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部小说是特德·姜/特德·蒋写的? 软件体的生命周期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

时间:2019-02-26 07:50 /奇幻科幻 / 编辑:凯诺
《软件体的生命周期》是最近非常热门的一本奇幻科幻小说,作者是特德·姜/特德·蒋,主角是数码体,安娜,贾克斯,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安娜只希望凯尔能理解这一切。她的

软件体的生命周期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篇幅: 中短篇(1w字以上)

《软件体的生命周期》在线阅读

《软件体的生命周期》推荐章节

安娜只希望凯尔能理解这一切。她的态度一直很明确,贾克斯的幸福永远是第一位的;迄今为止凯尔还没抱怨过什么。她不希望两人的关系会因为这份工作而终结,但是她和贾克斯在一起的时间比任何一个男朋友都长。如果事情恶化到了不可兼得的地步,她知道自己会选择谁。

[1]在希腊神话中,智慧女神雅典娜是从宙斯裂开的头颅中跳出来的,一出世即是成人。

[2]阿兰·图灵(1912-1954),英国数学家,现代计算机理论的奠基人。

第十章

安娜发来一条消息,表示会面没取得什么成果。消息很短,但对德雷克而言这意味着很多。他听到了她的语气,以前她讨论多维体的时候用过这种语调,因此他明白,她准备接受多维体的工作了。

这是安娜为了移植神经源做出的最后努力,再也没有退路了。没人喜欢这种工作,但她已是成年人,权衡利弊做出了她的决定。如果她愿意这样做的话,他至少应该表示支持。

然而他不能。因为还有另一种选择:接受零一欲望的条件。

早些时候他与马可和波罗谈过之后,就私下联系了珍妮弗·蔡斯,问她如果数码体希望成为法人的话,会不会与零一欲望的标准产生矛盾。她回复说,零一欲望的用户买下数码体副本之后可以自由办理成为法人的手续。事实上,如果他们对数码体的感情能强烈到零一欲望所希望的程度的话,她认为很多人都会让数码体成为法人。对他而言这是正确的答复,但他内心里总有个念头,希望她给出错误的答复,让他能够心安理得地拒绝她的提议。现在,做决定的责任依然在他手里。

他考虑过安娜给出的论点:数码体自己没有能力决定是否要接受零一欲望的提议,因为他们既没有爱情的经验,也没有工作的经验。如果把数码体想象成人类小孩的话,这个论点很有道理。但这也意味着,只要他们还困在数据地球里,只要他们的生活还像这样和外界隔绝,他们将永远没法成熟,永远不能做出这么重要的决定。

也许数码体的成熟标准不应该定得像人类那样高,也许马可已经足以做出这类决定了。马可看起来很乐意把自己看做是一个数码体,而非一个人。有可能他还没完全理解自己的决定有何后果,但德雷克总是觉得,马可其实比他要理解自己的本性。马可和波罗并不是人类,也许把他们看做人类就是一种错误,是逼着他们符合他的预期,而不是让他们实现真正的自我。像对待人类一样对待他们,或者承认他们并非人类,哪—种行为算是更尊重他们呢?

换作其他场合,这可以成为一个纯理论问题,可以搁置到以后再讨论;但现在这个问题直接牵涉到他此时此刻面临的抉择。如果他接受了零一欲望的提议,安娜就不必去多维体工作,因此问题变成了:谁去接受洗脑更好,马可还是安娜?

安娜懂得她接受这份工作的后果,比马可更懂。但安娜是一个人,不管他觉得马可多么让人惊异,他依然把安娜看得更重。如果二者必须有一个经受神经化学调整的话,他不希望是她。

于是,德雷克在屏幕上调出了零一欲望送来的合同内容,然后他把穿着机器人身体的马可和波罗叫来。

“准备签合同?”马可问。

“你要明白,如果你仅仅是想帮别人的话,就不应该签。”德雷克说,“你要是签字的话,一定得是因为你自己想做。”接着他意识到,自己其实并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

“你不必一直问我,”马可说,“我和之前的感觉—样,想做这个。”

“你呢,波罗?”

“是的,同意。”

数码体很愿意,甚至可以说是急切;也许这样就足够下决定了。但他还有些其他的想法,纯粹自私的想法。

如果安娜接受多维体的工作的话,这会在她和凯尔之间产生一道裂痕,而他自己可以从中获益。这个想法一点都不高尚,但他没法假装自己没想过这事。而如果他接受了零一欲望的提议,这道裂痕就会在他和安娜之间产生了。这会让两人走到一起的可能性彻底破灭。他能放得下吗?

