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言(赵子川)精彩章节 小序、杨璟

时间:2019-04-29 16:17 /免费小说 / 编辑:郑飞
完整版小说《序言》是赵子川所编写的免费小说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小序,杨璟,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看见杨璟的木易风并不惊讶,一个作揖,一个问候“七哥,好久不

序言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篇幅: 中短篇(1w字以上)

《序言》在线阅读

《序言》推荐章节

看见杨璟的木易风并不惊讶,一个作揖,一个问候“七哥,好久不见。”

不是预期中的人,杨璟愣了一下,即可恢复眼里的失望,负手看着平静的池水,泛着粼粼的波光。

“是我,失望了吧。”木易风立风而站,清风拂面,带着丝丝青丝浮动。“原来他是你的。怪不得懂得这么多朝中私事。七哥信任他?”

“不先给予信任,怎么博得他对我的死心塌地。”淡漠的口气,仿佛事不关己,只是冷眼的第三者。

“七哥还是七哥。在哪遇见他的,这么透彻的眼眸,世上怕再没有第二个人能如他这般神似了苏素。当初遇见林扇,我以为我找到了,没想到,还是七哥厉害。每次都这样,最好的都在七哥这里。这次,”木易风转向杨璟,慢条斯理的说清“把他给我吧。你不是弃了吗?”

杨璟一直看着池面,波澜不惊。

“七哥,你从来不做亏本的生意。你想要他做什么?他的价值在哪里?”面对木易风的提问,杨璟始终保持沉默。

“算了,七哥从不与人道。但是我真的很想知道他在你心里是什么样的位置。西,不会是西子吧。”木易风看着朗月,轻笑了几声,“七哥真是露骨呀。不怕五哥生气吗?还是,本就是给五哥准备的。若把西湖比西子。”木易风垂首,沉默了一会儿,在回忆中甜蜜着,“当时游西湖,五哥只不过是说了句若把西子比苏素,甘做范蠡渔夫。他便改了字。苏素,字西子。当他对我这样说的时候,我的心痛得似乎都忘了自己的存在。七哥,”木易风看着杨璟,“你也很痛吧。不然,小序也不会这般像他。七哥,你好狠心。这般对小序,他知不知道?他的存在是什么?你将他培养成了苏素,你疯了吗?”木易风越说越高昂,上前更是抓住了杨璟的衣襟。

杨璟却只是淡漠的看着木易风,“西,你自己来回答木庄主的话好了。”

木易风这才瞅见立在门洞下的小序。

小序出恭回来,看见了杨璟,内心自是一番心动。本想再靠近一步,却听见木易风叫了声“七哥。”便止了步。

面对杨璟的话语,小序不知该怎么回答,却想起了杨璟曾说过他只是篇序,便开了口“曾经的木西只是七王爷的一个引子,一篇序。能够为王爷带来他想要的东西。可惜,木西不争气,坏了眼睛,不能再为王爷效忠了。如今的小序怕只是一个影子,遇风飘荡的影子。”

木易风松了手,杨璟走近小序的旁边,“知道自己是什么,就跟好自己的主人。”道完,便走了。

小序看着柳枝摇曳,木易风的青丝浮动,宽慰道“谢谢木,不,应该是十三王爷的恩遇。”不再留恋,作揖离去。徒留木易风一个喃喃自语“小序,对不起。对不起。”

天很黑,杨璟没有看见小序脸颊的清泪,因为杨璟根本就没看小序。月很亮,木易风却不能抹去小序的泪痕,因为木易风离小序太远了,刚一伸手,他的背影都已消失了。风微弱,夹杂着满园牡丹的香味,小序自己抹去泪水,跟着杨璟离开。

小序原以为自己是一篇序,至少能在杨璟心中有一方角落,却不知,在这个角落住了十二年,也是顶着他人的名字,刻着他人的模子,留下的也是那个叫苏素的印记。

小序不知道此番跟在杨璟身后是以什么样的心情。留念、不舍。全当是报恩好了。十二年的相处,顷刻坍塌,毫无踪迹,是不可能的。既然眼睛好了,既然遇见了他,既然还记得自己的承诺。那就完成了那个承诺,离开或许才不会这般不值。看着小径两旁的牡丹,想到了尘儿娇嗔的话语,小序暗自感叹,怕是要让尘儿失望了。还没能教授尘儿执笔,更没有说一声道别,似清风似来了,去了。

小序看着天,一轮孤月;看着杨璟,心头又是一紧。

作者有话要说:

☆、小序杨璟

“眼睛怎么回事?”马车里,杨璟和小序并排而坐。杨璟撩开帘子看街上的车水马龙。

“掉下山后,被一山中老医救了。”小序并不想说出徐老伯,他知道这也就是徐老伯会赶他下山的缘由。他始终被红尘所困,而徐老伯早已脱了红尘。言毕,车内一片安静。

一路南下,杨璟是奉旨秘行。一路乘船南下,行宫也就安在船上。小序一路安静的跟着杨璟。到了船上,杨璟也直接带着小序回了自己的房。

杨璟点亮了蜡烛,小序有条不紊的宽衣。当小序赤身裸体的背着杨璟时,杨璟的手游走在小序的背上。杨璟拉过小序买对着自己。小序却始终闭着眼,闪动的睫毛压抑着哭泣的冲动。本是一块上好的羊脂白玉,可惜却爬满了裂痕。顺着裂痕,杨璟从上身滑到了硬物,触碰着小序直挺的硬物。握上,操弄,断断续续的口申口今。

小序从来都是乖巧的。看着小序微启的红唇,杨璟靠近,却始终都没有碰上。这块玉,即使碎了,也不是自己的。加快速度,小序的硬物喷出浊白,却硬撑着不倒。杨璟满意的欣赏着素白的脸颊漂上红粉,洗净了手,坐在床上,“西。”

小序如同被蛊惑般睁开了眼,步履蹒跚的走到杨璟前面,蹲了下来,解开杨璟的亵衣,看着杨璟红肿的硬物,恍惚着。“怎么,忘了吗?还要本王教你吗?”略带愤怒的语气让小序回了神,埋首就开始深入,吞吐。杨璟看着跨中小序乖巧的样子,伸手扯住小序的头发使劲往里面推,让自己的东西填满小序的口腔。小序被突如其来的对待,眼里开始泛起了雾蒙。

“哪里像!哪里像!哪里像!”杨璟的语气一声高过一声。

以往杨璟总是喊着“西,真乖,西,再进去一点,西,西,西。。。”小序曾经以为杨璟叫的是自己。小序总是认为自己是杨璟的宝贝。

小序曾今悔恨自己偷偷上灵佛寺为杨璟祈愿,却被微服的皇帝看中。小序却也甘愿立誓,以色侍君,为杨璟博得皇帝的信赖。现在小序终于明白了自己眼睛瞎了,皇帝便放了自己。因为皇帝和杨璟一样,喜欢的只是自己和苏素有着一样的眼睛,有着和苏素一样的品性。天生也罢,人为也罢。事已至此。

杨璟喷了小序一口的浊白,小序全数咽下。以往总觉得只要是杨璟的总是甜的,今天才知道,其实它是苦涩的,一直都是。一直都认为自己是幸福的,因为有杨璟。即便自己要为杨璟牺牲,也没有怨言。如今,却觉得自己只这般的肮脏污秽。苏素白如飘雪,自己已破败不堪。若不是自己眼睛又看见了,杨璟会不会再留心自己。小序抬起了头,想知道答案,却在杨璟的眼里看见了蔑视。

“啪”一个巴掌打在小序的左脸上,嘴角留下了血丝。杨璟拂袖而去。

一路南上,小序再也没有见过杨璟。每日也只在杨璟的房里,临窗出神。往事如波上金光,一个风起,又灭了。

作者有话要说:

☆、回忆往昔

小序不记得自己是哪里人,不记得自己的父母是谁,更不记得自己是谁。

从有记忆起,小序就在颠沛流离,更确切的说小序一直在被卖与买之间度过。杨璟曾说过自己的家乡是淮安,因为自己是在淮安被杨璟买下的。那年小序六岁,杨璟十四岁。

此后被杨璟养在小楼别院。不料自己身子弱,才到京都便病了。太医说是寒气入体,常年淤积于脾肺,带垮了身体。还记得那层薄纱外,看不清的人影应该就是徐老伯了。当时杨璟为了早日医好自己,便谎称是自己重病,让徐太医诊治。事后仍细心照顾小序,不假手于旁人。可能从那个时候起,久失温暖的小序以为自己找到了自己的亲人,倍加珍惜和杨璟的时间。却不知有个阴谋,早就在刹那间的眼神相触,便开始了漫长的蛰伏。

病好了的小序,开始被安排上学。琴棋书画,必须得杨璟首肯才算过关。当初以为是杨璟对自己过分上心了。现在才知道,只有经杨璟,自己才能和苏素更加接近。

随着年龄的增加,小序也出现了生理反应。羞红的脸被杨璟撞见,道出了自己的无知。不料被杨璟拉进了卧房,开始学习闺房之事。小序本就倾心杨璟,自是不反抗自己与杨璟的身体接触,只是杨璟为照顾自己的身体,总是戛然而止,从不破了小序的身。在被皇帝召入宫前,小序曾献身给杨璟,却被杨璟呵斥,这样只会陷他于不忠不义,更得不到皇帝的信赖。当初的这番巧言却是让小序愧疚了许久,如今想来,是杨璟本就不稀罕自己的身体。自己再像,却终究也不是。

