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真田、幸村、手冢、越前、景吾的好看中篇小说 狩猎游戏(不二越)小说完结版在线阅读

时间:2020-04-21 08:35 /免费小说 / 编辑:莫绍谦
主人公叫真田,幸村,手冢,越前,景吾的小说叫《狩猎游戏(不二越)》,它的作者是琰玥所编写的免费小说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再见了,景吾,这是我唯一能为你

狩猎游戏(不二越)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篇幅: 中篇(10w字以上)

《狩猎游戏(不二越)》在线阅读

《狩猎游戏(不二越)》推荐章节

再见了,景吾,这是我唯一能为你做到的,希望这对你而言是真正的幸福……

“龙马,我可以有最后的心愿么?”有些勉强地抬起头,快要失去焦距的眼眸倒映着龙马漂亮的脸庞。这是最后的了,也是我唯一能够为你做到的,虽然我无法知晓这样所带来的明天是否意味着幸福,可是我希望你能够幸福,因为你是我一生唯一的最爱。

“嗯,”重重地点头,仿佛已经做出承诺。

伸手慢慢抚上龙马的脸,手指的血迹在雪白的肌肤上留下刺目的红,要结束了,当闭上眼睛的时候就再也无法看见这张带着高傲的脸,再也无法看见那双如阳光的眼眸,再也无法用双手去拥抱那总在风中颤抖的身躯……再见了,我的龙马……

“我希望你幸福……”他所能够做到的只有现在,而未来已经不是他所能够触及的世界。对于那个无能为力的明天,他只能祈祷,希望神终有一天能够听见,降下天使的福音,眷顾他眼前这个美丽的孩子。

“嗯,我会的,景吾,”用颤抖的双唇说出连自己都无法相信的话,那样的承诺他根本给不起,然而却不想在对方在离开的一刻仍然带着对自己的不安,就算是善意的谎言吧。低头轻轻吻上迹部已经失去血色的唇,“再见了,景吾,我最爱的人……”

原以为泪水早在亲人离去的那一刻干涸了,可是当抚上自己脸庞的手瞬间落下时,泪也决堤了。紧紧地把对方抱在怀里,抬起头看着空无一物的天花,金黄色的眼睛睁得很大,晶莹的泪水就在眼眶出慢慢凝聚,然后滑落。

对不起,景吾,我无法告诉你,我是没有幸福的人,从被恶魔夺走灵魂的一刻起,就与幸福失之交臂,成为永远的陌路。即便明知道这是你最后的希望,我也没有让它成为现实的能力,对不起……除了抱歉,我什么都给不了……因为我是注定被黑暗吞噬的狩猎者。

从站在房间的时候起到一切结束,不二只是做了一个十分称职的旁观者,微微张开蔚蓝的眸子注视着,沉默着。就像站在一个隔绝的空间,看着另一个世界的故事,那么接近,那么遥远。

每个人的心灵深处都有一个角落,除了自己以外任何人都无法到达的角落,那里或珍藏着美好,或掩埋着伤痛,但却是无论如何都无法舍弃的东西,就像龙马心中的迹部景吾。那个看起来高傲的男人死了,死得如此幸福安详,甚至还在嘴角挂上一抹淡淡的笑。不二知道不管过去在龙马的心中迹部占领着怎样一个位置,从现在起,那个只属于迹部的角落已经形成,而那里,是自己永远也无法走近的空间。

曾经听谁说过,如果无法在一起,那么至少要在对方心中留下永远无法磨灭的记忆。而迹部显然已经做到这一点,唯一让不二费解的是他为什么非死不可?且不管身为委托人的他是否真的能够撤销委托,就算不可以,凭借他的财力,他能够杀死那个男人的能力,要带着龙马逃离也并非不可能啊。那么,为什么要选择死亡呢?在幸福仍旧存在可能的此刻,为什么能够如此毅然?

十分钟后,整座迹部宅邸已经陷入火海,冲天的光芒把天空都照亮了,滚滚浓烟即便在夜里也清晰可辨。站在龙马背后,看着被火光笼罩的身影,不二突然有一种上前将他紧紧拥在怀里的冲动,而他最终也这样做了。

“这是他的葬礼么?”感受着怀中人轻微的颤抖,不二在他耳旁问道。

龙马没有回答,只是静静地看着火焰从一楼蔓延到二楼,然后穿透整个屋顶,噼里啪啦地焚毁一切,间或传来一两声电器爆炸或梁柱倒塌的巨响。这样的情景和过去重叠着,所以他知道这是景吾所希望的毁灭,或许在不久以后,他也会这样把自己烧成灰烬。

扯下胸前的银坠,抬手向火海抛去,金属的闪亮在空中划下优美的弧度,然后消失在疯狂滋长的金黄中。

景吾,现在的你幸福了么?如果你觉得寂寞,请你安耐,因为我很快就会回到你的身边,很快……

“越前……”就连最后的纪念都不需要了么,不二看着逝去的光芒。然而这样却不是为了忘却,而是为了烙印。是啊,对于你而言,根本不需要任何遗物来维持记忆,因为那个人早已和心灵融合在一起,就算死亡都无法分开。

重新发动引擎的时候,不二说出了一直憋在心中的疑问。既然是相爱的,既然对方是自己最重要的人,为什么还要下手,如果龙马向他求助,不二知道自己会毫不犹豫地帮他们逃走的,可是他没有,而是冷漠地将利刃刺过对方胸膛。不要告诉他这一切不过是为了遵守狩猎者的规则,若真如此,眼泪又是为了什么而落下?

