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写的类的作品 我的爆乳巨臀专用肉便器小说完结版

时间:2019-05-14 17:53 /免费小说 / 编辑:基德
主人公叫何惠,何蕊,魏贞的书名叫《我的爆乳巨臀专用肉便器》,本小说的作者是未知最新写的一本免费小说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不一会儿,门铃响了,我穿好衣裤,打开门,站在

我的爆乳巨臀专用肉便器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篇幅: 中短篇(1w字以上)

《我的爆乳巨臀专用肉便器》在线阅读

《我的爆乳巨臀专用肉便器》推荐章节

不一会儿,门铃响了,我穿好衣裤,打开门,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个熟悉的身影,拥有娇艳无比的美貌、火辣到爆的身材、温顺至极的性格,不错,她就是魏贞。我让她今天来家工作一天。

魏贞走近卧室,来为我换洗床单。她看到床边多出一个大皮箱,微微露出吃惊的神色,我微笑着告诉她这口箱子里放着很重要的东西,待会儿要抬出去。魏贞温驯地点了点头,她哪想到箱子里塞着自己赤裸的女儿。

魏贞开始收拾床单枕被,滚圆肥大的香臀高高撅起,几乎要把牛仔裤撑破。我看得鸡巴勃起,悄悄走到皮箱的另一面,我拉开裤子的拉链,对准皮箱上的一个凶插了进去。不一会儿,我的鸡巴就被一团温润湿滑包裹。真是个乖巧的肉便器啊。这个凶对应的正是何蕊嘴巴的部分。

这个箱子是专业的调教师为调教女奴制作的,前后开孔,可以让女奴在全身不得自由活动的情况下伺候主人。我把大鸡巴一伸进去,何蕊的小嘴就凑上来卖力地为我吹箫,充分说明了她们母女奴性深厚,没有人格,适合成为成功男士的人肉便池。

魏贞的大屁股骚浪无比地扭动,虽然完全是无心的,但更能证明她天生是男人的泄欲宠物。我的大鸡巴被魏贞的香臀浪态挑动得更加高涨,何蕊显然感觉到了这种情况,小嘴拼命张开,用温暖的口腔滋润着我的大龟头,这也是她现在唯一可以做的活动了。等到魏贞换好床单走出房间,我开始肆无忌惮地强顶何蕊的小嘴,猝不及防的何蕊发出微弱的呜呜声。

魏贞回到卧室,我已收拾好鸡巴。我和魏贞合力抬起皮箱,搬到储藏室。魏贞只要留神看一眼凶,就会发现里面是一只粉红无毛的嫩穴,正在汩汩流水,时刻等待着主人的临幸。这个美肉熟母却茫无所知,用那双曾经哺育过女儿的硕大乳瓜顶住了女儿的求生孔道,奶子的阴影遮住了皮箱的光亮。

我们把皮箱搬到了储藏室。我让魏贞打扫一下储藏室,我则假装在翻看旧杂志,继续拔出大肉棒,对准何蕊身后的凶插了进去。

当大鸡巴插进温暖蜜穴时,我能清晰感到何蕊浑身抖了一下。我开始全力顶入,魏贞正在专心擦拭储物架,看不到我下半身的异动。何蕊对我的顶入做出了热情的欢迎,大屁股往身后狂顶,让我的大鸡巴深入不毛。一时间,少女的蜜穴被我插得淫水横流,肉壁变得温热无比,大鸡巴几次顶到子宫口,爽得何蕊狂抖。

这时,魏贞擦好了架子的一边,准备转到另一边,抬起头来,我立刻停止了狂插,巨大的肉棒直挺在蜜穴中。蓦然终止肯定让何蕊渴痒无比,蜜道的骚肉竟然挑逗般的轻夹膨胀无比的大龟头。那不是用腿夹,而是阴道本身像活着一般撩拨我的大鸡巴,真是让人百干不厌的宝穴。等到魏贞转到另一边,背对着我,我才继续抽插。

