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知道木瓜和丝瓜的现代小说什么名字? 顾氏兄弟的玩物把南宁顾之清小说阅读

时间:2019-05-05 14:21 /免费小说 / 编辑:林安
热门小说顾氏兄弟的玩物是木瓜和丝瓜最新写的一本免费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把南宁,顾之清,内容主要讲述:南宁不知道苏黎世是什么意思,只是插进去却不动,

顾氏兄弟的玩物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篇幅: 中篇(10w字以上)

《顾氏兄弟的玩物》在线阅读

《顾氏兄弟的玩物》推荐章节

南宁不知道苏黎世是什么意思,只是插进去却不动,把仿真阳具换成真人按摩棒?听着电视里女学生的浪叫,南宁的小穴更是痒的受不了,欲望的不到满足的痛苦吞噬着南宁的理智,南宁咬紧牙用手撑在沙发上,挪动着屁股一上一下模仿着抽插的动作自力更生,苏黎世整个身体倚在沙发上垂眼看着南宁圆润雪白的屁股在自己面前不停的晃动,苏黎世从嗓子里发出一声叹息,“呼……好累……”南宁上下摆弄了半天就浑身疲软累到不行,这还真是个力气活,可是就不痛不痒的几下丝毫没有让南宁满足,反而勾起南宁身体更深处的欲望。

苏黎世坐起身,埋在南宁身体里的阴茎换了个角度往更深处插去,“嗯啊……”南宁抖着身子差点往一旁歪去,“姐姐的体力真差啊~”苏黎世有力的双手抓住南宁的大腿向上抬去,把南宁的整个身体与自己坚挺的阴茎脱离,苏黎世扯起嘴角松开了双手,“啊啊啊啊……”满意的看着南宁光洁的后背骤然绷紧,垂下来的长头发遮住南宁的整个脸,受到强烈刺激的南宁发出的尖叫都被掩盖住了。

南宁的大腿根不停抽搐,没等南宁缓过来苏黎世就开始了另一波冲击,苏黎世坚硬如铁的手臂把南宁不停的举起放下,让南宁的小穴准确的套弄着自己的阳具。南宁的泪水都夺眶而出,这是濒死的快感,南宁的整张脸都扭曲起来,每次落下的时候苏黎世阴茎下硕大饱满的两颗阴囊都快要挤进来似的,“啊啊……我……不行……不行了……太……太刺激了……”南宁的口水顺着嘴角流下来,一句简短的话因为身后的苏黎世而支离破碎。

苏黎世浓重的呼吸,南宁的喊叫和电视里发出放浪的叫声交织在一起,传到了刚刚下班到家的顾之清耳朵里,顾之清迈着修长笔直占据了整个身高三分之二的长腿走了过来,顾之清弯腰捡起被苏黎世随手扔在地上的按摩棒,眯着眼睛冲沉沦在欲望里根本没注意到顾之清的南宁开口,“谁允许你把它取出来的?”

第31章 表明心意 (水中口交,微虐)

听到顾之清冷清的声音,小穴还不断承受苏黎世入侵的南宁猛的抬头,看着顾之清手里还沾着自己淫液的按摩棒一脸惊恐。苏黎世握住南宁的屁股下体速度丝毫没有减慢一阵迅猛的抽插,南宁很快就顾不得顾之清还站在一边看着,开始一阵咿咿呀呀的乱叫,“呃啊……”南宁咬住下唇上身绷紧,苏黎世从后面抱住南宁将浓稠炙热的精液全部射进南宁身体的深处。