也许他和安娜始终都不会有任何机会,也许这么多年来他只是在骗自己。如果真是这样,他还不如彻底抛弃幻想,不如把自己从这渴望中解放出来,这种对永远不会发生的事情的渴望。

“你在等什么?”马可问。

“没什么。”德雷克回答。

在数码体的注视之下,他在零一欲望的合同书上签了字,然后发送给珍妮弗·蔡斯。

“我什么时候去零一欲望?”马可问。

“等对方也在合同上签了字然后送过来,我们会给你照张相,”他说,“然后我们会把快照发送给他们。”

“好的。”马可说。数码体开始兴奋地讨论这意味着什么,而此时德雷克却在想该怎么和安娜讲。当然,他没法对她说,他做这一切是为了她好。如果她觉得他是牺牲了马可来让她获益的话,她肯定会内疚到极点的。这是他做出的决定,最好让安娜怪罪到他头上。

安娜和贾克斯在玩“震颤矢量”,这是安娜最近加到数据地球里面的一个赛车游戏;他们驾驶着悬浮车穿越一片崎岖不平的陆地,地面起伏得像装鸡蛋的盒子一样。安娜设法在一处盆地里积攒了足够的速度,让她跳过了附近的一处山涧,但贾克斯没能做到。他的车子翻滚着跌进深渊,场面很是壮观。

“等我赶上。”他在对讲机里说。

“好的。”安娜回答,她把悬浮车打到空挡。趁着等贾克斯驶上悬崖里之字形小径的工夫,她切到了另—个窗口,检查有没有新消息。结果她大吃—惊。

菲利克斯给整个用户组发了一则消息,兴高采烈地宣布开启一个倒计时,准备迎接人类与陌兽的第一次接触。起初她以为是自己误解了菲利克斯,因为他的用语向来很诡异,但用户组里其他几个人发来的消息证实了神经源的移植工作已经开始,是零一欲望出的钱。用户组里有人把他们的数码体当成性玩具卖掉了。

然后她看到一条消息说那个人是德雷克,他把马可卖掉了。她刚想发一条回复说这不可能,又停住了。她切换回数据地球的窗口。

“贾克斯,我要打个电话。你自己练习一会儿跳山涧行吗?”

“你会后悔的,”贾克斯说,“下场比赛我打败你。”

安娜把游戏切换到练习模式,这样贾克斯可以反复尝试再跳,而不必每次失败都得从山谷底部爬上来。然后她打开视频电话窗口,呼叫德雷克。

“告诉我这不是真的。”她说,但一看到他的脸,她就明白了。

“我不是故意向你隐瞒的。本来我准备给你打电话的,但是……”

安娜震惊得几乎说不出话了。“你为什么要这样?”德雷克犹豫了很久,她又接着说,“就是为了钱?”

“不!当然不是。我只是觉得,马可的观点有道理。他已经足够大了,可以自己做决定了。”

“我们讨论过这个问题。你当时同意,最好再等一段时间,让他有更多的经验。”

“我知道。但是后来我……我觉得我过于谨慎了。”

“过于谨慎?”

他停了一会儿,“我意识到,是放手的时候了。”

“放手?”这个词听起来就好像在说保护马可和波罗不过是某种童年的幻想,而现在他已经长大了。“我从没想到你是这么觉得的。”

“我以前也没有,但是现在不同了。”

“这么说你是不打算让马可和波罗有朝一日成为法人了?”

“不,我仍然是这么打算的。我只是不像过去那样……”他又犹豫了一会儿,“执迷了。”

“不那么执迷了。”安娜开始怀疑自己究竟了不了解德雷克,“这对你有好处,我想。”

他听到这句话似乎有些受伤,但她不在乎。“对大家都有好处,”他说,“数码体可以进入真实空间了……”

“我知道,我知道。”

(18 / 19)
软件体的生命周期

软件体的生命周期

作者:特德·姜/特德·蒋 类型:奇幻科幻 完结: 是

译这篇文章的心情是复杂的。 黄金时代的科幻小说常常给人以一幅欣欣向荣的场景,一切的科技和人物都处在时代漩涡的核心,虽然邪恶层出不穷,但是无尽的活力本身就能带给人们希望;也许那是维多利亚时代的进步观在遭受大战的打击之后,被人们投射到了科技所许诺的未来之中。可是这篇文章的主人公与核心科技,却大半时间在边缘和漠视中挣扎,他们的身上没有一点伟大的影子,只是被时代的浪涛所裹挟的寻常百姓而已。因此,全篇始终是一种压抑的基调在主导着。 在这压抑之下,能支撑着人们不致绝望的,只有情感。向来如此。因此,我们看到了一个虚拟的数字生命如何逐渐带上了人类的特征。虽然文中反复在讨论他们到底是动物、是人还是某种新的生命形态,但文中也说过,心智的发展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环境的栽培;是安娜和德雷克们把人性赋予了数码体,又从他们得到了支持和安慰。文中说拟人想象不应该过度,可是我的镜像神经元总是让我不由自主地想起我的父母,和我将来可能有的孩子。他们应该也在想或者将会想到同样的事情。 “也许她的歌比较卑谦,/ 只是唱今日平凡的悲欢,/ 只是唱自然的哀伤苦痛——/昨天经历过,明天又将重逢。”大时代的科技或许在进步,小人物的生活却永远是这般循环。也许这就是为什么,虽然整篇文章所讲的不过是两个人与三个软件体生命里的短短十年,特德•姜却要用Lifecycle这个词作为题目吧。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