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好看么? (秦时明月同人)谁人留精彩大结局免费来袭

时间:2020-02-14 06:47 /免费小说 / 编辑:王龙
《(秦时明月同人)谁人留》是由作者冰霜叶月写的一本古代免费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秦时明月同人)谁人留》精彩节选:然后他坐下来,掀开一角大氅,将盖聂的手取出来,手攥

(秦时明月同人)谁人留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篇幅: 中短篇(1w字以上)

《(秦时明月同人)谁人留》在线阅读

《(秦时明月同人)谁人留》推荐章节

然后他坐下来,掀开一角大氅,将盖聂的手取出来,手攥成拳,手心的肉已经被刺烂了,暗黑色却带着些许嫣红的血凝固在黑色的指甲上,卫庄捏着大氅一角,细细的将它擦了去,然后一个手指一个手指的掰开来,笔直笔直的僵着,卫庄突然觉得呼吸有点困难,然后他取过盖聂的另一只手,照样子做了,然后将大氅压的平平实实,包住了盖聂。

这时候,卫庄觉得自己的心,密密麻麻的有些说不出的味道。

然后,卫庄取过了被他藏在地宫里的鲨齿,将他从石壁之中取出,细细的,用自己的袖子擦过了每一寸剑锋,他擦的很认真,也很仔细,把鲨齿身上的一丝灰尘,都拂去了。这是一把邪剑,饮过许多人的血,哪怕被卫庄藏了几年,依旧是清辉煞人,满是血气。

这样的剑,或许用来压凶,是最好的。卫庄瞧了又瞧,微微笑起来,鲨齿是柄灵剑,任何试图驾驭它的人,如果得不到它的承认,只会白白做了剑下冤魂。

让鲨齿,守着这个男人吧。

这个可怜又可恨的男人,恐怕这辈子,也一直在守护别人,从未尝过,被守护的滋味。卫庄转过身看着盖聂,那人苍白的脸色看起来又沉稳又令人安心,卫庄看着他,竟笑起来:“师哥,这次,是我来守着你。这下,是你输了。”他的笑容轻佻而又慢待。

卫庄将鲨齿横放于冰棺的两边之上,转身离去,再不回头。

身后重重的山石落下,重的激荡起一层灰尘,卫庄走的快而又稳,像是生生能带出一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来。

当卫庄走出地宫的时候,天却阴了,然后便是劈头盖脸的大雨落个不停。卫庄站在地宫口,脸上平静十分,许久,才落下两行泪来。交错着大雨,在朦胧的雨幕里,也不知混在脸上的是雨水还是泪水。卫庄跪下来,狼狈的落在雨幕里,唇色颤巍巍的发白,然后低下头,双手抱着自己,将自己蜷起来。

然后,声嘶力竭的吼叫了出来。

黑麒麟畏缩在后山之中,不敢出去,也不敢再说什么;赤练抿了唇,再也不悲不喜,只是静默却又心疼的看着跪在雨里的男人;白凤的肩头落下一只相思鸟,他伸出手去逗鸟儿,蓦然就想起了当年养的那一对相思鸟,其中一只鸟儿死后,另一只鸣叫了一个时辰,绕着尸体飞了许久,最后,竟落下来,也咽气了。

白凤看着卫庄,最后还是摇了摇头,他知道:

卫庄绝不可能是那只相思鸟,也绝对不会是。

后来,鬼谷彻底隐匿去了踪迹;后来,听说当年的鬼谷之主,聚散流沙之首,曾经令人闻风丧胆的卫庄,也没了声息。又过了几年,听说鬼谷的主人换了,换了个名不经传的青年,姓盖,名阖。据说,是盖聂的儿子,卫庄的徒弟,是个剑术不弱于他长辈的青年,只是性子寡淡些,但收敛了聚散流沙,总是攒下了些许好名声。

只是过了一阵,据说鬼谷又插手了项羽和刘邦的战事。鬼谷陨了赤衣的毒美人赤练,项羽一军却被一网打尽;后来……后来的鬼谷就当真锁了,再没什么消息也再没什么踪影,最后鬼谷荒草枯长,鬼谷子似乎是一代代传承了下去,只是移了位,再也不现于人世。

终是,无人再留。

========END============

现代重生番外一:《诈尸》

“快逃!蛇阵是雄黄都撒散不了的。”赤练往后开了几枪,向前一滚,滚进了第二个墓室,身后响起几声惨叫,山石重重落下,对面传来凄厉的叫喊声。连赤练都有些心惊胆颤,靠着山石,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许久才捂住脸,不知道要说什么。

她生来就极爱这些粘滑危险而又神秘柔软的动物,但是方才,她却硬生生的觉得这些平日里的小可爱变成了死神。这些蛇,就好像是一支军队一样,训练有素,尤其是那条烛九阴,原以为是真蛇,哪知道是机关蛇,外表披上了一层皮革而已。就因为这一项判断错误,折了四个训练有素的手下。分开破机关的五人小组,竟只剩下一个赤练。

