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光明现代小说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班尼

时间:2019-03-03 14:48 /奇幻科幻 / 编辑:执明
小说主人公是班尼的小说叫做《恋光明》,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班尼最新写的一本奇幻科幻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我们从哪离开?”班尼跟在她后

恋光明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篇幅: 长篇(50w字以上)

《恋光明》在线阅读

《恋光明》推荐章节

“我们从哪离开?”班尼跟在她后面,边走边问。

“走水路。他们要想救两百多人,必定要从矿坑脱走。我们得手后自败行迹,一边掩护另一边。到时碎骨地忙乱,地下水道必定有机可趁。”

班尼没有再问,这种事珊西雅本来就比他行,也不必多参意见。他很想等东西到手之后立刻与莉莉雅等会合,一起冲杀离开。但是费达克之怒为主,解放奴隶为副,先带卷轴走才是当务之急。他想了半天,决定若是情况允许,那就让珊西雅先走,自己回头去会合大家。多一个精灵总多一分力。

珊西雅停在东塔前,取下缠在左手上的细绳索,扣上包包里拿出的索头小钢爪,右耳贴在墙上听闻动静。班尼没事可做,只有有样学样地也去听墙。只听墙的另一边有几个半兽人喝酒聊天,至于上面天台有无走动之音,他便分不出来了。见珊西雅看着自己鬼笑,倒觉得自己现在以耳贴墙似乎有点愚蠢。珊西雅笑了没多久,自顾自地点点头,向后倒退一步,钢爪向上抛出。绳索还没落直,她已轻身一纵,贴壁而上。三两下功夫人已落入天台边矮墙后,留班尼站在底下瞠目结舌。

“她是人还是猫呀?”班尼心下骇然,抓着绳索攀登而上。他这种上墙法纯粹考究臂力,与女盗贼的身手自不可同日而语。难看归难看,倒也还是轻轻松松上了天台。上来一站稳他便大吃一惊,只见天台空旷无比,半兽人守卫与他相隔十步距离,这时已然发现他。班尼一惊之下便欲拔剑。半兽人也是大惊,张嘴便要豪叫。凭着月下矮墙照出的一斜阴影,珊西雅竟从那守卫身后出现,纤纤细手持有一块小布捂上半兽人大嘴。半兽人没机会发出半点声响,身形微晃,当即倒卧在地。

这番表演,直看得班尼满心佩服,忍不住对珊西雅比了个大拇指向上。珊西雅蹲在守卫身边,两手急急下挥。班尼这才发现自己在城堡天台站得老高,简直是在告诉人家自己在这里。连忙矮下身形,小步移动到珊西雅身边。

“我真不应该带你来。”珊西雅责备道。“笨手笨脚的大笨牛。”

打从班尼加入图拿尔圣堂以来,只有被莉莉雅骂过笨手笨脚。但想自己如果没有珊西雅同来,只怕一出那皇家客房就已被人发现。让珊西雅这一念,当真让他满心羞愧、无地自容。如此笨手笨脚,自己竟能活过这十几年的冒险生涯,实在侥幸。

“干嘛呀?说你一下就不高兴啰?”

“我…”班尼不会回答这种问题,立刻转移话题。“他死了吗?”

珊西雅看他出糗,脸上似笑非笑,说道:“睡着了。没有必要我不杀生的。”她绕过班尼身体,又回头往东塔方向移动。见班尼还尴尬地瞧着她,伸手在他头上一拍:“傻瓜,以初学者来说,你表现还不差啦。来吧。”

