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瑜写的哪本现代小说最好看 那么,爱呢?完结版免费阅读

时间:2020-01-24 23:54 /免费小说 / 编辑:萌萌
主人公叫王徽,唐小瑛,小花猫的书名叫《那么,爱呢?》,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刘瑜最新写的一本免费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我这里有好吃的好玩的,什么都有

那么,爱呢?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篇幅: 中短篇(1w字以上)

《那么,爱呢?》在线阅读

《那么,爱呢?》推荐章节

我这里有好吃的好玩的,什么都有。

都有什么好吃好玩的?

我自己啊……发挥你的想像力吧……大虾淫笑中。

坏蛋!!

好男人上天堂,坏男人走四方,lol……

学得挺快!

哎?小花猫,你还有其他照片吗?这张角度不是特别清楚啊。

哼,怀疑我是用假照片是吧?

哪里哪里,就是想看看你的不同风情嘛!

切,那我给换一张。

…………

哇噻,这一张更pp了,太过分了……

怎么了?漂亮犯法啊?

是啊,破坏社会安定团结,可不是犯法嘛。

对了,你的照片呢?单知道你长得“很好”,还不知道你怎样地羞花闭月呢……

MM不怕被吓着?

什么样的青蛙我没见过?偶也是见过世面的!

听说过一个词叫“帅呆了”吗?

听说过一个词叫“自我感觉良好”吗?

那我就发了啊。

深呼吸……

…………

王徽和小花猫你一言我一语,迅速地热乎起来。二十分钟之后,也就是他们的MSN结束之时,王徽跟小花猫说了byebye,然后站起来,在屋里踱来踱去。踱了五分钟,他回到电脑前,看着还没有关掉的MSN对话框,温习了一遍刚才的对话,静静地出神。出了五分钟的神,他又站起来在屋里踱步。踱了五分钟,他又回到桌前,静静地出神。就这样来来回回地,踱步,出神,出神,踱步,不知不觉,过了一个小时。

如果说这种漫无目的的踱步、出神是某一种病症的临床反应的话,这个病症,就是爱情。

2004年10月20日晚十点,王徽爱上了一个女孩,她的名字叫小花猫。

实在是没有理由不爱上她的。凌晨两点,王徽还在床上辗转反侧,他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一个不爱她的理由——她漂亮,聪明,可爱,热情。身高一米六八,体重五十公斤。她就业于IT行业,不但能够自力更生,而且还自力更生得有头有脸。她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她的眼睛像丽香,鼻子像丽香,嘴巴更像丽香,简直比丽香还丽香。她有嫦娥给她搓洗脚布,有基围虾给她写情书。

她笑起来像银铃——固然,王徽还没有听过她笑,但是他相信她的笑声一定像银铃一样清脆。她哭起来像梨花——固然,他也没有见过她哭,但是他相信她哭起来一定像梨花一样让人心碎。总而言之,如果说一个女人是一个由三围身高长相学历年龄性格等等变量决定的一个函数,小花猫就是这个函数的黄金值。

突如其来的爱情(1)

王徽被这突如其来的爱情给镇住了,仿佛一支远征的部队刚出门就遭遇到一场暴风雨的袭击,暴风雨席卷而过,把他的旧世界打得落花流水,而他的新世界,一个杏花春雨的新世界,正从地平线上冉冉升起。就在这个晚上,王徽突然有了一种顿悟,他感到过去自己在情场上的一切失意,原来不过是上帝分发给他的一些餐前开胃菜而已,真正的entrée一上来,他和上帝之间立刻尽释前嫌。去他的黎圆圆、张圆圆、刘圆圆吧……她们有眼不识泰山,那只是她们没有那个福分而已。我曾经被她们一脚踹下爱情的悬崖,而今我王徽再现情场之江湖时,已然是身怀绝技不同凡响,你们这些凡妇俗女,我自然不会再放在眼里。现在,我有了小花猫,依稀往梦似曾见,心内波澜现。这一天晚上,王徽想了很多,他想到他要带她去欧洲旅游,领她回陕西老家,去城里看热闹,去乡下数星星,去城乡结合部shopping,他还想到他将要拉着她的手,徜徉在中央公园以及中央公园以外的一切地方,而他们的背影,将成为他人眼中的传奇。

