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本小说主角是袁枚,苏小雅,欧光慈? 红樱桃之谜全文在线阅读

时间:2019-02-24 04:37 /奇幻科幻 / 编辑:白胡子
主人公叫袁枚,苏小雅,欧光慈的小说是《红樱桃之谜》,是作者所编写的奇幻科幻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许兰讲了一些和苏小雅来往的事,感觉上

红樱桃之谜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篇幅: 中短篇(1w字以上)

《红樱桃之谜》在线阅读

《红樱桃之谜》推荐章节

许兰讲了一些和苏小雅来往的事,感觉上只有过不多的几次,交流的内容也很窄。欧光慈认真地听着,直到许兰讲完。

“许兰,我坦率地问一个问题,希望你也能坦率地回答我——有关你们杨总和苏小雅的事,你知道多少?”他紧盯着许兰的表情,目的是捕捉某种感觉。

许兰的头微微偏了偏,似有躲避之意,放在膝盖上的手指绞在一起:“欧队长,对不起,关于这个问题一定要回答你么?”

“你有权不回答,但我希望听听你的说法。”

“是有些传闻,但仅限于传闻。”许兰的脸转了过来,刚才那片刻的不自然变成了带有攻击的语调表情:“传闻在社会上只能制造负面效果,我很反感这些。”

欧光慈见多了这类所谓的以攻为守,不赶他她的话就是了,“苏小雅恐怕真爱你们杨总呢,有些东西能感觉出来。”

许兰道:“那是别人的自由,或说隐私也可以,我对这些从来不打听。这和人的素质有关。”

“啊,这么说,我们俩的素质太差啦。”欧光慈拍拍大马。

许兰大概发觉自己有些过了,表情上马上收了回来:“不不,你们不算,你们是工作。”

欧光慈又让她谈谈对袁枚的看法,许兰这里表现得很有个性。起先不愿意发表意见,后来不得不或了,却说她实际上不喜欢袁枚那个人,说袁枚比较俗气,有时出席社会场合,表现得很土,很狭隘。杨总与别的女士跳舞,她也气得要死。

“她很不给杨总面子——不过,我说这么多已经很多嘴了。”

问到刘红,许兰回答得更直:不认识。

即将出门时,许兰才吐出了一句让欧光慈耳目大开的话:“欧队长,我昨晚上一直在想,难道不会是有谁要害杨总么?”

欧光慈伸向把手的手缩了回来,双目倏地盯住了她。

说实话,自己的思维一直在苏小雅和袁枚之间来回穿梭,尚未想到杨亚非身上。而许兰想到了。这可能和看问题的角度有关系。

“哦,许兰,能说说你为什么这么想么?”

“我觉得昨天在场的人中其实最受敌视的是杨总。你想想看,袁枚首先是恨杨总的,源于一些传闻和她的狭隘心理。那个刘红完全可能仇恨我们杨总,这据说是个老三角恋爱的故事。尚子昆夫妇尤其表现得可以,这你们亲眼目睹了。所以我觉得会不会有人想害杨总却在无意中使苏小雅成了受害者呢?”

离开华海公司的时候,大马对欧光慈说:“许兰的性格很厉害,但他的情绪还是没压住。她太护着杨亚非说话了。”

“同时也巧妙地排除了她自己作案的可能。是不是大马?整个给人的感觉是,她最爱杨亚非。”

“对,就是!”大马完全同意。

他们原本想接下来找杨亚非聊聊的,可在许兰那里谈话的时候,杨亚非出去见一个韩国客商了。

十四

这一天的其他时间,欧光慈和大马见了尚氏夫妇和反贪局苏小雅的领导,与案件相关的实际收获没有。反贪局的人除了说苏小雅比较懒散以外,其他也谈不出什么东西。对苏小雅的私生活对方表示不愿妄加言说,这使欧光慈很烦这帮人。

尚氏夫妇那里也白跑,有用的东西抓不着。夫妇俩东一枪西一枪地胡打,就仿佛他们比警察还内行似的。那种掩饰不住的幸灾乐祸之感使欧光慈恨不得把他们关起来受受罪。但也正因为这两人心口无遮,使欧光慈彻底排除了他们杀人的可能。事实上他们昨天是去拍马屁的,怎会放毒。这样的人即便以命相胁,也是用刀子那种。

“许兰那娘们不是东西!”尚子昆说,“都说杨亚非和苏什么雅有一腿,我看许兰和杨亚非有两腿!”

出来找晚饭吃的时候,大马说:“怎么样,队长,袁、苏、刘、许,现在都和杨亚非粘上搔了!”

“啊,你的语言很低级!”欧光慈拨拉着盘子里的菜找肉吃,窗外已经擦黑了,“不过嘛,话糙理不糙,杨亚非真他妈是一只大花dog(狗)!”两人大笑。

小郝打开手机找他们,说局长想听汇报。二人于是飞快地吃了饭,赶回局里。几个局头的意思是抓紧,同时把声势压到最低限度。现在华海集团是创税大户,几个化工产品已注册了国际商标,市里不希望这个大企业形象受损。欧光慈不同意这种说法,说一码是一码,现在搞的是命案,扯那么远干什么?