稍稍恢复平静的南宁抬头看向一脸面无表情的顾之清就不自觉地慌乱起来,软着手脚想要从苏黎世身上下去,“啊呀……”刚做完“剧烈运动”的南宁脚刚踏在地毯上就倒了下去,南宁裸着身子狼狈的趴在地上,正对着的是顾之清一双赤裸白皙的脚,顾之清居高临下的看着南宁,却冲一脸满足的苏黎世吩咐,“带她去洗澡。”苏黎世大大咧咧的站起身,拦腰抱起南宁准备向浴室走去,顾之清开口,“用二楼的大浴室。”苏黎世立马不坏好意的扯起嘴角,南宁羞耻的在苏黎世怀里躲着,不知道要怎样面对顾之清,而南宁身体里被射进去的精液没了苏黎世阳具的堵塞,正湿答答一滴一滴的落在通往二楼的楼梯上,苏黎世手指微微用力不轻不重的掐了一把南宁的屁股语气戏谑,“夹紧,我的东西可是很金贵的,姐姐这么浪费,我会生气的。”南宁吃痛的皱眉,但也是立刻就努力缩紧小穴,毕竟南宁还是有些畏惧生气时候的苏黎世。

苏黎世把南宁放进装满热水的浴缸中,二楼的浴缸很大,但也只能勉强容纳三个人。

苏黎世和顾之清也脱光迈进了浴缸,把南宁夹在中间,南宁正对着苏黎世,疲惫不堪的南宁靠在苏黎世身上,南宁的下身被掌握在身后的顾之清手里。顾之清往南宁的小穴中伸进两根手指轻轻地抠挖着,热水灌进去了一点又混合着苏黎世的精液流了出来,南宁轻声闷哼,顾之清的动作很轻柔,南宁被热气笼罩着靠在苏黎世温暖的胸膛昏昏欲睡。

“啊啊啊……”南宁的小穴被顾之清可怖的阳具一插到底,顾之清拉起浑身瘫软却瞬间清醒的南宁,伸手抚摸着南宁的后脑,“唔……”南宁的后背贴着顾之清坚实的胸膛,顾之清手指插进南宁脑后的黑发中又骤然收缩手指揪紧南宁的长发,“啊!”南宁头皮一紧,身体顺应着顾之清的动作一边轻声喘息,顾之清这时的动作已经称不上温柔,南宁就算是个傻子也察觉到顾之清生气了,南宁刚要开口解释按摩棒的事情,顾之清就把南宁的脑袋猛的按进水里,南宁的脸正对上苏黎世在水中蓄势待发的粗长阴茎,苏黎世的阴茎在水里看起来更加恐怖。苏黎世也是吓了一跳,“之清哥,你这是干嘛?”顾之清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没有回答苏黎世的话反而冲在水中不停挣扎的南宁开口,“张嘴。”南宁水性差,被人猛的按进水中下意识的反应就是挣扎,水面上似乎传来顾之清的声音,而在水下听人说话声音都会减弱,仿佛是幻觉一般,南宁已经习惯顾之清反复无常的脾气了。

南宁被扯出水面,像是淹死过一次一般大口大口的喘息,头发被水浸湿全部贴在皮肤上,等南宁刚恢复过来一点顾之清就像一条冷血的毒蛇一般凑到南宁的耳边开口,“张嘴给他口,不然我不能保证你会不会被淹死。”还没等南宁开口求饶,顾之清又一次把南宁按进水里,南宁费劲在水中睁开眼,张开嘴把苏黎世的阴茎含进去三分之二,苏黎世低头看着水中南宁因为替自己口交而扭曲的脸,被热水和南宁的口腔同时包裹着前所未有过的感觉让苏黎世差点一下子爽的射了出来,心里不禁感叹,还是之清哥会玩啊。

顾之清面无表情的在南宁身体里驰骋,激起浴缸中不小的水花,南宁觉得此时的自己不过是用来满足男人欲望的容器而已,在水中感觉时间都变的缓慢了。顾之清不断的拉起南宁,让南宁在水面上呼吸不至于淹死,然后又不断的将南宁按入水中替苏黎世口交,等苏黎世在南宁的口中射出精液这一切才算停止,苏黎世刚想夸奖南宁,却被顾之清打断,“你出去吧。”

