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本现代中短篇小说作者是皛孨 徒然全文大结局来袭

时间:2019-12-30 05:06 /免费小说 / 编辑:赛巴斯
主角是羽承,徒儿的书名叫《徒然》,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皛孨创作的免费小说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冷风吹过,我紧了紧身上衣服,不停打颤,不由自主朝

徒然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篇幅: 中短篇(1w字以上)

《徒然》在线阅读

《徒然》推荐章节

冷风吹过,我紧了紧身上衣服,不停打颤,不由自主朝街头看去,同落叶卷来的还有一个身影。血腥味溢满巷道,小家百姓谈到鬼神脸色都会变,这种时候还会有谁来?一定是枉!我不需要他可怜!!遂起身朝另一个方向跑去,我从没发现我能跑这么快,仿佛脚下有风,能将我携到云端之上。

耳边“噌”的一声,我甚至没来得及听清脚步声,身后的身影将我赶超。他转身,一步步走来,清晰的脚步声哒哒地响,正如我胸腔的心跳。

这时,他笑了下,轻蔑的声音从鼻腔中涌出,勾勒嘴角的笑意,他说:“徒儿,去哪?”

勇气溢上心头,有些话就算横着心也要说:“去没有你的地方!”

他低头折手指,说话的声音清脆而可怖:“我算算……你没出师……”

登时,往事浮现眼前,他曾说过,我若没杀人就不能出师,也就是不能离开他……那算什么话呢?!分明在欺负我当年的无知!!

我退后一步。

他似乎意识这点,哀求得很不专业:“跟为师回去……”他顿了顿,又补充道:“最后一次……”

忍住抽噎的声音,我心软了,看在这段日子的情分,最后一次,请好好道别!

这是我最后一次跟他回去,他就是个冷血无情的野兽,以前我不知情还不以为然,但现在我读过书,他教的,同样预示我与他反目成仇。

那晚我咽了几坛酒。他很老实,没踏出房门一步,也许知道是最后一次和我见面,所以很念情呢,但为什么杀人时他不眨眼?

嗟乎!能想象吗?身边是一个嗜血怪物,你不怕他,因为你已对死亡麻木;但他是你的恩人,他带给你外面的世界,收你为徒教你读书,供你吃的住的,给予你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你不甘看他堕落,但只能袖手旁观。

我睡不着,催眠自己他杀人一定有逼不得已的原因,那为什么他杀人时总是笑呢?他无法救赎自己那就由我救赎他吧。

月色入户,借着酒性,我走出寝室,回来时带着他赠我的剑。室内他站在窗边看我,脸上的表情或欣慰,或绝望。剑出鞘,映着月光闪闪发亮,我没慌,因为我是他徒弟,所以杀人时手也不会抖。

“‘弑’师大会?”死到临头他还在寻玩笑。

“想出师了?对呀,你就差学会杀人了。”

我充耳不闻,剑柄微凉,怎么握都不暖。

他若想活,随时可以拔剑刺向我,我杀人没他老练,四舍五入我没有胜算。他将我手中的剑举起,搭在肩膀。我不解,他居然还在笑!

“来吧,白眼狼!”

“磨蹭什么?你不是要行天下之大道吗?”

我若杀了他,天下就太平,舍小家为大家,没错,应该这样。正好醉意上头,我持剑朝他颈部划去,这种感觉很熟悉,像师父让我去切肉那样,剑锋利异常削铁如泥,并不是很费劲。假戏真做,剑哐当落地,我十指插入头发:我怎能杀他?我应该先杀自己的呀!

他颈部的伤口溢出圆圆的小血滴,血滴汇集成一条线。我从未这样害怕过,甚至不敢正视他的双眼,永远也抬不起头看他。

我没忍心夺走他性命,换来的是他看见我的懊悔,很欣慰,只顾调笑:“你懂的,我身上从未沾过自己的血,徒儿,过来,舔掉。”

我俨然是条狗,任人摆布的走狗!居然连违抗的勇气也没有,就这样走去,埋下头,轻轻舔舐他颈部的伤,耳边是清脆的心跳。血有股腥味,此时此刻我却贪恋着,甚至在吮吸舌尖的甘甜,刚舔完就会流出新鲜的,温热的,仿佛没有尽头。

伤口深度我没估量,应该不足要命。我果然无法做到“弑师”,因为我他妈的居然爱他!爱得死去活来,甚至决心殉情!

但殉情还不急,先办正事!也许是醉后的错觉,我发现他的身形以肉眼可见的幅度晃动,需我用手环住他的背,他才能站得稳。

迷糊中,我渐渐蹲下,将他放平,使他躺在地上,掌心垫着他后脑勺,轻轻放下。心跳急促得我有些呼吸困难,伸手解开他腰间的衣带……等等!可是我……!醉意上头没有那么多“可是”!

他没反抗,就像只温顺的绵羊,或者说是——有意挑拨我的兴趣。他将手搭在我肩头,修长的手指顺分明的锁骨滑下,于衣襟处继续向下,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

情急之下我抽出左手握住他手腕,因速度之快,肌肤触碰时发出清脆的声音,掌心也有些麻……将他的手撤下后,我竟发现他朦胧的目光中影影约约闪烁期待。天哪!他在想什么?!不对等等!我在想什么?!!我是疯了我才……!

