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妻:太监相公淡然妻小说章节目录在线阅读景兰

时间:2019-05-17 12:50 /免费小说 / 编辑:夏商
主角叫安柒,小六,小柒的小说是《宦妻:太监相公淡然妻》,它的作者是景兰最新写的一本免费小说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对不起!”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从娘亲死去的那刻起,

宦妻:太监相公淡然妻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篇幅: 中长篇(20w字以上)

《宦妻:太监相公淡然妻》在线阅读

《宦妻:太监相公淡然妻》推荐章节

“对不起!”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从娘亲死去的那刻起,他便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单纯无知的孩童。每次午夜梦回,都是娘亲充满怨恨的声音,诅咒着那个曾经给他们带来阳光的女孩。娘亲总说,如果不是她,他们就不会沦落到这个地步,他们会安然无恙的活着。他也曾经怀疑过,不愿意相信娘亲所说的一切。而当娘亲为了救他死去的那一刻,当他遭遇了那样耻辱和疯狂的对待,他心中掩埋的仇恨的种子便已经埋下。他知道,那是迁怒,是为了找到活下去的理由,从而为自己强加上的仇恨。哪怕变换了身份,身边的人也不曾停止过对他的记忆洗刷,让他牢记着他的过去和仇恨,让他斩断所有的感情的退路,不再有一丝一毫的心软。

他唯一在乎的便是娘亲和小柒,然而娘亲死了,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了小柒,认为小柒才是带来一切灾难的罪魁祸首。身边的随从也一直这样叮嘱和告诫他,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她。所以,他理所当然的接受了他们的说法,也这样告诉自己。就这样恨着她,整整六年。却从来没有想过,为什么就要别人去承受他忽如其来的仇恨。从再次见到小柒的那一刻,他几乎是一眼便认出了她,接着便开始了他的报复行动。他故意接近她,忽然宣布她成为自己的贴身女官,引起众人的仇视。他故意在赵云面前表现出对她的暧昧在意,让赵云对她充满仇恨。在众人都对她排斥和下绊子的时候,他忽然出现去解救她,取得她的好感。一步一步的算计,在暗处冷眼看着她面对化解,却不知道在何时,再也不是那布局的局外人。

单纯善良的小柒,乐观开朗的小柒,记忆中的笑脸已经渐渐模糊。现在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个隐忍而坚强的少女,她默默地存在着,小心翼翼地在这个世界里面生存下来,谨慎而谦卑。然而骨子里的却是一种隐忍的冷漠和淡然,无论如何都坚持着自己的原则,不再轻易地相信别人。他们都变了,时间和现实让一切变得残忍。他们都失去了幼时的那份纯真,就连那份感情都变得淡然。他恨了她整整六年,甚至布局让她在宫中四面树敌。而她却为奴为婢整整六年,为了找寻到他们的消息不惜与侯府做交易替女入宫。

☆、正文 第77章

想起这些年来可笑的怨恨和迁怒,小柒为此承受的痛苦与折磨,他竟是恨不得杀了自己。看着眼前安静淡然的少女,心疼,歉疚,悔恨一一涌上心头。

娘亲,你错了,一直以来你都错了。我们这样的身份,是注定了不可能安安稳稳地活着,那些人迟早都会找上门来,不管小柒出不出现,这一切都无法改变。真正带来灾难的是他们,是他们的存在,才让小柒遭受了无妄之灾。那个本来该怨恨的女子,却是一无所知,默默承受着一切,这怎么能不让他觉得悔恨痛苦?

小柒,对不起,从今天开始,我会永远保护你,不再让你受到一丝伤害。

狠狠地抱紧了怀中的少女,有些事情他现在不能对她说出口,等到一些都了了,他会告诉她一切的。小六喜欢的人,永远都是记忆里面的小柒,而曦君,只会喜欢眼前这个隐忍缄默的少女。

感觉到曦君的手臂越收越紧,安柒不舒服地动了动,他今天又怎么了?抱得她几乎快喘不过气来,安柒自然是无法知道曦君内心里面情绪的翻涌,在她看来,曦君不知道又发哪门子的神经。而她,明哲保身而已。只是,这一次的曦君,似乎少了一些玩笑的意味,好像有什么心事一般。她敏感地觉察到他的变化,却不知道他究竟是为何。他为什么道歉,他做过什么对不起自己的事情了吗?还是,因为这次的事情而愧疚?