不料,在入宫的前几天,小序再次上灵佛寺还愿。在途中被歹人所持,用药迷了眼睛。药剂过重,坏了眼睛。没了眼睛,皇帝不要了;没了眼睛,杨璟不理了。小序呆在小楼别院,一呆竟是一年不曾见到杨璟。泪水走过春夏秋冬,枕头换了一个又一个。深冬了,没能挨得过,终是躺下了。久违的药香再次溢满空气。可这次药味没能换来那人的深情照顾。

开春,小序按耐不住还是逃出了小楼。在王府的石狮子后面,等了足足三个时辰,才等到了杨璟回府。本想探身,却听着小厮回着“王爷,宝鉴斋送来的翠绿玉簪,已经交给了韩小姐了。韩小姐甚是喜欢,说谢过王爷。约暮春一起踏春。”“恩”

小序一直站在石狮子后面,听着大门严严实实的关上。自己又寻路回了小楼。

时间就这么等着。暮春了,小序却只在屋子里呆着;仲夏了,小序也没出过门;入秋了,小序被送走了。来接小序的是惜春坊的蒲妈妈,说着南边,天气好,等养好了身子再回来。小序知道,自己怕是再也回不来了。

为了留个念想,小序再次到了王府,坐在小院等着杨璟。日暮西陲,念着马车快要走了,小序才壮着胆子,想着昔日的步调,走到了书房,却听着里面的交谈声“王爷不去送送?”“多话了。”“是。奴才这就叫马车上路了。”“本以为他会是我最好的一个奠基石,拉开序幕,引出变数。如今,这篇序,不能好好地翻开,只能把他撕了。沈管家,就说我还没回府,不用等了,即可上路。”听到了尾声,小序的眼里再次泛着泪光,摸索着出了王府门。没有用的棋子,只能弃之。

只是没想到,行至半路,有劫匪冒出。小序在蒲妈妈的掩护下,虽脱离了困境,却走进了深林的困境。

后有追兵,前又不见。小序奔走间,只听得劫匪嘶喊着“站住,不然老子劈死你。拿命来。”小序一个纵身,却不知已经跌入苦崖之中。

作者有话要说:

☆、初入宫门

“木公子,船到岸了。王爷请您上岸。”小序颔首而去。

下了船看见一顶绛青色的轿子,小序的心咯噔了一下,慢步走了进去。

(5 / 11)
序言

序言

作者:赵子川 类型:免费小说 完结: 是

晋江完结 文案: 限500字小序说“我也不清楚为什么,为了谁,到了如今。”他的眼睛永远清澈得让人动容。他总喜欢望着远远地,一如现在。即便,他的眼里什么也没装得下。因为他的眼睛,早在多年前就看不见了。但是,总觉得小序的眼里是装着什么。只是他从来不说,旁人从来不问。是人是物,怕也是物是人非了。 小序说“冬日的暖阳照的人懒洋洋的,再看着雪花飘飘洒洒,落满了一地。那是极美的事。”他的眼睛蒙上一层又一层的纱布,繁重得让人痛惜。他还是喜欢看得远远地,一如现在。即便,他的眼睛什么也没装下。因为他的眼睛,早在接他的时候就没了。但是,总觉着小序的眼睛是能看见什么。只是他从来不说,旁人从来不问。是人是物,怕也只有小序自己知道了。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木小序(木西) ┃ 配角:杨璟,杨琼,木易风 ┃ 其它:苏素 文章节选: 小哥哪里来的,天上来的。李子总是这么想的,因为李子是在苦崖下拾得小哥。 李子抬头看看天,看看那快j□j天的悬崖峭壁,再看看手里的小哥。苦崖苦崖,重生重生,去过未来,尽不在一个野夫所能思索的范围内。李子扛着小哥就走了。只想着,有个漂亮哥哥陪着李子了。娘走了好久,都没回来,一个人正无聊着。 茅舍,徐老伯正在给小哥看病,“这人,断了四根肋骨,胳膊掉了,大腿折了,眼睛不闪光,好好地一张脸皮也被划破了,郁结于心,心力衰竭呀。”此番话一说,李子就开始琢磨上山砍哪颗树给小哥做棺材,不料徐老伯话音又起,“试试吧,也许活的下来。”李子那点心思也荡然无存。要知道,一刀,树倒,棺材成。一试,一人,何时好。 “呆着干什么,还不背上篓子。”李子垂下的头立马被这粗重的语气打醒,对上徐老伯灼灼的眼睛,一抹腿,立刻背上篓子,却在出门前问“这,干什么呀?”徐老伯捋了捋泛白的胡须,“笨蛋,采药。”一声令下,李子可是雷厉风行。 这个山谷,一间茅舍,住着李子和徐老伯。 初秋,茅舍外的那株石榴都起花苞了,李子瞅着开心,正想摘下,“磨什么磨,里面那个还不知道什么时候醒呢!”灰溜溜的李子即刻收住自己飘荡的心,看了看窗,想着里面那个小哥怎么还睡着?这药要采到什么时候?垂首,又跟着徐老伯上山了。 原文地址:www.6wens.com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