〈着魏贞大提琴般夸张的身材,看着水蛇腰下不安分地摆动的肥熟巨臀,感受着她女儿比处女还紧窄却又比浪女还骚浪的肉穴,我爽到了极点,不过为了更深入的调教,我强忍下射精的欲望,同时也控制着没把何蕊送入高潮,而是挑逗地让她徘徊在高潮的边缘,时浅时深,时强时弱,我猜这个刚刚开窍的少女要被我折磨地发疯了,当魏贞擦好另一边架子时,我把大鸡巴抽出了湿热无比的蜜穴,收入裤裆中,拉好拉链。我和魏贞一起出了储藏室,魏贞把门关上,也亲手把何蕊关在无边的黑暗中。

晚上,我送走了魏贞,轻轻打开了储藏室的门。我蹑手蹑脚地走到了皮箱后,掏出大鸡巴,插入了前面的凶。何蕊的小嘴很快裹住了我,但顷刻间发出了呜咽——这个可怜的小女奴半天没有喝水,作为主人的我送来了最适合她的饮料,在她小嘴里灌了一泡热腾腾的臭尿。

爽快地撒了尿后,我来到何蕊身后的凶,把大鸡巴塞了进去。我的大鸡巴先做了个火力侦察,在何蕊的小蜜穴口打了几圈。

令我微微失望的是,何蕊的穴口虽然有点泛潮,却远没有我想得那样憋了半天淫水横流。或许她在无尽的淫欲煎熬?a href=http:\/\/.ccc36.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缫崖槟玖税伞J槭冶晃赫甑娜椴ㄍ卫颂舳浩鹄吹挠故且饩龅簟4?a href=http:\/\/.666kv.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鸡巴轻抵粉嫩的阴唇,把硕大的龟头缓缓挤了进去。

我体会着小穴口拼命吞下体积庞大的龟头的美妙触感,「哧溜」一下,整个龟头滑进了蜜穴中。这时,奇迹发生了,只听「彭」地一下,似乎是何蕊的大屁股顶到箱盖的声音,我的大鸡巴被一颠,我以为要滑出来了,结果却是相反,靠着肉壁内出乎意料的润滑程度,大鸡巴直顶中宫,竟然一下子就叩到了子宫!

只听何蕊一声尖叫,我的大鸡巴在湿得像团热泥一样的骚穴里一顿,穴壁竟像抽搐了一般紧裹住我的大鸡巴狂抖,顶到花心的龟头尖端仿佛被小嘴吸住,我舒服得低吼一声,胯下使劲一拔,感觉大鸡巴「波」的一下,如瓶启盖,只剩下半截留在肉穴中,何蕊的声音都扭曲了,只听「淅沥沥」的水声由小而大,击打在箱盖上,美少女竟然被我干得尿了!

我享受着蜜穴的痉挛,内心的满足到了顶点。这个小女奴不仅有甜美无比的童颜和滚圆肥弹的爆乳巨臀,还是个天生内媚的浪货。短短几天里,我就把她天赋中本有的极端骚浪开发了出来,鸡巴一顶就把她干得攀上顶峰、小便失禁,这只小骚穴将给我带来多大的快乐那是不言而喻的。想到这里,我反而压下自己的欲望,把大鸡巴抽出蜜穴,何蕊苦闷无比地呻吟了一声。

我打开箱盖,储藏室的灯光洒进箱子里,首先看到的是一个被灯光涂成黄色的耀眼大屁股,两瓣圆滚滚肥溜溜的臀球下夹着的无毛粉红的一线嫩穴湿得一塌糊涂,粉嫩的阴唇都被干得微微翻了出来,似乎仍像一只嘟起的小嘴一样寻求着大肉棒的抚慰。接下来是细长的美背,乌黑的秀发,然后整个人暴露在灯光中。

我来到何蕊的正面,经过一天的折磨,这个小姑娘显然有点失常了,一双水灵灵的美目好像失去了焦点,似乎焦急地在寻求什么,雪白的俏脸上同时布满了欲望和委顿。

我轻轻把她拉起来,温柔地揽在怀中,何蕊香肩一颤,开始靠在我的怀中哭泣起来,仿佛一个小小的婴儿,奶子却比生过七八个小孩熟妇还要硕大。我轻抚着她的秀发,吻着她的额头,什么也没说。我知道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是多余的,我的怀抱和手掌就有安抚和控制女奴的魔力。果然,何蕊像一个寻觅到奶嘴的婴儿一样停止了啜泣。

