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歆、雪儿是哪本中短篇小说主人公? 落雪全文无删减阅读

时间:2020-04-18 04:10 /免费小说 / 编辑:Eric
经典小说《落雪》由瓶子里嘀妖精倾心创作的一本免费小说类小说,主角落歆,雪儿,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不希望马上举行婚礼,但至少我希望我们能够先订婚,雪

落雪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篇幅: 中短篇(1w字以上)

《落雪》在线阅读

《落雪》推荐章节

“我不希望马上举行婚礼,但至少我希望我们能够先订婚,雪儿,我真的很爱你,明明知道,爱情需要信任,明明了解,雪儿不是那种花心的女人,但我还是无法安心,总是感觉,你好像快要离我而去,我已经快被这种感觉折磨疯了,雪儿,求求你,答应我好不好?让我安心。”雪儿迟迟不肯伸手,让林绍甚为紧张,手心里,已渗出一层汗水,他好怕,雪儿会说出‘不’字,他承担不起。

林绍的话,让雪儿一阵心痛,辜负了你的信任,辜负了你的情意,我就是那样的女人,真的,爱上了别人。成长的画面,一幅幅的闪过脑中,林绍,总是围绕在自己身旁,挡风遮雨,毫无怨言,他一如他曾许下的承诺,爱你疼你一生一世。执着而坚定的爱,到头来换得背叛,是多么残忍的事

雪儿缓缓的,缓缓的,将手,伸了出去,没有丝毫的笑意和幸福,眼泪氤氲着视线。另一只手,紧紧的抓住胸口的衣领,明明不愿,却不能拒绝。

周围同事的欢呼,仿佛变成滑稽可笑的嘲讽之声,得来不易的幸福,将要碎成一片片飘散而去。

不爱时,朦胧恍惚的将自己的未来送出去,也不会感觉到任何得与失,生活,依旧还可继续。爱上了,却要硬生生的将爱撕裂,宛如亲手埋葬了自己的幸福,如何能不痛。

她,无法忍心伤他。

梦梦被叶清扶回了房间,再挚友面前,她哭得凄惨无比,叶清轻拂她剧烈抖动的背,想不出任何安慰的话语,输得如此彻底,任何语言都苍白无意义。除了能借她个柔软的怀抱,她什么也帮不了她。任由她哭着,喊着,叶清双手牢牢的将她抱住。梦梦一直都像个孩子一般,单纯固执而极端,爱亦好,恨亦好,都表现得直白明了,爱,就全身心的投入,付出所有的一切也在所不惜,恨,便深入骨髓,牙咬切齿容不得半点宽恕。这种人,赢,便笑傲天下,赢得干净。输,便粉身碎骨,输得惨烈。

因为爱,她的灵魂变得异常强大,因为爱,她放弃人类的生活,甘愿成魇,因为爱,梦梦失去了太多,却只得到,一腔怨恨。

今日的月缠,注定无法平静,众人三三两两的相聚,窃窃私语,所论所谈,可想而知,无人预料得到,祈,竟然会袒护柳落歆,甚至不惜扼杀梦梦。

泪 . 哭泣

林绍看到雪儿最终伸出的手指,心中无比激动,她,果然还是爱自己的。轻轻的欲将戒指推入雪儿的无名指,指环刚刚碰到雪儿的指尖,雪儿的手指却突然下意识的弯曲抵抗,无论身体还是心灵,都在向雪儿传达着拒绝的讯息,不能戴,一但戴上这枚戒指,就真的无法挽回,已经没有逃的退路,必须,要做出抉择。

落歆愈渐柔和的神情,温柔无声的包容,在一起时,那分明的幸福,一直在雪儿心中徘徊,如若真的答应林绍,那么,今后便不可以去见落歆,因为,戴上这枚戒指,便与男女朋友不同,这代表,她,已经将为人妻,要承担一个妻子应承担的一切,不可以再放任自己的感情。所爱之人近在眼前,叫她如何能硬生生的停止这份痴情,太过残忍,所以,她只能选择永远不再去见落歆,不见,或许,不会那么痛苦。

真的要将落落彻底的割离自己的生命吗,明明已经下定决心要爱她,明明许下心愿要融化她内心的伤悲,明明,幸福就在眼前,明明,那么的,舍不得她。

只是想像着,今后没有落落的生活,眼泪便更加汹涌的掉落,心,痛如刀割。没有落落的世界,犹如陷入灰色空间,无意义,无光芒。已经偏离的人生,根本,无法再回到原来的轨迹,就算,她嫁给林绍,也无法再如从前一般待他,他们,永远没有幸福。

果然,还是,放不下。

雪儿轻微施力,想要收回自己的手,这枚戒指,并不属于她。感觉到雪儿反抗,林绍很是惊慌,他反射性的紧紧扯住雪儿的手,欲将戒指强行戴上,一场求婚,衍变成了强婚,雪儿将手握成拳状,极力的后退,林绍却始终不肯放手,为什么要拒绝,他已经要被逼疯了。感觉到林绍的力道越来越强,雪儿使出全身的力气,“阿绍,放开!”她用力一甩,终于摆脱了林绍的束缚,戒指,也被甩到了地上,银白色的小环,在地上滚动了很远,最终,停在了墙边,璀璨的钻石,孤零零的闪烁。原本雀跃的同事们,呆愣着无法理解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大家面面相觑。

因为刚刚太过用力,雪儿的气息并不平稳,轻轻微喘,抚摸被林绍握痛的手,她看到林绍愤怒痛苦的神情,仿佛在质问她,为什么?紧咬下唇,雪儿不知要如何回应。

林绍缓缓的站了起来,他近乎绝望,“雪儿,可以给我个理由吗?”