苏黎世一脸茫然,“啊?”顾之清一个眼神甩过来,苏黎世又想起之前自己私自带南宁出去那次立马一抖,自己再也不想去非洲那样的地方了,更何况这次本来就是自己理亏。苏黎世同情的看了一眼倒在顾之清身上大口喘息着的南宁,站起身灰溜溜的出去了。

南宁脑子里一片空白,在水中口交花费了自己太多力气,南宁此刻只想找个床好好的躺上一天,但南宁知道顾之清的怒气没那么容易消散。顾之清伸手拨弄着南宁沾在脸上湿漉漉的头发,南宁一动不动任由顾之清摆布,顾之清一边缓缓的挺动下身一边阴冷的开口,“有时候,我想让苏黎世永远消失在你身边,因为我希望你是属于我一个人的。”南宁听了之后心跳都加速了,悄悄的看向顾之清,顾之清一脸平静仿佛刚刚只是在自言自语。

顾之清从后面抱住南宁,“但我知道苏黎世要是消失了,你会伤心的。”南宁浑身绷直,听着顾之清和平时明显不同的语调心里直发毛,但南宁不知道为什么此时自己的心里又有些失落,顾之清停顿了一会又缓缓开口,“如果我消失了,你会……”南宁心跳骤停等待着顾之清说下去,可顾之清却突然话锋一转下身也开始激烈的抽送起来,“如果我消失了,你怕是会很开心吧?”南宁双手紧握浴缸的边缘,整个身子被撞的东倒西歪,南宁眼泪差点都被逼出来下意识的叫出口,“不……不……不会的……”顾之清深深的看向南宁,“真的?”南宁点点头一手向后拦住顾之清的脖子像是为了显示自己的真诚,顾之清伸手捏住南宁的下巴把南宁的脸扭向自己,然后深深的吻了上去,掠夺着本就稀薄的空气。等顾之清终于放开南宁,南宁整个上身都趴在浴缸边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混合着湿润的空气,顾之清倚在后面伸手摩挲着自己的嘴唇欣赏着南宁因为剧烈呼吸而不断拱起又落下的后背,“唔……”南宁蓦的瞪大了眼睛,本就塞着顾之清阴茎的小穴忽然又被塞进了顾之清的一根手指,顾之清的东西本来就已经足够粗大更何况是再加一根手指呢,小穴就像是要被撑破一般边缘几近透明,顾之清又伸出一根手指戳弄着南宁的小穴边缘,“不行……好胀……塞不进去的……”察觉到顾之清的意图,南宁一动也不敢动的向顾之清求饶,“呃啊……”南宁无助的呻吟,顾之清已经伸进去的那根灵活的手指正在南宁的小穴里肆虐,“才一个手指就受不了了?你这儿以后可是要同时接纳我们两个人的。”听着顾之清恐怖的话,南宁眼泪簌簌的落下,“不可能的……会撑坏的……”南宁觉得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那么小的地方怎么可能同时容纳两个人,只是想想南宁就觉得下身一阵剧烈的疼痛。

顾之清语气冷冽的在南宁耳边开口,“不想被我们俩撕裂,从今晚开始你要每时每刻都塞着按摩棒,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取出,你听明白了吗?”南宁根本就没有反驳的权利,只能一边收缩小穴一边乖巧的点头,顾之清拔出手指,箍住南宁的腰猛的冲刺了几十下释放了自己。又拉起南宁站到花洒地下,又来了一发才放过已经疲惫晕死过去的南宁。

第32章 结局 (穴里插花)

窗外的阳光洒在南宁的脸上,南宁慢慢睁开双眼,看着搂住自己的顾之清的睡颜,顾之清在睡梦中的时候没什么表情,就像是一个帅气的大男孩一般。

顾之清睁开眼睛发现南宁正在看自己,顾之清嘴角微微上扬就吻了上去,等吻完苏黎世在南宁的后面收紧手臂,“我也要亲亲。”南宁以别扭的姿势转头,吻了好一会,苏黎世才放过南宁。

