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ots写的中长篇小说好看么? 夏·向晚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0-02-19 07:21 /免费小说 / 编辑:白玥
主角叫明斐的小说是《夏·向晚》,本小说的作者是Toots所编写的免费小说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或许吧!”童淮礼满不在乎地笑

夏·向晚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篇幅: 中长篇(20w字以上)

《夏·向晚》在线阅读

《夏·向晚》推荐章节

“或许吧!”童淮礼满不在乎地笑笑,“如果能把他争取过来也好。不过我看,他好像是察觉一些什么似的。”

“察觉?”童淮坤皱了眉头,若有所思看了眼门口,“想来是没什么吧!现在人们的注意力还都在艾香班身上。能察觉出什么呢?”

“艾香班到底是个什么底细,你打探清楚了么?”童淮礼又问。

童淮坤讪讪地一笑,道:“哪里能查出个什么来,这背地里肯定有人撑着。无论怎么打探都只能知道表面上的那些,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戏班子不简单。我都在怀疑了,这戏班子到底是南国派来的,还是……”他没有把话说下去。

“你是说……”童淮礼眉头一紧,“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的行动很有可能在别人的掌控之中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就很有可能。”童淮坤道,“当务之急还不是艾香班。黔州那事儿已经捅开了,只不过是皇上压下来没说而已。如果不是皇上知道一些什么的话,断断是不会压下来的。或许再过不了多久,这矛头就指向我们童家了。”

童淮礼皱起眉头,看了眼热闹的里间,道:“淮齐到江南已经快十天了吧!过几日让爹和大姐也到江南去。帝都里只留下我和你就好。”

“现在还能送出去么?”童淮坤怀疑,“如果皇上有盯着我们童家的话,是决不可能还让爹和大姐也离开帝都的。”顿了顿,他又道:“三哥,要是李沣煦他反悔了怎么办?那样的话,我们是什么也没得到,还惹得一身腥。”

童淮礼满不在乎地笑:“肯定可以送出去。帝都里还有我和你在。事到如今了,无论做还是不做,都会惹得一身腥,还不如一不做,二不休。淮坤,你也不要想太多了,好好做好应该做的事情就好。”顿了顿,他又道:“找个机会和玉棠香接触下,这个人倒是个关键。”

童淮坤点点头:“这我都是知道的。三哥你也放心吧!”

说完两人回到里间,玉棠香的那一折子华安飘雪已经唱完了,正在谢场。童淮坤几步到后台,见玉棠香一下来,便递上了一盏茶上去,口中笑道:“玉老板,辛苦了呢!”

玉棠香也不拘泥什么,大大方方接过了茶,在铜镜前坐下,轻声笑道:“多谢了五爷送茶来。”说着他揭开茶杯盖轻嗅一下,赞叹道:“果真是好茶,五爷真是折煞了棠香,送了这么好的茶来!”

童淮坤哈哈一笑,在一边寻了个凳子坐下,看着他喝了一口茶,道:“喜欢就好,什么折煞不折煞的。”

玉棠香放下茶盏,抿嘴一笑,道:“棠香毕竟是个戏子,是贱民,喝了这么好的茶,可不就是折煞了棠香?”

“既然说是折煞……”童淮坤从他手中拿过了茶盏,揭开盖子喝干了里面剩余的茶水,“我喝,总不算是折煞了你吧?”

玉棠香瞅了他一眼,唇角悄悄地勾起来,却是从他手里夺了茶盏过来:“我喝过的,五爷也不嫌脏。”

“瞧你说的,这又有什么可在意的?”童淮坤浅笑着,“不知道玉老板赏不赏脸,陪我喝点酒去?”

玉棠香一笑,道:“唱戏的人,可不能多喝酒,怕坏了嗓子。要是没了这幅嗓子,五爷叫我拿什么去讨营生?”

童淮坤哈哈一笑,道:“大不了五爷我养了你下半辈子,怎样?就喝一杯,赏脸么?”

玉棠香拆下头上繁复的头饰,从镜中看着童淮坤,轻笑一声:“这可是五爷说的,以后要是唱不了戏了,就靠五爷养着了。”

“好,养了你一辈子都成!”童淮坤笑得很是快意。

玉棠香对着镜子一笑,拆干净了头饰,洗掉了脸上厚厚的妆容,卸妆后倒是比上妆的时候清俊得多,比一般的女子都要好看。脱下戏服换上寻常的衣裳,他便和童淮坤一道出去了。

热闹的西市,灯如昼。

临西茶楼中,童淮坤和玉棠香坐在二楼一个僻静的小包间里,谈笑风生,显然是愉快得很。

作者有话要说:下次更新……大约是星期五

第四章中

把玩着手中精致的茶杯,玉棠香挑眉轻笑,自成一派风流:“想来五爷还是心疼我这样靠嗓子吃饭的人,没逼着棠香喝酒。”

“哦?那就是说,原来还有人逼着你喝酒了?”童淮坤漫不经心地笑笑,浅啜一口茶,“没想到真有这样不懂得怜香惜玉的人。”

玉棠香抿嘴一笑,道:“这样的人多了去了。像五爷这样的,是少之又少。”顿了顿,他又笑道:“只不过,五爷对棠香好,只怕是另有所图,不知棠香说的对不对呢?”

