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伦.罗巴德斯写的现代小说中经典之作 情山火海全文精彩阅读

时间:2020-03-28 04:33 /免费小说 / 编辑:彼得·帕克
经典小说《情山火海》是凯伦.罗巴德斯最新写的一本免费小说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凯琳,强森,合洛,克瑞,莎妮,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你怎么会出现在这裏呢?」她冲

情山火海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篇幅: 中篇(10w字以上)

《情山火海》在线阅读

《情山火海》推荐章节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裏呢?」她冲口问道,一连串的问题已经涌至她的舌尖。她不耐烦地推动合洛瘫软的身躯,希望自己能够起床,但他的身体是如此沈重。

「你没料到我会来吗?」注视她的徒劳无功,强森的唇嘲讽地扬起,然後他伸出手,轻松地抓住合洛的肩膀,翻转他的身躯,使他不再压住凯琳。「显然没有。」

他的语气中充满讥刺,凯琳跟随他冷硬的目光,看到自己裸露的下半身,然後是合洛赤裸的身躯。她当然知道他在想什么,而她的脸也不由自主地泛红。这实在太荒唐了,她为什么应该感觉羞愧和心虚,她又没有做错任何事!这个男人该下地狱,他怎么可以如此草率地下结论!

「这不是你以为的那样。」她开始慌忙地拉下睡衣,并移动身躯跪在床上,让自己显得庄重些。

「当然不是。」他冶冶地回答,解开缠绕在他腰间的一捆绳索,并抽出一把锋利的刀子,把绳索割成许多小段。

「你在做什么?」她困惑地问道,然後睁大眼睛,注视他翻转昏迷的合洛,把他的手脚捆起来。

「我像在做什么呢?」他从黑长裤的口袋中掏出一块布,塞进合洛的嘴巴,然後抽出合洛身下的枕头,拉下枕头套,用它固定住那块布。「我相信我应该杀死他,好让你变成寡妇,我的甜心,可是我发现我已经不再认为你值得我冒生命的危险——即使我早已被判过死刑。」

凯琳沮丧地凝视他。他为什么总是准备相信她是最坏的女人呢?过去的两年中,她难道不曾完全向他证实她的爱吗?

「听我说,你这个大笨蛋,我说过这不是你以为的那样!」她气愤地注视他,怒火突然燃烧起来。他不理会她,迳自拉起床单,完全盖住合洛的身躯。

凯琳瞪著他,他的白衬衫漫不经心地敞开,露出一大片黑色的胸毛,强壮的手臂和大腿纠结著结实的肌肉,随著他的动作贲起、收缩。突如其来的柔情击中凯琳,他的脸庞是如此英俊和刚毅,黑色的胡渣盘踞他的下颚,此刻的他仿佛又变回那个曾经在两年前绑架她的海盗。他的外貌是如此可怕,还有那对插在他腰间的手枪。

「你应该有行李吧?」他突然问道,凯琳困惑地点点头。她的行李和这一切有何关联?

「在哪裏?」

「在角落裏。」凯琳的语气和他的一般简洁。他转头注视她指点的方向,然後再次把冰冷的目光集中在她的脸庞上。「可是我看不出……」

「可是从来没有人指责你过分风骚,对不对?」强森很快失去虚伪的礼貌。凯琳气愤地睁大眼睛,坐在那裏,想用目光杀死他。

她真的必须嘲笑她自己,几个星期以来,她一直渴望再见到他,甚至竭尽全力避免让他受到伤害。可是现在,在奇迹已然发生并使他再次回到她身边时,她竟然只能跟他吵架!她摇摇头,告诉自己必须甜蜜而理智……

「强森,亲爱的,我真的好高兴看到你!」她叹口气,在床上移动身躯,直到她能碰触站在床边的他。「只要你肯听我说……」

她朝他绽开笑容,伸出双臂想勾住他的脖子。他抓住她的手制止她,甜蜜的笑容转变为愤怒的目光,撇动的嘴角显示他对她的反应颇觉满意。

「你真的以为你可以随心所欲地操纵任何人,对不对?」他故作惊讶地问道。「这次不行了,我的甜心。你不能再用你甜蜜的笑容、热情的吻和柔软诱人的娇躯欺骗我了。我已经了解你的真面目:你什么都不是,只是一个无耻的妓女,向出价最高的人出售你自己,或者,任何一个可以在特定时候带给你最大好处的人。]

[你怎么敢对我说这种话?」凯琳伤心而愤怒地叫道。 「如果你对我真有这种想法,那你尽可以离开,滚出这裏!我宁可待在合洛身边,也不想和你在一起!]