班尼无话可说,乖乖跟在她后面。来到墙角塔旁,天台上无门可入塔。见地上有木门一扇,通往楼下。珊西雅自包包中取出夜行油一罐,在那门边铁栓处上油润滑。收起油罐,握住提把,无声无息地便将那门打开,自门后木梯缓步下楼。班尼将门带上,观察所在空间。如今他们身处一个极小的房间,他两下了木梯一站,余下的空间就不大了。房间另有一门,门下透露出灯光,依稀可见人影晃动,更传来几个半兽人聊天的声音。珊西雅将他拉到木梯后方,低声道:“门后就是守卫休息室,没上哨半兽人就住在里面。放心,虽然离这么近,但是不到换哨时间他们应该不会进来。不过为防万一,麻烦你在门口守着。”

“我们在这里要干嘛?”班尼疑惑问道。

珊西雅一笑:“大笨牛,你要学的可多了。既然一时学不全,就交给专家处理吧。”说完把包包在地上,面对墙壁摸索去。

班尼轻拔长剑在手,走到门边守卫。门后半兽人说着一些无聊笑话,没什么听头。看这一时之间当如珊西雅所说,不会开门进来。他守了一会儿满是无聊,忍不住又跨回两步,看看珊西雅在做什么。

女人身旁放着一个魔法宝石,淡淡泄漏微微蓝光,珊西雅就着这点光专注地在墙上工作着。至于她到底在做些什么,由于她身体挡住所以也看不出来。班尼心想那墙之后自是东塔,莫非珊西雅是想从这里打个洞进去?打洞进去当然没有问题,但那塔下所站的四个守卫有可能不发现吗?然而却又为什么没听到敲打之声?他不熟偷盗艺术,知道自己再怎么想也想不出,也就不去麻烦。回头想起躺在客房的那个阿卡拉,实在也想不出他有什么理由要一个人跑来跟闇精灵动粗;又想到许久未见的康秘克李,今晚救他自由,但也不知道他有没机会真能活着离开碎谷地;莉莉雅…莉莉雅到底今后会有多大的转变?是不是她就要舍我而去了?如果真的这样,对她算是比较好吗?

眼前稍暗,是珊西雅已将宝石收起。班尼见她招手,轻声走到珊西雅身旁,洗耳恭听。

“好了,骑士,从现在起不开玩笑。待会儿我先下去,你不必担心我会被发现。等我就定位,你就直接下来。一人两个,干净俐落,可别让他们出声了。”

班尼点头:“这种干净俐落是我的专长,小姐也不必担心。”

“我担心你敌友不分。要是伤到了我,我找谁哭去?”

班尼心想:“不是说不开玩笑了吗?”把剑提到身前,对墙指了指,意思是:“别说了,来吧。”

珊西雅两手伸到胸前,十指擩动放松。深吸一口气,两手便插进墙中。班尼仔细一看,只见墙上一块半尺见方的大砖块四周缝隙里的混泥黏料全被挖空。照这砖块让珊西雅抽出的厚度来看,只怕整块砖比她人还要重。看不出砖上做了什么手脚,便是让她不费什么力的就整块拉了出来。她把那大砖往地上一放,见班尼一付惊奇表情,轻轻笑道:“专业秘密,想学请交钱。”

墙已打通,时间有限,底下四个守卫只要有一个抬头张望便要糟糕。珊西雅不多停留,晃眼间已通过那洞进入了东塔之中。班尼不敢怠慢,急忙透过那洞往下看。这座塔的设计无聊透顶,总共四楼这么高可是完全中空,一跳可到底。塔底分出四方站了四个半兽人守卫。细辨他们神情,跟这座塔一样无聊,个个大眼瞪小眼地看着彼此。一面墙上有着木门一扇,乃是正常出入用路。门两旁燃着两枝火把,是塔中唯一光源,光不及远,暗处颇多。门对面的墙底摆了一个小木箱,是整座塔里唯一吸引人的东西。从班尼这个角度看下去,那箱子简直是在对他招手道:“快来偷我吧!”

