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爆作品 锦颜素月白精彩大结局来袭

时间:2020-03-30 08:19 /免费小说 / 编辑:小贤
小说主人公是锦颜,冷月白,白暖玉,邢我意,沈浓夏的小说叫《锦颜素月白》,是作者故存乐写的一本古代免费小说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死了?”冷月白呆望着锦颜全然无血

锦颜素月白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篇幅: 中篇(10w字以上)

《锦颜素月白》在线阅读

《锦颜素月白》推荐章节

“死了?”冷月白呆望着锦颜全然无血色面容,问道。

“死了。”沈浓夏点点头,肯定了这个残酷的现实。

“就这么……死了?”他笑,却凄然。

“节哀。”沈浓夏拍拍他的肩,安慰道。

“她方才还好好的,说她不想见我,为何半个时辰不到,竟成了永别?”他不信。

“那是回光返照。”沈浓夏解释道。

“我不信!”他搂着锦颜,拒绝接受这个消息。

“随你!“不与他争辩,沈浓夏收起银针,准备离开。

“我要亲自试试!“他一把夺过沈浓夏手中的针包,为锦颜重新扎了回针,可她依旧没有任何生命迹象产生。

“你就算将她全身扎满针,她也不会活过来。“沈浓夏将锦颜身上的银针摘除,放回针包,对冷月白的执着无奈道。

“锦颜……”他紧紧抱着她,希望用自己的体温温暖她冰冷的身躯,可无论他怎么用力,都无法将温度转嫁给她。

见冷月白冷静全无的摸样,沈浓夏在心里暗暗佩服起锦颜来,这世上能让人精一般的冷月白如此失控的,也就只有她了。若论起狠心来,她与冷月白比起来有过之而无不及,只是有些话,他不能说,只能看着自己从小到大一直护着的好友因失去挚爱痛不欲生。

冷月白陪了锦颜一宿,第二日他便带着锦颜的尸体到常悦居,亲手将她葬在她身前最爱的白山茶园中,再为她刻了一块木碑,上面是他的亲笔:汝重天下。他又在她墓前守了一夜,才与她道别,回宫尽他太子之责。

被腹黑一生

尾声

转眼两年过去,白山茶园中溢满花香。一身灰袍的冷月白,盘腿坐在锦颜墓边,斟了一杯茶,放在她碑前,柔声问道:“这是新采摘的白芽奇兰,你可喜欢?”

“我已将太子之位让给三皇弟,西北的边患也为他扫除,如今终于可以常伴你左右。”他抚了抚胡须,轻松道。

“你若还在,多好?”他温柔地抚摸着她的木碑,眼中满是深情。自她走后,他不再穿白衣,还续起胡须,原本绝世的容貌被掩盖在胡须之下,翩翩风度也隐藏于灰袍之中。他的脸上不再有笑容,除非在她墓前。

锦颜失踪,白易瑾和邢我意都发了疯似的寻找,由于于胜奄已死,万俟泽临又被秘密遣送到边陲,无人知晓锦颜的去处。他们找过冷月白,可他一口咬定自那日锦颜带着木盒离去后再未见过她。邢我意潜入过常悦居,并未找到锦颜,只能回锦颜坊,继续等候。直到半年后,锦颜都未归来,他们便再也等不了,关了两坊,动身到圣善去寻人。因为锦颜曾经戏言过,她在天庆是嫁不出去了,还是到圣善碰碰运气。在圣善找了一年半,依旧没有消息,白易瑾都快绝望了。而邢我意却坚信锦颜尚在人间。虽然他与锦颜的三年之约已满,他并没有回弄潮山庄接任当家之位,让他的叔伯们气得跳脚,说他想累死他们这几个老骨头。无论是生是死,他都要找到她。为了让他早日回家集成家业,弄潮山庄也帮着寻找,只是两年过去了,锦颜就跟人间蒸发一般,奈何众人把宜城把天庆,甚至圣善都翻遍了,还是没能寻到她。

白易瑾身上担负着重振白家的重任,在家族长辈们的催促下,他只能返回宜城,继续经营生意。虽然他与均如是已是两情相悦,但锦颜一日不归来,他就没有心思去想这些。均如是只是体贴地陪在白易瑾身边,照顾他的衣食起居,从未提起过他们的婚事。但谁都看得出,他们除了未同房外,俨然一副恩爱夫妻的摸样。长辈们自然也是看在眼里的,因此,他们回到宜城不久,就在亲族的压力下举行婚礼,有情人终成眷属!