我捏了一把她的大奶子,让她把箱子里自己撒出的尿液舔干净。何蕊听话地撅起大屁股,像条小狗一样把自己的排泄物舔掉。我满意地看着她肥嘟嘟的大屁股,知道这个小女奴的人格已经被彻底格式化,装上了我的系统,我已成了她的上帝。

第二天我把何蕊送回了学校,因为我要开始征服两片更加肥大的屁股。一路上何蕊依依不舍地帮我口交,我像昨天顶子宫一样把何蕊的头用力按下顶进她的食道,搞得何蕊眼泪直流,可是依旧求我用大肉棒止她的穴痒。我无情地拒绝了她。

离开何蕊的学校,我直奔何惠的学校。我昨天约了她一起去看海。接了何惠,我直赴海边,何惠的心情虽然平复过来,但显然没有恢复以前的开朗,一路上我们几乎没有闲聊。来到海边,正好是阳光灿烂的午后。我们沿着沙滩上的堤路漫步,我和她一边说一些或温柔或感慨的话,一边欣赏着沙滩上的游人。

这里是全国著名的银沙滩,今天又是双休日,身材火辣的美女众多。我看见好几个浑圆性感的大屁股,在阳光下闪着油光,但没有一个能及得上何惠的巨臀,更遑论美肉熟母魏贞那惊世骇俗的超肥香臀了。我不禁想象魏贞和何惠母女在我面前撅起光溜溜的绝世巨臀争奇斗艳的嘲,那强大的压迫感令我肉棒怒勃,还好何惠看着我的脸,没有注意到。

…过一个下午的聊天,何惠的心情好了很多。我们在海边一个高级的海鲜餐馆吃了一顿晚饭。虽然何惠穿的衣服很朴素,但气质的纯净让她有一种天生的优雅,再配上她惊人的美貌,没有人相信她来自极度贫困的家庭。

吃好饭我们来到一处偏僻的海边。游人散尽,只有沙沙的海潮声,寂寞而空阔。在月光下可以看到何惠因为喝了葡萄酒,酒力让她眼光迷离,俏脸生晕。我猛然揽住她的雪肩。何惠一颤,并没有抗拒。我们走到一颗棕榈树下,我用深情的目光凝视着何惠,何惠似乎被我的目光中的磁性定住了,不敢转头。我轻轻地吻在娇艳如蔷薇花瓣的香唇上,美少女吐气如兰,酒香也掩盖不住花朵般的气息。

丰满柔软的G罩杯巨乳顶在我的胸肌上,感觉好极了。我离开她的樱唇,看着她明澈的大眼睛。俏脸上的表情复杂极了,有沉浸、欣喜,也有犹豫、错愕,有怀春少女纯粹的爱恋,也有生活的考虑,也许她想到了自己贫困的家庭,瘫痪的父亲,辛劳的母亲,对她来说没有放弃这份机会的理由。我带她上了车,送她回了学校。看着她袅娜的背影,我知道尝鲜的时刻又到了。

夏天渐渐临近,经过几次约会,何惠的心已经被我牢牢掌控。在这段时间内,我也没有放过她的妹妹何蕊,经常带那只爆乳小尤物出来操干泻火。有的时候刚把何蕊接上车,我就会把椅背放低,小奶牛会主动趴在我的裤裆下,拉开拉链,让大肉棒「蹭」地一下跳出来,何蕊欢呼一声,就把散发着浓重汗臭味的大肉棒塞进小嘴里,津津有味地吮吸,甚至用小香舌拍打。

第十五章

字数:5005

何蕊很快就把我的大鸡巴吹得铁硬,然后站起来,撩起我给她的新裙子,露出光溜溜的下身——为了随时给我操弄,何蕊已经养成了不穿内裤的习惯。她的老师和同学们谁也不会想到这个老实可爱的小女孩的裙子下是个时刻流水的小骚穴。何蕊张开两条粉嫩的大腿,把我的大肉棒塞进湿乎乎的耻缝里,一边用大屁股上上下下套弄,一边把上衣和胸罩撩起来,露出招牌J罩杯奇尺豪乳,供我狎玩,我总是一边享受着下体的强烈快感,一边两手不忘折腾这双超级肥奶,或揉捏,或拍打……这样的车震只是调教历程中的小小一部分。在我的开发下,何蕊粉嘟嘟红艳艳的小蜜穴日益肥厚湿润,简直像是给我的大鸡巴量身定制的。我的大鸡巴已经沾了母女两人的淫水,接下来轮到何惠了。