众人皆看向雪儿,她低下头,没有说话,细碎的留海,遮住了雪儿的脸庞,没有人,看清她的表情,只看得到,一滴滴泪珠,划落,打湿地面。

静默良久,雪儿哽咽的声音飘散,“我,爱上了别人。”

任何理由都比不上这个干脆锋利,我爱上了别人,只一刀,便将林绍的心切得七零八落,厌了也好,倦了也好,终是有挽回的机会。但,爱,离开了,便是真的彻底失去。

林绍磕磕绊绊的离开,他几乎忘记自己要回到哪里,只是神情呆滞的走着,小时候,雪儿胆子很小,所以,他总是自愿陪在她身边,骄傲的充当护花使者,喜欢看雪儿梨窝浅笑,朱唇皓齿,纯洁无瑕,那时的雪儿,待他很温柔,她从未对他说过爱,但也乖巧的从未拒绝过他,记忆中的雪儿,恍如隔世,如今,她已经学会了拒绝,将他彻底的拒绝。

是谁,夺走了他的雪儿?一拳打在墙上,林绍咬着牙不让眼泪流下来,他不会放手的,凭什么,他珍如生命的爱人,就要如此轻易的拱手让人,做不到!

雪儿趴在桌面,窸窸窣窣听到同事们的声音,她们,现在一定认为,我是个花心无情的女人吧,一个背叛者。有人将地上的戒指捡起,轻轻的放在雪儿的桌边,“雪儿,林绍他真的是个好男人。不要让自己后悔。”雪儿轻轻摇头,她很难过,却不会后悔,如要她重新选择,结果,亦不会变,她,永远也放不下落落。

最终还是伤了他,自己,何时变得如此自私,竟忍心将林绍伤得,这么深。

或许,自私的不是雪儿.

爱,本就是这么自私的东西。无私博爱,只因你爱得,不够深。

梦 . 沉沦

坐在高楼的楼顶,落歆思绪散乱,祈的话,并非没有道理,她不能忘记自己的身份,之所以远离婆婆,便是因为不想带给她危险,而雪儿,如果继续待在她身边,也会处于同样的危险之中,祈告诉过她,最近魔物增加,意味着,那个人,已经开始行动,如若决战之期将至,那么,那个人,首先会抹杀的,便是实力最强的四魇,到了那种地步,势必会波及雪儿。

落歆记得,雪儿曾经说过,只要能和自己做朋友,她便不怕死。但那时,落歆并不在乎雪儿的生死,而如今,她根本容不得她受到半点伤害。

不知要如何是好,不想离开雪儿,亦不愿她受伤害,微微蹙眉,扯了扯长袍的下摆。斜洒的阳光,让落歆忽然意识到,几乎已经时至傍晚,而雪儿依旧没有出现,平日里,她每天中午一定会过来和自己一起吃午饭。今天,是有什么事发生吗?

其实,雪儿只是不想让落歆看到她哭肿的双眼,如若落歆问起,她根本无从解释。她不能告诉落歆,和林绍分手,是因为爱上了你。

她怕,会吓走落歆。

人们,总是可以残忍的对待,爱自己的人,却也总是,小心翼翼的对待,自己所爱之人。

无论欢乐与悲伤,世间的喜怒,都无法影响日月的轮转,黑夜,如约的侵袭大地.落歆依旧坐在楼顶.风,卷起被系住的长发,凌空飞扬.心中,隐约的担心着雪儿,浅浅吐了口气,只是一日不见,便已如此挂念,已经在乎她,到这个地步. 或许明早,应该去看看她,不然,恐怕无法安下心来.

繁星,一颗颗缀满天空.梦梦在空旷的街边,游荡,如孤魂野鬼般.今晚,她守卫之处,较为偏僻,鲜少行人.也正合了她的心意,她现在,没有心情救人除魔.

倏的,梦梦感觉到一股强大的魂魄气息正在靠近,不是魔,却比魔强至千倍百倍,或者说,他们,根本不是一个级别.唤出鲜红色的镰刀,她感觉到自己微微的颤抖,如果和这种魂魄战斗,她没有必赢的把握。

在身后!转身挥刀,却被对方拦下,利刃相错,是把纯黑色的镰刀,好熟悉.印象中,祈的镰刀,无论形状与颜色,都与之无异.抬头看刀的主人,猛然愣住. 是祈!