珊西雅正在洞旁表演特技。只见她手脚靠着塔墙大砖之间的缝隙稳稳贴在墙上,慢慢顺着火光阴影向塔底游去。班尼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移动,虽然越向塔底越接近光源,但珊西雅反而越能融入黑暗。到得最后,班尼明知她已经到达塔底,却完全无法分辨出她到底躲在何处。班尼看准方位,深吸大气一口,两脚轻轻一蹬,整个身体已经腾空入塔,直往下墬。四个半兽人只感头上一阵风起,在看清楚房间中央多了一个精灵时,一名守卫已经喉中鲜血狂喷,倒地不起。班尼微稳落地身形,看准门旁另一守卫,手起剑入,穿喉而过。那半兽人若是脖子稍细,脑袋便已掉了下来。回剑转身疾劈,却见身后如今唯一还站着的,只有珊西雅一人。他左脚使力,后退大步,长剑在女人面前扫过。剑疾风劲,虽未伤到珊西雅分豪,却也随风飘下两丝金光细发。

珊西雅抬起右手,左摘右捻地接下自己断发,拿到班尼眼前道:“敌友不分。”见班尼张嘴欲言,便又加念一字:“笨。”

班尼又无话可说,心想这女人跟莉莉雅倒也有异曲同工之妙。他放下长剑,将木箱旁边两具半兽人尸体抬到一旁。见两尸背心各插一刀,皆没入柄,暗自计算若是珊西雅要给自己来这么一下,却不知自己是不是躲得了?他走到门旁,趴到地上就着门缝往外看,见门外走廊幽暗,大约十步之外方举有火把在墙。火把旁有门,自是卡拉叙的皇家卧房了。他见门外并未受到惊动,心下稍安,这才回头站到珊西雅旁。

珊西雅跪在木箱前,小心翼翼地检视摸索着。确定木箱外层没有任何诡诈之后,她将刚刚掉的长发取到面前拉直,慢慢滑进箱身与箱盖之间的接缝。在滑到左方接缝时,那头发嘶地一声断去。珊西雅再拿另一根头发拉进去一扯,又是应声而断,很明显这接缝之中另有古怪。她又将包包摊开,取出班尼叫不出名字的怪异工具,在适才有异之处小心端详。她在那机关的上、左两面各以不同角度打了两个小洞,再以类似开锁器的金属物自小洞中深入轻轻转圜。没过多久便听箱内传出‘咳啦’之声,珊西雅脸上展现笑容,看来陷阱已被解除。她又花了一点时间打开了箱上大锁,擦擦手汗,慢慢地将那箱盖打开。

“疑?”珊西雅低声呼道。

班尼立刻蹲下凑过去,问道:“怎么?不在里面吗?”低头看去,只见那打开了的箱盖内侧装有一个玻璃瓶,瓶内鲜绿液体流动还冒烟,不过瓶口机括已被破坏,不管那陷阱有什么效果如今已不必担心。而让珊西雅‘疑’出声的却是箱内景况。这箱子里面空空旷旷,就只摆有半张卷轴。明明白白的目标就在眼前,但两人谁也不敢冒然伸手去拿,因为那卷轴之上漂浮着一袭黑暗。这黑暗似是一股轻烟,又是液体流动;仿佛透明无害,但又确实看不真切。班尼跟珊西雅对望一眼,彼此眼中都可看出对方不知道那是什么。

“总之这是邪恶之物,我试试看能不能以圣光净化。”班尼说着伸手放在箱口,嘴中默念祷文。

“这是魔法产物,你以法术去碰它,未必是好。”珊西雅拉开班尼的手,摇头道。“还是我先试试。”

班尼没有争论,站开一点看珊西雅行动。今晚到此为止,珊西雅已经露了好几手让班尼佩服的技巧,如今就算看她双手一挥便能撤掉那黑暗,班尼也不会觉得惊讶。却见珊西雅这回没耍什么花俏,只是很传统的从地上捡起一块小碎石丢进箱里。咚咚两声,那小石直落箱底,一点也没受到黑暗阻碍。珊西雅在箱上挥挥手,只见箱中黑气随气流流窜,但一丝也没有溢出箱外。珊西雅两手在腰间一插,嘟嘴道:“打我出道以来,还没碰过解不了的陷阱…这到底是什么呢?疑!”