我倏地挺起身,他对我避如蛇蝎的反应略有不满地摇头。我知道枉在想什么,反而不了解自己。目光又朝身边的剑看去,月光落下,它反光得刺眼,它是高洁的勇士,是正义的宣判,而我就是同流合污之辈,太愚笨,连最初的目的都忘得一干二净。

我怕我是忍不了了,胸口跳得发闷,视线愈渐模糊,仿佛万物化作汁液被倒进一口大缸,有什么人持棍将其搅拌,与此同时打乱了我的心弦。我俯下身,手一直在抖,凑到他耳畔说:“……枉,对不起!”

他哼哼笑了声,那样清朗而动听,使我沉醉其中无法自拔,便即含住他满是笑意的唇瓣。他知趣地松开牙关,任由我肆意入侵,我汲取着,就像在品味林间的甘泉,我感觉到他的喉结也上下动了几次。

等不了了,我挺起上身,手忙脚乱地解开衣服,回到与他的拥吻中,我们缠绵难分,两颗心几乎同时跳动,响声在屋内清晰回荡,心理距离也愈渐贴近。

这样的一个晚上,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言语形容,枉那双灭过门的手轻轻地抚拭我的脆弱,温柔得超乎想象,似若鸿毛。得到他的精心呵护,我像痒了得挠般舒快,终于无法自拔。同时我还领略了他腮帮的抽动,以及,舌尖的湿润柔软,就像场不切实际的梦真实上演。

神经的紧绷让我无从思考他究竟如何学会这些,是早就策划好的阴谋吗?我知道这是诡计,但抵抗不了这样的诱惑,终究是我太嫩了……

窗边柔软的月光见证了这也许并不伟大的旖旎风光,它无时无刻不透露给我一个秘密,这时我才明白,那是内心的渴望和外表的矜持斗争的感觉,其中有惊讶,还掺和着偷尝禁果的快感。

翌日清晨,待我醒来时,脑畔还上演他不怀好意的调笑,和……放浪形骸的自己。

起初我觉得脑袋很沉,像掺了水……昨夜,不也就是脑进水吗?喉咙也说不出话,心情无法向任何人倾诉,即便能发声,也无知己诉说。唉!好一个凄凉的我……

枉不在身边,陪伴我的只有光滑的地板和新换的纯白被褥。室内的狼藉被收拾得干干净净,就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我愿如此!但也知道枉定然不以为然,难说他会以此要挟我,要我留他在身边,这样傀儡地生活下去,我该怎么办……

昨日是我最后一次和他回来,按理说我早该走了,但我不想这样无声无息,像个小偷似的,就这么离开他的生活。我应该光明正大,去审判他的罪行,至少让他明白我离去的决心,省得日后来回纠缠。

像任何一个早上那样,我朝主屋方向走去,但愿枉也不会耿耿于怀昨夜我们一起犯下的错误。

桌上的饭菜热着,还冒着热气,枉一如往常在桌边静坐。这样的场面我见过上百次,虽是如此,气氛渲染上微妙,我甚至不敢出声,还是偷偷开溜的好。

正当我攥紧拳头,向另一个方向转身,他似乎后脑勺长了眼睛,悄悄撇过脸,睨着我,嘴角勾起来。

胸腔阵阵闷响,我甚至不敢呼吸,却不再佯装懦弱,大步地离开。直到他在身后叫住我名字,我的心又瞬间化开。他灰溜溜地爬起,也许地板太滑,使这个动作颇为滑稽,好在他身手一直不赖,这些小问题拦不住他的脚步,他轻轻理弄一遍衣裳后,迈着轻快的步伐向我靠近,礼貌地托起我的手,并用另一只手盖在我的手背上。

之前我手指冰凉,尤其是指尖几乎没了知觉,但他的双手却温暖得使我贪恋,即便我知道我不应该这样。

在他失望的神色中,我将他的手移开,仿佛世界都为此静默。失望过后,他强挤出缓和的笑脸。我闭上眼,却落下一滴温热的泪。

他有意忽略我的难过来逗我玩:“徒儿,你这样哭哭啼啼可不好,一点不比昨天倔强的那样可爱。哦对了!你知道你昨晚说了什么吗?你凑在我耳畔说——”与此同时,他跟上话中的动作,将头搭在我肩膀上,将声音放得戏谑:“‘别挣扎,挣扎也是徒然的!’你都不知道你当时多么霸道,还一语双关地说我是你的人……”

想必这让他回味到天亮了吧,我简直是造孽呀!怎就说了这样的话呢?!

“不要再说了!”我在语气中增添冰冷,但愿他知道我不是在玩笑,而是认真地对他道永别。

他愣了下,将虚伪的玩笑卸下,变得楚楚可怜,开始哀嚎他最后的请求:“徒儿……不留下来吃口饭吗?”

(6 / 7)
徒然

徒然

作者:皛孨 类型:免费小说 完结: 是

晋江完结 文案 一个多年被囚禁于庭院,未见世面的人,出于本性难以抑制的情感,对这个腥风血雨的世界会有怎样的看法呢? 内容标签: 年下 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爱情战争 搜索关键字:主角:徒然,枉 ┃ 配角:羽承 ┃ 其它: www.6wens.com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