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者营地小说精彩阅读(杨帆,猎魔者) 瓜州夜渡现代

时间:2019-02-26 19:27 /奇幻科幻 / 编辑:许辰
经典小说《幸存者营地》由瓜州夜渡最新写的一本奇幻科幻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杨帆,猎魔者,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数秒钟后,红眼暴徒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对

幸存者营地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篇幅: 长篇(50w字以上)

《幸存者营地》在线阅读

《幸存者营地》推荐章节

数秒钟后,红眼暴徒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对,按理说,在他击杀那个装神弄鬼的人后,现场应该不会这么安静才对。

除非……红眼暴徒转过身来,发现身后所有人都在用着一种看白痴的目光注视着他,眼神中还夹杂着一丝怜悯,那是一种看待将死之人才有的目光。

浑身不可自制的打了一个寒颤,想到了一种可能,他仍是抱着一丝侥幸的想法,将头转了回来,此时他的动作非常的滑稽,双腿并直,脚尖向前,上半身后转,脑袋却向前偏,直直的望着前方,一脸的呆滞。

子弹并没有射歪,那个魔鬼一样的男人也没有闪避,按理说他应该笑才对,但他却发现尽管嘴唇动了动,却也没法发出半点干瘪的声音来。

这是多么令人惊讶而又恐惧的一幕啊,八颗子弹头就好像受到一股无形力量的操控,就这般停在了杨帆身前十公分的位置。

不仅仅是如此,站在前排的人甚至能够清晰的看到,悬浮在空中的子弹,正在掉头,所指的方向赫然正是红眼暴徒所在的位置。

“逃?”这个念头才刚刚升起,红眼暴徒尚来不及向身体发布指令,一颗黄澄澄的子弹头以一种慢的超乎想象的速度,在他的双瞳中越变越大,神情是那样的绝望无助,想要求饶,却发现自己嘴唇张合,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一道沉闷的声响后,红眼暴徒绝望的神色就定格在那一瞬间。

悬浮在空中的子弹头还剩下七颗。

谁也不敢肯定下一颗是否会射向自己,在这般绝望的情景下,一些红了眼的暴徒喊着一些乱七八糟的口号,发了疯似地向杨帆冲去,另一些则是直接用头撞向城堡,选择自我了结寻求解脱。

七颗子弹毫不犹豫的从七个暴徒的身体中穿过,对于这些失去理智活着比死还难受的暴徒,杨帆下起杀手来毫不留情,死亡对于这些人来说,反而是一种解脱。

“啊——”最后四个站着的红眼暴徒还是倒了下去,不过动手的却不是杨帆本人。

“大少,威风你就一个人耍够了,这些靶子你好歹得给我们留几个啊。”

在杨帆击毙七个暴徒的瞬间,一直站在城堡上的书生四人也忍不住出手了,话说,刚才的那阵枪声,将他们也是吓了一跳,他们身体虽然比普通人强了不少,但还没到能硬抗枪子的程度,以他们的反应速度,在枪击的前一刻闪避过还是很容易的。

杨帆却是不闪不躲,着实让城堡上的几人捏了一把冷汗,他们知道大少的天赋能控制金属,却没想过他还能操控出膛的子弹,至少以前的大少是做不到的。

在看到大少毫不避嫌的展示出自己的能力,几人也大致摸清了前者的想法,为了给底下的众人留下一个不可磨灭的印象,所以他们也出手了,而且是毫不留情。

火球、冰箭、风刃、土刺色彩斑斓的攻击方式让城堡下看得目瞪口呆,原来拥有这样特殊能力的人还不止一个,在这时,他们也才终于明白,眼前的这座城堡为什么可以在虫子的攻击下屹立不倒,思及之前那愚不可及的举动,一种悔恨兼后怕的情绪从心底升起。

“他们会怎么对待我们?”这是围绕在所有人心中的一个问题,想问却又不敢问。

似乎是察觉到了众人的想法,杨帆再次脚踏三尺青峰,飞升到城下众人头顶一米高的地方停了下来,这也是他目前所能飞行高度的极限。

从平原西北方向吹来的微风让他的衣服哗哗作响,和熙的阳光照射在他的脸庞上,显得无比的圣洁,如果不是亲眼目睹到他杀人的经过,任谁看到这张阳光而不失俊雅的脸庞,也会禁不住生出一抹好感。

“从明天开始,城堡给予你们保护,却不会再发放免费的食物,任何人想要食物都要通过自己的劳动来获取,其中表现优异者将获得进入堡内居住的权利,不服者可尽数离去,若是有心怀不轨者,眼前的这些人就是你们的下场。”

这是城堡内众人早就商量好的制度,本想缓一缓再试着执行,就是怕引起骚乱,杨帆却是索性借着今天发生的事,将计划提前展开。

书生几人听到这话后,面色一僵,随即露出了一丝苦笑,这话说出来容易,多出来的活可不见对方分担半点,到最后手忙脚乱的还不是他们。

眼前的这一块被染成红色的土壤,血迹还没有凝结,没有人敢质疑这个青年所说的话。

走,或者留?

这个问题本来就不用考虑,国人的忍耐力本就是世界上最强的,只要城堡的人真的能够负责安全,让他们活下去,干点活有什么好说的。

今天这件事的起因也有他们看出城堡里的人不是太多,拿他们这么多人也没什么办法的因素在里面,所以到最后才会越闹越大,但此刻见识到城堡的武力远远的超乎了他们的想象,就好像当头一盆凉水浇灭了他们心中的那一丝邪念,一些脑瓜转的快的人已经在琢磨着该如何表现,才能住进城堡里。

第38章 难以启齿

“老大。”片刻之前在人群中率先挑事的黄毛此时一副慌了神的模样,急急忙忙的爬到老大的跟前,习惯性的称呼刚刚出口,便瞧到对方的脸色一沉,当即改口道:“庞县长,我们现在怎么办?”