这一天,我带何惠在老地方游了泳,回到我朋友交给我托管的别墅。何惠坐在沙发上,吸着饮料,和我调笑着。我揽住她的纤腰,把她抱到膝盖上,双手抚上她的巨乳下缘。何惠的奶子虽然没有母亲和妹妹夸张,G罩杯的大小在女性当中也是罕见的豪硕,我虎口张开,掂了掂两团柔软的分量,沉甸甸的仿佛两只大香瓜。何惠第一次被我这么细致的抚摸乳房,白玉般的双颊浮现红晕,不过和她的母亲和姐姐不同,并未羞得低下头,可见她的个性不同于魏贞和何蕊的完全驯服——的确,如果个性中没有好强的因素,何惠不可能在学校中取得如此优秀的地位和成绩。虽然继承了母亲的一部分温柔,但她还是个相当开朗和大方的女性。

奶子挺拔无比,我双手像捋顺羊毛一样从乳根捋到乳端,在她的耳边吹了口气:「喜欢么?」何惠轻轻地「咯咯」一笑,说:「你好色。」尽管是第一次被男人抚摸,但明澈的个性并没有让她羞不可抑。我透过胸罩拽住两只勃起的奶头,稍微用力捏了一下,乳头柔韧而乳核坚硬,证明她是一个身体降的处女。我吸着何惠身上充满阳光味的嫩香,舔了一下何惠的小耳垂,何惠猝不及防发出一声动人的呻吟,接着就笑着躲开,说:「别闹了。」豪硕无朋的大屁股为了站起来,往后一退,正好从膝盖顶到我早已硬邦邦的胯下。何惠当然不像她的妹妹一样弱智,顿时明白这是什么,脸蛋羞得通红,犹豫了一瞬间,就被我拉近怀里,我的大鸡巴正好顶在超级大屁股的臀沟位置,弄得何惠羞得闭上了眼睛。我撩起何惠的裙子,把手深入她粉嫩的两腿之间,隔着内裤摸玩何惠的阴部。玉户的轮廓完全显现在纯棉的内裤上。我像一个画师描摹一幅画一样用手指体会着美妙的处女蜜穴。何惠紧闭眼睛,咬紧嘴唇,仿佛要做一个愚蠢的鸵鸟,但在我的抚弄下,内裤上出现了一点潮迹,我笑问:「怎么湿了。」何惠嘴角噙笑,说:「你太坏了。」我忽然发现这个少女和她的母亲和妹妹完全不同,魏贞和何蕊完全是被我掌控的绵羊,我以单纯的征服者姿态侵占她们,何惠却是个聪明的战士,虽然还是处女,却已洞悉男女战场上的战术,在她面前我忽然变成了一个沉不住气的将军。可能是因为征服魏贞和何蕊太过顺利,我有点焦躁地像扒下她的内裤,却被何惠隔着裙子按住了手。何惠轻轻说:「别……我不想这么快……」我有点扫兴,只好把手沿着健美修长的玉腿退了出来。何惠站起身来,忽然回眸对我一笑,看着我高高挺立的大鸡巴把裤子顶起一个帐篷,忽然转身俯下,V字的衣领中饱满硕大的豪乳呼之欲出。她伸出手来,拽住我的大鸡巴,轻轻说:「男生憋了会很难过,我可以用其他方法为你解决么?」她虽然若无其事地说出,但毕竟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所以还是脸蛋红到耳根。我看着她娇艳欲滴的红唇,真恨不得把大鸡巴塞进她的小嘴里狠狠操弄,但我知道她可不像魏贞何蕊,可以听话到吞精喝尿,所以暂时把这个强烈欲望压下。我调笑着说:「那要看你怎么诱惑我了。」何惠格格一笑,笑容甜美到了极点,却不是妹妹般的蠢萌,而有一种魔性的诱惑和媚人。她若无其事地问:「你最喜欢我的哪个部位?」我呵呵一笑,说:「你觉得呢?」何惠似乎是故意地用纤纤玉指按住朱唇,眼珠朝上,好像在回想:「我游泳的时候,男生们都在看我,好像盯着屁股看的比盯着胸部看的要多。我曾经在走廊里,听到男生在议论,哎呀,我不说了。」何惠刚刚稍微褪色的脸蛋忽然又变得绯红。「说啊。」我笑着说,这女人感觉棒极了,重新唤起了我的野性和征服欲望。何惠忽然用玉臂撑住沙发,把我圈在两臂之间,面面相对,两只特大奶子随着动作在我面前左上右下地弹跳,膝盖顶在我的膝盖上。我忽然发现,和第一次见面相比,何惠变化很大,从相当清纯变得相当魅惑,我想可能与他男友出轨有关。毕竟,在这个起伏多变的年龄,人的性格是很容易受到影响的,何况她的身上传承了魏贞表面贞洁,潜意识中好色无比的基因。只见何惠把俏脸凑到我的耳边,幽香扑鼻,轻轻说:「我听他们说,昨天又对着何惠这婊子的照片撸了好几管,那大奶子大长腿暂且不说,那又圆又白的大屁股真不知是怎么长的,还让人活不活啊。」听到这个少女说出那么色情露骨的话,我的大鸡巴涨到了极点,笑问:「怎么长的?」何惠「噗嗤」一笑,吐气如兰,用轻微的声音在我耳边说:「为你长的。」我捏了一把挂在眼前的硕乳,笑道:「还不给我看看。」何惠魅惑地看了我一眼,站起来转过身,忽然撩起裙子,露出穿着内裤的下半身,上身俯下,在我面前撅起了同龄人中绝无仅有,女性中也万里挑一的绝美巨臀。

