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袁朗与吴哲与刘行路)精彩阅读 望春花 现代

时间:2020-04-22 17:08 /免费小说 / 编辑:哈维
热门小说《死亡》是望春花 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袁朗,吴哲,刘行路,内容主要讲述:刘行路说:“证据?你一直在说证据,让我

死亡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篇幅: 中短篇(1w字以上)

《死亡》在线阅读

《死亡》推荐章节

刘行路说:“证据?你一直在说证据,让我猜一下,你们拿到了证据,但是没有带来参谋部的释放命令?”

袁朗问吴哲:“参谋长没有给我作人证?”

“他说的话都绕圈子来,不给我准话,不肯定,也不否认。就是不帮忙。”吴哲说。

袁朗皱了一下眉头。

刘行路抬头对袁朗说话,声音嘶哑,但是笑意盈盈:“问你一个问题,你到底,是怎么知道时间的?”

袁朗对两个打手扬一下头,说:“他们脸上的油彩,慢慢会褪色的,一个小时和10个小时的效果不太一样,你对这个东西不熟。”

刘行路大笑起来,脸色青紫地厉害。他的下属帮他从口袋里掏出药瓶,倒了两片药给他。

“而且,”袁朗盯着那个口香糖瓶,说:“你在按时吃药。我没估计错误的话,8个小时一粒,就算你不在我面前吃,你的属下也会给你倒水,提醒你。”

袁朗再问:“这是什么药?”

刘行路说:“下次告诉你吧。下次审讯的时候,我记得让他们不要用油彩了。”

徐睿吼:“你说什么?还有下次?”他抬手就要给刘行路一个耳光,但是旁边那个打手撞开齐桓,一把扑倒他。门口的木木成才进来,拿枪抵着那人的头。

刘行路咳嗽一下,对那两个下属说:“算了,过了江的菩萨,还是不要保佑我了。”

他转头对吴哲说:“虽然很让人感动,是不是,泥菩萨?”在场的人都静了下来。刘行路慢慢有了点血色,对吴哲说:“吴少校,我猜你拿到证据之后,立刻到参谋部去,要释放手令。不过,恐怕连参谋长的面都没有见到。然后你们又不巧知道了袁朗的地址,决定等不及了,先救人再说。”

他大大地喘息了一下,说:“可是,你们真的不动一下脑子么?我不过就是安全局,一个负责对内安全的家伙。我怎么敢,绑架一个甲种部队的高级长官。好,可能我就是一个要陷害他的,胆大包天的变态。可是,为什么这个变态,能让参谋部的人这么配合,删改记录,编造证据,连参谋长都没有打算帮你们队长作证?”

他看着吴哲,笑得好像占了什么便宜,说:“少校,你偷窃参谋部资料,非法阻挠审查,袭击工作人员。问题可大了一点。”

然后刘行路微微地笑了一下,以一种很舒服的姿势昏倒在地。两个下属冲上去作心肺复苏,大声呼喝老A的人叫医疗队。

医疗队来了。刘行路被医疗队带走。

袁朗由队友送回驻地,卫生兵给他打了一支镇静剂,沉沉睡了。吴哲守在床边,一直就这样盯着他看,总觉得一眨眼,他又不见了。

身上都是些淤伤,典型的刑讯打法,很痛,但是不伤骨头,不损内脏。袁朗睡着的时候,手脚会突然紧张地一抽一抽,但是因为镇静剂的缘故,醒不来,很痛苦地辗转反侧,嘀咕什么。吴哲拉他的手,但是他好像很害怕皮肤的接触。一碰到,就开始吼起来,偏又是压在喉咙里的嘶吼,抓心挠肺的难受。吴哲手足无措,把耳朵侧在他嘴边听,“吴哲……吴哲!”他在叫,吴哲。

吴哲喊他说:“我在,队长,我在。袁朗,我在!”

然后安静些。但还是不安宁,眉头皱得皮肤上扭出红印来。吴哲给他擦脸,袁朗一挥手,打了他一拳。吴哲捂着脸看他,又听到他模糊不清地在喊吴哲。

吴哲坐到他旁边,抓着他肩膀半拖起来,一把抱住。好像要把他按进自己胸腔里一样,用力地拥抱住。

袁朗迷糊地推打起来,没有挣开。吴哲摸着他的脸,亲那个青肿的嘴唇,舔他的牙齿,用力的吮吸,不停地换着角度和方向。杂乱无章的激情让他自己也不知道到底要做什么。

然后袁朗安静下来,手垂在旁边,抱住吴哲的肩膀,陷入安静的沉睡里。

19

袁朗醒过来的时候,很惊悚地看到许三多的大白牙在自己头顶晃悠。“队,队长,你醒了。”然后哗一声,一堆人涌了进来:“队长,队长,队长。队长你还活着啊。”

“活那么久,真不好意思。”袁朗跟他们谦虚。

“吴哲呢?”齐桓帮袁朗把话先问出来了。大家互相清点了一下,真没见吴哲。“大队早上好像有事情叫他。”

“队长,这次可真亏了吴哲了。”

“真没话讲啊,也不知道他怎么找到了你的签名。”

“不容易啊。”

“要记功,记大功。”

袁朗举手示意他们停一下,然后问:“演习结束了?我睡了多久?”