与此同时,美丽的小花猫小姐正在关她的MSN。唉,没意思,又是一个一无所获的晚上,她气哼哼地想,今天晚上都是些什么人啊?一个里唆把一句话分成十句话讲的唐僧,一个一点幽默感都没有、把我说的所有笑话都拿出来条分缕析的笨蛋,还有一个长得像猪头却自称很好的青蛙,唉,我跟这些人浪费什么时间啊,还不如bar认识的质量高呢!好歹也是传说中的青年才俊啊,怎么一个比一个歪瓜劣枣呢,跟比赛似的。她撅着小嘴,偏过头,看窗外灯光闪耀的夜市,想到自己的大好青春,像个没人开采的油田,无聊地躺在地下,不免伤感起来。唉,算了,明天还要早起上班呢,她边揉眼睛,边关电脑屏幕上的窗口,关到那个大虾的照片窗口时,停留了片刻,却还是又肯定了一遍:对,就是一个猪头,一个不折不扣的猪头。

爱上了小花猫的王徽,就像是装了一节新电池的石英表,走得神气十足起来。坐在办公室里,总是趁着左右没什么人时,打开交友网,看看小花猫在不在线上。10a.m.,不在。11a.m.,不在。1p.m.,不在。1:30p.m.,不在。3p.m.,不在。4p.m.不在。4:15p.m.,不在。5p.m.,不在。6p.m.,不在。不在不在不在,为什么总是不在呢?大约是她公司管得严,不让上班时间随便上网吧。到了下班时间,王徽急匆匆地回到家,回到家里又急匆匆地上了网,小花猫还是不在线上。但是,她的“新邮件”和“新朋友”标记不见了,说明她在6:30p.m.和8p.m.之间,曾经上过一次线。现在大约是吃饭去了吧?王徽赶紧也去厨房热了一点东西吃,然后坐到电脑桌前,打开MSN,守株待兔。他看了看表,八点半。

等了半个小时,小花猫还是没上线,王徽边等边在网上逛了起来。他进入了自己在交友的邮箱,又读了一遍今天收到的一封新邮件,决定还是回一下,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信是一个三十二岁的老女人写的,她写道:“我相信爱情是一种缘分,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两个人在一起,最重要的是要相亲相爱,互敬互让,容忍对方与自己不同的地方,也要为了对方而努力改变自己。只要两个人互敬互让,就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年幼的时候,大约是好莱坞电影看多了,我相信爱情是轰轰烈烈的,但是现在,我知道爱情是平平淡淡的,它并不体现在风花雪月里。点点滴滴的温暖,才是爱情的真谛,而看似轰轰烈烈的东西,其实很可能只是昙花一现而已。所以我现在只想找一个心理成熟、想安安稳稳过日子的。If you誶e the one, please write back to me!”王徽点了回信,对着屏幕,却不知道该回什么才好。诚然,爱情是平平淡淡的,诚然,点点滴滴的温暖才是爱情的真谛,诚然,轰轰烈烈的爱情只是昙花一现而已,但是,凡是这种正确无比的话,都是彻头彻尾的废话,都让王徽想起一个坐在云端满嘴阿弥陀佛的大仙,而一个大仙每天无所事事,又没有女人可搞,只好四处散播那些正确无比的废话。

于是,王徽按了back,决定还是不回这封信算了。再说了,都三十二岁了,何苦去浪费我的时间,谈恋爱又不是搞慈善。

又去浏览了新加的几个好友,有四五个还是挺不错的,比如那个叫另一半的女孩,还有那个叫青苹果的女孩,还有那个叫樱桃小嘴的女孩,还有那个叫追梦人的女孩……都是身高长相学历年龄还过得去的女孩,问题只是,和小花猫比,她们也只是过得去而已,小花猫鹤立鸡群的美,足以使这些长得还行学历还行身材还行的女孩黯然失色。如果说这些女孩只是上帝大批量生产上市的产品,小花猫则是限量发行、仅供收藏的珍品。

