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知道穆兰馨的作品? (魔兽同人)魔兽同人圣光之途小说精彩阅读

时间:2019-10-14 01:08 /奇幻科幻 / 编辑:木槿
卡伦德尔,维茜娅是小说名字叫《(魔兽同人)魔兽同人圣光之途》里的主角,作者是穆兰馨,小说主要的讲的是:不等天亮,维茜娅就催促着卡伦德尔出发。海象人战士送

(魔兽同人)魔兽同人圣光之途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篇幅: 中篇(10w字以上)

《(魔兽同人)魔兽同人圣光之途》在线阅读

《(魔兽同人)魔兽同人圣光之途》推荐章节

不等天亮,维茜娅就催促着卡伦德尔出发。海象人战士送他们出镇口时,对着维茜娅深鞠一躬:“感谢你昨天晚上对我们的支援,卡库特之子。”

维茜娅只是摆摆手,淡淡地回答了一句:“不必言谢。”

卡伦德尔的眉毛拧了起来。海象人只用这个名字称呼维茜娅,对他却是称呼名字,或者干脆叫他“德莱尼先生”。这对他来说是从未遇到过的情形——至少他从未遇见过有什么人会用完全没有共同点的称呼来招呼客人的。

“请原谅,你们为什么要称呼她为‘卡库特之子’呢?”卡伦德尔压低声音问身边的一个海象人战士。

海象人大声地抽了抽鼻子,如梦初醒一般喃喃自语道:“哦。她的身上有着卡库特的印记——愿卡库特保佑我们的亡者——请你千万小心,和她在一起的话……”海象人战士有些担忧地眯起小眼睛来看着他,好像他也很快就要蒙卡库特恩召一样。卡伦德尔被看得有些不自在,连忙谢过这位海象人战士的讲解,骑上雷象跟在维茜娅身后继续向S营被派驻的地方赶去。

从卡斯卡拉出发,沿着海岸继续向东北方奔驰一天的路程,就可以抵达海象人的另一座城市——乌努比,这里居住着因为躲避战乱而从卡斯卡拉迁居的海象人老弱妇孺和被派驻此处担任守卫的海象人城市。在乌努比休息一晚后,继续沿着海岸前行半天时间,到第三天中午,S营驻地的帐篷就已经清晰可见了。营地里只驻守着两个无畏远征军士兵,一个略嫌瘦削,另一个相对壮实粗犷一些,他们看起来又累又沮丧,正在绝望地堆砌着营地周围用碎石和树枝搭起的临时围墙。

“你们就是 ‘援军’吗?”其中那个比较瘦削的士兵问道,口气里充满了沮丧和怀疑。

“萨萨里安呢?”维茜娅并不回答他的问话,而是另提了一个问题。

另外的那个士兵哼了一声:“不知道。他今早就失踪了。”

瘦子看了看维茜娅和卡伦德尔,叹了口气:“要不是之前一起并肩作战过,我们真的会把他当作叛徒的。”

“为什么?”卡伦德尔下意识地问道,见对方一脸怀疑的模样看着自己,连忙补充做了自我介绍。

瘦个子见卡伦德尔披着银白十字军的战袍,神色稍微放松了一些:“你知道吧,萨萨里安毕竟是个死亡骑士,虽然我知道他和我们是在一条战壕里的——但是,几个月前他可还是巫妖王手下的仆从……”他一边说,一边不住地瞟向维茜娅,但后者只当没听见这些话。

“不过我现在开始有点理解布劳恩那家伙了,虽然说士兵的天职就是服从命令,不过就算是有死亡骑士带队,单靠这么两只手都数得过来的人去攻打悲叹通灵塔,我们可真是不折不扣的‘自杀营’。”正在砌墙的壮汉摇摇头,又继续把石头和树干交叠摞在之前已经搭起来的简陋围墙上, “我们现在能守住这个营地就不错了,要不是萨萨里安和其他的兄弟拼死搏杀,就连这么一小块地方我们也守不住的,我怀疑……准备战斗!”