这一声‘疑’听来带有痛楚,班尼忙道:“怎么了?”却见箱中黑气突然涨出,已将珊西雅右手小臂围绕,便似一只手掌自箱中伸出抓住她一般。珊西雅浑身颤抖,吃力地转头对班尼道:“好冷…我改变主意了,你快试试…试试净化它…”

班尼大急,一手抓住珊西雅的右手,试图将她与黑气分开。另一手伸至黑气旁,祷告求取净化圣光。便在此时,箱中黑气全部散出,冲上墙去融入房内黑暗。班尼但觉手上大力一扯,珊西雅的手脱离他的掌握,竟整个人离地而起,让那黑气拉扯撞墙。班尼骇然,见珊西雅咬牙切齿,显是痛苦难当,忙扑上前去欲将她拉回地上。但听嘶啦声起,珊西雅贴着墙被向旁边扯过两公尺有余,背上衣衫破裂,皮开肉绽。她倒忍得住,这时还怕让人发现,直是一声都没叫出来。班尼见此情况,一时不敢有大动作,深怕珊西雅再被强扯。定睛一看,只觉头皮发麻,冷汗直流…

珊西雅两手大张,凭空挂在墙上。其位与门旁火把极近,甚是明亮。但在珊西雅身后,巨大黑影缓缓晃动,全然不顾光与影的自然定律,黑影就是存在。班尼后退一步,拿起放在一旁的长剑,对准那黑影。他平静心乱,打量四周,见其余房内黑暗再无异状,便慢慢向珊西雅走近。他本想珊西雅没再强力挣扎,以为黑影稍微平息,没有继续折磨。这时走近一看,心惊胆跳。只见珊西雅脸色苍白,气息微弱,双眼无神,半开半闭,竟已是快要死去。她头慢慢垂下,长发散落,焉焉一息,毫无生气地道:“班尼…我…好冷…”

班尼惊讶暂定,凶气上脸,净化圣光灌入长剑,对那黑影狂劈而下。剑到处邪气稍散,却在这时自那影中出现一只锁甲大手,一把抓住班尼长剑。班尼回扯不动,便不再扯。左手抓上珊西雅肩膀,念道:“神圣之手!”

艾皮索德式的神圣之手与众不同,激光四射,竟将那邪异黑影吹散。珊西雅自墙上落下,软摊在班尼肩上。班尼将她抱到门边放下,拍拍她的脸庞。见她脸色稍显红润,悠悠醒转,知道神圣之手已发挥功效。他不敢多有分心,横剑挺立珊西雅之前,环顾塔内空间。适才消散之黑气这时重行凝聚,在聚到将近一个人大小的时候,自其中步出一个身着黑色战甲的精灵。班尼虽然没有见过闇骑士,但最近对他们时有耳闻,倒也不会陌生。闇骑士站在墙边,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他面带微笑,好奇地打量着面前的圣骑士。

“很有趣的神圣之手。喔?”他开口道,“班尼?艾皮索德?我倒不知道图拿尔圣堂居然也淌进了这趟混水。”

对方如何得知自己姓名,班尼虽然好奇,却不重要。他知道现在不是说话的好时间,但自己实力跟对方相差太过悬殊,若是孤身一人,拼一拼也就算了。现下珊西雅疲弱不堪,可不方便硬来。对方既然没有大声嚷嚷,姑且先跟他拖时间看看情况再说。他道:“我胆大妄为,以为假扮德温不会被发现,却没想到纳黎阿克早已在碎谷地伏下高手。当真失策。”