庞仁阴沉着一张脸,从最初的震惊清醒过来后,他就一直是这样一副模样。

眼见着都快要火烧眉毛了,底下的人见他还是故作深沉,终于有人忍不住上前试探道。

“哼,没出息,也不动脑袋想一想,在这么多人面前,他们能拿我们怎么样,除非对方是想把这里所有人都杀了。”庞仁一边说一边还不解气的给了这个不长眼色的人两脚。

发泄了一番后,整个人的精神倒是恢复了不少,庞仁的身份有些复杂,偶尔也曾听人说起过,共和国内一直都存在着一小撮游离在圈子之外的神秘人士,这些人大多都拥有一些神奇的本事,只是没想到在这个小地方一次性遇到了五个,也许还有些没露面的,这让他在好奇心大起之时,也本能的察觉到一丝危机。

“这个地方不能待了。”庞仁扫视了一眼手下的几个铁杆,察觉诸人的神色安定了不少,满意的点了点头,“走,我们马上走,我在城西准备了一辆改装过的防弹车,冲过虫子的包围应该没问题,我在昆明还有点关系,去了绝对饿不着你们。”

这却也是庞大县长最后的底牌,像他这样的人,如果没有几分把握,又岂会将自己陷入绝地,即便是在刚才的谈判中,他的意图昭然若揭,但仔细回忆谈话过程,却没有给对方留下任何的话柄。

几个马仔听到这话后,相互对视了一眼后,齐声应道:“一切听老大的安排。”

在见到杨帆现身的那一刻起,庞仁就已经退入人群之中,此刻脚底抹油,跑起来却也是相当方便,此时大多数的人依然沉侵在震惊当中,对于庞仁的离去,大多好无所觉。

杨帆与书生几人倒是看到了,前者因说过任人离去,所以只是在撇过一眼后,就将目光转向他处,而书生等人对这个胖子很是恼火,但是对方非常聪明,行事都是踩着擦边球,不留任何话柄,又顶着一张为民请命的帽子,实在不好处理,走就走了吧,少了个刺头,将来管理起来也省却了许多麻烦。

眼见这场骚乱算是了结了,杨帆也不打算再跟眼前的这些人谈些什么大道理,他本来就不是做这个的料,当初他任公司的董事长的时候,也只是负责宏观的规划,具体执行的事情都交给了书生去处理。

可现在却有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困扰着他,貌似装酷装过头了,他现在可怎么上去啊,难道去对书生等人喊道:喂,帮忙开下门,我飞不上去……这话如果从他的口中传出的话,准得跌碎一地眼镜,他可拉不下那个个面子。

目前杨帆最多也就只能飞个三米高,看着足有七八米高的城墙,实在让人很纠结啊。

连着向城堡上的书生等人使了几个眼色,却看到他们都是一头的雾水,没有一个人理解他的意思,得,看来还是得出声求助了,只可惜这副冷酷的形象……怕是接下来的一幕或许会让许多人失望吧。

杨帆摆出的这副面孔倒也不是完全装出来的,最初是以梦境中二十年后的那个形象为蓝本,融合了现在的一些特征,眼神中少了些沧桑,多了一丝灵动,还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强者气势。

所谓的强者气势听起来玄乎,其实并不难以理解,久居高位的人,自然而然会培养出一种独特的气势,在习惯了底下的人敬畏的同时,一言一行都有一丝不可察觉的变化,一般的人遇到会感到一丝压抑,浑身的不自在。

而强者的气势,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在外部,当你展现出强大实力的时候,别人自然会生出一股你很强的感觉,无论你做什么别人也都会往这个方面想。另一个则在于自身,通俗来说就是指自信心和意志力,当你对自己的实力有着强大的信心的时候,一举一动自然有种浑圆自如的感觉,让旁人也受到感染,意志力的强弱取决于精神强度,意志力越强的人表现出对精神则越强韧,如果说自信是一种外在的体现,精神上的强韧则是一种源于自身内部的体现,两者一明一暗都能带给人一种潜移默化的影响。

“咳咳。”杨帆脚踩在三尺青锋之上,背对着城堡下的众人,正准备出声的时候,恰巧听到木门的轴心转动的声音,神色一喜,暗道这么多年的兄弟果然不是白做的,还真有人看出了他的烦恼,正好解了他的燃眉之急。

红木门打开的声音似乎与往常有些不同,有些零件似乎被撞变了形,看来那些暴徒努力了半天也不是没有半点成果。

城堡外的众人看着打开的大门,却没有一个人敢前移半步,今天发生的这一场变故故带给了他们太多的震惊,至于是好事坏,他们还没有回过味来,只有等待时间来检验。

一直到杨帆飞进城堡,红木大门再次关闭,城堡外的众人一同呼出了一口气,好像一块压在身上的大石终于被挪开,杨帆平静杀人的那一幕实在令他们承受了太多的压力,在确认再也看不到前者的身影后,许多人立即坐倒坐地,与身边的人聊起了自己的感受。

城堡下再次变得热闹了起来。

(27 / 388)
幸存者营地

幸存者营地

作者:瓜州夜渡 类型:奇幻科幻 完结: 是

末世来临,秩序崩溃,地裂山崩,虫蚁食人。 杨帆,一个在遍地都是虫子的世界里挣扎求存了二十年的小人物,在临死前的那一霎,意外带着自己的记忆回到了二十年之前的一个夜晚。 故事就从这里开始。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