你真恶心!” 辛曼含泪转身,瓢泼大雨中踽踽独行。 ……………… “按你们的规矩办。” 夜场走廊上,薛淼从地下室的半开的门向里面看,毫不怜香惜玉地吩咐。 这是第一次见,辛曼任务失败,只因为他一句话,被扒光了绑在地下室里忍受欺辱。 他是C市薛氏掌权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众多名媛心仪向往的钻石单身权贵。 而贴在她身上的的三个标签:26岁剩女,父不详,劣迹斑斑。 在薛淼眼中的辛曼: 高智商,低情商,扮猪想吃虎的绵羊。 可是,偏偏就是他看中了的这只绵羊,从刚开始的漫不经心,步步为营,到最后的弥足深陷。 直到后来,她将一份净身出户的离婚协议书放在他的面前,说:“薛先生,我要离婚。” 他浅淡的笑,宽衣解带,“薛太太,该就寝了。” www.6wens.com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