“你睡了18个小时。”齐桓看表,“演习早结束了,今天大概指挥部的嘉奖就该来了。”

某医院的CCU(心内科重症监护室)里,刘行路醒过来,说:“罗杉啊罗杉,每天看到你这张英俊的脸,真是让人心旷神怡啊。”对面在看护他的人看看他,正是一直在他旁边的下属,打手甲。他耸耸肩,一声不响地出去了,然后进来一个医生和护士,给刘行路检查瞳孔,血压,问他是否有胸闷不适。

罗杉就靠在门框上,叠着胳膊看。

“这是什么?”刘行路左肩上压了一个沙袋,他拿开。见到锁骨上有一个导管,插进锁骨下的血管里。连出来,接到一个仪器上。

“临时的心脏起博器。”罗杉说,“等你稳定之后再换成永久性的。”他走近,拿过沙袋,重新压到刘行路的肩膀上。医生护士检查完毕,出去了。

“没这个必要。”刘行路说,“浪费时间和精力。我又心力衰竭了?”

罗杉看了一下手表,说:“这一次,从发作,到醒过来,一共20个小时。我记得上次,你可是昏迷了35小时。说明你这次还不想死,求生欲望相当强烈。”

刘行路笑:“照你这么说,不想死的人都死不了了?”

A大队队长办公室里,参谋长正在和铁路说话,微笑着:“这个事情,两三年也就这么一次。总参想招几个负责谍报工作的维和士兵。他们看中了袁朗,我可是老早给你打过招呼了。你怎么就是沉不住气呢?”

铁路坐在椅子里,眼观鼻,鼻观心,不说话。

参谋长叹气:“我知道,士可杀,不可辱。我也不明白搞情报那帮家伙怎么想的,每次要招个间谍,都是又打又骂,栽赃诬陷的,完了再说:‘嗯,你合格了。’话说回来,你们招新兵的时候,不也是这么唬弄人么,也难得没人控告你们。”

铁路怒:“我们可从来没有这么绕着弯子诬陷过谁,虐待过谁,还有刑讯逼供,让人喝马桶里的水。你看他刚回来那什么鬼样子!你还埋怨吴哲他们打人了,打得好!没打人的那几个兵,我给他们记过处分!”

参谋长掏烟,递给铁路,铁路不接。

参谋长继续叹气:“我知道,你的兵你心疼。其实总参做这个事情也不自在。都是军部的,搞不好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所以他们都是从安全局借人来干这个缺德事。是,缺德的很,假造证据,设套子让他跳。那几个演习计划是我给他的,我还不能说。但是这些都是些小节问题,他能理解,以后也会给他个说法的。你什么时候对着细枝末节这么想不开了?”

铁路说:“我本来就是小节问题上想不开的人,袁朗也是。他不适合做谍报工作。”

参谋长把杯子顿到桌子上,说:“他适合不适合,轮不到你来判断。”

铁路毫不退让,说:“为什么轮不到我判断?他当了我5年兵,我再清楚不过这个人什么样子。谁来判断?安全局那帮鬼鬼祟祟的家伙?还是见了个鬼的心理专家!他们懂个屁。袁朗看起来油条一根,什么都无所谓,可碰到你们说的那些小节问题,足够他去钻一百年牛角尖。你没看到他怎么招那个成才的!”

(18 / 27)
死亡

死亡

作者:望春花 类型:免费小说 完结: 是

作背景同人。这个绝对要大赞一下!!!无论是人物之原著符合度,涉及知识之专业度,情节之波诡浪谲敌我难辩,均是上上之作!故事里的老A们在一场场阴谋和反阴谋间纠结较量,故事外的读者也跟着绞尽脑汁揣摩敌意、心情跌宕起伏,最后一刻谜底揭开,目送谋划者谢幕下台,松口气之余也怅然若失。但,好在还有袁吴之间患难见真情的甜蜜和勇敢,虽然只是一点点,在风到浪尖之上,却至真至纯,动人心魄。推荐!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