心里胡乱想着,却并没有开口说什么。曦君似乎也觉察到了安柒的不适,良久终于放开了她,看着她微微通红的小脸蛋,不由得笑了。他的笑容发自内心,没有一丝伪装和轻佻,衬着那样绝世无双的容貌,如同百花盛开一般的绚烂美好。安柒微微一愣,心中升起一股微妙的感觉,有些悸动慌张。微微垂下眼睫,脸颊浮现一股红霞,不自在地别过了头。

这个人,难怪就算是一个太监,都那么让女子趋之若鹜。这张脸,实在是太妖孽了。

可是,他真的只是一个太监吗?会不会是韦小宝那样假扮入宫的呢?不然,为何这宫中的女子,赵云,甚至还有太后,都为了他如痴如狂?脑海中闪过这样一个念头,她不由得浮现出一丝怀疑。于是抬起头,打量起曦君来。

修长瘦削的身材,完美无缺的容颜,让人分辨不出性别的中性嗓音,不排除是伪装的可能。越是这样看着,心里就越是猜疑。如果,曦君的身份不是太监,那么,他在这宫中,又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觉察到安柒的注视,曦君并未躲闪,任由她观察着。只是脸上的笑意越加深厚,看到她惊疑不定的模样,一转念便知道她心中一定在怀疑着什么。心中含着释怀和歉意的他,却只觉得这样的小柒分外可爱,一举一动,都牵扯着他的心。

“在想什么?”宠溺地点了点她的小鼻翼,曦君只觉得眼前的小女人怎么看怎么漂亮。或许是为了低调,她常年都穿着端庄朴素的女官服饰,头上也没有任何饰物。总是谦卑的低着头,让人看不到她的表情。然而当你真正的看清楚她的面容,却能够发现眼前的少女肤如凝脂,雪白无暇的面容虽然不能第一眼让人惊艳,却依然美丽的让人无法离开视线。若是细心打扮一番,又会是怎样动人的美丽。

这皇宫之中,只为他一人绽放的美丽,只属于他。

宫中发生的事情,暂时告一段落。太后被送往阳明山,苏嬷嬷从此以后贴身伺候着瑞帝,赵坦官升一级,成为了曦君的心腹。而她和路遥依然是以前的身份,只是以后恐怕再也不想往来。安柒如愿以偿过上了自己想要的平静生活,现在一心只盼着宫外的来信。想着时间也够久了,便决定亲自走一趟,免得那些人因为这次的事情怠慢。

走到宫门处,那外事局的太监正好走了出来,看到安柒,连忙点头哈腰地跑了过来,谄媚道:“陆女官您怎么了亲自过来了?奴才正要把这信给您送过去呢!”

说着,就从衣袖里面掏出了一封信来,恭恭敬敬地递到了她的面前。安柒接过,并不责怪他拖延许久的事情。毕竟那个时候自己身在牢狱,谁也不知道她最后的结果是怎样。一个小太监,又怎么可能冒着危险给她送信。

“没你的事儿了,回吧。”

虽然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里面到底写了什么,为了保密还是决定先去找一个隐秘的地方。走着走着,安柒就发现自己又一次走到了小树林去了。想着柳之陌当初的示警,又觉得自己应该去感谢他。不过,他那个人,恐怕也不屑于此吧。想了想,竟是拿不定主意。于情于礼,她都要去表示一番,否则,被他一直拿捏着这个人情,她也不想一直耿耿于怀的记挂着。

寻了一处干净的地方坐下,安柒拆开信封,里面的字迹是镇远侯的。她要求寻找小六的下落,镇远侯说还在调查之中,目前还没有找到他们。看到这里,安柒心中一沉,难免有些失落。还以为靠着镇远侯的势力很容易找到呢,轻轻地叹了口气。这么多年了,又没有一丝线索,也许,是真的不好找吧。最近瑞帝中毒一事也差点牵扯到他们,镇远侯专门警告了她一番,让她谨守规矩,别给镇远侯府丢脸惹祸。

讽刺地轻哼一声,这些人的嘴脸果真是可恶。这个世界上,还会有谁会关心她呢?不是为了利用,不是为了权势,只是为了安柒这个人,单纯的关心和在乎。所以她才会不停地忙碌来麻痹自己,因为只要一静下心来,她就会想到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独自一人的孤单和痛苦,没有希望也没有归属。

她也渴望被爱,渴望一个安定幸福的生活,然而在这个异世,却注定了她的踽踽独行。没有人理解她,在乎她,甚至连倾述的对象都不曾存在。有时候她甚至会想,这样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撑着她继续走下去的,是寻找到小六。那段时光,是她在这个世界唯一觉得温暖的回忆。她不停地寻找和追逐,告诉自己要坚持下去。却没有一刻觉得轻松和快乐。

☆、正文 第78章

她想要回家,却永远都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唇边有咸咸的味道在蔓延,安柒吸了吸鼻子,不知不觉间眼泪已经湿透了眼眶。她只是觉得难过,这样的悲伤,让她忽然的脆弱起来。她一直都觉得迷惘,不知道该如何走未来的路。

“你哭了?”