第一关就是这样,真是恐怖,不愧是连正史和野史上都不敢多加记载的鬼谷。

赤练的手慢慢滑下来,眼眸里透出的非但不是恐惧,反而是越发浓厚的兴趣。将枪塞回带子中,赤练身上仅仅只穿着一件黑色的短衫,还有紧身裤。如果再有大规模的破坏的那类机关,恐怕是真的要折在这个鬼谷地宫里了。毕竟赤练已经为了动作方便敏捷而舍弃了所有的防御。

左边的石门传来“轰隆隆”的声响。

警觉的拔出枪,赤练看着这个空旷的房间,最终选择贴着墙静静的观望着从石门后出来的人或者是别的什么东西?“赤练。”低沉邪佞的声线是再熟悉不过的了,赤练稍稍松了一口气,赤练走过去看,发现卫庄带的队,还剩下了苍狼和无双:“第三关破了,第二关……白凤回来了。”

卫庄微微眯起了眼睛,弯下身子捻了捻土,神色有些莫测。然后他将土搓成一个小块,放在鼻子边闻了闻,脸色难看起来:“不好,这是蜡末,恐怕这里就是第四关了。”他抬起头来,看着四处的墙壁,没过两分钟,右边的石门也打开了,白凤带着卫阖跑了进来。

好家伙,凭着三关就干掉了十四个好手,接下来,谁知道还有多少的机关。

顺着蜡末延伸开来,卫阖打开了手电筒递过去:“老大,怎么办?”卫庄也不说话,接过手电筒慢慢的摸过蜡墙,软软的,里面像是灌了什么似的。卫庄的脸色变的有些难看,但同时,他也得到了答案,沉着声回答:“是矾酸,恐怕是这鬼谷主人和汉朝的皇帝有一些关系。”

卫阖吸了一口气,心有点儿凉:“谁带管子了没,咱们引出来。”卫庄眯着眼睛摸了摸对面的那扇坚实的石门,上面刻着一些东西,大概意思是说第五关和第四关是并在一起的,但真正的第五关是宝藏,如果不想死,拿了宝藏就滚,如果想死,大可试试进入最后的那个墓室。

“谁带打火机了?给我。”卫庄摸了摸刻字的地方,猜到他们或许是千百年来唯一一个到达第四关的组织,因为按照当年的简陋性,如果有人闯进这里,必定要用火把照明,那么这座蜡墙受热就会融化,强酸喷涌而出,将这个层段死死融住。如果不敢用火,又肯定进不去大门。卫庄刚听过声音,确信这机关恐怕是相辅相成,却也相生相克。

苍狼从口袋摸出打火机递给卫庄,卫庄连撇都懒得撇他一眼,只说:“把你口袋里的中华烟给我一支。”苍狼刚想打趣,又想起卫庄的性子来,顿时老实的拿出一整包的中华烟让他抽一根去。卫庄凑在石门那点燃了那根烟,用烟头烫了一下蜡墙的一小块,很快蜡就融了下来,白凤掏出了一根皮管堵住了整个接口,卫庄看酸快要溢出来了,才踩了皮管的开口一下,踩平了,塞在石门缝里,看着酸一点点的融化着石门。

“啧,真够狠的。这么四面墙,除了四道石门,竟然封的全是蜡墙,恐怕这地下也封的都是酸,只是被砖头封紧而已,只要这些酸一流到下面,砖一化,全场完蛋。”卫庄皱了皱眉头,蹲在地上看只被融开了一个大洞的石门:“真TMD厚,比秦始皇那破陵还要麻烦。”这一面蜡墙的酸快要流尽了,蜡墙变得软薄,卫庄看着石门,不打算再引一墙的酸。

“阿阖,把这门给我刮开来。”酸彻底流尽了,卫庄丢开了皮管,站起来抬起下巴示意卫阖过来。

20

卫阖应了一声,从口袋里摸出几把厚薄长短各不相同的小刀来,取了其中一把较短偏厚的银色小刀,刮起了还残留在在石门上不安分的酸来。从被融开的大洞四处范围,都有些化了,卫阖使劲一刮,便纷纷化作屑末落下来。这样就刮开了一个中间四四方方的大空格,卫阖戴上手套伸手去压了一压,回头冲卫庄他们点点头,头一低,身往下矮去,一溜烟就从洞里翻过去。

卫庄等人也依次翻了过去,这里的墓室倒不是什么机关,摆开了许多东西,比如说青铜器和一些竹简,还有些兵器。如果是一般的盗墓贼,见到这些就可以走了。赤练和白凤他们四下寻找有没有需要的文献资料,卫庄抬起头,静静的看着最后的主墓室的门,那是磐龙石,是连外面的强酸都融化不了一丁点的东西。

“老大,任务完成了。”赤练抬起头来,手上小心翼翼的在将一份竹简收起来。一听任务完成,白凤倒是有些放松下来,笑道:“总算是活着去见我家的小龙虾了。”卫阖笑话了他几句,看着卫庄的脸色不对劲,隐隐有些忧虑:“老大,你怎么了?”