“即使我不杀他,还是会有别人的,”像以往一样专注于车外的景物,龙马淡淡地开口,仿佛刚才那个脆弱得快要崩溃的他从不曾存在,“与其这样,还不如死在我的手里。”

“你是说真田么?”的确,真田从不允许任务的失败,无论因为什么原因,猎物到最后都会死去,用尽各种方法,即便迹部自己是委托人,也不见得会有所改变,这就是真田玄一郎,比任何人都更厌恶失败的男人。然而仅仅是这样么?他不相信。“可是如果想要逃,你们也逃得掉啊,”以迹部的能力,以龙马的能力,逃跑不会成为问题所在。

“我不喜欢终日逃亡躲避生活!”逃么,也许他们是能够逃掉的,只是逃得了真田的追捕,却永远逃不掉命运的捉弄。与其去成就那个可以预见的悲剧,还不如就此结束。

“不喜欢么?”苦涩地一笑,他现在才知道龙马是个喜欢用谎言掩盖真相的人。与其说不喜欢终日逃亡的生活,还不如说不喜欢现在的自己,或者应该用厌恶?对于现在的龙马而言,迹部景吾所认识的人,所等待的人,早已死去,在8年前的火场中,化为烟尘。既然自己已经不是对方所期待的人,在一起不仅会招来杀身之祸,还有无穷尽的痛苦。正因为相爱,所以无法看着对方为自己承受不该背负的罪;因为相爱,所以无法用自己都觉得肮脏的身躯去贴近那温暖的胸膛;因为相爱,所以无法忍受当对方发现自己不再是过去那个越前龙马时眼睛所可能显露的鄙视和厌恶。只是因为太相爱了,所以无法承受这一切的一切。

当生命在这一刻终结之时,他还会是他最爱的人,永远刻在心灵深处的烙印;他还会是那个曾经如天使精灵般单纯可爱的孩子,就像从不曾改变。犹如樱花飘落的瞬间,美丽而不可方物,没有残花败柳的凄楚和丑陋,只有生命尽头的绚丽,而那将是在心中最后落下的记忆。

你是这样想的么,龙马?

又或者,根本不需要原因,只是当那一刻来临的时候,当凝视对方眼眸的时候,便会知道,这是彼此最佳的归宿。如果幸福无法在现实觅得,那么至少让我们期待来生的相遇。当生命走到尽头的时候,我抬头,看着透着白色光亮的天空,当雾渐渐散去,我是不是会迎来你的笑脸,然后温柔地将我拥入怀中?

第八话 雨夜

一直到他们回到住所,那个阴沉沉的天都没有落下哪怕是一滴雨水,毕竟这不是电视里的爱情剧目,上天不会因为某个人的离去而感到悲伤,也不会为某段无法开花结果的爱情动容,天空不过永远是那个天空,比我们任何一个人更无情。

突然打开的日光灯照亮了眼前的一切,把黑夜驱散,龙马不适地半眯起金眸,在玄关脱下鞋子后就直接往厨房的方向走去。

“越前?”不二以为他至少应该脱下那件染满鲜血的外衣,或者因为是那个人的血迹,所以无所谓?但是他有,因为布艺沙发如果沾上血迹的话是很难洗净的!

“口渴,”没有回头,但是在踏进厨房前一刻,却硬生生被不二拉了回去,“干什么?!”扭头狠狠地瞪着揪着自己衣领的人。

“把衣服脱掉,先去洗澡!”不容反驳的语气,不太温柔地扯下烙下斑驳绯红的外衣,半睁着眼睛命令式地看着龙马。两个人就这样对峙了半分钟,见对方丝毫没有让步的打算,龙马轻哼一声,转头朝浴室走去。看着小猫乖乖就范,不二这才松下刚才的气势,低头看了一眼那大片大片的殷红。

“要洗掉不容易吧,”小声地说着,不二朝洗衣机的位置移动。

水龙头哗啦啦地倾泻着清澈的水,透明的液体在底部慢慢上涨,漫出淡淡的红,渐渐加深,当没过衣服的时候已是一池血水,荡漾着亮红的光芒。抬头,不二可以透过洗衣机旁的小窗户看见外面的天空,仍旧堆积着厚厚的云层,没有月亮,也看不见星星。微凉的风从窗户吹来,嗅着那不断加重的湿气,他知道那一场迟来的雨终于到了。