温柔低沉的男音在耳边响起,安柒微微抬起头,透过朦胧的泪眼,看到眼前出现的一个高大俊美的身影。他走到她面前单膝跪下,修长如玉的手指触碰到了她的肌肤,奇异的是,她却并不想逃。指尖上沾了一滴泪珠,他好奇地放到嘴边尝了尝,咸咸的味道,却尝出一股淡淡的悲伤。

“别哭。”

他轻轻地开口,宛如呢喃,语气是前所未有的温柔。他伸出手,将她圈在怀里,浑厚有力的胸膛传来节奏的跳动,却让她觉得温暖。这一刻,仿佛找到了发泄的渠道,安柒顺从地依靠在对方的怀中,放声大哭起来。

安柒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第一次如此淋漓尽致地宣泄自己内心的恐惧和悲伤,在这个男人面前,没有一丝隐瞒地表现出自己的脆弱。哪怕她知道这样温暖的依靠,只不过是昙花一现的短暂,她也想要这样仿佛找到依靠般一样,肆意地痛哭一次。

男子俊美的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怜惜,任由少女的泪水在洁白的衣襟上蔓延。她遭遇了什么,一向冷静自持的她,为何会这样失态?甚至,都不再排斥他,哭得像个孩子。柳之陌心中浮现各种各样的念头,最后却只是静静地抱着她,无声地给予安抚。直到怀中的少女从大声哭泣变成了小声的哽咽,才轻抚着她的秀发,揉了揉,有些手足无措的开口安慰。

“乖,别哭啦!我在这里呢!”

听着柳之陌蹩脚尴尬的话语,安柒忽然扑哧一声笑了,从他怀里起身,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整理了一下情绪。这才对着他道:“谢谢你啊,我没事儿了。”

刚刚还想着要换他一个人情,却偏偏让他看到了自己狼狈不堪的样子,不过这一来,却仿佛让她把对柳之陌的警戒和隔膜消失掉了。这个人,也不是真的那么恶劣的吧。只是,他喜欢捉弄她,才让她不得不总是对他退避三舍。

“上次的事情,谢谢你了——”

“别动!”柳之陌忽然出声,安柒愣了一愣,只见他从衣襟里掏出了一块有些发白磨损的旧帕子,忽然伸出手擦拭着她被泪水打湿的面颊。有些不自在的别过脸,安柒迅速地抢过,低声道:“我自己来。”

这手帕似乎是放的太久了,洗的也有些发白,擦在脸上的感觉并不舒服。安柒正在疑惑,堂堂世子爷,怎么会随身携带这样的手帕,看起来真不符合他的身份。却在低头看到那张手帕的时候,愣住了。

这、这是——

手帕的右下角,歪歪扭扭地绣着一只奇奇怪怪的的动物,下面还有几个鬼画符一样的字,单看针脚,就知道这是一幅上不了台面的绣品。然而这些都不重要,真正让安柒震撼的是,那手帕上面的东西她十分熟悉,因为这根本就是曾经就属于她的东西!

那是六年前,美人娘教她针线的时候,她一时好玩就绣了一个前世很喜欢的动物形象,那下面歪歪扭扭的字符,是那个动物的英文名字——pandadog。绣好了之后她觉得太丑,就随手丢掉了,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见到过。而现在,它出现在这里,被一个男人细心保存了六年,这又代表了什么?

“你的手帕,哪里来的?”安柒哑着嗓子开口,死死地盯着眼前这张俊美无双的容颜。凌厉的剑眉,深邃的桃花眼,高挺的鼻梁,完美的唇形,记忆中的小破孩,除了一双桃花眼让人记忆深刻,她却从来都不知道他到底长成了什么样子。可是,那双眼睛,却是那么相似。

“这个吗?”柳之陌微微一笑,看着安柒有些凝重的神色,眼底划过一丝流光。

“我不太记得了,好像它一直都在我身边,可是我却忘记了它到底是怎么来的。这上面的图案很特别,有些怪异。不过很奇怪的,我却并不讨厌,也不想把它扔掉。所以就一直随身带着了。怎么,你也觉得它很特别吗?”

不记得了?想到上次的纸飞机,他也说不知道哪里来的,偶然记住了而已。可是世界上,哪里有那么多的偶然?心中的怀疑越来越深刻,可是看柳之陌的样子,似乎也不像是在撒谎。如果他真的是小六,为什么看到了自己却没有一点感觉?好像失忆了一样,再也记不得当年的那个人……

“你真的是恭王府世子?恭王妃是你的亲生母亲吗?”

虽然知道这个问题很冒昧,安柒却也冒着惹怒柳之陌的可能开口询问,她一定要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柳之陌和小六,到底有什么关系!

(40 / 79)
宦妻:太监相公淡然妻

宦妻:太监相公淡然妻

作者:景兰 类型:免费小说 完结: 是

一朝醒来竟成宦官之妻,俗称:对食。白日,他阴阳怪气,暴怒无常,无人知晓面具下是何狰狞容貌。午夜,他妖娆风情,苦心政论。一朝除下假面,惊世容,魅天下。她放下芥蒂,与他一起独霸朝纲,权倾朝野!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