南宁微喘,顾之清伸手抚摸着南宁的脸颊,“昨晚辛苦你了。”南宁蹭的脸红,昨晚顾之清和苏黎世一起把巨大塞进下面的小穴里,南宁疼的嗓子都要喊哑,可疼痛过后,是南宁从未体验过的被狠狠满足的快感……南宁准备起身穿衣服,却被顾之清一把拦住,南宁又躺了下来,“南希快放假了,我已经给她买好机票了,下个月你就能看见她了。”南宁一听到南希的名字,眼眶都有些湿润,感激的说了句,“谢谢。”苏黎世一看南宁对顾之清感激的快哭出来的样子就一阵不爽,着急的说,“南希就是我们的妹妹,对她好是应该的嘛!”顾之清撇了眼苏黎世谄媚的样子也没多说什么,“我下去做早饭。”等顾之清走后,苏黎世又腻歪了好一会才放过南宁。

吃完早饭后,顾之清和苏黎世驾车带南宁来到一个花店门口,南宁下车后不自觉的朝花店走去,苏黎世因为偶像的身份只能呆在车里。花店很大很新,里面还有三四个女生在忙着给花浇水,闻着花店散发出来的清新味道南宁的心情都变的愉悦起来。

顾之清从南宁身后搂上南宁的腰,看着南宁嘴角的笑说,“喜欢吗?”南宁点点头眼睛一刻都没有离开花店,顾之清手掌微微用力带着南宁一起走进花店,“进去看看。”南宁抬起脚慢慢走进去,这简直就是南宁梦想中的花店,南宁小时候的愿望就是长大后能开一家属于自己的花店,无奈后来遇到了顾之清和顾之明,把自己的生活全部打乱……

“这儿以后就是你的了。”南宁先是惊讶的瞪大双眼看着说出这话的顾之清,南宁伸出手指不可置信的指了指自己,顾之清看着南宁的表情脸上也出现微笑点了点头,南宁看了一圈花店抿着唇欣喜过后是让南宁心中微微酸涩的感动,顾之清竟然送了自己一个花店。顾之清也是第一次看到南宁脸上这么丰富的表情,顾之清慢慢走上前从后面搂住眼眶微湿的南宁,顾之清把头轻轻的搁在南宁的头顶,“生日快乐。”南宁听着顾之清温柔的语气转过身和顾之清对视,带着哭腔开口,“谢谢你。”刚一说完,南宁只是眨了下眼睛,泪珠就从眼角滚落下来。

顾之清抬手轻轻的擦拭南宁的眼泪,和南宁因为自己恶劣的欺负而流下的眼泪不同,南宁这次是因为自己制造的惊喜而流泪,不知怎么的,一向认为自己没什么感情的顾之清此刻心里也是隐隐的发酸,看到南宁的反应,顾之清只是暗暗下决心以后要给南宁更多的惊喜才好。

“这花好香。”南宁手握顾之清亲自挑选的一大束鲜花。

顾之清把蜡烛插在生日蛋糕上头都没抬,“你喜欢就好。”

“这是我的礼物。”苏黎世把一个小盒子递到南宁的手里带着撒娇的语气说,南宁把鲜花放下,拿起盒子的时候手都在发抖,南宁心跳加速的把盒子打开,里面是一枚银色的戒指,简简单单看起来不像是苏黎世会选择的款式,苏黎世眨着大眼睛靠在南宁身边一直问,“姐姐喜欢吗?姐姐喜欢吗?”女人收到戒指的反应大多是南宁这样激动的语无伦次,南宁只能不停的点头,苏黎世开心的咧嘴,“太好了,终于可以给你带上刻有我名字的乳环了!”南宁一愣,乳环?怪不得觉得这个“戒指”有些眼熟,南宁一下子就没了兴致,苏黎世没看出南宁表情的变化一个劲的想脱南宁的衣服帮南宁把乳环戴上。顾之清把蜡烛点燃,“别闹了,先吹蜡烛。”