突然一道闪电划破苍穹,瞬间照亮了眼前的一切,一片恐怖的惨白,紧接着是震耳欲聋的雷声,轰隆隆地在头顶滚过。风似乎也被壮了胆子,嗖地猛烈起来,把户外松脱的支架吹得咯吱咯吱地响,数层楼高的树梢激动地摇晃着,偶尔还会看见一两个白色的塑料袋被吹到半空中。不二把窗户关上,将被风吹乱的发丝挽在耳后,洒下洗衣粉,盖上洗衣机顶盖,依次按下数个按钮。正准备转身返回客厅时,哗啦一声雨落下了,大大小小地打落在透明的玻璃上,把外面的一切都模糊了,只有几盏昏黄的街灯还保留着朦胧的光芒。也许是压抑太久了,整整的一天,这一场雨来的很急很大,仿佛天上所有的水分都一次落下了,无数雨滴敲打物体表面的声音犹如气势恢宏的交响乐,把其它一切的声响都压了下去。轰隆,又是一声惊雷在头顶炸裂,还来不及用双手捂住耳朵,转眼就已逝去。望着那片偶尔闪亮如白昼的天空,不二知道今夜一定又无法安睡了。

为自己泡了一杯热茶,不二窝在沙发里看着无聊的肥皂剧。不知道是不是天气的原因,就连心情也会被影响,郁闷得很。正当不二还在无所事事地不停转换这电视频道的时候,电话响了。

“你好,不二宅。”

“是我。”

“侑士,有事么?不要告诉我你因为怕打雷所以找我陪你哦,”不二恶意地调侃着,一边还不忘轻啄一口香茗。

“迹部家的火是你们放的吧?”看见新闻的时候侑士有些惊讶,虽然他是知道这次的任务的,但是杀手通常不会弄出火灾这般招摇的事情来,所以的确有些奇怪。不过更奇怪的还是刚刚真田的态度,让他摸不着头脑。

“是啊,有问题?”

“没有,只是随口问问,”电话的另一头沉默了半晌,“越前呢?”

“在洗澡,那家伙一身是血,脏死了。”

“不二,你知道越前和迹部的关系么?”这是他唯一联想到的。

“为什么这样问?”窝在沙发里的不二微微一愣。

“没有,只是这样觉得,”侑士回想起刚才真田的样子,“刚才真田在电视上看见这个消息的时候似乎很高兴的样子,”或者确切地说不应该说是高兴,而是一种诡异的笑容,让人毛骨悚然。

“是么,”不二沉下了眸子,这样看来真田早就知道龙马和迹部的关系,他是故意让龙马过去的,为的只是测试龙马的忠诚度。如果当时龙马没有杀死迹部,那么真田是不是就要向自己下达刺杀龙马的指令呢?

“你不知道的话就算了,真田让你们明天回来一趟。”

“知道了,”没来由地,不二发现自己对真田玄一郎这个人似乎产生了厌恶的情绪,是因为他对龙马和对自己的设计么?可是,工具本来就是被人如此利用的,不是么?为什么自己却在此时感到厌恶了?他……又被影响了么?

十分钟后龙马慢条斯理地出来,像没有灵魂的娃娃般默默地回了房间,关上门。不二站在客厅静静地看着,什么也没说,什么也不打算做,从沙发上起来,就直接进了浴室,虽然今天什么都没有做,可是整个人都显得疲累,需要热水澡来舒缓一下。

等不二从浴室走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午夜时分了,屋外的雨还没有停下的迹象,雷声也依旧轰鸣着,从远而近,在从近到远,仿佛连绵不绝。关掉客厅的日光灯,让世界重回黑暗的怀抱,只有偶尔的闪电带来短暂的明亮。本来打算回房休息的不二却似乎被那扇紧闭的门绊住了,停下脚步,有些犹豫地看着那扇门。停顿了一会儿,不二敲了敲房门,等着,却没有回应,再敲,还是没有回应。

(4 / 27)
狩猎游戏(不二越)

狩猎游戏(不二越)

作者:琰玥 类型:免费小说 完结: 是

猎人与猎物之间没有明确的界限,因为再出色的猎人也有成为猎物的一天。 作为狩猎者,我们是在暮色掩盖之下穿梭于黑白之间的魑魅,伸出利爪撕破华丽的伪装,让鲜血淋漓展现于眼前。没有感情也不需要感情,因为多余的情感对于猎人而言意味着死神的怀抱。 我们没有明天,更不会为未来而祈求,每天每天重复着杀戮的工作,用染满血腥的手向上帝昭示我们的罪恶,如果那是真正的罪恶。然后静静地等待着,等待死亡降临于己身的一刻,不奢求天堂的接纳,不害怕地狱的修罗,最佳的归宿不过是成为宇宙的烟尘,从此随风消逝,就像不曾存在过一般。 杀人者终有一天被杀,所以我们都没有拥有幸福的资格,幸福也永远不属于我们……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