另外三人沿着壮汉的眼神齐齐回头,只见雪地上凭空地就冒出了一具巨大的用尸体拼装的不死生物拖着沉重而笨拙的步伐朝这边蹒跚而来。两个士兵架起剑,卡伦德尔把雷象牵到远离战线的地方安置好,拎着战锤和盾牌,开始轻声念诵圣光祷文。骸骨战马一声嘶鸣,维茜娅一手控马一手举剑就冲了出去。

尽管只有区区四人,但有了德莱尼守备官的支援和死亡骑士的阻挡,再加上配合得当,眨眼工夫,这只亡灵恐兽才刚刚起身就已经变成了一滩冒着青烟的烂肉。两个士兵见状,连忙回到营地,把围墙彻底垒好,这才坐下休息。

“呼……如此看来,阿洛斯将军还不算完全发疯嘛。”那个壮汉擦着额上的汗珠,感叹了一句,“死亡骑士可真是打起仗来不要命的怪物。”他看了维茜娅一眼,耸耸肩,表示并无恶意,“我相信萨萨里安是个好人。他大概今早就直接杀进悲叹通灵塔去了——真是勇敢得有些鲁莽的作风,不过我喜欢……”

听到这话,维茜娅二话不说就掉转方向,指了指两个无畏远征军士兵:“你们,守好营地,”又指指卡伦德尔,“你,跟我来。”说完,她就骑在马上径自朝通灵塔的方向奔去。卡伦德尔也只好赶紧骑上雷象,跟着维茜娅的足迹继续前进。

才到通灵塔门口,卡伦德尔就看见一群人从塔里蜂拥而出,四下奔逃。这些人大多身着黑衣,脸上还纹着奇特的刺青。他们尖叫逃命,根本顾不上注意有人靠近通灵塔。维茜娅策马迎上人流,一把就捞住了其中一个的领口。

“死……死亡骑士……疯,疯了!”被抓住的那个人尖声叫着,当他发现抓住他的也是一个死亡骑士时,不仅叫得更加凄厉,还像条刚捞出水的鱼一样死命挣扎扭动。

维茜娅只是稳稳地控住他的领口,有些厌恶地问:“塔里情况怎样?”

“失……失守了,大人!请,请快——咳咳——快点退回圣城……呃——”不等他说完,维茜娅就直接攥紧了他的脖子,一脸错愕的诅咒教徒挣扎了几下之后,终于无力地瘫软下来。死亡骑士把这具尸体往通灵塔门口的地上一扔,翻身下马,拨开人群就往里面走去。卡伦德尔虽然有些讶异,但联想起船上的那一幕,他只是轻轻地叹了口气,从雷象背上下来跟着她走进了通灵塔。

通灵塔里横七竖八地倒着诅咒教徒的尸体,他们的装束大抵和塔外惊慌逃窜的那些一样,也是黑色衣服、黑色头巾以及纹在脸上的奇特刺青。通灵塔内部深处,萨萨里安正用长剑紧逼着一个巫妖,在他的身边,还有一个骷髅随从拿着巨大的战斧,毫不松懈地盯着眼前跪倒在地的一个穿着明显尊贵得多的长袍的诅咒教徒。

“萨萨里安!”两个脚步声由远及近,停在了他的身后。

“来得正好。”萨萨里安点点头,并不回身,长剑依然抵在巫妖的脖颈处,“说!巫妖,你的‘永生不死’也无法让你逃脱接下来的命运!“

而那个跪倒在地的诅咒教徒——此刻他已经近乎于匍匐在地了——则痛苦地哀求着:“放过我们,萨萨里安,你难道忘记我们昔日的同袍……”骷髅随从对准他的肚子一脚踢将过去,诅咒教徒哀嚎一声,晕倒在地。

“你们,”萨萨里安向身后挥挥手,分出一小部分注意力来指挥前来增援他的两个人,“想办法找到被塔纳沙尔藏匿起来的命匣。不找到命匣,他大概还以为自己固若金汤。”