“这里…我要进去。”卫庄的眼神有些涣散,像是入了什么魔怔,竟直直的往前走去。

卫阖和白凤瞧着不好,直接架住卫庄:“老大,你没看那门上写的么,最后的墓室,恐怕比之前的还厉害。前三关就这么凶险了,第四关我们还是讨的现代科技的便宜,不然全挂。就算是土夫子,见着这么多东西就够本了,咱们可不是拼命来的。”

皱了皱眉头,卫庄抖开两个人,抬头看了看天花板,只说:“这里我一定要进去,不然这辈子,都会缺了一个空。要走的就跟我进去,不走的就留下。”他这么一说,自然也就没有异议了,五个人乖乖跟在他后头。卫庄上前,小心的绕开满地的青铜器,看着这座巨大的石门,鬼使神差的往左边的一个空陷探去,那是一个“死”字,边缘很锋利,卫庄一摸,就流出了血,可他突然就怔着不动了。

直到血流满了整个“死”字,甚至承载不住往底下流去时,石门才“轰隆”一声,缓缓打开。

众人屏住了呼吸,等到石门轰隆隆的上去了,落下来的石和灰也消停了,才看清楚了第六个墓室里的情况。

比起外边的黑灯瞎火,第六个墓室反而是很亮,从卫庄他们这个角度可以看到,墓室的四角和顶上都嵌了明月珠,也就是夜明珠,散发了乳白色的光芒。“真是大手笔,没想到鬼谷也有明月珠。秦朝那时候,不是只有秦始皇寻得明月珠,全部带入墓里了么。”赤练惊讶的捂住嘴,

“不,除了秦始皇,还有李斯,曾经得到过,只是不知道是秦始皇赏赐的,还是他自己寻得的。”白凤摇了摇头:“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鬼谷的主人果然神秘莫测,居然能寻得这么多的明月珠,而且仅仅是当装饰,秦始皇,都未曾有这么大的手笔。”

“秦始皇要修那么多墓,当然东西也要散开放,哪像鬼谷主人只有这么一个墓,自然什么好东西都往里面塞。”卫阖打趣道,卫庄却不说话,只是沉着脸往前走去。五人急忙跟上,第六关的墓室算不得很大,走进去就发现四面都刻着壁画,摆放着许多竹简,比起第五关,显得要简单许多。

可卫庄什么都没注意到,他只看到了一层层的圆形阶梯上的那一具冰棺,冰很厚,外面还是一层玉裹着的套棺,并没有棺盖,一柄凶剑横放于棺材之上,银光流转,花纹繁琐,却是扑面而来的血腥之气。如果不是杀过成千上万的人,绝对不会有这样的气势,且千年不腐。

甚至感觉有点窒息,卫庄深呼吸了一口,慢慢的走上圆形的阶梯,他突然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看看这棺材里的人的面容,但实际上可能见到的是一具白骨,毕竟是数千年了。分散开来各看各的的五个人也一起围过来,见卫庄怔在上面,五个人也上去看了一眼,也一起怔住了。

说实在的,不是没看过保存了很多年的尸体完好无损的样子,但是人家都是封锁的好好的,一点氧气也不让透的,但是一开棺接触到了空气,就直接干瘪的不成样子了。可是……可是这算什么啊,明明是开着棺盖的,可里面的尸体却如同睡着一般,只是脸色苍白了些,和常人并无不同。

老天,这可是数千年的尸体啊。

“老大,你说他会不会突然跳起来,给我们来一口?”卫阖缩了缩脖子,有点儿害怕。卫庄皱着眉头拍了卫阖一巴掌。

棺材里的尸体很显然是个男人,还是个很俊俏的男人。

(15 / 16)
(秦时明月同人)谁人留

(秦时明月同人)谁人留

作者:冰霜叶月 类型:免费小说 完结: 是

文案 与盖聂的一战里,受了伤么。 卫庄揉着胸口,只觉得有些发闷,突然感到一阵恶心,又是头重脚轻,几乎跌倒在地上。用左手单单支撑着桌子,努力想将不断涌上来的眩晕感和呕吐感压下去。不过随即发现了这一切不过无济于事,而且似乎更加的难受了,不消一会,方才刚刚用过的午膳瞬间全翻江倒海的呕吐了出来。 本来站在身后的赤练大惊失色,上前几步扶住几乎跪在地上不停呕吐的卫庄。看到一向正常的他此刻面色惨败,气息紊乱。心下慌张:“大人……。”手被卫庄拨开,卫庄跪在地上又吐了一会,几乎将心肝脾肺都要呕出来,赤练的脸上愈发慌乱。到最后只呕出了几口酸水,卫庄伸手抹了去,面无表情:“你过来。” 赤练这才敢走近,也不怕那一堆散着难闻气息的秽物,卫庄将手腕伸过去,面沉如水:“替我把脉。”赤练颤抖着手,不敢触碰。卫庄冷下了脸色,加重了语气:“替我把脉!”几乎有些严声厉色了,赤练这才将手颤巍巍的搭上去,手抖了一会,便稳了下来,然后面色几乎不可置信。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