两片雄伟无比的臀肉香山把一条纯白内裤?a href=http:\/\/.ccc36.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谏铄涞耐畏炖铮飨阋缰崾捣犭椋绕鹞赫晟匝贩蚀螅绕鹋访赖木尥蚊餍且丫试驳讲豢伤家椋还钍谷撕喜宦W斓氖橇桨晔⑼蔚耐η坛潭龋蛑蔽ケ沉宋锢矶桑绻滴赫甑某笃ü梢蛭稳饧缺ヂ纬赏η蹋梢苑派狭礁龈呓疟敲春位莸南阃卧蚴且蛭稳獾慕崾刀纬赏男Ч庋慕崾等床皇羌∪庠斐傻模羌屎瘛⑾驶睢⑷崛偷娜砣庾槌傻摹S捎谕吻虿豢伤家榈馗咔蹋斐赏畏煲参薇壬铄洌诳愕牧蕉舜酉搜南露送卵由欤诹桨耆缡系南嗲性舶愕拇笃ü芍湎Р患钡酵吻蚍掷氲南露瞬畔褚惶醮┰较抗鹊墓烦鱿郑》犭橛杖说年蚧А?br>

我伸手捏了一把何惠的肥美臀球,入手滑腻肥腴,奶酪无其柔韧,果冻无其温暖,棉花无其细腻。何惠第一次被男人抚臀,毫不羞涩,把大屁股示威般翘得更高,还像一头丰满健美的母马摇了摇大屁股——对,这是一头美丽无比的母马,野性和服从兼而有之,关键看主人如何驾驭。相比之下,一身丰熟美肉、挺着超大肥奶撅着超肥巨臀的魏贞温驯懦弱,是一头任主人予取予求虐玩捉弄的大奶牛,无比体现生育能力的极端安产身材说明魏贞除了是完美的肉便器,还是绝佳的配种母牛,可以不停地生育,然后被关在黑暗的牛栏里,用足以扯碎奶子的强力榨乳机榨出她丰沛的奶水和凄惨的哀嚎;何蕊则是一头乖巧听话的母狗,对主人依恋有加,我甚至想让她成为牧羊犬,帮我放牧和监视丰熟的奶牛和健美的母马。