局头说:“你欧光慈管命案,市里在抓建设,都有自己的道理。好了,抓紧就是了!不要和媒体接触。”

晚十点,监视苏小雅住处的警员突然报告,说苏小雅家有人进去过,欧光慈闻听,脑海轰的一家伙就大了!

飞速赶到,小郝已带人到了。房门半开着,大家都站在外边,楼下也布了岗。小郝指着门说:“头儿,我来时这门就半开着。”

欧光慈观察着门及其锁,看出是用钥匙开锁而入的。他叫来那外勤的问:“你当时在什么地方?”

小伙子知道自己出漏子了,很紧张。他说他在小区附近买个面包,一会儿的工夫。回来时见门被打开了,保持原样马上报告。欧光慈掐算了一下时间,发觉小伙子报告时自己正在和局头儿谈事情,手机忘了开。

小郝说:“现场原封未动,等你的。四周我已经安排了人,向附近群众做调查。你是不是先进去看看。”

欧光慈这才用手指顶开了房门,吱的一声。他没急着进屋,先用力地嗅。而后开灯迅速冲进卫生间——那小桶油漆不见了!

“大马!”他低沉地把大马叫到跟前,“立刻带人去杨亚非家!跟他们聊天说话,别的什么都不做。去吧!”

大马应声去了。欧光慈带上手套进到客厅里,像站在圆心上似地转动着身子。感觉,他在找感觉。油漆桶被拿走了,这等于证实了昨天的那个分析——油漆是有意义的。取走油漆者绝对明白这一点。无论此人是凶手,还是凶手的帮凶,都证明他们对此事的在意。愚蠢,凶手分明不打自招了。不这么做,油漆仅仅是油漆。现在油漆已经不再是油漆了——是铁定的物证!

他没动脚步,依然像站在圆心上。厨房门没有异常,阳台门动了,此刻是大开着的。卧室的门则不同,昨天离去时开着的,现在已经掩上了。于是,他抬脚先上了阳台。

果然,阳台上那些漆点子已经被什么东西铲掉了。铲油漆的工具随即找到了,是插在花盆里的一把小铲子。欧光慈心想:此人不知是否留下了指纹。他小心地捏着铲子上的铁片部分,轻轻地把它抽了出来,喊技术员近来收好。

他扶着膝盖站起身,四顾。阳台外边,公路上依然不断有车驶过,车灯一下下划过去。他往阳台下边看,那堵墙,两米多宽的空间,长着些草——依旧。

他退回房间,半跪在地上仔细寻找。他知道,进来的人在房间里做了不少事,不可能没有痕迹留下,找不到只能说明自己是笨蛋。他缓缓地朝前移动着,他知道这道工序很难干,水泥地面不容易留下印记。摸到了卧室前,慢慢地推开门,他的眼睛立刻亮了。

卧室有明显被动过的痕迹!

十五

床动过,平整的床单被掀开,弄得很皱。可能被来人抓了一下。

欧光慈回忆昨天自己的大马搜查的情景,想不起床上有什么东西。他的目光从床前移向床对面的大衣柜。问题不在衣柜,在衣柜前的一只塑料贴面的小凳子上。他坚信,来人是踩在小凳子上,去拿大衣柜顶上的什么东西。

他重新找了把凳子,登上去踮脚往衣柜上看。映入他眼帘的是一层尘灰,还有尘灰上的一些印迹,新鲜的印迹。

不用问,来人把柜子上的什么东西取走了。完全证实了自己的猜测,来人干了三件事:

一铲掉了阳台沿儿上的油漆。二、拿走了大衣柜顶上的东西。三、拎走了那只油漆桶。

至少干了这三件事!他喊人来继续寻找,自己快步下了楼,他要去杨亚非家。刚才之所以先派大马去杨家,目的是看住那夫妇俩,让他们没有“做手脚”的机会。因为漆点子已经是凶手关注的重要线索了,如果凶手与那夫妇中的任何一位有关,都可能引起他们的高度注意。加上昨天对每只鞋子的仔细观察,凶手完全可以举一反三,考虑到油漆与那个客厅的关系。假如是杨、袁二者之一所为,他们那个大客厅首先应该是彻底搜查的地方。派大马去,是为了防止沙发角落里那个“漆斑”被做手脚。至少在大马进门以后这个时间段他们做不了手脚。

车子开得很快,欧光慈的思绪比车轮子转得还快。他以此分析了自己的全部分析过程。首先怀疑谁要害苏小雅,随后发现袁枚更可能是被害的对象,今天上午许兰提出了有人要害杨亚非,整个思路像绕了个大弯子。错了吗?没错。正常的思维过程就是这样。如今一大圈儿转了下来,故事似乎又回到了起点——袁、杨夫妇。

(9 / 11)
红樱桃之谜

红樱桃之谜

作者: 类型:奇幻科幻 完结: 是

红樱桃之谜 第二部 红樱桃之谜 楔子 在此之前,所有的人都确信“红樱桃”一案应该归于情杀无疑。 包括欧光慈在内。所不同的是,他在这么认为的同时,心里头一天比一天不踏实,总有某种挺不安的感...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