“哈哈哈哈……”巫妖疯狂的笑声在通灵塔里不断地回响,“你找不到它的,萨萨里安。就算你们不顾一切杀入圣城恩其拉,也不可能找到的。”

萨萨里安像是没听见这番话似的,只是向身后随意地挥挥手。维茜娅见状,立即行了一个标准军礼,表示已经收到命令。卡伦德尔愣了一下,也以德莱尼的方式回礼,见萨萨里安不再对他们多说什么,只是沉默地与巫妖对峙,维茜娅带头朝通灵塔外走去。

卡伦德尔跟着维茜娅一路沉默地走出通灵塔,直到来到塔外,骑上各自的坐骑,卡伦德尔才提出了心里的疑惑:“你打算怎么找那个——命匣?”

维茜娅没说话,只是举起食指,轻轻敲了敲头盔。

“什么?”

“动动脑子——既然巫妖说在恩其拉找不到,那么匣子很可能其实是被他藏在了恩其拉外面——而且应该不会离开通灵塔太远。”

“那么……?”

“还得靠你。”

“哈?”

“你既然能感觉到诅咒教徒的气息,想必寻找亡灵的气息会更容易。”维茜娅朝远处的雪原挥挥手,昏暗的阳光下,远处隐约可以看到亡灵怪物笨拙的身影,一阵北风吹来,空气里那股秽恶的臭味呛得卡伦德尔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巫妖藏匿命匣的地方虽然隐蔽,但他必然会派出大量亡灵驻守保护。如果你能感受到亡灵的气息,那么藏匿地点对你而言不仅不会隐蔽,恐怕还会特别清晰。”

卡伦德尔苦笑了一下。虽然这个答案是在他意料之中,但这么直白地说出来,还是令他觉得有些哭笑不得。“好像变成了猎犬一样。”他在心里偷偷抱怨了一句。不过,即使略有不满,他也还是知道,现在确实只能靠他的“感觉”,才能在最短时间内找出巫妖的命匣所在。

德莱尼守备官单膝跪地,右手轻轻抚摸着地面,闭上眼睛感受着每一点从他身边流过的感觉。在风里,在大地的脉动中,有痛苦的哭喊、扭曲的咆哮、艰难的喘息……他放任自己的每一丝感觉融入周遭,寻找扭曲和污染的根源。就在他们的周围,那种扭曲和疼痛撕扯着他,想要把他也变成其中的一部分。

“要记得自己是谁,当你们把自己全身心与元素之灵融合时,切莫迷失了自己。”当他回想起努波顿当年的教诲时,他才发现已经在被污染的大地之灵中找不到自己的存在了,在这片强大浑浊的元素之灵中,个人的意志和精神竟然变得渺小脆弱起来。一时间,他发现自己的灵魂似乎已经脱离了肉体,被裹挟在大地之灵那不容置疑的汹涌黑暗之中不知方向。

“……使我在敌人中间不退怯,使我在罪恶中间不彷徨,使我在无道之前不软弱……”这不知何处冒出来的话语在一瞬间,就像一星光亮照进了这一潭乱流的污水。卡伦德尔惊讶地发现自己的感觉不仅从这团混浊的黑暗中抽离出来,还能够清晰地看出那些污浊气息的来源和它们聚集的方位——一个大的源头和一个小的聚集区域——亡灵圣城恩其拉和巫妖塔纳沙尔藏匿命匣的地方。一丝若有若无的亮光正缠在他的身上,好像就是这丝亮光把他从刚才的污浊之中拉起来的。这道白光细得堪比蛛丝,但卡伦德尔还是毫不犹豫地沿着它向上攀爬,直到回到自己的意识之中。

卡伦德尔猛地收回了自己的知觉,不带片刻犹豫地跳上雷象的脊背,朝着某个方向一路狂奔:“就是那边!”维茜娅也不多问,只是策马狂奔,正如几天来卡伦德尔跟着她狂奔那样。

卡伦德尔在一片结冰的湖面前停住了。他有些为难地看着下面,略显踌躇:“应该是这里。真有心计,把命匣——那到底是什么——藏在这里,就算不怕那些守卫命匣的亡灵,这湖上的冰也够麻烦的了。”