这是南宁第一次和顾之清,苏黎世三个人一起过生日,南宁看着大大的蛋糕,花束和烛光下顾之清,苏黎世俊俏的脸突然就觉得像是家人在陪自己过生日一样。南宁闭上眼睛许了个愿,最后一口气把蜡烛吹灭,南宁深吸了一口气,抿着唇把自己的上衣脱掉然后手指微微发抖的捧住顾之清的脸,南宁主动的坐上顾之清的大腿,顾之清只是挑眉却没有阻止南宁的动作,南宁一咬牙低头试探性的吻上了顾之清的薄唇。苏黎世在旁边看的直冒邪火,这是南宁第一次表现的这么主动,南宁和顾之清两个人像热恋中的情侣似的用舌头缠绵着,看的苏黎世下体一紧,只想赶紧加入。

苏黎世悄无声息的走到南宁的后面用手揉捏着南宁的乳房,南宁乳头上的两个金环是顾之清流在南宁身上的印记,苏黎世承认自己小心眼,看着南宁身上的这两个东西就是觉得不爽碍眼的很。

顾之清抬起眼皮看到苏黎世的手,为了方便苏黎世的动作顾之清直接和南宁双唇分开把南宁抱起放到在餐桌上,“啊!”南宁一阵天旋地转就倒在顾之清和苏黎世面前,苏黎世趴到南宁乳房的一侧,取下顾之清的金环,把刻有S的银环穿了上去,“嗯……”南宁还是被不轻的刺痛了一下。

顾之清拉下南宁的裙子,扯下南宁的丝袜和柔软的内裤,南宁把头偏到一边自动张开双腿把淌着淫水的小穴展现在顾之清的面前,顾之清宛如天神的面容面对着南宁格外柔顺的动作也染上情欲,顾之清伸出修长的手指拆开南宁身边的一大束鲜花,顾之清认真挑选了一支杆身光洁的玫瑰,玫瑰深红的花瓣上还沾着水珠。苏黎世把奶油细细的涂抹在南宁的乳房上,然后盯着南宁潮红的脸颊情欲的舔舐自己本应该弹吉他却沾满奶油的根根手指,南宁看着苏黎世挑逗的表情瞬间想要闭紧眼睛,苏黎世接下来的动作实在是过于羞耻,苏黎世伸出柔软灵活的舌头在南宁涂满奶油的乳房上游走,重重的舔舐着,“好甜~”苏黎世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恶劣的说。

顾之清把花茎捅进南宁的小穴中,“呃啊……”细长冰凉的花杆把南宁激的一抖,顾之清继续挑选着,像是把南宁的小穴当成一个容器,顾之清正在容器里插花,每一支都是顾之清精心挑选过的,最后把南宁的小穴里插满了花杆,一根挨着一根在南宁柔软充满弹性的小穴里安静的呆着,这坚硬的触感还是让南宁难受的皱眉,小穴里被坚硬杆段触到的地方痒痒的。顾之清站在南宁的身前欣赏着完成的作品,“真美。”顾之清清冽的声音说出这一句话就足以让南宁兴奋了,顾之清抓住插进去所有的花,然后一齐拔出来,“呃啊啊啊……”小穴里一瞬间的空虚感让南宁难受的叫了出来,顾之清把花杆凑到眼前观察着,接着轻笑一声,“上面……沾满了你身体里的东西。”南宁咬紧下唇,顾之清的语气或者语调都能轻易的让现在的南宁发情,南宁眼前的这个表面禁欲的男人骨子里是性感的。