不,那种气息并不对,虽然很相近,却并不相同,不是祈。

但为何,眼前之人会与祈有着同样的容貌,倾城倾国,无分毫差别。嘴角轻轻上扬,一如祈那温柔的微笑,只是,此人的笑颜,蕴含了几分邪气,是祈不曾有过的。“你是谁?”梦梦贪恋的盯着那张,她爱慕的容颜。

看到梦梦的神情,笑意更浓,影收回手中的镰刀,“你,果然很美。”与祈同样温柔的音质,却掺拌着轻浮的语气,让梦梦心中一颤,他说她美,她听到自己的心跳漏掉了几个节拍。影伸手,拂上梦梦的脸颊,腹指轻划她的唇,柔软细嫩。忽然,将眼前的人向自己怀中一扯,便覆上了梦梦的唇,灵活的舌,撬开梦梦的贝齿,娴熟的挑逗。梦梦手中的镰刀应声落地,消失无踪,明知应该反抗,却一丝力气都无法使出,软软的依在影的怀中。这是她日夜期盼的怀抱,日夜期盼的容颜,日夜期盼的吻,如今都已成真,而人,却不是祈,不是祈,又会是谁。

恍惚间,她听到,那个温柔的声音,“做我的人可好?我会爱你。”凉凉的气息,洒在颈边。身体,愈发无力。

我会爱你。天籁般的声音,是她爱的容颜,她爱的温柔,她爱的男人。莫名的酸楚,催化了眼角的湿润,她,终于得到了,他的爱,而非伤人的杀意.

心,就这样沉沦,再也无法自拔。

明 . 爱意

一整个夜晚,雪儿都无法安眠,林绍的电话,迟迟不肯挂断,无止尽的哀求,只希望唤得心上人回心转意,他不厌其烦的讲述着,他们的曾经,他们共同拥有的美好记忆.一句句我爱你,敲痛雪儿的心扉,对林绍的歉疚,是道永远无法抹去的伤痕,随着那声声痛苦的爱,愈裂愈深。雪儿拿着听筒,蜷缩在床角,沉默。她找不到任何语言,可以回应林绍,‘对不起’三个字,早已显得苍白无力,强忍住,不让泪水掉落,今晚,不想再哭泣,不想让落歆,看到自己哭红的双眼,雪儿希望,自己永远可以笑着面对落落,代替婆婆,爱她疼她温暖她,而不是,带给她悲伤。

握着那枚不属于自己的戒指,雪儿呆坐着,时间滴嗒跳过,天空已经泛白。不属于自己的东西,终是还给它的主人比较好。

落落来到雪儿家楼下,并未上楼,只远远的站着,等待雪儿出现,时候尚早,落歆不想打扰雪儿的清梦,她只想确认雪儿是否无恙。清晨的街道,因为未到上班时间,所以行人稀少,靠在墙边,一个颓废的男人,稍稍引起了落歆的注意,似乎有种陌生的熟悉感,好像在哪里见他,模糊的印象如雾般围绕心中,却抓不到重点,是何时,见过他呢?

淡淡的朝阳,洒开片片柔和的光晕,行人渐渐增多,从沉睡中苏醒的人们,忙碌的继续着各自的人生,或许,雪儿快要下来了吧。落歆发现,那个男人直直的盯着楼上的某处,顺眼望去,那里也正是自己心心挂念的地方,迷雾倏的散开,记忆变得清晰。他,便是照片里的男人,雪儿的男友,好像,叫林绍吧,隐约记得雪儿曾经提过。明明照片里阳光灿烂,笑容纯粹,为何现在看起来如此颓废消沉,难道,与雪儿有关?想到昨日雪儿并未现身,心中更加担忧,她,还好吧。

期待的身影,终于出现,落歆微微松了口气,雪儿似乎,安然无恙,本想一路送她上班,忽然想到,雪儿的男友亦来接她,这种时候,不应该打扰他们两人,落歆便没有上前,反而后退,静默的看着雪儿。林绍走了过去,‘不要辜负她,否则,我不会放过你。’落歆悄悄的在心里对林绍说,曾经,落歆被一个男人,狠狠的伤害过,那种痛不欲生的感受,落歆不希望让雪儿体验,她哭泣的样子,会扯痛落歆的心。

(9 / 31)
落雪

落雪

作者:瓶子里嘀妖精 类型:免费小说 完结: 是

她,一袭长袍,冰冷孤傲,如夜般的黑瞳中,洒满了无尽荒凉与悲伤,坚强得让人心疼。失去温度的身体,没有了希望。 她,长发至腰,温柔娇小,雪白的肌肤,透着媚人的微红,纷繁的世界中,只想温暖一人,只为一个人,而坚强。 她们在同一个世界里,踏上不同的路,却在命运的交叉点上汇合,想要共同走出只属于她们的路。 生与死,分与合 在绝望中寻找希望 在希望中寻找未来 她们 能否 如愿以偿 。。。。。。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