维茜娅盯着冰面看了一会儿,然后指指卡伦德尔挂在腰间的战锤:“借你锤子用用。”卡伦德尔知道她是要砸开冰面,二话不说就解下战锤,直接砸向冰面。大约砸了四五下后,随着“哗啦”一声巨响,冰面裂开了,几个黑影也趁机飘了上来,一把就拖住了卡伦德尔握锤的右手。一股寒意从右手迅速传遍卡伦德尔全身,几乎一瞬间就抽掉了他一半的生命气息。卡伦德尔大吃一惊,险些握不住手中的战锤。

维茜娅立即抽出重剑,朝着其中一个黑影直直地劈了下去。但剑锋就像是砍在了水面上一样,黑影被劈成两半,然后飞快地重新合拢完整。卡伦德尔赶忙拾起锤子,一锤正中刚才被劈开的那个黑影。黑影晃了晃,像是信号很差的传讯图案一样,一瞬间就消失不见了。在这个黑影消失的同时,有更多的黑影从湖底冒了上来。

卡伦德尔以最快的速度念诵完了向纳鲁的祷词,将圣光之力一锤一锤地打入那些黑影之中。死亡骑士的重剑虽然对黑影的伤害并不明显,但还是有效牵制住了它们的进攻。不多一会儿,就已经没有新的黑影从湖底飘上来了。不等卡伦德尔说话,维茜娅就已经开始脱下身上的黑色盔甲:“我去找。”说完,她把脱下的盔甲整齐地码放在湖边,纵身跃入水中,不多一会儿就带着一个看起来毫不起眼的小坛子从水底出来了。

“拿好。”维茜娅把小坛子递给卡伦德尔,然后重新穿好盔甲,上马往通灵塔方向赶去。卡伦德尔把小坛子在鞍囊里收好,也跟着赶回了通灵塔。

巫妖塔纳沙尔一见到那个小坛子,之前不可一世的气焰顿时灭了,口气也立即就变得像只丧家之犬:“不……求求你,别动命匣……求你,我什么都说!”不等萨萨里安再逼问,巫妖就已经竹筒倒豆子一般把圣城恩其拉、浮空要塞纳克萨尔的秘密全都说了一遍。旁边的那个诅咒教徒也可怜巴巴地继续哀求着萨萨里安:“求求你,放过我,我发誓不会伤害你们一根毫毛……看在昔日……”

萨萨里安有些厌恶地做了个手势,骷髅随从二话不说就一斧头结果了这个诅咒教徒。萨萨里安从维茜娅的手中接过骨匣,然后示意老部下直接处置了它。维茜娅抽出重剑,狠狠地劈向坛子。看似普通的陶瓷坛子在如此强力的一击之下竟然连一条裂缝都没有,只发出了一声金属碰撞的“叮当”声。巫妖见状立即转忧为喜,不可一世地哈哈大笑起来。

“请你净化它,只有你能运用圣光的力量。虽然我是不知道德莱尼的圣光跟人类的有什么不同……”维茜娅无视巫妖震天的笑声,一边说,一边向卡伦德尔做了个“请”的手势。

(9 / 34)
(魔兽同人)魔兽同人圣光之途

(魔兽同人)魔兽同人圣光之途

作者:穆兰馨 类型:奇幻科幻 完结: 是

晋江完结 他,曾经差一点被自己的好友所杀; 她,曾经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好友。 他,放弃了自己的天赋; 她,背离了自己的信仰。 他,为了追逐一个看似遥不可及的预言,开始了艰难的追寻圣光的道路; 她,为了救赎自己罪孽深重的灵魂,开始了漫长的重觅信仰的旅途。 在追寻圣光的道路上,他们一同战斗,又矛盾重重; 他们是军人,是同盟者,更是同生死共进退的战友。 内容标签:奇幻魔幻 异世大陆 西方罗曼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魔兽世界,游戏同人 原址:www.6wens.com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