我的心中恨不得狠狠捏弄何惠这只大屁股,但我知道我越心急就离征服这只鬼斧神工的超级大屁股越远,当下轻描淡写地拍了拍如波的臀肉,说:「好啦,别诱惑我了,我可受不了。」虽然这么说,但口气完全是不在意的样子,我看见何惠明显有点犯闷了,不情不愿地放下裙子包裹住两瓣盛臀。我暗笑她还是太嫩了,所谓无欲则刚,简单一句话就让攻守之势逆转过来。

接下来半天,我绝口不提身体方面的要求,尽扯一些别的话,如果这是一场攻城战,我已相当于把何惠城池里的部队引诱了出来。我能看见何惠眼里的困惑和渴望。临走时,我把何惠的小手拉到自己的裆部,让她隔着裤子握着我的大鸡巴,笑道:「你看,你让我憋了一整天,看我怎么惩罚你。」何惠娇嗔了一句「讨厌」,而比刚才主动展露肉体时更加羞窘。一个清纯的处女再怎么装也装不成久经历练的浪女。我暗笑着她的演技究竟不能到家,在我这种行家面前一窥就破。我说:「惩罚是免不了的,跟我来。」我带着刻意把表情弄得很严肃其实闹了个很可爱的红脸的何惠带到一个大衣柜前,让她打开衣柜。何惠似乎不情不愿地打开柜子,柜中的情形让她不自禁捂住了小嘴,脸蛋红得发烧。只见衣柜中摆满了我给魏贞买的性感内裤。我让何惠拿起十几条颜色各异但都淫秽不堪的内裤,说:「这些是我送给你的,以后你就穿这个。」何惠显然意识到这就是我对她的惩罚,粉拳锤了我两下,就低着头匆匆把内裤放在包里。在我眼里,她现在就像一个卸去满身盔甲的女战士,其实已经毫无抵抗之力了。大屁股虽然有裙子包裹,在我眼里却已经是光溜溜的了。

第二天魏贞来到我家干活。也许是我的错觉,我发现最近魏贞的脸色不太好,有些苍白,身材却比过去更加丰满了,颤巍巍的大肥奶和大香臀本已接近人类的极限,现在似乎?a href=http:\/\/.ccc36.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匠ぴ酱蟮那魇疲铱醋潘苫疃嫉P姆蚀蟮讲豢伤家榈哪套踊岜芽础N一咕醯盟呗返淖耸朴胍郧耙灿行┪⒉煌呵虬愕木尥闻さ盟耍路鹨煌盘镜墓常绻皇强此憷龅拿加罴渲挥兴挤蛘旮静庞械陌С钌裆一峄骋烧飧鍪烊饷滥赶牍匆液莶偎3晕绶沟氖焙颍椅势鹚煞蚝团那榭觯抢涎樱鸵郧耙裁挥惺裁床煌?赡苷媸俏铱醋哐哿恕?br>当天傍晚,我开车接了何惠约会。我们来到一个偏僻的小公园里。因为夏天将近,五点多了天还很亮,好在人很少。我带何惠来到一间小小的凉亭下,很快抱在一起,轻怜蜜爱,揉乳搓臀。我正要掀开她的裙子,却被她按住了手。美少女俏皮地笑问:「你猜猜我今天穿了什么颜色?猜对了就给你看。」「黑色。」我立刻回答。何惠脸上露出吃惊的神色,说:「好神啊,你怎么知道?」我笑道:「因为你平常穿白色的内裤,有了新的内裤首先就会想穿完全相反的颜色,这是人之常情啊。」何惠不自觉间地露出崇拜的神色,但随即意识到女人不能这么掉身价,马上收敛,不过哪里逃得过我的火眼金睛?何惠既然输了,只得撩起裙子,给我看性感的黑色蕾莎内裤。

第二天晚上的约会,何惠又让我猜内裤颜色。我说是紫色。何惠问了一遍:「你确定?再给你一次机会。」我说确定。何惠这次是真的惊讶到了极点,问:「你怎么知道?」我说:「黑色和紫色很接近,你昨天既然与白色相反的黑色被我猜到了,今天为了防止再被我猜到,不会选相反的颜色而用相近的颜色。」何惠不禁张大了嘴,撩起了自己的裙子。我的判断正确给何惠的冲击是巨大的,给她的潜意识里种下了「我洞察她的一切,甚至能掌控她的精神」的观念,很快就会长出奴性的萌芽。