成亲当日,左云言不请自来,送上双份贺礼,再说了些祝福的话,饮了一杯水酒,便匆匆离席。他与锦颜交情甚好,与白暖玉却鲜少接触,而他与白家也没有什么交集,实在找不出他前来道贺的理由。但白易瑾并未多问,谢过他的礼物和祝福后,便目送他离去。

半月后,在从前锦颜坊的隔壁开了一家衣饰店,名为常悦坊,老板从未露面过,只是听伙计们都称她为常姑娘,知道她是个女子。而在从前素颜坊的隔壁也开了家档次稍低一些的衣饰店,名为恒悦坊。这起名风格与某人过于相似,不禁让人产生联想。

“你终于肯放过那些人了?”左云言喝着手中的香茗,笑道。

“应该说终于肯放过我自己了。”她纠正道,让众人为她担忧心伤,她比谁都难受。

“恭喜你,得偿所愿!“他举杯,以茶代酒一口饮尽。

“谢谢你,云言!“她回敬他一杯。

“我这护花使者当得真是辛苦,常姑娘打算如何犒劳我?”他看了眼她一如两年前娇俏的面容,笑着问道。

“这可难倒我了,你想要什么?“她做思索状,最后决定将选择权交给左云言。

“你的笑容。”他半认真半玩笑道。

“这两年鲜少见你笑,往后,要如你的名字常悦般,常悦才好。”他说完,见到她含着水雾的眸子,叹了口气,伸手捏了下她的脸颊,责怪道:“都叫你要常悦了,怎么这么不听话?”

“云言,能认识你,真好!”她不愿在自己心爱之人面前哭,却在左云言面前哭得一次比一次狼狈。

“唉,为何我只能看你哭,你却连个笑容都不肯给我呢?”他假装伤心道。

“好,以后再见你,我不哭就是了。”她反手将脸上的泪水擦干,破涕为笑道。

“说话算话啊!”他强调。

“一言为定!”她伸出小指,准备与他打钩钩。

“一言为定!”他笑,但还是给面子地与她用这孩童才用的方式定下盟约。

只是这一别,却在十年之后才得以重聚,当然,这是后话。

“常姑娘,有位冷公子求见。”菊霜轻叩常悦房门,通报道。

“请他到前厅,我随后就到。”常悦坐在梳妆台前,微笑道。

常悦梳妆好后,打开房门,准备到前厅去,却发现门口站着一人。他的乌发梳成髻,用一支木簪固定,面上蓄着十公分左右的胡须,加上一身灰色衣袍,让他整个人瞬间老了十岁。

“这位公子,请随我来。”常悦从他身侧走过,让他跟着她走。她将他领到试衣间,待他进屋后,她关好门。旋身到衣柜处,拿出一套白衣,再从鞋柜里拿了一双白靴出来,放在桌子上。再将他牵到梳妆台前坐下,仔细为他将脸上的胡须剃了,并为他重新梳好发髻,用白丝带固定。她看了眼干净精神了许多的他,才开始为他宽衣。他任由她为自己做这做那,没有丝毫反抗,只是他的星眸自方才见到她起就没有移开过视线,仿佛永远也看不够似的。待她为他打造过全身的装束后,才开口道:“多谢!”

“如何谢我?”她仰头对他笑道。

“以身相许。”他话音才落,便将她拥入怀中,低头吻上她温暖柔软的唇,将这两年的思念和哀伤透过唇齿间的缠绵转述给她。

过了良久,他才将她放开,轻抚着她微微红肿的唇瓣,无奈一笑:“你赢了!”

“我赢了什么?”

“天下。”

“也对,有你便有天下。”她伸手环住他的腰,将脸贴在他的胸膛上,听着他有丝紊乱的心跳,轻笑道。

“汝重天下。”他拥紧她,柔声道。这算是他对她说过的最动听的情话了,常悦在他怀中笑着想。为了这句话,她不惜诈死,让白易瑾和邢我意等人为了她四处奔走,担忧伤心了整整两年,也让冷月白的心空了两年。可如果她不这么做,冷月白怎会知道失去她的痛苦,知道她与天下在他心里孰轻孰重?她是商人,冷月白要她的心,须拿东西来换。她也是个诚信的商人,既然他拿天下换她的心,她也定会一心一意与他终老。虽然她早就对他死心塌地了吧!不过她不会告诉他就是了,免得他又露出一副一切皆在他掌控中的嚣张摸样。

冷月白没有问她诈死的细节,也没问她这两年是如何过的。对他而言,只要她活着就好。他骗过她无数次,她只骗了他一回,他实在没立场责怪她什么,再说,他哪里舍得责怪她?

与冷月白过了三天的二人世界,常悦便前往白家见白易瑾夫妇,编了个理由解释这两年的失踪,一家人总算开开心心地团聚了。邢我意见常悦平安归来,心中的牵挂已了,便遵守承诺,回弄潮山庄当他的少主,让叔伯们得以退休养老。

(31 / 32)
锦颜素月白

锦颜素月白

作者:故存乐 类型:免费小说 完结: 是

文案 他可拥有天下,却无法拥有她。 当他失手错杀挚爱,才惊觉天下居然重不过她回眸一笑。 她是商人,他想要她的心,就得拿东西与她换。 她也是诚信的商人,若他换得她的心,她定会一心一意与他偕老。 机关算尽,假意真情,他不解为何她能绝情得一次次转身离去,她则气他枉有惊世才华却参不透她的心意。 一句“汝重天下”,一声“允你”,便可抵过千言万语。 腹黑与反腹黑,现代人还斗不过古代人? 标签:穿越时空 主角:冷月白,锦颜 ┃ 配角:邢我意,左云言,万俟泽临,沈浓夏,白易瑾,均如是 ┃ 其它:腹黑穿越女强白衣公子宫斗天下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