南宁今天想为苏黎世和顾之清服务,所以南宁不想再矜持再约束自己,南宁红着脸开口,“清,我……想要你……”顾之清听的眼神一沉,下身立马胀大了几分,苏黎世故意张口咬了一下南宁的乳头,语气故意凶狠了几分,“那我呢?”南宁伸手轻轻揽住苏黎世顶着一头红发的脑袋,“也想要。”南宁伸出舌头品尝着苏黎世嘴唇边的奶油,苏黎世把手撑在南宁头的两侧激烈的和南宁接吻。

“嗯!!!”顾之清提腰把巨大全部顶入,而南宁的闷哼被苏黎世用吻堵在嘴里,顾之清伸出手与南宁的手指十指交叉,南宁睁开湿漉漉的眼睛看着顾之清浅色的眸子就不自觉地沉沦进去,顾之清的抽送把桌子撞的吱吱作响,南宁一边承受着顾之清的抽插一边承受着苏黎世的激吻,要是时间可以永远停留在这一刻就好了。

“小鱼,你有事就先下班吧,这里我来看着就可以了。”

“谢谢南宁姐,那我先走了。”

“嗯”,南宁冲店员小鱼笑笑,南宁忽然想起来了什么似的,“哦,对了,小鱼,我昨天买多了些零食,给你妹妹一些。”小鱼急忙摆手,“不用了,南宁姐,你和顾总已经帮了我们很多了。”

南宁把一大袋子零食交到小鱼手中,“小孩子都爱吃零食,况且这零食是给你妹妹的。”

小鱼感激的点了点头,“我替我妹妹谢谢您了。”

南宁笑了笑,“去吧。”小鱼今年19岁,本来已经辍学出来挣钱给妹妹治病,可是后来偶然做了花店的店员,顾之清知道小鱼家里的事不但出了小鱼妹妹的手术费,还资助小鱼得以继续上学,小鱼是个懂事的可怜孩子,南宁觉得顾之清还挺善良的。

下午6点了,南宁打了个瞌睡,最近整个人都乏的很,现在困的有点睁不开眼,反正也没人来,南宁所幸关了门回家去。

南宁走在街上,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但也只当是自己的错觉,南宁快要出胡同的时候忽然眼前一黑接着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嗯……”南宁头痛欲裂,慢慢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在一个废弃的工厂里面,南宁动了动,又低头看了眼,自己被绑在一张椅子上动弹不得。

“醒了?”南宁的身后传来一个阴冷的声音。

南宁紧张的转头直到看见胡子啦喳一脸颓废的重锦从黑暗中走来,南宁一脸震惊,“重……重锦?”

重锦慢慢的朝南宁走过来走到南宁的面前,然后蹲下身和南宁平视,“我怎么都没想到,你竟然和顾之清还有一腿。”

南宁脑子里一片混乱,“你……你在说什么?你为什么要绑我?”

重锦面容扭曲的凑到南宁面前,“为什么绑你?”南宁一脸恐惧的看着从来没露出过这么可怕表情的重锦,重锦语气阴冷咬着牙说,“顾之清把我雪藏,我又没法违约,现在没有导演敢用我,顾之清对外宣布我要退出TNT,我现在就是废人一个,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拜顾之清所赐!”南宁的后背紧紧的贴着椅背,想要离正处于疯狂状态的重锦远一些,重锦伸手摸上南宁的脸,“只是我没想到你对顾之清有这么重要,为了你他会把他公司里发展最好的我雪藏!”

南宁抖着唇开口,“你错了……我对他没那么重要,我只是……只是他的一个禁脔而已。”

重锦皱眉,“禁脔?”随即重锦又诡异的冷笑,“哼,你对他重不重要等会就知道了。”

(31 / 32)
顾氏兄弟的玩物

顾氏兄弟的玩物

作者:木瓜和丝瓜 类型:免费小说 完结: 是

龙马VIP完结 风格:原创 一般向 现代 正剧 虐身 文案: 真的想写np,内容就是双胞胎兄弟和他们玩物南宁的故事。 虐身,高 H,没逻辑,就是想写写H而已,想写各种花样。 来大口吃肉~ 【原文地址】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