强森绽开冰冷的笑容,握紧她的手,使她几乎因痛楚而尖叫。

[非常精彩的表演,凯琳。」他轻轻鼓掌。「可是你忘了,我非常了解你,只要你高兴,你可以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女演员。而且在你策划这些阴谋时,显然忘了另一件事:凡是属於我的,我都要保有。」

[我认为你才是记性不好的人!」凯琳驳斥他。「娶我的人是合洛,记得吗?我不是你的,而且如果你继续保持这种态度,我就永远不会是你的!]

[噢,你是,你是我的,」他的声音极度温柔。「只要我要你,你就是我的。或许在我厌倦你之後,我可以把你还给你的宝贝合洛。你可以用这个想法安慰自己,我的甜心。]

[你要干什么?」她惊慌地问道。强森一把抓住她的双手,用一条绳索绑住她的手腕,在他打结时,凯琳设法挣脱。但他的动作敏捷而有力。

[你疯了!」她气愤至极地叫道。他把她推倒在床垫上,用绳索绑住她的脚踝。她疯狂地挣扎,想踢他,可是他迅速地用膝盖压住她腰背,使她无法动弹。

「即使我是,也是被你逼的。」他冷冰冰地说道,固定住绳索,然後轻松地翻转她的身躯,使她再次面对他。

「如果你不马上放开我,我就大声尖叫。这次他们一定会抓住你,并吊死你,我说到做到,你这只脏猪,我真的会叫!」

「你会吗?」这一句反问应该足以警告她,但凯琳就是无法相信强森真的会如此粗暴地对待她,即使在他做过并说过这些之後。可是事实是残酷的,那块布被粗暴地塞进她嘴裏时,她完全愣住了。在她仍然呆若木鷄时,他已经用他的手帕绑住她的嘴。

「你混蛋!]她想駡他,但被堵住的嘴巴只能发出含糊的叫声。强森绽开狰狞的笑容,仿佛猜得透她的心思。

「别担心,我对你也有相同的感觉。」他无情地讽刺,把她放到地板上;凯琳只须思考片刻,就能完全了解他的企图。他开始滚动床边的中国地毯卷住她的身躯,她疯狂地踢动双腿,但完全无法制止他。灰尘窜进她的鼻子,她打个喷睫,几乎被嘴裏的布噎死。强森立刻扯松蒙住她脸孔的地毯。

「不要乱动,你就不会有事。」他粗声地告诉她,凯琳只能用愤怒的目光回答他。

她感觉他的手臂在许多层地毯外环住她,然後把她扛在肩上,仿佛地毯裏根本没有她的存在!极度的不适激起愤怒的火焰,她设法踢他,但他的双臂像铁链般铐住她,使她无法动弹。他已经失去理智了吗?她在心中气愤地问道。一定是,否则他绝不敢用这种话污辱她,用这种行为对待她。她已经和他共同生活两年多,身为他的妻子和他儿子的母亲,她爱他、关心他——而他却相信她能够毫不眷恋地抛弃这一切,为了合洛的社交地位而嫁给他?这太可笑了,凯琳愤怒地想著。但奇怪的是,她却丝毫没有放声大笑的渴望。

强森在离开船舱之前停下,提起凯琳的小箱子挟在腋下,另一只手臂则忙著把扭动的凯琳压制在他肩上。在登上通往甲板的楼梯时,她终於放弃抵抗,一动也不动地躺著,强森只能希望她不是已经窒息而死。其实,在见识过她狂野的反抗之後,他根本不应该还在乎她的死活。

在他第一眼看到她放荡地和她的情夫躺在床上时,愤怒像利刃般划过他的全身,使他本能地想勒死这对奸夫淫妇。他必须耗尽所有的控制力,才能强迫自己只敲昏合洛,并带走他的妻子。不,不是他的妻子,是合洛的。他总是会搞混这点,可是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终於能够报复凯琳的所作所为了!