第三天是嫩黄色三角裤,第四天是粉红色丁字裤……连续几天我都猜准了,而且有一套无可辩驳的理由,弄得何惠对我佩服不已。我暗笑这个自作聪明的姑娘,智商在本质上和乳牛母亲和母狗妹妹没有什么区别,完全不知道我在座椅下安了一面镜子,和苹果手机的摄像眼连在一起,早在她上车时就知道她的骚穴上穿着什么内裤了。

到了周日,我带她出来高级餐厅吃了中饭。那是一个酒水主题的餐厅,我给何惠尝试了各种酒,其中不乏高纯度的烈酒。趁着她不注意,我还在酒水中放了老吕给的烈性春药。本来酒力就不好的何惠被我灌得迷糊糊的,再加上春药的影响,脸泛潮红。为了让戏演得不至于穿帮,我让何惠喝了点醒酒的蜂蜜柠檬水,何惠总算清醒了一些,坐上了我的车。我故意把车的空调打弱,车里既不通风,空调又不足,让何惠香汗微微,又变得昏沉沉的。正午过后阳光依旧刺眼,我把何惠带进家中的卧室。

何惠显然疲乏了,酒力和春药蒸腾上来,弄得全身乏力,靠在枕头上,丰腴健美的肉体仿佛上佳的羊肉横陈餐盘。我把她翻过身来,抬起腰,变成大屁股撅起的姿势。何惠嘴里说着「你干嘛」,眼神迷离,脑袋昏沉沉的只好任我摆布。我掀起何惠的裙子,露出巨肥香臀。因为热度的关系,整个大白屁股汗光光、油滋滋的,散发着处女的肉香。今天她倒是穿回了原来的白色三角裤,想必是为了让我猜不到吧,不过我已不需要再猜了,因为今天我的大肉棒将贯穿这片布料包裹的丰腴处女地。

何惠嘴里说着「不要」,可是全身似乎不听使唤,依旧维持着撅臀姿势,任我为所欲为。我拉住她三角裤的两边,慢慢褪下。被两片浑圆臀球挤成线条的三角裤逐渐沿着臀沟剥离下来,一直褪过白嫩的修长大腿,拉到健美的膝弯,正好形成一道脚锁,锁住了这匹健美的母马。

我抬起视线,看到了何惠神秘的耻部。丰腴鼓起的雪白阴阜上呈现着一道嫩红的细缝,仿佛是用薄刀在软玉上刻上的,又像是一颗奇异的白色浆果,从裂缝中露出丰盈多汁的果肉,令我的大鸡巴不禁高昂。我把嘴凑到蜜缝前,轻轻一吹,何惠「嗯」得一声发出呻吟,蚌肉轻颤。我双手伸进何惠的股沟下,轻轻掰开大阴唇,露出从没有人探索过的鲜嫩蜜肉。何惠继续徒劳地说着:「不要!不要,讨厌,色鬼……」一边苦闷地扭动着大白屁股。我微微一笑,拉开拉链,露出大肉棒,轻轻触到穴口。温热的湿度迷人极了。

第十六章

字数:5007

十六

我的大鸡巴在洞口旋磨了一会儿,用手扶正龟头,对准桃源洞口,慢慢地挤了进去。何惠仍然在迷糊中轻轻摇晃大屁股,像一头不安分的母马。

穴口狭窄无比,好不容易塞进半个龟头,只听何惠带着醉意的娇嗔:「下流……快停下来……」

我笑道:「遵命。」

真的把好不容易塞进去的半个龟头退了出来,何惠「呀」的一声,娇嫩粉红的蚌肉上居然流出一滴露珠,闪闪发光。真他妈淫荡啊,处女都这样,要是以后给开发出性欲,不知要浪成什么样儿。

(2 / 3)
我的爆乳巨臀专用肉便器

我的爆乳巨臀专用肉便器

作者:未知 类型:免费小说 完结: 是

第十三章 字数:5015 何蕊的嫩穴被我的鸡巴捅出了一个圆珠笔大小的汹,混着血丝的白浊液体没有完全流净,使整个初破的幼穴看起来像刚从蜂蜜里捞出来似的。我伸出小拇指,钻进穴口,何蕊痛苦地呻吟了一声。软滑的嫩肉...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