童淮坤颇为意外地看向玉棠香,挑了眉:“哦?玉老板何以这样认为呢?”

“做戏子的,都有几分察言观色的本领。”玉棠香轻描淡写地带过这句话,瞅了童淮坤一眼,又看向熙熙攘攘的大街,“五爷有什么话,但说无妨。棠香虽然是个戏子,但走遍大江南北,办点小事情还是不难的。”

童淮坤一笑,从善如流:“既然玉老板这样说,我也就不绕圈子了。本来也就是想问问,你们戏班子,是个什么情况?”

玉棠香轻佻地一扬眉,道:“还能是个什么情况呢?走南闯北的,到处讨生活罢了。难不成五爷还以为我们戏班子有什么蹊跷?”

“我自然不是这样以为。”童淮坤道,“只是别人总以为,你们艾香班有些蹊跷。之前都名不见经传,现在一下子红火起来,能不让人起疑么?”

“那是他们眼红罢了。”玉棠香闲闲笑着,“争风吃醋争不过了,就只会用那些下三滥的办法来抹黑,那些人哪,也不知道自己想想,为什么我们艾香班能红呢?还不是因为人俏嗓子好有人抬嘛!”说着他看向童淮坤,微微一笑:“五爷,您说,我说的是不是?”

童淮坤轻笑一声,道:“玉老板说话真是圆滑得很。”顿了顿,他也看向玉棠香,抬手为他添满茶杯中的水:“可做人,有时候还是直接点儿好。”

“五爷想听什么?”玉棠香笑眯了那双凤眼,握住了茶杯,“五爷想听什么,棠香就说什么好了。”

“听说你有个妹妹。”童淮坤漫不经心地笑着,“怎么也总没听你提起过?”

玉棠香脸色未变半分,依旧是淡淡地笑着:“棠香倒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个妹妹。棠香自幼丧母,哪来的妹妹呢?五爷又是从哪儿听说来的?”

童淮坤着意看了玉棠香一眼,只道:“也是听人家说起,便随口一问。若真有个妹妹,想来也是天姿国色吧!”

玉棠香沉默了半晌,抬眼看向童淮坤,道:“五爷试探了这样久,为何不直接问,棠香到底是不是奸细呢?”顿了顿,他又是自嘲般一笑:“或许对于五爷而言,棠香就是奸细吧?”他看着童淮坤,面不改色地说出了这句话,眼看着童淮坤的表情一点点变得阴沉。

童淮坤沉默了片刻,冷笑一声:“玉老板把话说得这样直白,童某也不好意思再绕弯子了。说到奸细,我倒是真在怀疑你,还有你的艾香班。”

“怀疑归怀疑,要有证据才好说话。”玉棠香从容道,“五爷,江南真是个富庶的地方,有谁不垂涎呢?你们童家占着那块地方,早该知足了。话说到这个份上,想来五爷应该是知道我玉棠香的底细了吧?”

“你……是皇帝的人。”童淮坤没有太多迟疑,只是死死地盯住他,“只是没想到你一个戏子,怎么就跟皇帝搭上了呢?这样看来的话,皇帝已经把我们童家的事儿全数掌握了?也难怪……难怪!”他轻叹一声,轻呷一口茶。

“江南真是个好地方,童氏占着,姚氏望着,还有个南国的李沣煦蠢蠢欲动觊觎着。”玉棠香若有若无地笑着,“李沣煦如今想要的,不过就是江南而已。真不知你们童家怎么就愚蠢到这个地步,要与虎谋皮了呢?黔州已经是他李沣煦的囊中物,接下来安南,等他把大大小小的地方都吞了,便是你们童氏的江南。难道李沣煦果然会留下江南给你们童家?若是这样说起来,李沣煦就不是李沣煦了。”

童淮坤沉默着看着他,半晌才开口:“你和我说这些有什么意思?”

“现在回头,还不晚。”玉棠香浅啜一口茶,“现在回头,或许皇上会既往不咎。就算是要追究,也不会牵连许多人。若真走到了那一步,那可就是株连九族的大罪。童氏上上下下几百口人,杀起来,啧啧,那可叫一个热闹。”

童淮坤霍地起了身:“听你这戏子在这里胡搅蛮缠!”一摔衣袖,他匆匆下楼,没有再回头。

看着他的背影,玉棠香虚弱地笑了笑,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细密的汗珠。说了这样多,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效呢?他重重地靠在椅背上,长长吐出一口气。想起了远在南边的妹妹咏棠。有多久没有回去,又有多久没有见到她?自从他当了这戏子,就没有再回去,也没有在人前承认过他有过一个妹妹。童淮坤的那句话,惊到了他。原来不是自己不承认,这个妹妹就不存在。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个身穿枣红色夹袄的男子来到了他面前,却是大大方方地在他对面坐下了:“玉老板,真让在下好找。”

(15 / 96)
夏·向晚

夏·向晚

作者:Toots 类型:免费小说 完结: 是

文案: 生死之交,殿上殿下,退后的那一步,留出的是一道鸿沟…… 红颜知己,新欢旧爱,谁也不肯承认,到底谁辜负了谁? 兄弟情谊,尔虞我诈,是谁让他们站在了不同的两端? 又是帝都冬季,大雪茫茫,路人匆匆,灯影迷蒙。 独立高处,这一生一世的孤独,谁曾陪伴左右?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