在目睹她近乎赤裸地躺在全裸的合洛身下时,他真的想揍她,使她像他一样受苦。她曾经是他的妻子,即使他们的婚姻不合法,却仍然有上帝作他们的证人。但她却背叛他,淫荡地将身体出售给另一个男人,而不考虑曾经发誓她的身体只属於他一个人。他会再爱她吗?再辛苦地工作,从日出到日落,只为了她和她的儿子?他会再不顾生命地保护她,以防她受到最轻微的伤害吗?不,当然不会了!凯琳已经背叛他,舍弃他诚挚的爱,转向财富和伦敦多彩多姿的社交生活,实现他一向隐藏在心中的恐惧,证实她和他所认识的其他女人完全一样。她们就像猫,只爱给予她们最佳享受的人。她们只要最新鲜的鱼、最柔软的坐垫和最温暖的火焰,不要爱情。

那个混帐表哥兼丈夫一定早已摸透凯琳诱人的娇躯,了解每一处隐密之地。强森扛著凯琳,大步穿过罗望号空旷而阴暗的甲板,轻松得仿佛一个准备上岸的水手,没有人会怀疑他已经掳走一个人。但他的脑中却是一片紊乱。不论他如何设法制止自己,他仍然不断想像合洛松垮的嘴和肥短的手指如何在凯琳的娇躯上梭巡。合洛也曾像他一样,使凯琳发出喜悦而忘我的呐喊吗?他曾经使她喘息、蠕动、请求,并一次又一次带领她到达她从来不曾梦想的心醉神迷吗?强森咬紧牙关。那个合洛一定以为他做到了。那个小婊子一向知道如何用她的魔咒迷惑男人,更知道如何作绝佳的演出,而他,韩强森,就是她的启蒙老师,是他教导她取悦男人的所有秘诀!他想像她如何运用他教给她的知识在她的新床上扮演妓女的角色,感觉肺部仿佛都要气炸了。

在抵达船尾的栏杆时,强森的下颚绷紧,眼中的光芒足以杀人。欧尼尔和另一个罪犯塔克正在小船上等待他,看到他的怒容时,两个男人都暗自心惊。强森用绳索把凯琳的行李垂放至小船上。

[你已经找到你要找的东西了吗?」欧尼尔终於鼓起勇气问道,他知道强森追逐罗望号的目的。现在强森是克里斯多号的新船长,据说他要来这裏找一个女人,在他独自回来时,欧尼尔著实吃了一惊,因为他知道韩强森绝对不是一个能够容忍失败的男人。

「对。」强森简单地回答,便不再多说,只是迅速地握住摇晃的绳索,滑下罗望号的甲板。他只用一手和双腿保持平衡,另一臂始终按住在他肩上晃动的那捆地毯。欧尼尔困惑地瞪著他,这是怎么回事……然後,灵光一闪,他倏地领悟了。

「走吧!」强森在站稳後立刻命令,欧尼尔和塔克开始划动船桨。在小船逐渐远离罗望号时,强森非常轻柔地把那捆开始扭动的地毯放进船底;地毯的深处发出一个含糊而愤怒的响声。塔克震惊地瞥视时,欧尼尔差点笑起来。

「我说过,不要乱动!」强森厉声告诉那捆地毯,跪在它身边,调整一端的开口。塔克似乎更加震惊了,无法置信地转向欧尼尔,想知道他是否也看到他们船长突发的怪异行为。欧尼尔朝他眨眨眼睛。

另一个含糊的声音从地毯中传来,强森咬住牙关漠视它,走到船首,冷冷地瞪著大海。

克里斯多号停泊在港口最外端,高耸的侧影出现在小船的正前方。一阵凉风吹来,显示大雨即将来临,海面变得颠簸,小船剧烈地晃动。欧尼尔相信地毯中的女士一定被撞得浑身瘀紫了,但随即告诉自己这实在不关他的事。更何况,如果她真的是传说中那种坏女人,那她本来就是罪有应得。