突然想起始终没有夜归人的消息,就跑去浏览她的日记。果然,又添加了新篇章。一篇叫《抽烟的女人》,一篇叫《去年夏天》,自然,写得仍然是那么唯美。在《抽烟的女人》中,夜归人忧伤地写道:“自从与你分手,我开始抽烟。从去年到今年,我抽了四百二十根烟,代表我对你的四百二十个思念。烟是苦的,就像我对你的思念;烟也让我镇定,也像我对你的思念。缭绕的烟雾,把我锁在对你的思念里。失去你,我如同一只失去祖国的船,在烟雾缭绕的海面上流浪。他们说,外面天气很好,为什么不出去走走,而我只想说,如果不是走向你,行走又有什么意义?他们说,抽多了烟致癌,而我告诉他们,爱是这样痛,癌又算得了什么?”在《去年夏天》里,她又深情地写道:“去年夏天,你远远走来,从草地的那边,明明是几步路,你却走了那么久,也许,只是思念拉长了记忆。迎着夕阳,我看见你的微笑,你的衬衣,你的肩膀,仿佛你是从太阳里走来。你走过来,把手伸进我的头发,轻轻地轻轻地梳了过去,我对自己说:慢一点,再慢一点,我要留住这个片刻,把它变成一个房子,住在里面,安居乐业,你的微笑就是它的屋顶,你的抚摸就是它的墙壁,你的声音就是它的窗户,而你的吻就是它的钥匙……”王徽再一次被夜归人深情款款的文笔感动了,透过她的文字,他似乎看到了一个身着黑衣、手执香烟的神秘女人,坐在一张黑白两色的明信片里,一天二十四小时兢兢业业地从事着回忆和憧憬工作。固然,小花猫活泼可爱的样子拨动了他的心弦,但是小花猫所拨动的,是他的心弦的高音区,而那低沉忧伤的低音区,只有像夜归人这样的神秘女人才能够触及。

突如其来的爱情(2)

如果不是小花猫突然上线,夜归人的这点忧伤,几乎足够王徽打发一个晚上了。

但是小花猫九点四十五分的上线,让王徽及时刹住了他的忧伤。小花猫那张娇俏可人的脸蛋,把王徽迅速地拽出了那张在风中飘落的黑白明信片。什么夜归人,什么去年夏天,什么抽烟的女人,全都是看不见摸不着的幻觉,娇俏可爱的小花猫,才是活生生的女人。

Hi,今天月球上怎么样?王徽写了一个问候过去。

过了一两分钟,那边还是没有回应。于是,他又写了一句话过去:Knock knock, knock knock。

那边还是没有回音。

我是大虾,我是大虾!王徽又加了一个哇哇大哭的图标,给发了过去。

小花猫这才回了一句话:Hi。

毕竟是回话了,王徽高兴地敲道:小花猫今天可吃什么鲜鱼?

(半分钟后)没有。

那小花猫岂不是饿坏了?要不要我大虾捐一只钳子给你充饥?

(十秒钟后)呵呵。

今天工作忙不忙?

(一分钟后)还好。

可有跟嫦娥吵架?

(5 / 17)
那么,爱呢?

那么,爱呢?

作者:刘瑜 类型:免费小说 完结: 是

出版社: 国际文化出版公司 出版年: 页数: 175 装帧: 平装 ISBN: 9787801734501 作者简介 Drunk Piano(刘瑜),生于1975年12月。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目前为美国纽约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在读博士。小说、随笔、政治评论散见于《芙容》、《希望》、《南风窗》、《外滩画刊》等。曾以Drunk Piano网名在某海外网站,连载其主要小说作品。 在一个叫做“未名交友”的网络相亲世界里,每个人都像是这个爱情集市里待价而沽的货品,红男绿女们省略了一切娇羞矜持、清纯浪漫,直奔主题而去,陀螺般旋转在各色对象中,其努力更有着一种孤注一掷的绝决。这就是留美女作家刘瑜的《那么,爱呢》。书中人物再不似电影《纯真年代》里的纽兰和艾伦般深情几许,即便一生都不能够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心底却始终维系着遥遥的倾慕,淡如水绵如酒。那是19世纪70年代的纽约,华丽,古老,梦一般的,而到了21世纪的纽约,中国留学生们寻寻觅觅上下求索的,却只有贫瘠的情和百孔千疮的爱。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