“哼!”闇骑士不屑一笑。“达克金果然不长进,派出个大使都会让人半途截杀,真是丢闇精灵的脸。”他左跨一步,站在木箱边,伸手取出箱中卷轴。“不过,截杀他的是你艾皮索德,那也算那大使自己该死。喔对了,”他把卷轴收入怀中,续道:“纳黎阿克使者身上还有另外半张费达克之怒,麻烦你交给我吧。”

这话说的客气,实则欺人。班尼想到自己早上对待德温情景,似乎跟现在差不了多少。他冷笑一声,说道:“阁下既然听过我的名号,应当知道我不可能把东西交给你。”

“嗯。”闇骑士点点头,转身自空中突现的黑暗里取出一把大剑。他道:“我并不想杀你,一点也不想。”

“那容易,就让我们走。”班尼道。

“呵呵…”闇骑士笑道。“我也想。但是你不愿意留下卷轴,这让我很难做。骑士,聪明一点。不要说跟我动粗你没有胜算,这一打起来,卡拉叙就在隔壁,惊动了他们对你可不好呀。本来我把这卷轴交给他们,也只是为了要他们出面引来纳黎阿克的另半张卷轴。你把卷轴交给我,我跟你保证,我绝对不会像卡拉叙他们那么无聊,想要再搞一次费达克之怒。”

相信闇精灵的保证?我像是让费达克之怒吹上天去的神木吗?班尼紧握剑柄,问道:“阁下到底是谁?”

“真是不礼貌,聊这么久现在才问我是谁。不知道司碧那老家伙是怎么教你的。”闇骑士将剑杵在地上,两手靠着剑柄轻松地道:“秘斯摩尔堡的克西可特尔,在此为您服务。”

班尼听到这个名字,知道不必再谈。司碧爵士曾对年轻骑士提过,秘斯摩尔堡的闇精灵虽然恶名不显,但千万不可低估他们邪恶的实力。尤其一位克西可特尔大君,其力量更胜纳黎阿克的达克金。图拿尔圣堂多年来没有对秘斯摩尔堡动武,主要是因为克西可特尔领导低调,没有图谋。但如此邪力多年隐忍不出,一但开始动作必定惊天动地。班尼打定主意,半张卷轴在克西可特尔身上,自己是绝对拿不回来的,但自己身上的卷轴却是绝对不能再落入他手中。他将卷轴自怀中取出,抓在手上暗祷圣法。克西可特尔笑嘻嘻地看着他,也不出手阻拦。

“卷轴上的保护法术乃是五百年前纳黎阿克爵士亲自施展,今日费德沃大陆上只有图拿尔顶级牧师飞帝勒或是卡拉丁的那个邦格?威尔才有可能破除。骑士想要毁了它,可不容易呀。”

班尼见法术果然无法净化卷轴,便即拿剑来割。这卷轴放在身上一天了,可都没试过要毁掉它,现在割了几下才知道它坚韧无比,当真割它不动。班尼不再试,决定做出最坏打算。

“珊西雅,能跑吗?”

(19 / 98)
恋光明

恋光明

作者:班尼 类型:奇幻科幻 完结: 否

当主角还是个小骑士的时候,他最敬爱的师傅被仇人当着他的面杀害了,而人类的城市也被他勾结外族攻破了。为了报仇,年轻的圣骑士不但苦苦修练,而且为了变强,还抛弃了所谓的骑士准则,使用一些算不上光明正大的招数,甚至暗算或欺骗别人。可是,当再次见到仇人时,主角悲哀地发现,就算他一直苦练到生命的尽头,也不会是仇人的对手,而且,更重要的是,他的仇人,现在完全成了一个大勇大仁的长者,成了许多人的守护神,他不但武勇过人,而且光明磊落,直承当年自己犯下的错误。在这样的情况下,主角无疑犹豫了,而当他的仇人为了全人类的自由,以所有人的命运为赌注,去挑战诸神时,机会终于出现在主角面前,这时,主角该在仇人背后下刀,还是帮他一把……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