他们抵达克里斯多号时,塔克扛起行李箱,首先迈上绳梯。欧尼尔提议由他搬运那捆显然很不听话的地毯,但强森简单地拒绝,轻松地扛起他的包袱,自绳梯登上船尾,其他船员立刻收起绳梯。

甲板上挤满忙碌的男人,准备再次把船只驶向海洋。这些囚犯之中,只有几个人曾经有过航海的经验,但已足以操纵这艘船;其他人也非常乐於学习,而且不怕工作辛苦。因为强森已经把不喜欢学习和工作的人赶走,连同以前的船长、船员和大多数的女性囚犯,一起放逐到某个岛上。叛变的消息迟早会传回英格兰,英国政府也会派船来追赶他们,而他们必须在那之前脱离险境。

强森轻快地跨过甲板,走向後甲板下方的船长室。因为他是唯一当过船长的人,所以每一个囚犯都推选他担任船长之职,而他也明白地要求他们服从他的命令。这些男人逐渐了解他,并尊重他的专业知识、公平和超人的体力,很少在船上惹是生非,少数的几个捣蛋鬼则已经被关起来,然後放逐到岛上。根据多年的海盗生涯,强森知道叛变是很容易发生的;克里斯多号已经有过一次经验,而他打算尽他最大力量避免另一次叛变的发生。

船长室又小又脏,就像这艘囚犯船上的任何地方。除了狭窄的木板床外,室内只有一座丑陋的煤炉、一张四方形的小桌子和两张椅子,硬梆梆的床固定在右边的墙壁上。强森已经在那上面睡过好些日子,当然清楚躺在那裏是多么地不舒服。

走进房间後,强森关上房门,点燃一根蜡烛,然後把扭动的凯琳放在脏兮兮的地板上,谨慎地让她站好,再缓缓解开裹住她的地毯。她的金红发极度凌乱地披散下来,从肩膀、胸脯泻往她的腰间。她的身上只穿著那件单薄的橘色睡衣,根本无法遮掩她迷人的曲线。被捆住的嘴巴使她无法说话,但她的眼睛已经代替嘴巴说出她心中的想法。如果她的目光可以杀人,那他现在一定已经死在她脚边了,强森想著,野蛮的快感窜过他的全身。在他彻底地和她算过帐之後,她会更加恨他!

[现在我要拿开塞在你嘴裏的布,可是我警告你:如果你给我惹任何麻烦,我会把它放回去,让它永远留在那裏!懂我的意思吗?]

蓝色的眼眸仍然射出杀人的光芒,但过了一会儿,她极其勉强地点个头。强森转过她的身子,解开绑在她脑後的结,松开他的手帕。凯琳啐出那团又湿又绉的破布,然後相当笨拙地转回身子面对他,因为她的手腕、脚踝仍被绑著。她脸庞的下半部泛著粉红,她的唇乾燥,而且有点肿,她的全身因愤怒而发抖。

(11 / 43)
情山火海

情山火海

作者:凯伦.罗巴德斯 类型:免费小说 完结: 是

简 介 自海盗的新娘转变为爵爷的夫人! 艾凯琳全心热恋那英俊雄伟的海盗韩强森;而他们的婚姻不但未曾减损他们的爱,反而更增添爱的深度与强度。可是,在凯琳接到来自英格兰的召唤,要她赶回生命垂危的父亲身旁时,她知道自己必须离开强森位于卡罗莱纳的农庄。丝毫未料到这种理想美满的生活竟会迅速地粉碎。 远离心爱的家,来到拥塞的大城市之后,她立刻遇到阴阴的表哥史爵爷,并从他的口中知道她和强森的婚姻并不合法。然后她又发现只有在成为史夫人的情况下,才能解救强森免于绞架之厄。 在被迫嫁给她厌恶至极的史爵爷之后,凯琳发现这只是一连串灾难的开始。因为,强森并不谅解她的苦心,反而将所有的愤怒、嫉妒加诸她身上,而她自己也永远无法忘怀他热情的怀抱……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